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擔心厲沅沅有朝一日發現真相的惶恐,還是為心底封印的另一重靈力的忐忑。

「狗東西,另外一個?白非墨?」厲沅沅以為自己耳朵出問題了。世上沒有兩片完全一樣的樹葉,又怎麼可能有同名同姓,連脾氣都一樣的人呢。

如果不是最在乎自己的白非墨,毫無疑問,出現在身邊的那個白非墨,得能有多遠就走多遠,誰知道圖謀不軌會造成什麼不良影響呢。

【這一點笨蛋宿主可以放心,不管哪個品種的白非墨,俠侶始終不會傷害你的。】

厲沅沅不知道這話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畢竟她一方面希望是原來的人,另一方面當然不希望他傷害自己。

「那狗東西你都知道多少?比如,他和從前有什麼不一樣、會不會靈力有損減少、會不會……也對我這個軀殼有想法?」厲沅沅一股腦問了很多無厘頭的問題。

神鵰俠侶系統挨個過濾后,冷靜說道【多少不一樣我真不了解,只是有一點肯定,他不會傷害你,還是會對你很好很好很好。】

「很好很好很好是有多好?」

面對女人的咄咄逼問,神鵰俠侶系統一時間還真不值得該如何回答。

怎麼怎麼好,它怎麼可能曉得;而且怎麼怎麼好,那是有感情史的人才有的舉動。

而它不過,是個犯了禁忌被剝去形體的傢伙,沒這好運氣,也沒這經歷。

【笨蛋宿主,不要虐單身貴族。】

神鵰俠侶系統一篩選,堂而皇之借用現代網絡用語。

厲沅沅也是有些失落,都不能具體描述的話,她怎敢輕信於他。

神鵰俠侶系統突然冒了句:【其實吧,這一款或者你更喜歡呢?腹黑的那種,甚至願意交換靈源哦,笨蛋宿主要不要試一試?】

「不是只能單方面交換?」厲沅沅訝然,難道雙重精魂還暗有玄機。

【不錯,但如今的白非墨是個全新的面貌,笨蛋宿主是否想找回「涅槃」?】

要不是神鵰俠侶系統提醒,厲沅沅早都忘了最先的無敵天賦。

相較於「乾坤大挪移」來說,「涅槃」這項求生天賦顯得無比高大上。

厲沅沅不假思索地點頭道,「好啊,狗東西你替我要了唄。」 「我要是運行了靈氣,劈出來的可就是劍氣而不是微風了。」青木若何神色古怪,神色中有些玩味的說到。

「那你練過劍術沒有?」林高歌似是無法接受面前的現實,猶不死心的掙扎著問了起來。

「沒練過,但是練過別的兵器。」青木若何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沒有聯繫過劍術。

「…..」林高歌聞言,現在已經是有些後悔了,覺著自己不應該讓青木若何試試的。

「還好我比你多練了幾年的劍術,要不然這次我怕是要栽了。」林高歌聽得青木若何不曾練習過劍術,不禁是揉了揉額頭,覺著自己有些頭痛。

「哦?」青木若何輕輕的一笑,也是被林高歌引起了興趣,沖著林高歌『哦?』了一聲,擺明了就是想看看林高歌的手段。

「哼,那就讓你看看我們的差距。」青木若何的質疑,引起了林高歌的傲氣。想著劍術乃是自己的長處,若是從這裡都比不過這個剛剛握劍的崽子,那估摸著自己也不用活了,林高歌身為劍道林家世子的傲氣便是呼呼的往上涌到腦中。

頭腦一熱,林高歌便是來到同一棵樹下,右手握住腰間的劍柄,將劍刃拔出向上提過頭頂。接著,向下重重的一劈,赫然就是剛才交給十四皇子的一種基礎式。

也不知是林高歌的寶劍鋒利,還是其本人的劍術高超,亦或者兩者兼有。只見得林高歌手腕兒一抖,劍寶的劍身歸鞘,隨後院中的那一棵碧樹便是緩緩的轟然倒下,讓一旁還在辛苦練劍的十四皇子覺得熱血沸騰。

「怎麼樣?」林高歌轉過頭來,對著青木若何嘚瑟了起來,開開心心的顯示著兩人的差距。

「還是你厲害。」青木若何十幾步邁到了斷樹跟前,仔細的看著被林高歌看過和劈過的地方。一眼望去,光滑如鏡,斬的極為的乾淨利落。然而這棵樹被劍劃過的的地方,其實也是只有三分之二,其真正致命倒下的原因卻是樹榦本身的重量。

「看看我這上撩的角度,還有這下劈的力道,是不是剛剛好?」林高歌得意的看著那截兒杵在地上的尖樹樁,其三分之二如白紙般乾淨利落,剩下的三分之一卻是坑坑窪窪、猙獰崎嶇,讓人一言難盡。再加上樹樁三分之二處那直直的一條可怖劈痕,將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態完美分開,給人一種不一樣的震撼。

「確實,你這一招兒角度撩的不錯。」青木若何點點頭,自然是能看出這其中的門道兒,看得出林高歌這一劍並非是蠻力。這一劍切下去,青木若何能想象到其行雲流水的輕鬆與省力,也能想象到這一劍下去,樹身未斷處要維持樹身所承受的力道。雖然青木若何對於劍術不甚很懂,但是青木若何對於草木還是十分理解的。

「嘿嘿嘿,這角度之下,這樹可是被扯斷的。要是在都一點點,就變成被折斷的了。這一劍要是砍在人的身上,便是從右腰出而進,撩斷一列的肋骨,正巧貼著右邊的喉結,避開鼻、眼、口,乾淨利落的將人分成三塊兒。」林高歌被青木若何這麼一誇,尾巴便是要翹到天上,自吹自擂的說到。

「林兄的劍術果然非凡!」十四皇子聽著林高歌的夸夸其談,不由是覺著林高歌無比的厲害。

「我乃是修習劍道的修士,雖說入了搬血境,但肉身卻並不是多麼強橫。如果你練的極好的話,用凡人的力道,也能做到這一步。我如今便是如此的地步,甚至還要在往上一些。」林高歌志得意滿,朝著十四皇子笑呵呵的講著。

「我也能練到如此?!」聞言,十四皇子心神一震,胸口裡的心臟不禁砰砰的跳的急促了起來。

「那是自然。」林高歌點點頭,肯定了十四皇子的疑問。

十四皇子聽著林高歌的肯定,便不再說話,而是繼續默默的苦練起了劍術,想著以後能夠如林高歌今日一般,一式便可以將人分成三塊兒。

「怪不得你們四個以前當散修的時候兒,可以一直的橫行無忌。」青木若何對於林高歌的劍術,也是極為的肯定。其剛才那一劍,若是換成一個普通的搬血境修士,恐怕是早已經死的透透的了。於是乎,青木若何不禁是頗為感嘆的說到。

「嘿嘿,反正我們四個以前走到路上,就沒怕過化靈境以下的修士。仙根境和化靈境的普通修士我們也不是沒殺過,只不過我們比較有原則,殺人殺的極少便是了。」林高歌也不謙虛,厚著臉皮對著青木若何說了起來。

「也就是你和李平樂這兩個變態,讓我們四個連著吃了兩個大虧。」然而,下一刻林高歌便是話題一轉繼續的說到。

「那不一樣,我們身上寶貝多,而且體質和天賦擺在那裡。在沒見過你們之前,我們拎著兵器,單論體魄就能和宗門裡的核心弟子打的有來有回。」青木若何搖了搖頭,對於自己和李平樂兩人任何一個都能一串四這回事兒,認為並沒有什麼不妥。

「老大你多能打我是沒見識過,但李平樂那個變態,我是見識到了。單手就能抓住才如毅的大棍,肉身硬的和鐵一樣,當時我們四個可是吃了不少的苦。」林高歌說起李平樂來,不禁是咂了咂嘴吧,好似有些頭疼。

「也就那樣兒,我倒是沒少揍他。那欠揍的性子,不打他讓人不舒服,反正他也打不過我,我可沒少拿他解氣。後來他總是向他師父告狀,我便每次都將他打的鼻青臉腫,再用藥液和丹藥給他治好放走。」青木若何對於李平樂的厲害,心裡也是有數兒。不過,身為先天聖靈,青木若何可以說是李平樂在宗門中的剋星,在他的手下,李平樂很少能有還手的機會。

再加上藍羽跟楊先生等等這些宗門外堪稱風華無雙的老前輩們的照顧,青木若何便是跟李平樂的差距越拉越遠。驀然回首,青木若何已經是站在了極高處,只能去俯視自己曾經的小夥伴了。。 夏波的後台更是以每秒99+的速度增長。

不論是男的女的,不管有沒有東西,都要來問一問。

有的女生已經不惜拉著臉面,以皮肉交易的方式想要要到那個精鋼劍。

但是這種飄渺虛無的東西,夏波自然不信。

相比世界的震動,夏波這個就顯得平靜許多,抱著臂膀,手中握著砍刀依在車身上。

鍛煉一番之後對體力、肌肉的消耗是巨大的,好在力量提升之後,肌肉的酸痛得到了緩解,現在夏波有一種能夠一拳打死一頭牛的感覺。

當然,這都是錯覺,平靜下來之後,這股感覺就降低了很多。

夜路漫長,無邊黑夜。

在此之前,世界上有人嘗試在黑夜開車,而且還是沿著路邊,但是並沒有發現資源箱。

也就是說,黑夜是不存在刷新資源箱的,而是刷新野怪。

在這特殊地區,乾脆沒了資源箱,只有野怪,不過為了補償,野怪爆出來的物品質量得到了提升。

總之,黑夜就是對人類的一道考驗。

目前自己還有很多沒有搞明白。

誰知道七天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想了很多,夏波有些迷茫,遊戲難度只會增加,不會減少,而人類的數量只會減少,不會增加。

那麼,一年以後,遊戲又變成了什麼樣子,是不是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又或者自己像前天遇到的那具死屍一樣,暴屍荒野。

短暫的堅定過後,夏波一時間有些彷徨。

面對著漫漫長夜,這是突然出現的情緒,宛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堆成山的物資又如何?

強大到無可匹敵的力量又如何?

數年之後,這公路只有自己,死寂、孤獨,漫無目的。

一股突然的傷感湧上心頭,一發不可收拾。

也許正是夜深了,人靜了,才會產生這樣的孤獨吧。

他點開世界,密密麻麻的消息冒了出來。

不,至少現在不是。

人是一種群居動物,最害怕的就是孤獨。

看著世界上密密麻麻的消息,這一刻,夏波內心得到前所未有的升華。

「如果說,以前是為了活著,那麼現在,自己或許又有了新的目標。」

「這個目標,或許就是為了人類文明的延續吧,至少我活著,不會讓人類滅亡。」

一些人活在當下,一些人為了未來。

夏波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頭依舊沉重。

因為自己的私聊功能里,已經有不少人的頭像黑了下來。

這就意味著,他們已經死了。

沒人知道他們死了,也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只有這暗下去的頭像以及發的消息,彰顯著他們曾經來過。

「也許死了又是一種新的輪迴,他們得到了釋放,而我們依舊在遊戲中掙扎。」

夏波默默想到,看了眼私聊的信息,太多太多的人聯繫自己。

一句句話,一個個字。

至少他們還活著,不是嗎?

哪怕有壞人存在。

呼。

夏波喘了口氣,粗略的瀏覽了一遍。

擁有有關靈敏技巧書的人而又願意出售的不多,更多的人是保持著對自己擁有精鋼劍這件事兒的懷疑。

畢竟這個遊戲還沒有見過誰爆出了精鋼劍過。

這其中,就有不少人在質疑。

夏波也沒有理他們,粗略的篩選,將那些嘴上說著有,實際上已經自己使用,而想要釣魚的人剔除,真實擁有的人不多,是個位數。

只有兩個人。

大多數人在剛獲得技巧后,都將技巧使用了,畢竟這是增加自身實力的東西在遊戲初級極為關鍵,少有人能夠經受得了技巧的誘惑而不去使用。

夏波了解了一下,這兩個人所擁有的技巧書,一個是職業技巧書,一個是通用技巧書。

職業技巧書是關於刺客的技巧書。

「刺客注重的是敏捷方面,所以刺客關於敏捷的技巧書通常的都非常珍貴,尤其是在這遊戲初期,可惜是一本職業技巧書。哪怕十天半個月,也未必能夠集齊。」

夏波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轉什麼職業還沒有確定,收回來也是積累。

雖然自己財大氣粗,但也不能什麼東西都收吧。

將其pass掉之後,夏波看向了另外一個人擁有的技能書。

這個人擁有的技巧書名為【初級速度】。

這是一個很真實的技巧書,通俗易懂。

「你確定要交易這本技巧書?」

夏波直接回復。

「在,我在夏波大佬,這本技巧書是剛剛我奮力殺死一隻拿著砍刀的怪物以後,爆出來的,受了點刀傷,木棒也斷了,慶幸將它殺死了,然後就看到您發布的交易,想也沒想,就聯繫您了。」

對方回復的很快,幾乎是秒回復的。

夏波點了點頭:「可以,上傳物品交易吧,我的物品已經上傳了。」

隨後,他開放了許可權,交易目標符合交易需求。

對方有些傻眼:「夏,夏波大佬,您之前就上傳了?您上的不是圖片?」

夏波回復:「不是。」

空氣有些寂靜。

「大佬不愧是大佬。」那人感嘆了一句,選擇了上傳。

唰的一下。

交易消失不見。

在一輛停靠在路邊的兩廂小車內傳來了一聲狂笑。

「卧槽!好劍!!好劍啊!」

相比那人的興奮激動,夏波就相對淡定許多,不過他的臉上也帶著驚喜的神色。

【技巧:初級速度】

【特性:敏捷+2、體能+1】

「不錯的加成,用一把精鋼劍換來一本技巧書,物有所值。等到新手福利期一過,以後的交易便有限制了,不再是那麼的隨心所欲的交易了。」

在剛剛的交易中,他發現交易功能也屬於新手福利期的一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