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在夢裡,自己曾經聽到過這種聲音! 第517章威脅

自己肯定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人!

不過只是第一次見到,維爾斯就從他的臉上透露出的溫和婉轉中知道了這個人的身份。

光明神!

沒有理由的,維爾斯就對光明神生出了一絲反感。

人的感覺有沒有來源的,沒有理由的,說不上為什麼,維爾斯就很不喜歡光明神。

一身與那種光明都會的長老們一模一樣的白色袍子,只是在袍子上沒有任何的裝飾,純凈的白色顯得光明神克里斯多夫聖潔高尚。

特別他的湛藍色的眼睛如大海一般蒼茫深邃,每當自己想一探究竟的時候卻彷彿迷失在了一片星空中。

下意識的捏緊了手中的魔杖,維爾斯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笑了出來:「你就是光明神罷!」

「我就是!」光明神克里斯多夫神情平淡,彷彿自己是光明神這個事實自然存在,沒有一分驕傲,沒有一點謙虛。好像他在說著四季變換、晝夜交替一樣的法則一般。

如果不是維爾斯自己開始就對光明神沒有一點好影響,可能會真的對他產生非常強大的好感。

維爾斯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看著克里斯多夫。

本來以為克里斯多夫會出手的,可是他看著維爾斯的眼神很溫和,沒有一點將要動手之前的火氣:「我期盼這一天已經很久了,維爾斯,我的孩子!」看著維爾斯的時候光明神彷彿就是一位藝術大師驕傲的看著自己手上的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一樣。

嗯……

維爾斯心中突然變得平和了,儘管反覆告誡自己,光明神他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自己對他的惡感在一點一點的消除,維爾斯突然好像從夢中驚醒一般的醒了過來,渾身已經大汗淋漓,而自己已經不知不覺的向光明神克里斯多夫走了幾步,兩人的距離很近了。

克里斯多夫洒然一笑:「我的孩子,看來你不太喜歡我啊!」

他眉毛輕輕跳動了幾下:「不過這不算什麼,我知道你受到了佐努的誘惑,維爾斯,我想讓你知道:不管怎麼樣,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儘管維爾斯在抗拒,但是他發現自己對光明神的好感在一點一點的增加。

「你在蠱惑我?」維爾斯皺了皺眉,把自己的魔杖舉了起來,可是自己的魔杖這個時候好像有萬斤重。大汗淋漓的維爾斯發現自己……自己竟然沒有對光明神出手的勇氣。

克里斯多夫溫和的微笑,他的微笑讓人迷醉,除了牙齒上反射的光芒有些刺眼之外。不得不承認,儘管光明神克里斯多夫並不是一個精緻的美男子。但是他的微笑部能拉近與人之間的距離,哪怕自認為是光明神的敵人的維爾斯。

「沒有誰蠱惑你,是你自己想親近我而已罷了!」克里斯多夫的聲音甚至還帶了幾分慈祥:「到我這裡來吧,維爾斯,沒有誰可以再來欺負你了!」

剎那間維爾斯覺得自己不能抗拒,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那光明神的微笑眏在眼底是如此的美麗。讓人不覺就得親近,想觸摸,哪怕觸摸過後是最凄慘的結局。

「嗖——」

一道燦爛的火花從克里斯多夫的面龐旁邊擦過,他微微側著腦袋:「維爾斯,你會殺我么?」

咬著牙,維爾斯揮舞著魔杖,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道:「我不想殺你,不過你不要逼我!」

「你是我造就出來的啊!卻要殺我么?」克里斯多夫眼中帶著幾分悵惘,他搖了搖頭:「維爾斯,你還是在抗拒我。」

無所適從!

自己知道自己的命運被克里斯多夫添上過濃黑重彩的一筆后,維爾斯對克里斯多夫的感覺就很複雜,恨?又或者是感激?畢竟是他給了自己一條生命!


可是現在真的站在他的面前,維爾斯的指尖在微微顫抖,他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下不去手!

「啪!啪!啪!啪!」

這一聲一聲彷彿在敲擊著自己的靈魂,維爾斯的靈魂猛的收縮,然後他的身體突然轉了過來。

在身後是另一個傢伙。

維爾斯的身體突然僵硬起來,這個人穿著一件青色的鎧甲,上面是一層一層的細密鱗片,額頭上兩隻小小的角讓這個人多了幾分詭異的邪氣。

雖然與維爾斯面對面,但是維爾斯仍然覺得自己在仰視著這人,只是與他面對面,但是維爾斯驀地就全身血液沸騰,全身止不住的顫抖。


雖然看不到自己的臉色,但是維爾斯知道它一定是很難看的。

只因為自己與光明神的那種親近的感覺,在這個人的身上也可以看得出來。

孤獨,寂寞,驕傲,不訓,這個人就算是站在人群之中,也不是一群人,而一群人和一個人。

不知道怎麼回事,看到這個人維爾斯就覺得自己的心在下沉,只看了一眼就感覺到有一種孤寂到了骨子裡的感覺。

沒有去問這個人的身份,但是維爾斯卻已經知道了這個人是誰。

龍神,傑弗里斯!

他其實一直站在維爾斯的身後,只是那種空寂冷漠的感覺,與周圍的空氣化為了一體,就算是看到了他也彷彿是看到了一塊石頭,一根木頭,心不自覺的就把他忽略了。這不是什麼隱身術、屏息術之類魔法造成的效果,而是這個人本身的那種讓人會把他輕易忽略的氣質。

傑弗里斯的嘴角微微上翹,彎曲出了一道諷刺的弧度:「克里斯多夫,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樣的虛偽,雖然要與你合作,但是我還是討厭你。」

雖然在笑,但是龍神的笑容一點笑意也無,只因為他那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睛陰森森地無半分暖意。

維爾斯心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結論:這個人……他是不會笑的!

光明神殿很明亮,但是在明亮中還是帶著一塊光明無法到達的地方,那是一片灰暗的顏色。與光明格格不入,黑暗之神伊格納緹伍茲,依然是優雅而紳士的虛偽與狡詐。

說到感覺,維爾斯反倒覺得這個人雖然看上去就很虛偽,很討厭,也沒有什麼親近的感覺,卻覺得他才最順眼的。

虛偽,狡詐,但是更接近於人。

與龍神和光明神相比,這個伊格納緹伍茲更像是一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伊格納緹伍茲的後面跟著一道高挑而艷麗的顏色,維爾斯的眼睛驀地亮了起來。

維多利亞!

好久不見的維多利亞越發的冷艷高貴,維爾斯覺得自己的心終於熾熱了起來,終於看到一個不算很討厭,並且很喜歡的人了。

不過他的熱情馬上被維多利亞冰冷的眼神給澆滅了。

維多利亞看著他的眼神……很冷漠,彷彿在看著一塊石頭,一把椅子,一條土狗,沒有分別,彷彿所有的人在她的眼中都沒有分別。

記得與維爾斯初識的時候,維多利亞看著維爾斯的眼神很冰冷,很厭惡。

但是無論是冰冷,還是厭惡,那都是一種感情的體現,不管她是討厭還是喜歡維爾斯,她的心中有是有了一個影子。那是維爾斯的影子,可是現在么……

她變了么?

維爾斯的心狠狠抖動了一下,維多利亞!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維爾斯苦笑著:「沒有想到,在這裡等我的卻是神界的三大主神,光明,黑暗,龍神,你們不是仇人么?」

伊格納緹伍茲看著維爾斯的時候就簡單的多了,這個傢伙眼中的溫和並不像光明神那樣的溫和,他彷彿就是一個天生的貴族一般,帶著虛偽的應付:「仇人么?我想我們是的,不過我們三個彼此的仇怨在碰到我們真正忌諱的危險時可以全都拋棄,現在我們的關係是……盟友。」

盟友,這個世界上最不可靠的東西就是盟友,盟友永遠會被出賣~

「你可真的很虛偽!」維爾斯不屑的撇了撇嘴!

「隨便你怎麼說好了!」黑暗之神伊格納緹伍茲的笑容淡淡的冷了下來,變成了與他的面孔截然不符的陰冷:「維爾斯,我們在這裡與你見面,是有一件事情想讓你做的。」

「想讓我做?如果我不答應的話呢?」這三大主神每一個都是神界中的一方強者,在他們的面前,維爾斯覺得自己束手束腳,現在則有些適應了。

「你是不是想用維多利亞的命來威脅我呢?」維爾斯眼中的諷刺之色漸濃:「這便是神靈的作為么?」

搖了搖手指,光明神在威脅別的人時候依然可以笑得很真誠:「不是用維多利亞的命,你沒有發現現在的維多利亞跟以前的時候不太一樣么?她並沒有忘記你,只是她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神靈。」


愛這個字在光明神的嘴裡說出來的時候,總是感覺很彆扭,維爾斯懷疑光明神對「愛」的感覺就好像自己對於牛肉、雞蛋的感覺是一樣的。

「閉嘴吧克里斯多夫~」

龍神大人轉身冰冷的說:「維爾斯,事情很簡單,如果你不幫助我們的話,維多利亞將會成為我們的一員,如果你把事情做成了,我就把她的感情還給你,我們竊取了她的感情,就是這麼簡單。」 第518章註定!

這個世界上就是有許多生物,最低等的,低等的,中等的,高等的,站在金字塔的頂端的。

不同種族的生物永遠無法了解對方真正的需要。

就好比狗喜歡吃屎,而人討厭屎,所以人類對於狗吃屎的形為覺得無法理解。

人類需要愛情,沒有愛情的人生就好像沒有立柱的房屋,而神靈雖然無法了解人類為什麼對這種可笑的感情趨之若鶩,卻知道他們的渴望。

比起光明神來,維爾斯還是覺得龍神傑弗里斯的方式讓人覺得好一點。

光明神嘛……這個人太虛偽,他給了自己可以把卑鄙的事情變得光明正大的權利!

本來他們還以為維爾斯會猶豫,會反抗的,可是維爾斯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沒有半分掙扎的說:「好吧,成交,不過你們總得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都告訴我吧,你們不應該是種族大戰和神靈戰爭中的敵人么?」

這三大主神,是怎麼在一起的,另外他們應該在大陸上。

光明神克里斯多夫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可以已經猜到了很多東西了。

事情其實很簡單,我,伊格納緹伍茲,傑弗里斯,我們三個人……本來就是一夥的。如你所想:我和伊格納緹伍茲是因為人類的思想力量而產生的,又由於人類的思想有光明黑暗,我們本體分裂了兩個。人類的善惡爭鬥不休的時候,我們也爭鬥不休。」

在大陸上的光明教典上,對於光明神的來源沒有提及,只是欺騙人類說他們是光明神創造的。維爾斯本來以為光明神不會說出這個東西,現在他卻自然而然的說了出來,倒也有幾分坦誠……或者,他們根本無需對自己隱瞞。

黑暗之神接著說道:「善惡,黑暗本來也沒有什麼正義與邪惡之說,只是在人類的想法中給他們加了自己的臆想,於是他們便認為光明是善,黑暗是惡。」

維爾斯點了點頭,善惡本來就沒有分明的標準,這些東西都是相對的。

就好像起義者和統治者之間的關係,誰是善?誰是惡?

或者說站在立場不同的角度,對方就是惡,自己就是善!

這三個人非常有默契的配合著,接下來是龍神傑弗里斯說了下去:「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就連我們也無法捉摸的東西,最開始的時候,我們以為我們就是世界的主宰,我們就是最強大的存在。

可是我們也犯了一個重大的錯誤,我們在大陸上發現了遠古時代的人類留下的遺迹!」

克里斯多夫溫和的聲音響了起來:「那個時候我們才知道,甚至遠在我們之前,還有人類的存在,有一股凌駕於我們之上的力量把大陸上的生命毀滅了四次,這是一股令我們也會覺得顫慄的力量這個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在我們之上,還有一位神靈,真正的神靈。

甚至於……我們誰也沒有見到過這位神靈,但是我們都可以感覺到他的力量存在,他只是在靜靜的旁觀我們做的事情,你能想象到這種感覺么?」

維爾斯覺得心中發毛,這種感覺果然很陰森,想想看,一個人一直在看著自己。無論上床,拉屎,睡覺,都有一雙眼睛在一直盯著你,這就是他唯一的樂趣!

可是……維爾斯覺得有些奇怪:這個創世神只是在傳說中出現的,既然連光明神他們都沒有見過。


那麼……這是不是他們憑空臆想出來的一個存在。

有這個可能!

他們已經足夠強大了,太強大的東西是違背這個世界的法則的。

強大得無以復加,已經沒有人毀得了他們……除了他們自己。

那麼,這個世界就會讓他們自己毀滅自己。

看到了維爾斯的疑惑,光明神解釋道:「我知道你也許在懷疑那個神靈的存在,可是我要告訴你,這不僅是我們的思想中存在,我甚至在無意間找到了那位神邸的宮殿。」

被光明神的言語吸引了進去,維爾斯心中竟然透著一股莫名的興奮,比光明神他們還要強大的存在?

儘管光明神已經是一位沒有感情的神靈,但是提那個他也會覺得仰視的存在時,也會在靈魂上為之顫慄。

他頓了一頓,似乎是在腦海中回憶著點點滴滴:「種族大戰就是我們自保的手段,也許你會覺得我們也會自私。但是神靈也有恐懼的東西,為了生存,有什麼是不能犧牲的呢?何況只是自己的子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