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的死頓時讓那些有着逃跑心思的衆人跟着大隊伍後面,浩浩蕩蕩的不知道要去哪裏。

……………..

此時剛好出警下班回家的李月瀟,心裏別提多鬱悶了,最近來大姨媽了不說,而且最近因爲劉明的事不斷的被黃局長罵,白天上班又一再的被告知不要管劉明的事,可是警校剛剛畢業的李月瀟哪裏可以聽進去這些話,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出劉明的犯罪證據,將他送到監獄,甚至判他死刑都不爲過。

心情不爽的李月瀟經過田林街,突然看到一大羣人浩浩蕩蕩的向北走去,一身的殺氣似乎爲這本就陰沉的天氣更增添了陰冷之意,李月瀟不自覺的緊了緊身上的大衣,連忙跟着這羣人身後,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


稍微上前一點,李月瀟滿臉驚訝,因爲她看到這羣人竟然是青蛇幫的,因爲有幾個人曾經落在他的手上,青蛇幫如此大規模觸動讓李月瀟心裏很是震驚,小臉都因爲震驚而染上了動人的紅暈,也不知道是害怕還是因爲可以抓犯罪分子而興奮的。

連忙拿出手機向局長黃水剛說道自己的所遇,讓他派警力來支援,自己則因爲怕被發現而遠遠的跟隨着這羣人。

然而黃水剛聽到李月瀟的報告,則沉默了一會,然後帶着警告意味的說道。

“瀟瀟,這件事和你沒關,不要管,你已經下班了,趕快回家,我會派人去查看的。”

開玩笑的事,做爲清平市的最大黑幫,和黃水剛這些政界之人怎麼會沒關係,更何況,青蛇幫如今和情誼幫鬧得不可開交他也是有所耳聞的。

一個是慕容家都開口求情的傢伙,一個是清平市的地下龍頭,就算以黃水剛的閱歷,此時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所以索性就當不知道,管他青蛇幫要幹什麼都和他黃水剛無關。

被黃水剛下了命令的李月瀟遇到這種事哪裏會安穩的下班回家,悄悄的跟在這羣滿身殺氣的人身後,看他們究竟要幹什麼,順便可以和局長隨時聯繫。

掛了電話的黃水剛則通知今晚警員不許出動,並且招呼所有清平市在外警察,今晚全部留守警局,等候自己的差遣,他是想等事情結束再去收拾慘劇,

………………

夜終於陰沉的久了,開始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接着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變成完全不屬於秋天的傾盆大雨,冰涼的雨水淋溼了每個人的衣服,然而卻並沒有澆滅他們心中的豪氣,反而在這種環境的襯托下顯得更加的大氣磅礴。

情誼幫和青蛇幫似乎是約好的一樣,兩幫冒着傾盆的雨水在一處荒廢已久的街道中相遇,街道很窄,並排站着不超過五人,然而衆人站的卻是很齊,似乎已經排練好的。

劉明張動對持,臉色越來越冷,慢慢是瀰漫在臉上的是殺氣和越來越眯着的雙眼。

雨水順着臉龐不斷滑落,兩人都是刀削般的臉龐反而更加的殺氣瀰漫,只是仔細看會發現,張動的臉上明顯殺氣不足,只因他的殺戮根本無法與前世的劉明相比。

兩人之間爭鋒相對,底下幫派的衆人自然也是爭鋒相對,他們臉上倒是顯現不出什麼殺氣出來,但是他們心中都有一種決心,因此在雨水的洗禮下也顯得異常的冷冽。

而葉青此時的臉色卻沒有什麼殺氣和先前的決心,自從看到張動身後那道低垂着頭的那道身影之後,葉青心中所有的情緒則被震驚取代,緊緊的盯着那道身影不斷的看着。

樑弱水似乎感覺到有人盯着他,微微的擡起頭了,然而迎面的是葉青那英俊帥氣的臉龐,他的臉上的從容與淡定也是瞬間被震驚取代,滿是不可思議的看着這個不可能出現在這裏的人。

一直很是從容,好像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樑弱水心裏終於產生了一絲的重視,不知是重視葉青還是重視劉明。

然而瞬間過後他就很好的隱藏了這種情緒,看着同樣隱藏情緒的葉青,掀起了一個弧度之後再次低下頭用自己長長的頭髮遮住自己的臉龐,讓任何人都不能看透他樑弱水心中所想。

跟着青蛇幫這夥人來到的李月瀟,站在巷子拐角處一直不敢露頭,生怕被發現。身體因爲緊張而神經緊繃,她要抓個現行,再說現在警察還沒來,她並不是沒腦子的無知大胸女,所以只有躲起來等待時機。

對持良久,兩幫人都沒有說話,劉明知道矛盾不可緩解,也知道他要踏入京城,青蛇幫必須牢牢的踩下去,所以此時根本不會說太多的無聊之話,回頭看了下自己的這羣兄弟,擺手說道。

“兄弟們, 游俠討狄侯 ,這種機遇靠的是你們。”

張動看着劉明已經說話,自己則是擺了擺手沒有說話。

兩邊各有數百之人的幫派就這樣撲殺在了一起,沒有再用鐵棍,每個人手裏握着的都是鋒利的軍刀,每刀下去必然帶起一串的鮮血,雨水混雜着鮮血,讓人們根本無法辨清究竟是鮮血還是雨水。

鮮紅給這漆黑的夜增加里深深的驚豔,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驚訝。

雨越來越大,完全沒有減弱的趨勢,讓這狹小的巷子裏血腥氣瀰漫,地上積着越來越多的鮮紅雨水,猶如地獄一般,不斷有人倒下,不斷有人又爬起來。

劉明看着拼命倒下的兄弟,喉嚨中有點哽咽,眼中慢慢的爬上一股煞氣,慢慢的越來越濃,就連雨水彷彿都已經無法近身了,伸手擦了擦臉上的雨水和兄弟迸出的鮮血,這讓本就英俊的臉龐更加的明顯,伸手舔了舔手中混有鮮血的雨水,眼中閃過一絲貪婪的嗜血光芒,他要用鮮血來祭奠死去的兄弟和受傷的兄弟。

ps今天上了分類強推過後果然給力多了,但是收藏依然不給你,各位看書的朋友麻煩點擊右邊的加入書架吧,每天都會三更的。 疾步向前,一躍而起,擡腳踹飛砍來的一人,一個強有力的膝撞,瞬間抓住此人的頭髮,力道十足,足足甩出了巷子尾,落到拐角處的李月瀟的身旁,沒有了聲息,李月瀟連忙捂着嘴以防自己叫出身來。

甩出那人之後,頓時一個側身,敏捷的躲過砍來的一刀,一手握拳,瞬間擊碎了這人的鼻樑,再一拳擊向此時那人的胸膛,結結實實倒下了,再次沒有生息。

一拳是倒下一人,一腳也是倒下一人,劉明慢慢的靠近了張動,而李風雅和李達兩人也接近了青蛇幫的了兩個天位人高手。

靠近張動之後,沒有任何的言語和對視,一拳力道十足擊出,混雜了青天決的吸靈篇的功法,這次是劉明今生第一次在實戰中運用青天決,將青天決的靈氣注入自己的雙拳之中。

知道劉明是天位人,張動自然也知道此拳不簡單,沒有魯莽的去硬碰,側身出腳,踢向劉明的下盤,劉明則沒有去躲,拳頭方向一邊,向旁邊一甩,結結實實的砸在了張動的胸堂之上,而張動的一腳也結結實實的踢在了劉明的腳踝處。

相比退出數步不斷咳血的張動,劉明僅僅退後了一步,活動了下有點疼痛的腳踝,嘴角掛着一絲笑容,眼神卻充滿煞氣的看着對面明顯受傷不輕的張動。

劉明很滿意這帶着靈氣的一拳的效果,只不過這一拳雖然猛烈,卻將他在風形宮吸取的靈氣足足耗掉了一半,只能緩慢的吸收着這裏稀薄的靈氣來彌補自身靈氣的匱乏。

咳了幾聲之後,張動似乎緩解了不少,擡頭看着劉明有着一絲的恐懼,然而他知道今天必須堅持下去,否則他們青蛇幫將會從清平市消失。

不等張動繼續的考慮,劉明再次一個前衝,迴旋踢再次踢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張動胸膛之上,只不過這次沒有用上靈氣,這讓張動好受了很多,看着劉明這腳明顯力道小了很多的力量,張動以爲劉明以及無法在擊出像剛纔那樣力道的拳頭,心中有着一絲的僥倖。

連忙伸手撣了撣自己的胸膛,形意拳不斷出拳擊向劉明,且一拳比一拳的力道大,劉明看着向自己靠近,不斷變化的形意拳,心中不免有了一絲的警惕,身體再次繃緊,看這張動不斷變換方向的出擊,劉明根本無法辨別張動的下拳會擊向哪裏,頓時一咬牙,也不顧張動形意拳究竟要打向自己什麼部位,只是簡單一拳砸向張動的頭顱,張動側身,躲過劉明的一拳,形意拳變化爲虎,一拳打在了劉明的腹部。

這一拳力道不輕,讓劉明有種想要把隔夜飯吐出的衝動,強忍着嘔吐的衝動,銳利的眼神看向張動。

………………………..

慕容南則是手握****,讓呼吸平靜下來,並不讓自己的呼吸和雨水打亂自己的節奏,不斷的瞄準一個又一個的青蛇幫衆人,每槍正中青蛇幫衆人的大腿,腹部,胸膛,但並不射擊在致命部位,可是每槍扣動之後,必要一人失去戰鬥力,精度之準,令人歎爲觀止,而李風雅和李達則也與青蛇幫兩人不分上下,這是一場不相上下的拉鋸戰。

這時候只見葉青和樑弱水也遇到了一起,兩人緊緊貼在一起,樑弱水不復平時的冷靜,冷笑道。

“呵呵,想不到堂堂葉家神祕的二公子竟然甘當劉明的手下,難怪這幾年消失了,原來來到了這裏。”

葉青同樣回以冷笑,完全沒有平時和劉明在一起的那種溫和痞子相。

“我也想不到傭兵界的神話,如今樑家的繼承人會將劉明看在眼裏。”

樑弱水對於葉青知道他傭兵的身份並不奇怪,不過冷笑卻轉爲了一種溫和,笑着道,

“能被你葉二公子和慕容南同時看中的人,能是一個簡單的人麼,看來我樑弱水此次來的很值啊。”

葉青沒有在回答他,既然擺出了一個劉明等人從來沒見過的攻擊姿勢,雙手微微的彎曲,看似柔軟卻力道十足,然後迅速出擊,擊向樑弱水的腹部,樑弱水簡單的側身,臉上的笑容更勝。

“葉家功夫配合你葉家的心法,果然不同反響啊,不過我們還沒有到出手的地步吧。”

說完也不知道做了一個什麼手勢,只見不知道哪裏出現的一把飛刀快若閃電般的向着劉明的後背擊出,葉青暗罵一聲無恥,卻沒有什麼辦法補救,畢竟此時的樑弱水還擋着自己。

劉明可以感知到危險,然而此時的張動卻牢牢的纏住他,根本無法脫身,只能等待着飛刀結束自己的生命,想要一拳擊退張動,奈何沒有效果。

李風雅看到快要接近劉明的飛刀,對於纏住自己的天位人不在抵擋,青蛇幫這天位人一腳踢在了放鬆抵擋的李風雅腹部,李風雅瞬間脫力一般的飛起,這一飛恰好擋住了擊向劉明的飛刀,落在了已經積滿血水的地上。

看着落地沒有動靜的李風雅,頓時雙眼佈滿血絲,運起全身剩餘的所有靈氣,含怒擊出一拳,全身的靈氣瞬間被抽空,這種力道的拳頭張動哪裏可以抵擋,一拳下去胸骨斷裂,口中的鮮血不要命的向外飛濺而出。完全沒有了任何的反抗之力,直挺挺的倒在了血水之中。

而慕容南則舉起了****瞄準對付李風雅的那個天位人,信心十足的扣動扳機,即使那人在敏感。,依然一槍在其胸膛打出了一個槍眼,倒在了地上沒有了生息。

從張動死去,這場敗勢已經很明顯了,衆人紛紛不在反抗,然而情誼幫的人看着死去的兄弟,而爲救老大而倒在血水中的李風雅,全都不要命的屠殺着青蛇幫的衆人。


此時拐角處看着依然沒有出現的警員,已經死傷慘重的衆人以及憤怒的情誼幫衆人想要殺光所有青蛇幫的人。

魔都醫流高手 ,鼓起所有的勇氣,連忙從出巷子,顫抖着的雙手拔出隨身攜帶的配槍,尖銳的喝到。

“都停手,警察,在不停手我開槍了。”

李月瀟的聲音和舉槍的手都有點顫抖,她害怕,看到這滿是鮮血的場面他是真的害怕。但是警察的職責告訴她必須制止。

慕容南一聽警察,連忙扔掉手中的****,扔出了這條巷子,甩在了附近的一處廢墟里。

然而李月瀟看着打了雞血一般仍然不肯罷休的衆人,顫抖的雙手竟然真的開出了一槍,猶如秋天的一聲悶雷一般,瞬間讓這些小混混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有點驚恐的看着真的敢開槍的女警花。 即使是聽到槍聲,劉明沒有理會李月瀟的槍聲,也沒有去理會安靜下來的衆人,更不會去理會不停下着的大雨,走進李風雅,緩緩的蹲下身來,抱起這個倒在血水中的李風雅,將她的頭部貼在自己的胸膛,讓這個如同仙子般的出塵女孩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心中的渴望。

精緻的臉龐此時卻沾滿了鮮紅的血水,然而這卻並不影響李風雅清麗脫俗的容顏,白皙的皮膚此時顯得是那麼的魅惑,猶如盛開的海棠一般,那點上的點點鮮紅則猶如魅惑的血色妖姬一般悽豔。

心裏有種廝絞一般的疼痛,緊緊的抱着懷中的女孩,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走進自己心裏,而甘願爲自己去死的女孩。

然而雖然疼痛,但是此時他知道李風雅需要的是治療,抱起李風雅,緩緩的走向李月瀟,眼神堅定不容置疑,“我要送她去醫院。”

看着劉明殺氣瀰漫的眼神,說出的話語是如此的毋庸置疑,李風雅本想拒絕,奈何想要說的話憋在喉嚨中硬是說不出來,有點木訥的點了點頭。

劉明知道李月瀟根本不會讓自己走,喊着後面的受傷頗輕的徐天道說道。

“送她去醫院,讓沈瑤莉去照顧她,等我過去。”

徐天道連忙抱着昏迷的李風雅就離開了,只是旁邊一直站着的樑弱水看着身旁的葉青小聲笑着道。

“呵呵,那個傢伙還真幸運,不然死的就是他了,不過那個美女活下來就麻煩了。”

葉青雖然憤怒,卻沒有在出手,也沒有搭理他,和慕容南幾人一起,走上前去,拍着劉明的肩膀,似乎想要安慰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們知道此時的劉明不需要安慰。

李月瀟打電話通知黃水剛,這裏發生大規模鬥爭,死傷數十人,自己已經阻止,讓黃水剛帶人過來。

掛了電話的黃水剛可謂是一肚子的怒火,這個李月瀟搞什麼,讓她別管還管,這下好了,人都扣住了,自己這個局長是必須過去的,憤怒的一拍桌子,連忙通知警員出動。

大雨到現在仍然沒有任何減弱的趨勢,呼嘯的警車在道路上疾馳着,將這本就森冷的今晚更襯托出了一種恐怖,凡是有點閱歷的人都感覺到了今晚的不平常,這也讓那些小幫派今晚格外的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的動作,全都蜷縮在自己的地盤上,等待着這場龍爭虎鬥的結果,這也決定他們以後的歸屬。

其實以劉明和樑弱水等人,在李月瀟的威脅情況下,想要離開是再簡單不過了,但是劉明沒有選擇離開,第一他相信自己不會有事,第二他不想和警局對立起來,畢竟黑幫永遠是活在黑暗之中的,所以也就甘心受李月瀟的威脅,至於樑弱水看劉明不動,也懶得攤上這件事,索性跟着回警局一趟,他有信心到警局之後安然離開。

衆人全都平靜下來之後,卻只見樑弱水朝着身後一揮手,在李月瀟原本所在的巷子拐角處瞬間略起一道影子,接着迅速的消失在這傾盆的大雨之中,別人沒有察覺,但是此刻停下來的劉明卻是有所察覺,微微皺了皺眉頭,因爲靈氣已經被掏空,並沒有去攔截,而是神色冷厲的看着和葉青對持的樑弱水。

樑弱水似乎感受到了劉明的目光,不在盯着葉青,轉移視線到劉明身上,然而當他視線落在劉明身上之時,劉明卻早已轉移了視線,神色有着一絲追憶的看着李風雅剛纔倒下的地方,眼神變得悲傷落寞起來。

呼嘯的警車終於到來了,大批的警員竄進狹窄的巷子裏,紛紛舉槍,李月瀟看到趕來的警察,緊張的心情終於有了一絲的放鬆,連忙收起槍,小跑到趕來的黃水剛身邊,一個標準的軍姿,看着黃水剛說道。

“報告,局長,情誼幫和青蛇幫在這裏聚衆鬥毆,青蛇幫老大被劉明殺了。”

看着小臉紅撲撲的李月瀟,黃水剛心裏怒火中燒,厲聲喝道。

“退下,不聽指派,擅自出動,停職一個月查看。”

聽到黃水剛不升反降的處罰,這讓李月瀟很是不服,但是看到此刻黃水剛那面容扭曲的臉龐,她選擇了沉默的退到了一旁。

黃水剛再次看着情誼幫和青蛇幫的衆人,作爲局長,既然來了,有些事必須要做的,繼續厲聲喝到。

“聚衆鬥毆,視國法與不顧,全都帶走。”


只見一羣警察上前要把他們帶走,情誼幫的衆人自然是不願意,不過卻被劉明喝止住了,乖乖的跟在了警察身後上了警車,劉明和樑弱水也不例外。

看着這羣人終於被帶走,黃水剛跟在最後只有在心裏不斷的祈禱,希望不要惹上什麼麻煩,不然這次局長恐怕真的要做到頭了,看着滿地的屍體,已經被鮮血染紅的雨水,黃水剛終是懷着忐忑的心情離開了這裏,吩咐一些人處理這裏的屍體,不要聲張。

…………………………

如今雖然是深夜,警局的卻是燈火通明,劉明等人被關押起來,而黃水剛則將所有警員召集起來,嚴肅起多年未曾嚴肅的臉龐,看着身前的警員,聲音有着不容反抗的味道。

“今晚的事不允許透露出去半分,包括自己的家人,我不想這件事對我們清平市造成影響,因此如果我知道有人嘴大的話,立馬給我滾蛋,還有你,李月瀟,不接受命令,明天就停職,等我通知。”

完全不顧李月瀟抗議的眼神,連忙帶着幾個親信就趕往關押劉明的地方,希望不要惹怒了劉明纔好。

衆人看到局長離開,則完全議論開了,他們這些人哪裏見過如此大的聚衆鬥毆事件,心裏又是恐懼又是興奮,只有李月瀟滿是不服,本以爲可以立功,卻換來了停職查看,此時的李月瀟還完全不知道政界的黑暗,只是一味的想爲民除害。

但是很顯然李月瀟的想法在現實生活中中永遠是一種遙不可及的願望,正像有人說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且要說的是,有江湖的地方就不會有真正的公平正義。 在一號審訊室,氣氛顯得有點低沉,擁擠着全部是情誼幫的人,劉明,慕容南和葉青則坐在審訊室的凳子上,沒有說任何話,都在等待着前來審訊他們的人。

終於黃水剛推門而入,看着這一羣拼了命的傢伙,心裏不由的一陣寒顫,衆人的衣服上至今還殘留着血跡,只是不知道那些血跡究竟是自己的還是敵人的,或是兄弟,只見他們臉上全都有着一絲狠辣,完全不像是小混混臉上該有的神情。


視線搜尋,看着坐下的劉明幾人,黃水剛連忙上前去,想要和劉明握手來賠罪,奈何劉明根本沒有伸手的意思,冷冷的坐在桌上,臉色冷酷的看着賠笑而膽顫的黃水剛。

黃水剛看到劉明似乎生氣的臉龐,連忙伸手擦了擦臉上的冷汗,心中別提有多害怕了,但依然強忍着恐懼說道。

“劉小哥,對不住了,我已經將那個女警停職了,你們馬上就可以離開,還希望劉小哥不要介意,黃某一定登門謝罪。”

劉明看到黃水剛臉上的冷汗,知道已經做足了戲了,在做的話就沒什麼必要了,站起身來,收起臉上的冷色,握住黃水剛的手說道。

“哪裏,哪裏,我們也知道給黃局長添麻煩了,哪裏還敢讓你上門謝罪,改天劉明一定親自賠罪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