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法(技能):天階高級仙法:《空間割裂》、天階中級仙法《鳳鳴九轉》、《殺神劍》,准仙階仙法:《時光寂滅》

系統附加:頂級煉丹天賦,頂級劍道天賦

個人靈根:帝脈(超越天階靈根的存在)

本源之力:初級。

其他功能:商店】

嗯?

不僅數據隨時更新了,還增加了一個本源之力。

初級,看來之前自己的本源級別尚未入品,所以這本源之力頁面便一直沒有顯露。

沐白髮現本源之力旁有個文化,不由好奇的點了進去。

瞬間,一個有關本源之力的說明出現在虛空中。

沐白定神望去。

本源之力:萬物皆有其本源之力,這不僅僅預示着他的潛力高低,也是未來衝擊更高境界所必須之物。

本源之力的強大,自身潛力源源不斷的同時,對身軀和神魂之力都有着極強的恢復和滋養的作用。

歸元境是修行者孕育本源之力的第一站,上古修行者會在這個境界將自身本源之力修鍊至初級。

而最強者,能在歸元境便將本源之力修鍊至中級,天賦超然。

「歸元境便將本源之力修鍊至中級這未免也太過可怕了吧?」

沐白沉默了。

哪怕他不斷用功法進行高強度的壓縮,並用原始靈液進行滋養,才面前講本源之力修鍊至初級。

而自身修為便已經達到了歸元境第七層,若是想要在突破凝丹境界之前,將本源之力孕養至中級,簡直難如登天。

接下來,僅僅依靠原始靈液來提升,絕難成功,還需要更加稀有的本源之物!

哪裏有這種好東西呢?

等等!

沐白突然想起來星魁宗好像便有一物可提升本源之力。

星魁雕像!

一座能聯通星辰的雕像,這座雕塑數萬年來一直屹立在星魁仙宗如今的地界內。

沒有人知道雕刻的是誰,為什麼要雕刻這個雕塑。

它極為特殊,有古籍記載,星魁雕像可以滋養本源之力,但並未真的聽說有人成功。

星魁仙宗祖師爺之所以在那裏建立仙宗,相傳本意也是因為那座星魁雕像,只不過後來一直沒有人成功。

再加上如今的修行界早已只注重修行境界,根本就不在意本源之力,畢竟如今世間早已沒有了超越渡劫境的仙神存在。

數萬年以來,也從未再誕生過那種強者。

星魁雕像可以滋養本源之力的事情,也就漸漸被人們所遺忘了。

下一站便先前往星魁仙宗吧!

想到這裏沐白便準備立刻動身,早日將本源之力提升至中級,也好放開手腳提升修為。

【叮!發佈「激動人心」任務:挑逗三次千琴雪,並邀請她隨行,將獲得一個激活星魁雕像的重要線索】

「你這是在搞事情啊?」

沐白無奈的望着系統。

系統並未回答,而是一副你愛做不做的樣子,將沐白拿捏的死死的。

畢竟這有關激活星魁雕像的重要線索是沐白拒絕不了的。

「我選擇用一千震驚點兌換情報。」

沐白無奈道。

雖然自己並未訂婚,對鳳鸞仙宗的那位暫時也沒有什麼想法,但千琴雪可是自己師姐啊!

雖然人長得可御可甜,非常符合沐白的審美,但是他絕不會隨意挑逗對方。

【叮!系統拒絕交易併發佈「激動人心」任務2.0】

【叮!任務內容:拿下千琴雪,獎勵頂級陣法天賦*1。】

???

系統還能主動拒絕交易?

沐白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這系統今天絕對是吃錯藥了。

居然還發佈一個「激動人心」任務2.0,我看是你看得激動人心吧!

沐白也不理會,打開房門,卻發現千琴雪不知什麼時候由站在自己門前。

見沐白推門而出,千琴雪上前一步問道:「少主,你沒事吧?」

【叮!忽視系統任務,懲罰虛弱十分鐘】

伴隨着系統聲音的結束,沐白身軀突然失去力量,向著地面摔去。

千琴雪嚇了一跳,趕忙一個閃身將沐白借住。

而沐白的頭正好就放在千琴雪胸口位置,一股淡淡的體香撲鼻而來,那碩大的山峰更是讓沐白少年之心隱隱有些躁動。

這系統真的是越來越過分了。

看來今天不完成一下任務是過不去了。

沐白輕咳兩聲,虛弱道:「之前調動無上劍意,受到劍意反噬,身體還有些虛弱。」

「少主還是好好休息吧!天武宗和唐門的事情長老閣會處理好的,少主也不用過於擔心。」

千琴雪擔心道。

她以為沐白拖着虛弱的身子出來是因為擔心天武宗和唐門的處理。

不過,天武宗表面光鮮亮麗,沒想到內部居然黑暗至此。

天武宗不僅內部鼓勵弱肉強食,而且屠殺掠殺境內的凡人帝國。

血腥場面觸目驚心,讓讓聞之落淚。

有罪之人,長老閣必會一一審判,絕不會放過一個。

從今以後這萬里之內的生靈也終將擺脫黑暗,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懷裏的這位。

難怪之前自己請戰當先鋒時,少主會說出那句耐人尋味的話。

原來早已知曉天武宗內的殘酷和罪孽!

她來到這裏一來是大長老吩咐了,二來也是她自己想來看看少主的情況。

沒想到,少主居然傷得這般嚴重。 秦雲一下子愣住,不知道說什麼好。

難道要逼迫么?

強扭的瓜不甜,他不想這樣干。

沉吟一會,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便作罷。」

「朕今天來,主要是致歉,化解恩怨的。」

說完,他做出了一個讓全場震驚的動作!

微微折腰,向項飛羽致歉。

雖然是微微折腰,但也足夠恐怖,要知道皇帝那是至高無上的,能讓其折腰道歉的,根本不存在。

在場眾人的眼睛險些掉在地上!

項飛羽臉色急劇變化,砰的一聲將頭貼在地上,惶恐道:「陛下,草民不敢。」

「有何不敢?」

「聖賢也有犯錯的時候,當年皇室鬥爭,讓你妹妹死了,朕代為道歉是應該的,也沒有任何丟人的。」

秦雲淡淡說道,眼神之中有着一股大坦然。

項飛羽的目光緊緊看着他,難以平靜,古往今來怕就只有這麼一位帝王,有如此氣量了吧?

當真是一位禮賢下士,心胸寬廣的皇帝!

欺君之罪不治,反而致歉,弄的他反倒有些內疚惶恐。

一旁,項勝男美麗的瞳孔閃爍。

暗道,自古無情帝王家,皇帝誠摯的面孔下,那顆心是否也一樣的真實?

秦雲繼續笑道:「朕不強人所難,也無需祈求他人。」

「項家既然不想重出江湖,替朕做事,那麼朕也就不叨擾了。」

他抬腳邊走,雷厲風行,背影有大氣魄。

全場之人,都被他氣場壓住了。

項飛羽內心很複雜,直到項勝男抓了抓他袖袍,他才反應過來,立刻起身,攔住去路。

露出一抹苦笑,拱手道:「陛下,山高路遠都來了,不如暫且在項家落落腳吧?」

「夜裏趕路,也不安全。」

「等明日,草民派人,護送您回帝都。」

聞言,豐老童薇等人皆是露出笑容,覺得這是項家另類的示好。

但秦雲心裏很清楚,這一切只是因為君臣之分,地位之分,項飛羽只是想做到禮數周全。

從他掙扎的瞳孔里,可以看出當年他妹妹死於宮斗,這件事一度讓他崩潰,至今也對朝廷敬而遠之。

秦雲看了看天色,想了想道:「也好。」

項飛羽點點頭,立刻吩咐下人去打掃最大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