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哞!!!」

一直被無視的BOSS突然沖了過來,彷彿十分憤怒的樣子。

可隨即秦昊大喝一聲:「停下!」

瞬間。

BOSS彷彿被下了咒令一般,剎住了車,瞪著銅鈴大小的雙眸。

「跪下!」

開口又是一句。

這次BOSS直接的跪下,沒有任何猶豫。

這一幕看的那三個玩家與猩紅月神直苦笑,這個BOSS打的那麼辛苦,結果還抵不上人家的兩句話。

就好像玩的不是同一款遊戲一樣,大神是在玩馴服寵物,他們就是在玩深淵難度的遊戲。

而後,秦昊上前撫摸著跪在地上的牛頭人,笑道:「以後你就跟著我吧,如果你能活下來就給予你最好的機遇。」

聽聞,牛頭人的雙眸似乎閃出一道光亮。

搞定。

馴服一隻BOSS就是那麼的簡單愜意,沒有任何的曲折就搞定了它。

「呵呵。」

猩紅月神只能悶頭苦笑。

另外三名玩家則是一副崇拜的神情望著秦昊,看那模樣彷彿恨不得也跪在地上請求秦昊收留。

BOSS馴服完畢。

那麼就是時候打道回府,可這時,右邊的灌木叢突然衝出一個人蛇怪物,急速的朝著猩紅月神衝去。

「卧槽!」

猩紅月神反應很快,下意識的閃開躲避。

可是…

人蛇怪物並沒有改變方向,它的目標居然並不是猩紅月神,而是幽暗赤馬!

秦昊眉頭緊皺,瞬間閃身到幽暗赤馬身前,手持著源水之劍。

二者相遇之時。

月光斬!

-3114(致命傷害)!

傷害數字冒出,直接秒殺了那隻人蛇怪物。

「嘖。」

可是,秦昊顯然對這傷害並不滿意,畢竟是個吸血的天賦,遠沒有骷髏的爆傷天賦好用。

突如其來的狀況。

讓猩紅月神與那三個玩家同時懵逼,這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跳出來個人蛇怪物?

BOSS的據點距離伊鎮這邊少說也有幾千米,不可能衝破玩家的層層圍剿跑到這裡來啊。

而秦昊這邊。

在解決掉人蛇怪物之後,已經打開了某個直播間。

畫面中的主播一臉哭喪,向著觀眾們吐苦水。

原來。

這名主播原本是在世界BOSS戰線的三線,本來正準備回一趟主城修整的,結果突然在他那個位置邊上。

人蛇怪物突圍了,直接衝散不少玩家,同時將毒牙死死咬住所過之處的每一個玩家。

主播自然也是其中一位。

「你們別信論壇的那個騙子了,這怪nm的就是無限刷新的,突然爆了一波直接把站在最前線的玩家給平推了!」

主播一邊憤憤不平埋怨道,一邊看著自己掉的經驗值。

爆兵?

秦昊聽見微微一愣,這個詞還挺耳熟,不過看主播的樣子和一直刷屏的彈幕,看起來不像是假話。

那麼也說明剛剛出現的人蛇怪物,是突圍了玩家逃出來的。

有意思。

看來世界BOSS那邊,可不是一味的等待玩家來圍剿,而是開始主動出擊。

「走。」

秦昊騎上幽暗赤馬,而後帶著牛頭人BOSS準備回去伊鎮。

「等等…」

猩紅月神反應過來連忙跟了上去,喊道:「大神,這BOSS是不是….給我們去打怪用啊。」

話音剛落。

就只聽見秦昊說了一句:「之後在說,你還是先回去先和鳳凰公會那把商量商量吧。」

。 喬安夏說道,「她只是太過勞累,不過,為了安全起見,還是送醫院去吧,給郭美詩打個電話,」

郭美詩跑了過來,「穆總,你怎麼了?她這段時間太勞累了,若冰的事讓她傷透了心,唉,穆總這輩子沒別的期盼,就想著跟女兒好好團聚,沒想到又弄成這樣,喬小姐,這種苦你們是不會理解的。」

喬安夏眸色一沉,「你的意思是,是我們把她弄成這樣的嗎?」

「我不是這意思。」郭美詩的語氣是責怪的。

喬安夏說道,「你還是趕緊送她去醫院吧,免得又惹出新的病來,別在這耽誤時間了。」

也不想看到她們兩個,叫來兩個服務員幫忙,把穆慧妍送去醫院。

喬安夏的手機響起,是蘇晴打來的,「夏夏,你在哪?我們見一面吧?」

「我在御景酒店,還在吃飯。」其實,想想就知道蘇晴找她做什麼。

「那好,我去樓下的咖啡廳等你,你吃完飯過來。」蘇晴不敢打擾她們吃飯。

楚瀾說道,「一定是徐錦成被警察調查,蘇晴慌了吧?」

喬安夏放下手機,「你說的是,之前凌若冰的不少事都是徐錦成幫她做的,龍夜擎念在她是小橙子的媽媽,又答應了大哥要照顧她們母女,所以一次又一次的放過了她們。」

謝黎墨提了句,「這回徐錦成惹到的是凌家,只要葉教授不鬆手,徐錦成權勢再大也會被抓起來,安夏,你是不是想好了要讓她們接受懲罰?」

其實,一切都過去了,她現在和龍夜擎過的很幸福,也在備孕二胎了,徐錦成也沒再和凌若冰狼狽為奸,況且上次的事,凌若冰才是主謀,「我也不知道,可如果就這麼放過他,搞不好什麼時候他心情好了,又替凌若冰搞出點事來,我不能被他們設計一輩子吧?」

楚瀾說道,「對,既然做了就必須接受懲罰,最多龍夜擎和凌禹辰不插手就是,交給法律來處理。」

喬安夏也想明白了,「就這麼辦,凌若冰下落不明,不知道躲哪去了,不抓到她始終是個隱患。」

「總會抓到的,吃菜吧,別老想那些了,對了,夏夏,聽說高珉回帝都了,很有可能會對付金老,還有,」謝黎墨湊近了些,「有人看到李朗跟高珉接觸過,不過,他的目的是什麼就不得而知了,還是要讓金老謹慎些的。」

喬安夏心中一顫,「好,我回去就和師父說,他離開師父十多年了,現在又突然出現,肯定不懷好意。」

謝黎墨說道,「這倒不一定,總之,一切小心為好。」

楚瀾聽的一頭霧水,「黎墨哥,你怎麼知道這些的?你這段時間不是在燕嶺嗎,帝都的事也知道?」 監視敵人的動向也不是一份輕鬆的工作,再怎麼想,他們也不可能每個人同時在這守這麼久,自然是一個人守一會兒了。

洛雨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子,站起身來,稍微打了個哈欠,他是第一個守的,已經在這蹲守了一個小時了。

見他起身,空便過來替他頂替一下位置,一直觀察那邊動向還是挺累的,那幾個也沒幹啥,破解了一上午的秘境,結果還沒有弄開,看樣子一時半會是進不去的了。

稍微舒展了一下身軀,洛雨伸了個懶腰,頓時感覺舒服的都快要上天了。

一旁的香菱不知道跑哪去了,但不出意外的話,按他所想,應該是去找食材去了,說起來,出來已經有這麼久了,確實需要補充一點能量了。

「洛雨!空!派蒙!」不遠處,忽然傳來了香菱的聲音,「看我找到什麼好東西啦?」

眾人皆下意識的齊刷刷看過去,並看到了香菱嬌小的身軀后,一隻體型較為龐大的野豬。

派蒙輕輕地咽了口口水,暗自咋了咋舌,對她的畏懼之心又強上了幾分。

洛雨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快步走上前,接過她手中的豬,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起來。

抓起豬的一隻前大腿,眼中的星星都快要飛出來了:「我要吃肘子!」

這也不能怪他,洛雨吃過的好吃的可以說沒有一千也有幾百了,但不得不說呀,幾年前他們搞出來的那個醬爆肘子是真的好吃,洛雨的味蕾第一次被一樣食物完全給攻佔了。

香菱摸著頭嘿嘿一笑:「一定一定!」

到時空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從來沒見過洛雨對某一樣菜這麼痴迷,心中對那道菜的好奇程度又強上了幾分。

派蒙一聽說有吃的就已經開心的不得了了,哪有心思關注這些,小腦袋裡此時已經完全被各種各樣的菜品給灌滿了。

空此時也沒忘記自己的職責,首先的望遠鏡又舉了起來,繼續觀察那愚人眾的動向。

也虧得是隔的夠遠,不然這麼大的動靜,恐怕早就被發現了。

香菱已經在一旁嚯嚯開刀,處理食材了。洛雨則是因為做事笨手笨腳的被嫌棄了,只能在一旁搭建做飯的鍋,心裡的鬱悶之情可想而知。

因為這事關好吃的,派蒙也罕見的上來幫忙,雖然不能幹什麼重活,但還是能勉強處理一些食材的。

把鍋搭好之後,由於自己沒啥做飯的本事,洛雨只得用自己把空給替換了下來,繼續監視愚人眾的行動,而由他們幾個來做飯。

雖然心裡有一點忿忿不平,不過轉念一想,他們都是在給自己做飯,心情頓時就好了許多。

拿起望遠鏡,繼續監視敵人的行動,看著他們在那一旁到處轉來轉去尋找線索,洛雨看著都替他們著急,隔著這麼遠,他用這些時間都基本把那個迷題看的差不多了,結果對面還是毫無頭緒,他都有一種想要忍不住下場的衝動了。

一個簡單的九格方碑,外面遺迹的擺設就是開啟他們的順序,只要善於觀察一些,應該都不至於這麼慢。

不知不覺間,又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已經12點過了,洛雨伸了個懶腰,最後瞧了兩眼,默默的搖了搖頭,也不再怎麼關心他們了,看他們這個進度,明天能破開都算快的了。

緩緩站起身來,向他們說了兩聲情況,見飯菜也做的差不多了,便拿出碗筷,準備一起先把飯吃了再說。

「嗯?!」空嘗的第一樣菜便是落雨口中極其美味的醬爆肘子,剛放進嘴裡,一股濃郁的鮮香便侵佔了他的整個味蕾,然後一口咬下,濃郁的湯汁迸發,空只感受到了一股來自精神最深處的愉悅感,極致的舒適。

洛雨看到有人竟然搶先一步,頓時不幹了,連忙夾起一塊往嘴裡塞。

「嗯?!」本來還在美滋滋的吃其他東西的派蒙,漸漸意識到了不對勁,其他方面或許無法察覺,但好吃的她是一樣都不會落下,下意識的用手掙的筷子從空手中奪下一塊,然後迅速塞進了自己的口中。

剛一入口,整個人便進入了當機狀態,清醒過來之後,臉上頓時露出了瘋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