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龍……,放他下來吧。」

陸沉看著南天一劍的樣子笑著搖了搖頭,又沖著風龍微微點頭示意,風龍這才笑罵一聲,將南天一劍重重丟在了地上。

「風龍大人,你幹嘛那麼狠啊,可疼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這小身板……。」

南天一劍被重重摔在地上,疼的是齜牙咧嘴的,可是看到風龍巨大的面孔伸到臉前,嘴巴里的話還沒說完便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再也不敢多說一句話了。

風龍看著南天一劍的鬼樣子,冷哼了一聲,看著風龍有些不爭氣的說道:「你個臭小子,什麼時候才能向小陸兒一樣硬氣一點,唉……」

南天一劍聽到風龍的話突然沒了動作,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就那麼靜靜躺在地上,雙目盯著天空中飛過的一群黑鳥。

風龍心中正好奇南天一劍又要搞什麼幺蛾子,南天一劍嘴巴里卻冷不丁的說了一句:「我也想啊,可是我就只是一個鄉村野夫、凡民修士。」

「沒有老大的天賦,也沒有小軍子的世家背景,如果那天沒有遇到老大,我恐怕早就已經葬身在虎口了吧。」

南天一劍翻過身看了一眼骨骸山,身情無比凄涼的說著:「可能我現在也和那些骨骸差不多了吧,可能還不如那些骨骸存在的時間長,至少那些骨骸生前都是決定的修士……」

風龍看著南天一劍的表情動作突然愣住了,他曾經想過南天一劍會各種方式被點醒,但是卻沒有想到南天一劍突然就正經了起來。 華空害她至此,她自是恨不得將其剝皮抽筋挫骨揚灰!

這個她此生不得不殺的仇人,在生死關頭之際、在萬難絕境之中或許也曾支撐著她頑強的活下去。因為有一種人,就是為了復仇而活著的。

當然,她的仇人絕不止華空一人,而支撐她活下去的力量也絕不止此一面。因為她那樣的人,不需要任何活下去的理由,一樣可以漂漂亮亮的活下去。

不過以她那有仇必報的性子,能受下一切非人的磨礪,任仇人逍遙做大,一等就是這麼多年,必是日日誅心,想來也已到了極限,才會一刻都不願再多等。論起這一點,還真由不得他不服氣,倘若換作是他,他自知未必能做到這些,也或許他根本就無法活下來,所以他很理解。

可是……明明知道敵人的實力,明明知道是以肉喂虎,她還是那般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回去。而她這番作為實在令人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韜光養晦忍辱負重這麼多年,難道就甘心於此時去自投羅網?

『為山九仞,功虧一簣』的道理她不會不懂,若是要自投羅網,又何必等到今日?還不如一開始便痛痛快快的放手一搏,即便不能報仇,至少無需壓抑仇恨,忍受這麼多折磨,且還可早一步與至親團聚。

而那火妖雖狂傲自負,卻不會說空話,信口開河夸夸其談,她既然有信心報得大仇,定是已謀得八成勝算以上。

那麼……如此一想,她這般決定只有一種可能——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所有餘溫盡數褪盡,手心驀然冰冷,耳畔唯有雨珠落下發出滴滴答答的輕響。

她是打算與他們同歸於盡?!

不會錯!一定是!時至今日,她做出什麼樣的事都有可能!

若在之前,他還不確定,不過今日在那曠世第一殺陣中經此一遭后,他們已然皆弄明白了,所以他敢確定,他可以賭上性命換她生,她亦然!

所以信蒼曲是抱了最壞的打算,即便只有她與華空等人同歸於盡才能報得大仇,待他們都死了,他亦可走到最後!

難怪今夜總覺得她有些反常,難怪說起回天隅城之事她會如此篤定如此自信,他以為她只是打算背水一戰,卻沒有想到她心裡的輸贏竟是這樣的!

難怪她那般自信,難怪她願意保狸淵安然回國,難怪……難怪……同歸於盡便是勝嘛……那麼她贏定了!!!

可是……她就沒有想過……其他方式……她就不想得個其他結果?

雖說火妖是為了復仇,可若是換作以前,她絕不會便宜了他。所以這回算不算是她以性命為注,成全他一統辛洲之願?同樣是第一次有人如此待他。

而哪怕是什麼都明白了,她現在也不能給他任何承諾和希望,至於能留給他的,唯有決然的背影。

站在雨中,望著那抹紅影消失的方向,冰眸徹冷,「火妖,這一次算你贏了。」。 【叮–】

【系統綁定中,請宿主調整好狀態–】

【系統檢測中–】

【咦?檢測到宿主已無生命體征,正在進行第一次電擊急救–】

【無效!】

【正在進行第二次電擊急救–】

【復甦中…】

【正在綁定宿主,已完成0.1%……】

姜然從夢中醒來的時候,只感覺胸口仍然殘存着一種麻痛感,他想起了那個夢,一個激靈,連忙坐了起來,心有餘悸的撫了一下胸口。

他做了一個夢。

他居然夢到自己…猝死了!

在夢中,一個身穿黑袍,手拿巨大鐮刀的骷髏人到來。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爺來收你的命。」

黑袍骷髏人阿巴阿巴的說着他聽得懂的流利英語。

「我是華夏人,難道不歸地府管嗎?」臨死前,姜然依舊是淡定且好奇的問。

死神並沒有為之所動,骷髏骨架在床邊坐了下來,似乎很欣賞姜然這種等死的心態,「你還有什麼遺憾,快說……」

「等一下,我碼完這一章。」

死神,「……」

鍵盤很快噼里啪啦的響了起來,死神帶着漆黑斗篷的骷髏頭湊了上來,用空蕩蕩的眼瞳看了一會兒,「你在寫小說?」

「是的,為了全勤,不能斷更。」

死神空洞的目光繼續看向了電腦屏幕,這一眼下去,他都快炸開了。

「TMD,人設立不明白,文筆不行,大綱就這麼點字,爽點也沒有,你碼個頭,今晚你和你編輯一起死!」

在這個時間節點,夢境破碎。

朦朧中聽到一些電子合成的聲音,然後就蘇醒了過來。

一股記憶從他的腦海中憑空出現,這一方的年輕人也是個寫小說的,只是成績太差。

並且受到了網絡毒雞湯的影響,相信努力就會有奇迹,在保持日萬了一個月後,終於頂不住了,趴在了鍵盤上。

「原來我穿了。」

電腦屏幕上依舊留着一行行的字跡,手機上鬧鈴恰到好處的響起。

那是他沒聽過的一首歌曲,聲音很大,提醒着他,現在的時間是早上六點半。

這個時候,他應該起床洗漱了。

這一切,都說明…他還活着!

劃過了手機屏幕,將鬧鈴從手機上劃掉。

看了一眼電腦屏幕,自嘲的笑了笑,想不到,兩世為人,卻還是逃不過肝小說的命運。

寫小說,天賦遠比努力重要多了。

努力有用的話,還要天才幹什麼。

當然,那些有努力又有天賦的,那不火起來,天理難容。

【叮,檢測到宿主的生命已經不足10分鐘,請完成第一次簽到,開啟國風大禮包…】

【簽到地點:小區樓XHY區,國風評級F-】

腦海中的聲音響了起來。

一陣眩暈和窒息感襲來,強烈的求生欲讓他迅速的穿上拖鞋,奪門而出,一路沿着樓梯向著樓下飛奔而去。

他什麼也顧不上了,大腦一片空白,強忍着虛弱感。

終於跑到了小區花園中,坐在涼亭下,看了一眼時間,整個過程,不到三分鐘。

也算得上是個奇迹了。

剛剛停下來,一個念頭便是浮上了心頭,這個身體情況,這麼跑,確定不會猝死的更快嗎?

【打卡!】

【打卡成功:恭喜獲得國風大禮包一份】

【打開!】

【打開成功,結合宿主職業,獲得文學技能+1000經驗值,金幣+300,《盜墓者日記》作品一部,生命延長24小時。】

盜墓者日記?

這是前世最火的網文之一,姜然有些驚詫,這也算國風嗎?

這不是盜墓嗎?

不犯法嗎?

但是想了想,摸金這個詞,從古代流傳到現今,怎麼也有個上千年了,尋龍點穴之類,更是極盡了五千年來的封建精(糟)華(粕)。

算了,不想了。

至於生命最後的「24小時」讓他感覺到有些頭疼。

這就代表着,你可能睡一覺,第二天早晨起來,人就沒了。

這並不是誇張,按照這個時間點來說的話,從現在開始計算,明天6:30的鬧鈴一響,他基本上也就告一段落了。

【叮–】

【系統將轉為APP模式,更多功能,請關注軟件官方解釋說明。】

還沒來得及查看,便是聽到了這麼一句話。

姜然打開手機,果然見到,在軟件列表多了一個app軟件。

頭像是個精美的梅花印記,下面有着標題,只是國風二字,點開,閃屏的是最近的節氣,和節氣的景色。

四天後,是清明,一個寥落的村落,上面有着祭祖,掃墓幾個字排在那裏。

遠方,是牧童牽着黃牛,踏在泥濘油綠的田埂上。

看起來古韻頓生。

最後一秒,閃過一句古文「嘻游處,正店舍無煙,禁城百五。旗亭喚酒,付與高陽儔侶。」這是古代的寒食節。

在晴明的前一兩日。

三秒后,動畫不見,哪怕是軟件內部的佈置,也都是一副素錦風格,再加上清明和寒食節的一些小的宣傳畫。

中央便是自己的主頁了。

點開主頁。

【姓名:姜然】

【年齡: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