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地一拳重重的朝着林辰砸了下去,一拳之威,幾乎爆發松鶴最強實力了。

林辰舉劍,無視松鶴摧枯拉朽的一拳,卻是不躲不閃,挺身便刺。


鬥到這個時候,林辰還真不太在乎松鶴了。


松鶴現在,就是強弩之末,還有多少靈力可以調用。

跟松鶴纏鬥如今,林辰已經感覺到,松鶴消耗巨大,體內,估計已經不剩多少靈力了,而他因爲有陰陽氣海,靈力消耗並不大。

松鶴只要不一招擊潰他,那麼越鬥下去,對方越被動。

甚至於,林辰有信心,可以反殺。

以後天修爲,破滅真武!

轟!轟!轟!


下一秒,林辰跟松鶴,在半空之中交上了手。

松鶴瘋狂,林辰一樣瘋狂,每次交手,皆是驚天動地。

整個少室山,撼動不已。

於此同時,少室山內。

以空性爲首的少室山衆僧,此刻也是佔盡了優勢。

道宗這邊,在沒有一個強有力的人物坐鎮之下,道宗實力大衰。

空性帶着神僧,攔住幾家的長老,讓他們無法出手,而定遠和定通,則是帶着羅漢堂還有護寺武僧,全力反擊。

一時間,壓制的道宗一邊,節節敗退。

儘管七家道宗聯手看起來很佔優勢,但是實際實力,其實並不如少室山這邊,七大宗除了那些長老以外,一些弟子,平均修爲都不高,難以成爲威脅。

長老被纏住,少室山的弟子對上道宗的弟子,幾乎壓着打。

道宗這邊,再也沒有剛剛那般的囂張跋扈,殺氣沖天。

剩下的二三百人,一轉眼的功夫,又損失了數十人。

再這麼鬥下去,不用多久,道宗一方絕對全軍覆沒。

哪怕長老們不死,弟子也得死的差不多。

道宗這邊,士氣越發低落。

就在這時,青城山的一個長老,眼瞅着勢頭不對,心裏不禁生出退意。

緊跟着就見他扯着嗓子大吼起來:“青城山的弟子聽令,立刻撤退!不打了,讓他們無當宗自己打去吧,媽的,好處沒撈到,我青城山弟子快死絕了!”

說着,青城山的長老轉身就跑。

弟子見狀,也立刻罷鬥,掉頭朝着山門狂奔。

青城山這邊的弟子,其實早就不想打了,一直在外圍遊鬥。

幹吆喝,不幹活。

鬥到現在,松鶴被纏住,無法援手,幾大長老也被纏住,無法出手,少室山一邊士氣大振,攻勢越發兇猛,道宗明顯勢弱。

這會誰在出力死戰,絕對會死的最快。

還出力死戰,玩命,那不是棒槌嘛。

真以爲他們這些做弟子的,小命不值錢那。

天塌下來,那就讓高個的頂着去吧。

青城山這邊,長老和弟子忽然退走,局勢一下更加明朗化了。

人多的優勢也沒有了,少室山衆僧,優勢更大了。

少室山衆僧士氣幾乎達到了頂峯了。

別看還有六家宗門圍剿他們,卻根本無法對他們造成壓制,直接被少室山衆僧從大雄殿內逼了出去,一直逼到殿外的石階處。

另外,又有不少道宗弟子,被滅殺。

剩下的一百多人,一下又被幹掉了二三十。

定遠大師揮舞着銅棍,站在大雄殿前階處,虎目如電,佛吼陣陣。


此刻這大和尚渾身浴血,往這一站,好似修羅轉世,威風的一批。

“佛門有好生之德,爾等如今已經大敗之勢頭,繼續下去已無意義,何不如放下屠刀,只要爾等放下屠刀,我少室山絕對不斬盡殺絕!”

“大和尚,這是你說的,那好,我們撤!”

飛鶴門弟子聞言,二話不說,掉頭就跑。

這一戰,他們飛鶴門損失最大,長老死了一個,弟子更是死傷無數,繼續下去,那只有死路一條,所有人都得把小命搭進去。

還不如趁着這個功夫,乖乖的跑路。

更何況,青城山都已經跑了!

青城山這邊一撤退,其他的六家除了無當宗,誰不是心生退意。

“飛鶴門的,咱們撤!”

“好,大和尚,你說話算話,我們華山派也撤了!”

“撤退,不特麼打了,繼續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條了!”

飛鶴門率先帶着弟子撤退,然後,華山派,然後是接二連三。

陸陸續續的,大規模撤離。

轉眼功夫,山門前,也就只剩下無當宗一家還在繼續堅持了。

而無當宗的弟子,眼見如此,一個個的全都懵逼了。

媽的,這一轉眼的功夫,就剩下他們無當宗一家,這還怎麼打!

無當宗也有心想要撤退,但是,他們又不敢,畢竟松鶴還在戰鬥那。

掌門人沒說撤退,他們真不敢跑啊!

無當宗一張老,冷汗直流,轉頭衝着還在跟林辰糾纏的松鶴大喊道:“掌門,別打了,青城山和飛鶴門,還有其他幾個宗門都跑了,就剩下我們了,打不過了!”

“混蛋,混蛋,都特麼給我回來!”松鶴氣急,狂聲咆哮。

重生女魔頭︰國師,渡我 ,畢竟他眼睛又沒瞎。

而眼見着合作的道宗這個時候逃走,他氣的他肺都快炸了。

這幫王八蛋,早知道靠不住。

早知道如此,他就應該組建一批督察隊,媽的跑一個殺一個。 松鶴睚眥欲裂,此刻真恨不得衝下去,把這些逃跑的傢伙,全給滅了。

“都給我回來,你們臨陣逃離,壞我大事,就不怕本掌門一怒之下,滅你們山門嘛!都給老子回來,回來……”

“哼,松鶴掌門,不是我們不盡力啊,實在是此戰沒法繼續了,您老既不能援手,那我等戰不過少室山,只能先走一步了,我得爲青城山留點種子。”

“沒錯,華山派亦是如此!”

“對不住松鶴掌門,我們先走一步了!”

“本來就是你們無當宗提起的滅佛門計劃,我們本來就沒想參與,結果如今你們無當宗指揮不力不說,還害的我們損兵折將,你還好意思威脅我們!松鶴,老子醜話說在前面,如果事後你敢找我們後賬,我們六家就聯合起來!”

“沒錯,到時候,看是你松鶴死,還是我們死!”

對於松鶴的威脅,其他各家這會根本就不在意。

孃的,還敢威脅他們,他們還不知道要威脅誰哪!

這一戰打成這個德行,無當宗得給他們一個解釋。

原本他們參與進攻少室山,打擊佛門,是因爲有松鶴這個真武修者坐鎮,他們覺得此戰勝算頗大,然而沒想到,松鶴這麼完蛋。

開始被定安纏住,這會,又被林辰給纏住,根本就沒有出力。

如此一來,靠他們攻山,跟少室山死磕,開什麼玩笑,正當他們是棒槌了。

“哈哈,松鶴,難道你還要繼續嘛!”

空性大師帶着定空等人,傲立於山門,一個個的都激動的不行。

這一戰,他們勝了!

原本以爲這一戰,他們少室山恐怕要滅了,卻萬萬沒有想到,結局反轉。

鬥到最後,他們竟然贏了,擊退了強敵。

少室山此戰雖然損失不小,但是沒傷根本,此戰之後,他們少室山非但不會被道門給壓制住,反而可以帶着佛門,聲勢更勝以往。

此時,少室山衆僧,士氣之高几乎達到了頂峯。

“呵呵,看來你敗了!”

林辰一邊於松鶴交手,一邊衝着他冷冷嘲笑。

嘲諷松鶴機關算進,到了卻一場空。

事實證明,正道惶惶,心思詭詐之人,永遠走不到最後。

而此時,松鶴氣的狠咬牙,都快腦出血了。

“好,你們滾吧,都滾,老子必須要你們這羣廢物做盟友!”

說着,松鶴轉頭看向無當宗一方。

“無當宗弟子聽令,立刻扯出少室山。”

無當宗弟子一聽這話,二話不說,掉頭就跑。

算他松鶴沒瘋,還知道給無當宗留點根基。

而無當宗這邊一撤,這一戰,少室山算是徹底勝了。

少室山衆僧,立刻歡呼起來。

松鶴則是氣的快瘋了,轉頭盯住林辰,睚眥欲裂的道:“該死的小雜種,都是因爲你,就是因爲你,害的老子籌劃了數年的經營,一朝盡毀。”

“小子,老子今日哪怕不攻不下少室山,我也要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