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德華抹了一把岩洞光華的石壁,皺褶眉頭說道:

「這是鍊金術士的塑形術,我們遇同行了!」

莫妮卡輕聲問道:

「怎麼辦?」

「追!」

愛德華不能讓兩位姑娘打頭陣,率先端著槍朝前走去。

根據愛德華的計算,這處山崖並不算太近,距離北面哈爾河的河岸還有一公里多的距離。

他們在岩洞里前行,由於愛德華晉級的關係,他的精神力足可以覆蓋前方四十米的範圍,足可以應付陷阱或是偷襲。

幾人一路前進,小心而又迅速。

跟在後面的艾爾文只能小跑著跟上,過了大約有十幾分鐘,四人跑到了岩洞的盡頭。

岩洞盡頭被一大團枯枝覆蓋著,安德莉亞攔住愛德華的腳步,伸出長劍將那些枯枝與雜草挑開。

一陣清涼的風吹來,眼前豁然開朗。

前面就是足有四五公里寬的哈爾河河面,夏夜的月光灑落在河面上,泛著淋漓的波光。

能聽到細細密密的水流聲傳來,一艘冒著黑煙的蒸汽輪船緩緩駛過河面,那是從新城開來的航班。

愛德華重新帶上真實之眼眼鏡,低頭看著腳下通往河岸的地面。

看了幾眼,他把眼鏡遞給安德莉亞。

自己則是蹲下身,拿出捲尺測量起來。

「這邊的腳印很雜亂,大部分是一個人留下的。

穿43碼的腳印應該是個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男性。

還有一個41碼的男性腳印。

這個37碼的鞋印是圓頭小皮鞋的樣式,半高跟,應該是愛麗絲的腳印。」

愛德華直起身,指著前方河岸邊明顯的木船拖痕說道:

「前面是他們上船的地方,他們就是從這裡劫走了愛麗絲……」

7017k 「然後死神問最年輕的老三要什麼,老三是巫師兄弟中最謙虛,也最聰明的一個,而且他不相信死神,因此他要了一件東西,一件可以讓他無論走到哪裡,死神都找不到他的東西。

於是死神極不情願的撕下自己長袍的一角,做成一件可以躲避死神的隱形衣給了他。」

三人的目光,一齊看向了哈利的那件隱身衣。

「《詩翁彼豆故事集》不就是個小孩子聽的故事嗎?」羅恩喃喃自語道,他感覺到有點不敢置信。

哈利看了他一眼,疑惑的問道:「什麼故事集?」

「你沒聽說過《詩翁彼豆故事集》?」羅恩驚訝的說,「你是在開玩笑吧?」

「沒有啊!」哈利吃驚的說,「那是什麼?」

羅恩被他的話弄糊塗了。

「哦,別逗了!小孩兒聽的老故事據說都是彼豆寫的,不是嗎?《好運泉》……《巫師和跳跳壺》……《兔子巴比蒂和她的呱呱樹樁》……」

「克拉克肯定也看過的啊,他剛才講的《三兄弟的傳說》就是《詩翁彼豆故事集》里的一篇,這些都只是兒童故事啊!都是編出來騙小孩子的,讓他們不要那麼……」

「那哈利的這件隱形衣是什麼?」克拉克撿起地上的隱形衣,「這不是兒童故事,這是真實發生的故事啊,我愚蠢的表弟。」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克拉克和羅恩,還有那件神奇的隱形衣,哈利緊張的手心都是汗。

他緊緊的盯著克拉克開合的嘴唇,努力想要把他說的每一個字都記在心裡,這比他上魔咒課時還要認真。

「這是一件真正的隱形衣,羅恩!它不是一件附魔了幻身咒、或帶有障眼法、或用隱形獸的毛織成的旅行斗篷,那些東西一開始能夠隱形,但時間長了就會漸漸顯出實體。

它是一件能讓人真真正正、完完全全隱形的斗篷,永久有效,並且持續隱形,無論用什麼咒語都不可破解。

這樣的隱形衣,即便是我,也是第一次見。」

羅恩張大了嘴巴,他被克拉克的話所說服了。

畢竟事情就是這麼巧,一件完全符合故事裡描述的隱形衣,此刻正在他的面前。

明亮的月光穿過窗戶,隱形衣反射的銀光把哈利內心中一直死死壓抑的渴望給激活了,他就像著了魔一樣盯著那件銀光閃閃的織物,目光熾熱的驚人。

「所以那顆復活石也是真的?」哈利的聲音有些乾澀。

他看著克拉克,生怕他嘴裡吐出一個「不」字。

「是的,復活石也是真的。」克拉克點點頭。

「它在哪?」哈利急切的向前走了幾步,伸手想要抓住克拉克的衣服,但他立馬又猶豫了,僵在那裡。

克拉克又看了眼厄里斯魔鏡,鏡中的自己在為他剛才的演說鼓掌。

「別急,我還是和你們先說說《三兄弟的故事》好了。」

他找了張廢舊的課桌,魔杖一揮,就將桌面清理乾淨,然後一屁股坐了上去,這讓他比哈利和羅恩要更高一點。

「這三兄弟,真名應該是叫做佩弗利爾三兄弟,而他們所擁有的那三件寶物,則被稱之為『死亡聖器』。

我們不知道,這三件死亡聖器到底是真的從死神手中獲得的神器,還是三兄弟自己製造的煉金物品。但我們知道,這三件死亡聖器都是真實存在的。」

克拉克短暫的停頓了一下,好回憶起腦海里的信息。

「這其中,三兄弟的老大,也就是獲得魔杖的那位,死在了一次決鬥之後的醉酒。

於是這根魔杖也就在巫師界中四處流傳,因為它那奇特的傳承方式,只能從前一任主人手上繳獲這根魔杖,所以它血腥的蹤跡濺滿了整部魔法史。」

「而三兄弟中的老三,根據傳說,一直活到很老以後,才最終脫下隱形衣,交給了他的兒子,然後像老朋友見面一樣迎接死神,並以平等的身份,高興地同他一道,離開了人間。

隱形衣傳給了他的兒子,他兒子又傳給了長女,這位長女又嫁給了斯廷奇庫姆的林弗雷德(生骨靈等魔葯的發明者)的長子哈德溫·波特。

於是這件隱形衣就從佩弗利爾家族傳到了波特家族,最終落到了你的手上,哈利。」

哈利拿著隱形衣,想起了隨隱形衣一起的那張紙條,上面寫著這件隱形衣以前是他父親的。

不過他現在並不在乎自己家族的歷史是有多麼的悠久,他只在乎那顆石頭,可以復活人的石頭。

「三兄弟的老二,名叫卡德摩斯·佩弗利爾,他這一脈的後人,與薩拉查·斯萊特林的後人結合,最後演變成了二十八純血中的岡特家族。」

「不過據我所知,這一家族早就斷了根,家族中的人都已經死的差不多了,所以這復活石的下落,也就不知所蹤了。」

作為一名《哈利波特》的小說粉,克拉克當然知道岡特家族的情況,也知道復活石的下落,但他暫時還不能說出來。

因為這與他的人設背景不符合,死亡聖器的故事還可以推到《詩翁彼豆故事集》的頭上,其他的那些隱秘,即便是身為二十八純血家族中的一員,也不可能知道這麼多。

當然了,即便是這樣,克拉克今晚的這種行為,在有心人看來,也逃不了一個誘惑救世主的罪名,這其實已經是很冒失了。

以他對鄧布利多的了解,這事十之八九還會傳到那位白魔王的耳朵里,說不定這老傢伙現在就躲在這間教室里。

但誰讓他是個魯莽的格蘭芬多呢,而且他還是個孩子,孩子加格蘭芬多的雙重身份,簡直是強無敵。

哈利聽到克拉克的話,頓時就大失所望,復活石不見了,這讓他怎麼復活自己的父母呢?

羅恩此刻反倒是開始安慰起哈利來。

「沒事,我們有克拉克,我了解他,一件事要是沒有七八成的把握,他是不會說出來的。」

哈利抬起頭,希翼的看向克拉克。

克拉克聳了聳肩,「誰知道呢,這我可不敢打包票,不過我覺得,你可以將這個作為自己未來的一個目標,並且在這之前,好好學習,提升自己的能力,這樣當你找到復活石的時候,也能得到它。」

克拉克的話暫時給了哈利一點希望,這讓他鬥志昂揚,趕緊又跑到魔鏡面前,去看看他的父母和家人。

看著在那和羅恩爭搶著厄里斯魔鏡使用權的哈利,克拉克知道,自己種下的這一顆種子,未來說不定會有很大的收穫。

反正在爭奪氣運主角這件事上,他已經下了一步棋,就看鄧布利多的「愛」,有多厲害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影視從海豹突擊隊開始》第74章情況有變 相信有了這個網之後,大家肯定能抓到更多的野獸回來,壯他們對於以後的狩獵也更加有信心了。

搶到手裡的也學著宋宸套在別人的頭上,玩的跟小孩子一樣,但是想要抓到野豬這樣比較兇猛的,光靠一張網還沒有那麼穩妥。

只有一張網的話,容錯率也太低了些,大家圍獵的時候通常都是把野獸包圍起來的,驚慌失措的野獸跑的方向誰也不好判斷,往哪裡都不是沒有可能的,一張還是少了些。

不過後面做起來也快,一兩天就能編出一張來,目前的這一張正好可以給大家練練手,目的也只有一個,就是不管怎麼扔,怎麼拋,只要能扔到靶子頭上就是本事。

洗乾淨身子和獵物,回去放下去大家就出來練習練習,現在時間也還早,正好練練手,用網的話不管是單人,還是幾個人合作起來,不訓練一下,是做不到多麼好的配合的。

尤其是用網的時候手裡很難再拿著武器,一旦失手就非常容易受傷,大家沒練到一定的程度,宋宸也不敢讓他們拿著網出去。

靶子是用草編成的,圓滾滾的,姑且就算是當作是野豬吧。

距離也沒有多遠,三四米的樣子,這也是大部分時候能和野獸對峙的距離,太近了就不夠安全了,太遠的話用網也不是那麼容易套上。這一次也沒有什麼只用網的了,網更多的還是用來作為備用選項,要麼是突然襲擊,或者對峙的時候用,要麼就是將野獸的體力耗的差不多了,再用它提高抓捕的成功率。

還是一個原則,首先是保證大家的安全,其次再是收穫的多少,最後才能輪得到是不是活的,人口還是最重要的,沒有野豬部落里也不是就沒有肉吃了,羊也不是不可以啊,就算是兔子規模起來了也還可以湊合湊合。

後面的網有了前面的經驗,編的更快了一些,兩個人一天基本上就可以做出來一張了,各個方面也更加合理了一些,宋宸幫著做了兩張,後面就交給公輸還有北一了,給部落里把路給開闢好就行了。

三天後,商和貿終於回到了部落里。

出去跑了七天,把三個部落都通知到了,八天後就是相親大會召開的日子。

幾個部落的情況也都搜集了回來,這個冬天跟以前一樣,其他的部落還是過的非常艱難,三個部落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失,最少的也餓死了一個人,存的東西吃完后,就算是大冬天的也得出去找食物,所以還有很多的是被凍傷的,其他部落沒有騰蛇部落這麼好的禦寒工具,每一次出去都是一種煎熬。

宋宸的最關心的種子每個部落也都搜集了一些,雖然還沒有到當初給的量,但商和貿也都叮囑過了,到時候至少數量上肯定是少不了的。

兩個人去到別的部落就收到了非常熱烈的歡迎,尤其是兩人在路上準備吃的鹽,出去帶的兩斤鹽最後一粒也沒有帶回來,看來幾個部落對鹽還是有非常大的興趣的。

但是宋宸現在也不知道該不該剝削他們了,幾個部落的日子並不好過,宋宸對他們一直都是當作自己的囊中之物的,在他看來,這肯定是早晚要歸入騰蛇部落的。

他們的日子本來就不好過,如果再用鹽換一些食物的,勢必會對他們的生活有更大的影響,但是幾個部落實在是沒有什麼可以交換的東西,總不能用鹽就想把他們整個部落都忽悠過來,這肯定也是不切實際的啊。

這個事情還是需要好好考慮的,白送肯定是捨不得的,還真是一件麻煩事。

幾個部落要來的人數也基本上統計出來了,沒有去年那麼多,最多是石部落也就五個適齡的成年人,水部落和鳥部落只有三個,而且男女比例也不均衡,四個部落加起來十三個人,七個男的,女的只有五個,這倒時候肯定又是一場搶人大戰。

宋宸也問了巫,以前這種情況也經常有,去年那麼均衡的還真是不常見。比例不均衡的話一般都是從其他部落里補上,部落里總有失去配偶的人,如果年齡差距不大話直接就重新配成一對,一般都是可以成功的,真就看不對眼的話第二年還可以再參加一次,不過第二年就沒有挑選配偶的機會了,畢竟在這裡繁衍後代才是最重要的。

部落自己部落的這兩個人宋宸可不擔心找不到配偶,不是他自吹,就騰蛇部落現在這個條件,其他哪個部落來了都是高攀,尤其是自己部落里的女人們。

今年要參加相親大會的那個女孩子,都在宋宸面前轉悠好多回了,也托她的父母來跟宋宸說過,有了去年的例子,誰也不想離開部落去過苦日子,能留下來肯定是最好的。

宋宸也沒敢打包票,萬一其他部落不統一自己總不能破壞規矩不是,只是說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可能性還是很大的,只要多出點東西肯定會打動他們,不管是鹽巴還是陶器,這都是騰蛇部落做獨有的。

就算是肉類對於其他部落的誘惑性也是非常大的。

這也是展示騰蛇部落實力的一次好機會,讓他們最直觀的感受到和騰蛇的差距,以後的計劃也更容易實施一些。

部落里的東西,這幾天都在更新著,其中雖然有讓其他部落好好見識見識的因素,更多是還是這些東西當初做的時候就不是技術成熟的產品,宋宸帶著大家摸索出來的,直接就做了,質量上肯定是要差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