「肖玉菲,你這個死丫頭快開門,大白天的你們在幹嘛?」

「快開門,我知道你們兩個在裡面,我已經問了前台!」

「再不開門我撞門了啊!你們該不會大白天在屋裡面羞羞吧?」

聽到門外傳來熟悉的聲音肖玉菲推了劉黎明一把,白了他一眼。

「快,別了,快去開門,騷狐狸來了!」

劉黎明無語:「……」

其實劉黎明聽到第一句話就知道門外是劉如意。

可此刻他箭在弦上真的不想就這樣掃興,但沒有想到劉如意這麼沒有顏色,一個勁的吆喝,他簡直快要崩潰了。

心情糟糕透了,但是還沒有停下來,因為兩人好久沒有再一起了,久別勝新婚,再加上大早上精力旺盛,,他真的把持不住自己。

「你……」

肖玉菲看劉黎明還一直不停,又惱又氣憤,心裡五味陳雜。

但在這種緊迫的情況下,下一秒肖玉菲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很快兩人就……

肖玉菲狠狠的瞪了劉黎明一眼,二話不說就衝進了浴室。

看著女人紅撲撲的臉蛋兒,一臉羞澀的樣子,劉黎明對自己的很是滿意,也得意的衝進了浴室。

不到五分鐘兩人就速度的洗漱完畢,整理好了房間的物品,這才將房門打開。

一進房間,劉如意就東瞅瞅西看看,賊眉鼠眼的打量著房間。

「這大白天的,馬上就中午了,叫你們了半天竟然一聲不吭……到現在才老給我開門,你說,你們是不是在裡面忙乎見不得人的事啊?」

聽到劉如意的話,肖玉菲的一張臉瞬間爆紅,不好意思的喝道:「騷狐狸,你瞎說什麼呢,哪有?」

「陽光高照,空氣清新,你們兩個磨蹭了這麼久,不是在那個,真是不害臊?」

劉如意說著打量了一下兩人,只見頭髮都濕漉漉的。

「你們兩個是不是剛洗過澡?」

「是又怎麼了?就你知道多,你想得是什麼就是行了吧!」肖玉菲狠狠白了一眼劉黎明,很坦然的和劉如意擺明了,劉如意這才罷休,隨後便於肖玉菲坐在沙發上聊了起來。 許久后,劉靈雲突然說道:「流兒啊,你從小就是個聽話的乖孩子,也從來沒讓媽媽操心過,現在你已經長大了,媽媽知道你更加不用我操心了,我不求你大富大貴,只求你一輩子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就行。」

「媽,你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不,我活到這把年紀了,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其實我早就對生死看得開了,特別是這幾年,我認識了一個非常有學識的朋友,他對我的影響很大,很多事情我也漸漸明白了,生命有時終須有,生命無時莫強求。

曾經,我很恨你的父親,這幾年,我在朋友的幫助下,也慢慢對這件事情看淡了許多。當然,我並不是想讓你跟我一樣忘記他的過錯,我只是想說,你跟我不一樣,你還很年輕,未來有很多種可能,不要因為別人的過錯而影響自己的情緒。」

說到這裏劉靈雲停頓了一會兒。

「媽,你累到了吧?先休息一下吧。」

「不,沒事,」劉靈雲又說道,「流兒,我知道你的夢想是什麼,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不要顧忌太多,凡事跟着自己的心走,媽媽什麼時候都站在你這邊。」

這一次劉靈雲倒是難得的說得很流利、清晰而且很長。

這話對葉流來說分量很重。

「媽,謝謝你一直理解我!」

葉流是真的感激母親。

在他的記憶里父親一直是模糊的,但劉靈雲並沒有如此而讓葉流缺少過愛,她母親給了葉流更多的溫暖和關愛,而且母親不會像其他媽媽一樣從小強迫他學習,也不會要求他要考多少分。一直以來都是很尊重葉流的選擇,無論是當初他高考填志願還是大學畢業以後當兵,母親的支持都成為了他最堅強的後盾。

所以,葉流對母親的感激並不僅限於剛剛的那句支持他。是由衷的感謝。

「傻孩子!我是你媽媽,是你堅強的後盾,你退伍了就退伍了吧,自己好好想想以後要做什麼,想好了就去做吧。」

「嗯,你放心吧,你兒子有手有腳,會找到一份好工作的,等您好了,我還要賺錢帶您去北京旅遊呢。」

「好。」

劉靈雲頗感欣慰地笑了笑。

一直以來,劉靈雲都有一個心愿就是帶着兒子去北京旅遊,但是一直沒去成,後來這個心愿變成了他們一家人的心愿了,葉流畢業后,就已經變成了他帶着母親去北京旅遊了。

劉靈雲也欣然接受了這個主次的更替,她老了,也自然的接受了這個變化。其實誰帶誰去根本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

「這些天,你也累了,我這裏其實沒什麼事情了,晚上吃完飯你就回去吧。」劉靈雲提議。

「不用,我就在醫院陪着您。」

「聽話,你回去洗個澡,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上再來醫院也一樣的,你看我這裏已經沒什麼事情了,而且晚上我有事也會找小蔡的,放心吧。」

葉流看着母親這幾天確實情況還算恢復得是不錯,晚上母親並沒有吊瓶要打。

他一直在醫院裏住着,也沒怎麼好好洗澡,而且醫院裏鋪個小床在過道睡覺,晚上動靜也特別的大,這些天他晚上其實都睡得不好,回去洗個澡休息下也好。

「好吧,那晚上我陪您睡著了再回去吧。」

「嗯!」

這天晚上,劉靈雲像是打開了話匣子一樣,話比平時多了很多,她跟葉流講了很多他小時候的事情。

到了晚上9點多的時候,她已經很疲勞了,才說道:「那你早點回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了。」

「嗯,那你休息吧。」

「回去小心點,一切注意安全。」

「知道了。」

「記住,媽媽今天一直跟你說的什麼了嗎?「

「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對了。」

「媽,我知道了,我走了,有事按鈴找小蔡,她今天值班。」

劉靈雲點了點頭。

待葉流走後,只見劉靈雲對着門口小聲呢喃了句:「一切為了孩子,一切都給孩子,原本就是父母最可怕的錯誤……流兒,接下來的路,你自己走好吧……」

說完這話,劉靈雲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

回到家以後,葉流非常地疲憊,簡單洗漱后便回房間了。

望着桌上的照片,他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然後打開了抽屜,他發現在抽屜里放着一本小相片夾,葉流翻開一看,裏面的照片居然是他和初戀的合影。

這照片葉流記得之前在他們分手的時候,他就扔到了垃圾桶裏面了,現在居然出現在這裏。

葉流猜想應該是母親撿回來了。

知子莫若母,確實劉靈雲很懂葉流,她知道葉流一直放不下這個初戀。

照片突然又把葉流拉回到了大五那年。

那時候大家都在為未來做準備,考研的考研,找工作的找工作,只有葉流天天盯着招兵的信息。

當時他的女朋友夏翡直接保研了,她在沒經葉流的同意下就給他報名考研了,葉流其實心思一直不在醫學科研上,他想當警察,而且也不是沒有跟夏翡說過。

最後,葉流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去考研,但是事實是葉流沒有任何準備自然是落榜了,夏翡則勸說葉流先去找個工作,明年繼續考研。

這回,葉流拒絕了,他把士兵直招的通知給夏翡看,告訴了她自己的想法。

但葉流沒想到,夏翡居然說:「你有沒有搞錯啊?你一個醫學生當兵幹什麼啊?」

「我喜歡當兵啊?」

「你喜歡當兵,那你大學就考軍校啊!學什麼醫啊?」夏翡質問道.

「我不是跟你說過我學醫是為了我媽嗎?」

「我一直以為你開玩笑的,學什麼專業哪裏能這麼兒戲啊!」

「我沒有兒戲啊,我一直很認真,目標也很明確,我想學醫,然後幫助我媽媽,我怕她以後生病。」

「那你就繼續學啊!」

「我不是已經學了嘛,現在畢業了,所以我想開始追求自己的夢想了。」

「什麼理想啊,你能不能不要那麼幼稚啊,理想能當飯吃嘛?你能不能實際點啊!」夏翡看着葉流冷笑了一聲:「還有啊,你知道嘛?醫學生沒有讀研究生就是個廢物,本科連學科都沒有分,能學到什麼啊!你現在這樣學這個,又學那個,說是會堅持,最後其實就是半途而廢.」

「我覺得我當兵真的跟你說的沒有必然聯繫的,你可以繼續學,正好我在部隊,當你畢業了,我也退伍了,到時候不是很好嘛,你當醫生,我當警察。」葉流拉着夏翡的手說道。

只是夏翡無情地甩開了葉流的手,並問道:「那你退伍后找不到工作怎麼辦?你是去當個鄉鎮小醫生呢?還是去當個小協警呢?你的那點錢夠幹什麼啊?」

「不會的,沒那麼誇張,我肯定能當警察的,就算是跟你說的一樣,也挺好的,肯定餓不死的,放心吧。」葉流在夏翡面前非常謙卑,他笑嘻嘻地回道。

夏翡嗤之以鼻道:「葉流,你實在太不成熟了,你難道還沒聽明白嘛?」

「聽明白什麼啊?」

「好,那今天我就跟你直接說明白吧,假如你要當兵,那我們就馬上分手,我不能接受我的男朋友就是個本科學歷的人,更不能夠接受我的我未來老公就是個小協警或者是鄉鎮小醫生。」

說完,她便負氣離開了。

夏翡的不理解,讓葉流傷透了心,他一直認為夏翡理解他,也懂他,沒想到,居然會是被現實打敗了。

特別是那句:「理想能當飯吃嗎?」

至今是葉流的心魔。

後來,即使是在母親的委曲求全下,夏翡暫時擱淺了矛盾,但是入伍后,夏翡的絕情更加讓葉流傷心。

這也是為什麼葉流現在對感情看的很淡,甚至提不起興緻來的原因。

慢慢地,葉流進入了夢鄉。 過了一會系統也慢慢的開始恢復了李泉畢竟也算是有實力的。

因為系統是根據李泉的一些總體的狀態來不斷的進行調節的,所以看到李泉這樣的時候,他們也能夠很快的整改過來。

「這到底該怎麼辦呢?一會會不會真的遇到一些不好的事呢?我看到這裡的一些東西都覺得有一些奇怪了。」

「難不成真的是昨天那個人對咱們店直接就進行了這樣的一些行為嗎?昨天有一個人來找我要和我合作,我給拒絕了,可能就是因為拒絕了,所以才會惹怒了他們。」

一般在這裡安慰著自己,但其實心裏面早就已經想到到底應該怎麼去解決這個事情了,因為他已經肯定就是昨天的那個人去做的這些事兒了。

畢竟遇到了這樣的一些東西的時候,肯定會懷疑之前的一段時間吧,而那個人要跟自己合作,自己給拒絕了,那肯定是會惹怒他的。

「誰來找你合作了呀?你的這個物資不是我已經付給你租金了嗎?怎麼又有人找你合作呢?你把那個人的名片給我看一下,和我認識的是不是同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