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難道不知道我討厭陸子楚嗎?」

沈從疏扭過頭,一臉惡狠狠的表情。

「我知道,可是少爺你仔細想一想,只要陸子楚不離開陸家,那他就不會認祖歸宗,自然也不會跟少爺你搶奪沈家的財產,不是嗎?」

助理分析道。

沈從疏沉默了片刻,思量著助理的話,道:「你說的好像不無道理。」

「那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他轉過頭,看著身後的助理。

助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少爺,你就放心好了,這種事情包在我身上,我現在就去給陸子楚他們公司的郵箱發匿名信。」

「嗯,可以,不過最好別被紀行遠知道,不然紀行遠一定會告訴老頭子的,被老頭子知道后我就慘了。」

沈從疏警惕的開口。

老頭子現在對他已經很有意見了。

原本老頭子就不喜歡他,如果讓老頭子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一定會扒了他的皮。

「少爺,你放心。」

助理點點頭,這種事情他一定會小心的。

很快,助理便出去,在外面發郵件到陸子楚公司的郵箱裡面。

葉良辰篩選郵件后看到了匿名郵件,看了看,隨手便將郵件轉移到陸子楚的郵箱裡面。

有些垃圾郵件就被他清理完了。

一些不重要的郵件也沒有轉發給陸子楚。

如果讓陸子楚一份一份的郵件看,不知道要看到什麼時候。

陸子楚看著郵件,眼底閃過無奈。

沈意之那個男人真是不省心。

給他發郵件的人他已經猜到是誰了。

雖然不喜歡沈從疏那個蠢貨,但他得如了沈從疏的心愿。

接下來的日子恐怕還有各種各樣的麻煩。

陸子楚打了個電話出去。

「喂,老大有什麼事情嗎?」

花落城正在海邊曬陽光,渾身就穿著一條花褲衩,他剛來海邊度假。

只要沒有任務,他都可以度假。

說白了,他就是一個富二代,根本不需要工作。

他比秦思寒那個傢伙輕鬆多了。

眼下那傢伙指不定在哪裡送外賣呢。

「給我派些人過來,我有安排。」

「要幾個?」

「十個左右。」

「行,包在我身上,您要的人馬上送過來。」

花落城痛快的答應。

話鋒一轉,又問道:「老大,你要十個人做什麼?你身邊沒有那麼多人了嗎?」

「我的事情你就別管了。」

「額……好吧。」

花落城只覺得碰了一鼻子灰。

老大這脾氣,真是古怪。

不知道什麼樣的女人才能治的住這個男人。

陸子楚掛了電話,抬手捏了捏眉心,沈意之真是不讓人省心。

目光看了眼桌上的照片,看到安安那抹燦爛的笑容,他煩躁的心似乎被治癒好了。

他將相框拿到了手中,嘴角微微揚起,輕撫著照片上的女孩子。

眼神變得格外溫柔。

這些溫柔只有觸及到陸安安的時候才會有。。 由於時間緊迫,笹島律已經選擇性忘記工藤還是不能考取駕照的未成年,他騎上金髮小伙的摩托車,左手扶正方向右手緊緊抱著炸彈朝附近趕去。

要說距離米花車站最適合引爆的地點,就只剩下堤無津川。

但是要從這裡趕去堤無津川,走正常的路線最起碼要七到八分鐘,炸彈在中途就會爆炸的。

「看來只能走不尋常的道路了。」笹島律扭轉車頭駛向小巷,提高摩托車的車速直接衝破擺放在小巷口的紙箱。

站在巷口正準備抽煙偷懶的書店員工被突然衝出的摩托車嚇了一跳,下意識香煙往嘴裡一送,把燃著的抽到嘴巴里去了。

「嘶——燙死我了!」

笹島律並沒有目睹這一幕,他此刻已經把摩托車往天橋上面騎,正在上面行走的人們都愣住了,紛紛朝兩邊讓行,不乏有幾位破口大罵的。

「抱歉,讓一下!」

沒辦法說出真相的他,只能一路道歉。要是告訴別人懷裡面的是炸彈,反而會引起人們的恐慌,這就得不償失了。

「喂!前面那輛摩托車!給我停下來!!!」

剛從天橋下面下來,笹島律就聽到有人拿著擴音器大喊,他疑惑扭頭看向身後,就發現有位身著女警制服的漂亮女生正兇巴巴捏著擴音器朝自己大喊。

「說得就是你,給我把車停下來!!!」

「…還真是倒霉啊,偏偏這種時候遇上交警。」

明明自己現在的身份是警察,可笹島律莫名感到心虛,他連忙回過頭準備忽略這輛尾隨自己的迷你巡邏車,只踩油門朝目的地趕去。

現在可沒有時間和你嘮嗑啊,警官小姐。

眼看摩托車提速轉彎消失在路口,坐在迷你巡邏車內的宮本由美俏臉瞬間冷了下來,正在駕駛中的雙馬尾女交警像是早已習慣似的,單手捂住自己的一邊耳朵。

「混蛋!!居然敢無視我,被我抓到我一定要貼一百張罰單給你!!!苗子給我上,追上他,給我提速!!」

三池苗子苦笑道:「宮本前輩,我們這輛車是追不上他的,而且我的車技也沒那麼好。」

宮本由美露齣電視劇里反派才會擁有的表情,咬牙切齒道:「要是美和子在就好了,就能上演一場速度與激情了。」

另一邊,成功甩掉迷你巡邏車的笹島律已經來到堤無津川,眼看只要把摩托車往下行駛連車帶炸彈送入湖裡就行,誰知這時候意外發生了。

在組織內培養出的意識讓笹島律察覺到有什麼東西朝自己飛來,他下意識偏過頭去,一枚足球就擦著自己的臉頰超前飛射。

可就當他慶幸自己躲過了足球,兩名從路口衝出的小孩互相打鬧著,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喂!讓開啊!」

聽到他聲音的小孩嚇得直接站在原地,笹島律見狀只好咬緊牙關調轉車頭,本就是單手操作,加上摩托車的車速以及轉動的角度過大即將引起側翻。

眼看沒辦法避免翻車,笹島律只好放棄控制車子的平衡,雙手用力抱住炸彈儘可能減少衝擊力,要是炸彈受損這附近的所有人都會死。

「唔……」

右臂猛地撞擊在柏油路面上,隨著慣性滑行出一段距離,疼得他只好用力蜷縮起自己的身體。

好不容易停下來,笹島律便看到炸彈倒計時只剩下五秒的時間,他忍著疼痛從地上踉蹌起身,現在跑下去丟進湖裡肯定來不及,能做到的只有——把它丟出去,用盡全力的投擲!

曾在高中時期練習過無數次的投球動作,在就已經印刻在肌肉記憶之中…他左手緊緊拽住手中的炸彈,左腳作為軸心腳用力踩踏在地面上,高抬右腿掌握好節奏讓身體減少停頓,儘可能用全身的力氣投擲出去。

「飛ベ!」

丟出去的瞬間笹島律毫不猶豫朝兩名小孩跑去,他知道塑膠炸彈的威力,通過快速計算炸彈會在飛行途中引爆,如果不護住他們絕對會被炸彈的餘波導致受傷的。

轟——!!

炸彈在空中引爆,衝擊波讓周圍的樹木都被波及到,本就在地上的摩托車更是被掀飛了。哪怕笹島律早有準備,奈何人類在面對這種力量下還是渺小的,他把孩子摟在懷裡,後背直接撞擊在一旁的電線杆上,疼得他直皺眉頭。

「大、大哥哥你沒事吧?」

怎麼看都不像是沒事的人吧。

笹島律很想這麼回答,可他已經疼到意識有些模糊了,剛才的撞擊後腦勺也磕到了…說不準造成了輕微的腦震蕩呢。

不希望讓這兩位小孩自責,他勉強扯出一抹看起來並不開心的微笑,顫聲道:「我沒事,你們趕快離開這裡吧,以後…在路口一定不能打鬧了明白嗎?」

「嗯!大哥哥這個給你。」

「我的也給你!謝謝大哥哥!」

感覺有什麼東西塞到自己的手裡,笹島律這時候也顧不上看,爆炸聲肯定已經把附近的人都吸引過來了,工藤也一定在趕來的路上…他攙扶著電線杆起身,現在的樣子絕對不能被他們看到。

他面色難看,尖銳的虎牙死死咬著下嘴唇,這種疼痛根本比不上右臂與右腿處傳遞出的火辣感,灼燒般的痛感如同螞蟻啃噬。

左手插入褲兜摸索出手機,笹島律挪動身子朝一旁的小巷走去,撥通電話。

「喂,Augier你怎麼有空打電話給我?我跟你說,大哥帶Bourbon去了,畢竟那小子在搞情報方面的確很厲害。不提這個,Augier你猜我現在在哪裡?!」

聽著伏特加興奮的聲音,不用思考就知道這傢伙跑去參加沖野洋子寫真集的簽售會。

「抱歉啊…Vodka,你的簽名可能要泡湯了……」

手中的寫真集在聽到奧吉爾如此虛弱的聲音直接掉落在地上,伏特加甚至不顧那本讓自己愛不釋手的寫真,邊朝場館外跑去邊喊道:「Augier你怎麼回事,受傷了?傷得如何?你在哪?還聽得見我說話嗎?」

手機那頭傳來伏特加焦急的聲音,這傢伙還真是不給自己說話的機會呢。

「我還好,但還麻煩你…來接我一下,我在堤無津川旁的小巷,靠近…大橋那邊的位置…要快點,警察往這邊來了。」

「好!我這就過來!」

笹島律虛弱地依靠在牆壁上,他側頭看向小巷盡頭處的光亮,甚至看到工藤新一握著手機匆忙路過的身影。

他儘可能蜷縮起自己的身子,利用遮掩物阻擋住自己,以免被發現。

手機畫面上出現「工藤新一」的字樣,恐怕這小子在爆炸現場尋找自己吧。這麼狼狽的樣子,可不想被憧憬自己的小徒弟看到呢。

笹島律自嘲地勾起嘴角,這畫面好像似曾相識。當年在美國,自己也如此狼狽過…又或者一年前的那場變故。

每次目睹這般自己的人,都不同呢。

他攤開掌心不禁輕笑出聲,原來那兩位被自己救下的小孩,遞給自己的東西是他們捨不得吃的「寶貝」,是兩顆已經有些融化的奶糖,哪怕沒放進嘴裡也能感覺到甜膩。

他緩緩低下腦袋,也不知在想什麼,突然就覺得有些累了。

真沒想到,受傷后能撥通的電話——只有組織里的那幫人啊。 林天霄身上剛開始出現紫色靈力的時候,邪向南也是眼神一縮,果然如情報所說,這個小子是雷屬性的玄修。加上這小子的速度賊快,邪向南一下子就是提起精神來。

可是隨着林天霄身上更多的靈力爆發出來,即便是邪向東也是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小子身上竟是蘊含這麼多屬性的靈力。

心中也是納悶:這麼多的靈力,相互之間難道沒有衝突?效果能好?那身後出現的虛影是怎麼回事?

「二弟小心,小子有古怪!」

小心起見,邪向東還是連忙出聲提醒邪向南,其實不用他提醒,邪向南也是知道林天霄的與眾不同,然而知道歸知道,此時林天霄已經雙拳砸在了黑斧之上。

竟是赤手空拳將使用下品靈器的邪向南砸的倒飛而出,吐血不止。

林天霄嘴角微微上揚:「幾招?這話應該是我來問你才是,不知道你們能接下我幾拳?」

林天霄這邊得手不退反進,追上倒飛的邪向南,又是一拳砸在其胸口之上。

只聽見「咔嚓」,那是骨頭碎裂發出的聲音。只見邪向南胸口嚴重凹陷進去。更是七竅流血,眼珠突出嚴重,眼神之中佈滿驚恐。

隨即身子以飛快的速度砸向邪向東。

邪向東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照面,九階玄將後期的邪向南竟是被八階玄將後期的少年給重創了。

此時見得邪向南的情形,睚眥欲裂,大吼一聲:「二弟!」

身子快速向前,欲要接住飛來的邪向南。

而邪向西邪向北這邊也是沒有想到林天霄竟是如此了得。也是紛紛發出怒吼道:

「二哥!」

「二哥!」

恨不得飛身過來,手撕了林天霄。不過顯然他們是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