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琴卻搖搖頭說:“其實,我倒是覺得沒那麼嚴重,要明白,中玄城的人也不想南宮燕死的,他們也會想方設法去救她的。難道他們就不能請鬼醫楊去醫治南宮燕嗎?我倒是覺得李紅袖這時候給你這個消息是別有用心的。”

“也只能先這樣了。”我說,“去幽冥谷,躲一陣也好,我只是擔心張軍會大軍壓境,再起戰亂。”

“打仗不是小事情,不會因爲一個定風珠就打起來的。”天琴說,“再說了,她魔界想和鬼族與妖族戰鬥,還不夠資格呢。倒是這中玄城,一下打造一萬杆精製長矛,這是要幹什麼呢?”

我說:“這是要打仗啊,但是和誰打呀?難道是要和幽冥谷?還是龍虎山啊?事情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呀!” 小豆子聽說我來了,還哭了鼻子,最怕的事情就是我把大龍馬帶走,他和這大龍馬有了深厚的感情。

我一看這情況,心說算了吧,這大龍馬在這裏比跟着我還享福呢。和李常春這老爺子交代了一下銀票的事情,說還沒來得及兌換,等回去就差人把現金給送來。老李說不急,信得過。你要是有用處就拿去用好了。

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楊離了,也不知道這傢伙脫險了沒有,反正我是不敢再回去了。聽天由命吧!

據李紅袖這位老父親說,在地界最受尊敬的職業就是鐵匠,甚至比煉丹師還要受尊重很多。因爲鐵匠可以讓一個人變得強大起來。一個好的鐵匠,能夠打造出薄如蟬翼的鎧甲,能夠打造出削鐵如泥的武器。

既能夠打造武器,又能夠打造防具。可以說,一個人要是有個好鐵匠的朋友,那麼他的生命就有保障了。

我就是個例子啊!我摸摸胸前的護甲,在心裏感嘆了起來。

李常春對我說,在幽冥谷,中玄城和魔天嶺的大戶人家裏,都是自己的鍛造師。他們有自己的火爐,有隻屬於自己的作坊,一邊鑽研一邊實踐,都在摸索最好的鍛造辦法,打造最好的精品。

但是,能形成規模的,無疑還是要精靈族了。只有這裏,纔有大規模生產兵器和防具的能力。這次中玄城採購的不僅僅是武器,還有大批的防具,是在城南孫家採購的防具,也是隻給了五分之三的錢。無奈之下,族長決定從族庫裏拿錢補貼這兩家。

這中玄城到底是在幹什麼呀!我呼出一口氣想。

我和喬亞、毛十三告別了李大叔後,分道揚鑣。毛十三回到了人間界,我們則是租了輛馬車直奔九幽城。車伕是個精靈族的小夥子,這也算是地界出租車司機吧!

一路上也沒着急,慢慢悠悠就往回走。趕車的小夥子一邊走一邊唱歌,精靈族的歌曲都是輕快悠揚的,我說我也教你一首歌吧。鑽出去和他在前面興致勃勃地唱歌,我教給他唱“一條大河波浪寬”的那首歌,他說好聽。我教他唱《南泥灣》,他說好聽。

我唱累了,鑽進了車廂開始吃水果。喬亞是個細心的妹子,將很多荔枝扒了皮,去了核,擺在了一個木製的深盤子裏。接着,她捏了一個給我吃,那個曖昧場景,大家可以想象。她說:“來。”

“嗯。”我說。

之後我伸出嘴去,她卻咯咯笑着放進了自己的嘴裏。這妹子一直是一身長裙,不肯把胳膊和腿露出來,還好脖子和臉保住了,不然真的就毀了。

我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袖子擼上去,看着那波紋狀的傷疤說:“其實也沒啥的,看習慣了一樣。”

她推開我,把袖子放了下來,說:“你幹嘛啊!別看了。其實我沒有怪你,要不是你,我很可能熬不過去那一關的。很可能現在已經灰飛煙滅了,其實,我是賺了。相信很多人渡劫的時候都希望有你這麼個人從旁協助呢,這一身的傷疤比起死亡來又算得了什麼呢?我只是在矯情罷了。”

“事情其實本不該這樣的,完全可以我幫你頂雷,你在我身下慢慢的蛻皮的。”我說。

“好了,你是雷鋒行了吧。”她白了我一眼,“不說這個了。張嘴!”她捏起來一個荔枝來,輕輕地靈巧地放進了我的嘴裏。那小手又白又嫩,都是水兒啊!

總算是回到了九幽王府了,到了門口剛下車,就聽小九在門內喊了聲:“主公,你總算是回來了啊!大魔王和靜公主等了你兩天了,說是來還糧食的。”

我問:“楊離回來了嗎?”

“早就回來了啊!”小九說,“回來就一直在傻笑,根本停不下來。”

我一聽就有點懵了,剛到家就遇到了這兩件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偷了他們的定風珠,他們還給我還糧食。楊離不僅回來了,還一直在笑,這傢伙是不是瘋了啊!?還是和電視裏一樣被人下了藥了?

我一伸手說:“走,先去看楊離。”

我見到楊離的時候他躺在牀上抽菸呢。翹着二郎腿,一邊抽菸一邊傻笑。看到我後就坐起來了,對我說:“老弟,你那大龍馬太快了,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些高手都去追你了,我騎上大龍馬飛奔而出,真的就像是一陣風一樣啊!”

“合着你比我安全是吧?”我說。

“這大龍馬,在地上簡直就是龍啊,那速度真叫快,還會急轉彎,在樹林裏不會撞樹上,簡直是神了啊!”

我哦了一聲說:“但是,這大龍馬是我的啊!你笑什麼呀?”

他的臉頓時就紅了,趴在我耳邊說:“我告訴你,你別告訴別人啊! 完美小姐進化史 我和小萱萱……”

這傢伙,到了關鍵時候又開始笑,而且是倒在了牀上笑。這把我急得啊!我說你要是不說,我就走了。他拉着我說:“你別走,我必須和你說,這件事不說出去,會憋瘋我。”

她在我耳邊小聲說:“我倆親嘴了啊!”

我推開他就走了,媽的,親個嘴至於笑這樣麼?

我見到張軍的時候,他正在和張靜喝茶。我故意沒讓下人稟報,直接就進去了,一進去我就哈哈笑着說:“聽說某些人是來還債的啊!”

張軍這時候才站了起來,指着我說:“楊落,你乾的好事!你覺得我是來還債的嗎?你要那定風神珠有什麼用?魔君說了,只要是你歸還了定風神珠,既往不咎,還可以考慮和你九幽王聯姻,如果不然,大兵壓境的時候你就知道厲害了。”

我呵呵笑着說:“定風神珠乃是神物,既然是神物,那就不該是魔天嶺的私有財產,因爲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他們憑着勞動生產出來的,更不是憑着智慧創造出來的。所以,我覺得這東西是所有人的,有德者擁之纔對。”

“你有什麼德?我看你是五行缺德!”他喊了起來,“現在魔天嶺狂風怒吼,西海岸更是波濤洶涌,再也無法勞作生存,用不了多久,魔天嶺就會變成不毛之地。你想過百姓嗎?”

我呵呵笑着說:“事情都是有兩面性的,正所謂是福禍相依。來自西海的季風會帶來大量的雨水,狂風吹過了魔天嶺後逐漸減弱,我想,那八百里無人區會迎來一次大洪水,之後,江河縱橫,用不了幾年就會成爲魔界最富裕的魚米之鄉!魔天嶺,我看垮了就垮了吧,沒什麼好可惜的。犧牲一個魔天嶺,成就了八百里無人區,這纔是造福百姓呢。我也看了,魔天嶺後千餘里的乾旱地帶,都是拜這定風珠所賜,這東西用在了不該用的地方了。”

“這麼說,我魔界的百姓還要謝謝你九幽王嘍!”張靜不屑地哼了一聲道:“楊落,你還要不要臉呢?”

“你們都和中玄城爲伍了,就別問我要不要臉的問題了吧!”我把頭一偏,不再看兩個人。“如果不是來還糧食的,送客。”

張軍和張靜都站了起來。

我隨後說:“如果你們爲難,那糧食可以暫緩,放心,我是不會逼債的。”

“多謝了。”張軍一拱手剛要走。

我不得不提醒道:“如果你用我的軍糧來打我,那麼就新賬老賬一起算。”

張靜皺着眉看着我說:“楊落,你這是在威脅我們嗎?”

“我在警告你們。不要惹急了我,傾全族之力,滅了你魔界。好自爲之吧!”

“行,你翅膀硬了,我們走着瞧吧!”張靜推了我一把。

我退到一旁,她揹着手走了出去。我搖搖頭心說:走着瞧,我就願意走着瞧了。現在魔天嶺自身難保,忙着搬家呢。那麼多的百姓,總要找個風小的地方生存吧。這麼一折騰,沒有個一兩年的弄不利索,就算是弄利索了,沒有三年還是恢復不了元氣。他一定會和匯通票號貸款,我覺得,我能大賺一筆啊!

於是,我帶着姬子雅和喬亞直奔地府城。按照姬子雅說的,直接召見匯通老闆覲見就行了。我拒絕了,而是微服走進了這位金融界大亨的府宅——程府。

程萬三和馬六在地界並稱雙雄。程萬三一心想插手物流的生意,馬六也一直想插手金融的買賣,但是想進入另一個行當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你剛有點苗頭,立即就會被無情地打壓,直到你新營生破產爲止。

姬子雅遞了帖子,說好了是密訪,也就沒什麼接待的人,只是有一個門童帶着我們進了後院的一個書房。程萬三在裏面迎接呢,見到我們就啪嚓一聲跪在了地上,喊着拜見女皇和代理皇。說實在的,聽着確實很麻煩,也很彆扭。

我讓程萬三起來,然後我們落座,老程非要站着。我說你站着怎麼談事情啊?他這才坐下了。下人上茶,我開口問道:“老程,爲何把總部設在地府城呢?”

“我是個鬼,自然把總部設在地府城。”他回答。

“有個事和你商量下。”我說。

“代理皇請吩咐。”

我隨後看看他,笑着說:“也許再過幾天,魔天嶺和魔都會出面找你貸款,會是很大很大一筆銀子,並且歸還的時間會很長,你會貸款給他們嗎?”

“那要看他們用什麼抵押。”程萬三迅速做出了回答。 “自然會有一些寶貝的。但是寶貝當不了金銀,總不能拿着一塊翡翠去買大白菜吧!”我說,“魔天嶺和魔都不會缺少這些寶貝,包括一些兵器和丹藥之類的東西。”

“珠寶就算了,那些東西盛世是寶,亂世就是垃圾。兵器和丹藥也算了,這些東西亂世是寶,盛世又是垃圾。”他看着我說:“王爺,明人不說暗話,你打開天窗說亮話,給我指一條路。但是這貸款還是要發的,不發的話,我匯通在魔界的牌子就砸了。”

“老程分析的有道理啊,這世界除了金銀靠得住,還有最靠得住的東西,那就是土地。”我悠悠地說。

老程聽了後慌亂地站了起來,一彎腰說道:“代理皇,我只是商人,平時買了土地也只是建個外宅養個小夫人什麼的,草民不解啊!我要土地何用啊?”

“你要土地沒有用,但是我有用啊!只要你讓魔界用土地抵押,你就放款,到時候魔界還不上了,我收購你的土地,三倍價格收購,你滿意嗎?”

老程這時候看着我問了句:“不知道代理皇看上了魔界哪一塊土地呢?”

姬子雅這時候拿出了地圖展開。

我用手一指說:“魔都前面是一條河,在河對岸就是一千里平川。這裏雖然是平川,但是人煙稀少,是皇家園林。我就是要這一千里平川的皇家園林。”

老程點點頭說:“確實是好地,相信他們也肯用這園林抵押。但是,期限我訂多久呢?”

“每年收利息就行了,年收百分之一就好。就算是這樣,我想,他們也會扛不住的。”我呵呵笑了起來。

姬子雅說:“夫君未免過分樂觀了吧!”

我搖搖頭說:“你不懂,等他們貸了款後,我立即就和妖族聯手,外加龍虎山,號召大家對魔界實施經濟制裁,不和他們作生意,讓他們的藥材都爛在家裏,讓他們的北海鮮貨只能自己吃,我們大家不買他一斤,讓他們的山貨只能泡在鹽水裏防止腐爛,讓他們的*都接不到生意。”

“夫君,這招太狠了。但是夫君,你知道魔界的支柱產業是什麼嗎?”姬子雅一笑說,“是製衣,魔界的裁縫是地界一絕啊,那服裝設計的都特別的棒,現在我們身上穿的,都是從魔界出來的產品。”

我嗯了一聲說:“這就更好說了,衣服這東西能遮體保暖就行了,關鍵時期,什麼好看不好看的。我這就去找馬六,讓他準備好切斷通往魔界的物流。”

程萬三看着我說:“代理皇,你可要三思啊,俗話說,狗急了還跳牆呢。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啊!”

“他沒錢了,想跳都跳不起來了。老程,做人要聰明點,學會審時度勢,不要逆潮流而上,弄得個身敗名裂,牽連九族一同受罪。”我說完哼了一聲就站了起來,往外走。

“女皇息怒,代理皇息怒,草民知錯了。”

懶得聽他廢話了,這程萬三那點小心思我還不知道嗎?不就是耽誤他賺錢了嗎?是錢重要還是命重要他自己掂量去吧。一邊走我一邊大聲說:“子雅,我看日後要派人看着點這家人了,有謀反之心啊!”

姬子雅一笑說:“夫君,你真的很靈敏,我怎麼就沒看出來呢?”

“草民不敢啊!”程萬三跑到了我們的面前,直接跪在了地上。“草民全聽女皇和代理皇吩咐,指哪打哪!”

我哼了一聲,繞過他走了。嘴裏嘟囔了一句:“不識時務!”

我和姬子雅直接去了馬六的府邸,遞了帖子,馬六出來的時候還繫着衣服的疙瘩釦子呢。雖然我知道是故作姿態,但起碼錶明瞭一種態度。馬六一邊跑,一邊笑,一邊係扣子,一邊擦汗,到了我們面前後剛要開口,我說:“免了,一切從簡,找個安靜的地方。”

馬六帶我們進了書房,他看着我說:“我先猜猜,主公可是爲了魔界的事情而來?”

“你知道什麼事嗎?”我問。

“我的物流業四通八達,自然消息也四通八達了。”

我嗯了一聲說:“大概一個月後,我要你配合我經濟制裁魔界,讓他物流癱瘓,經濟停滯,一個雞蛋一兩銀子那樣的物價虛高。”

“這我自己做不到,要老程配合才行,首先,他要不吸錢,把銀子全放出去,但我就是運不進來東西。造成一種有錢買不到東西的態勢才能見效神速。”馬六搖搖頭說:“老程這個人,眼睛裏只有錢,根本不講民族大義這些的,在他看來,還真的是妖魔鬼怪精都是平等的,誰能讓他賺錢,誰就是爺。”

“老程那邊我來解決,我倒是想知道在他心裏是錢重要還是命重要。”我說。

“主公,你這麼說,他必須聽話。他不傻,知道命比錢重要。”

姬子雅笑着說:“他逃不掉的,這個宅子他都捨不得,外表看起來普通,裏面建的比我的地府宮都要奢華了。柱子都是陽間的金絲楠木的,何等的氣派啊!”

我嘆了口氣說:“這就是殺敵一千,自損五百的狠招啊,但怎麼也比真刀*的來一場肉搏戰要好很多。這也算是我爲地界造福了吧!”

“主公宅心仁厚,令草民萬分敬仰啊!”馬六說着還就哈哈笑了起來。

很明顯,他知道我在裝逼啊!我也只是不要臉的笑笑,欣然地接受了這個馬屁。

本來打算儘快去幽冥谷的,但是因爲這件事耽誤了,這魔都和魔天嶺一天不去貸款,我是一天都不得安寧。終於有一天,老程來我地府宮彙報了,說分號那邊接到了貸款申請,我指示下去了,必須要那一千里平川的皇家園林抵押纔給貸款。貸款總額是三千億兩白銀。

我說:“你週轉有問題嗎?”

他低着頭嘿嘿笑着不敢說話。過了好一陣,才說:“有點問題,但是,可是,我打算分三批給他,一年內應該還是差不多的。”

我問身旁的姬子雅說:“國庫有多少銀兩?”

“有賑災金銀,這摺合成銀子的話是一百億兩,放了三十年了,一直不敢動。”

我嗯了一聲說:“先給老程去用,另外我九幽城還有一些,再從黑鴉城借一些,應該夠用了吧老程!不耽誤你的正常運轉了吧!”

“多謝代理皇大力支撐,不然老*的是要吐血了啊!”他又跪在了地上。

“老程,你做什麼我都看在眼裏,和我打馬虎眼之類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幹,我的眼睛裏可不揉沙子,要是被我發現一次,小心你的腦袋。”

“草民不敢,一切聽代理皇吩咐。”

“銀子很快給你,不過要是遇到大災,你要鼎力相助朝廷,你責無旁貸,清楚嗎?這次是你發財的大好時機,到時候,我給你九千億兩白銀,買你那塊地,你發財了老程!”

“多謝代理皇!”

老程走了,姬子雅不安地問我:“夫君,我們哪裏有那麼多錢買那塊地呢?”

我不屑地說:“你還真的當我要花九千億兩買地啊!我估計連老程都不信,你卻信了。我買是買,但是我沒錢買啊,先欠着不行嗎?我欠着他,我不說還,他敢來逼債嗎?”

“夫君,你這就是傳說中的巧取豪奪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哪裏有他程萬三的土地。他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說完,我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後打了很多噴嚏,媽蛋的,一定是那程萬三出門就開始罵我了啊!我說:“接下來就是妖界發財的機會了,妖界的木材,精靈族的石料,建築構件等。必須高價供應,這件事要溝通好了,爭取快速吸乾這些錢,迴流後再借給他們。”

國庫的銀子,黑鴉城白斬白大哥的銀子,加上九幽城的銀子很快就運送到了地府城。白斬到了就非要和我喝酒,我自然是樂意奉陪。

喝酒的時候,他對我說:“最近潛龍淵那邊,我的哨兵傳回了消息,好像是精靈族那邊在晚上經常傳來打鐵的聲音。”

我笑着說:“精靈族那邊沒有打鐵的聲音才奇怪,這就像四川街上沒有麻將的聲音是一個道理,有什麼好奇怪的?”

“可是以前聽不到啊!也就是有了十多天了,每天都有聲音,哨兵們又過不去。有探子扮作客商過去,卻被攔了回來。”

我哈哈笑着說:“客商不走官道,走山間小路,自然不行。”

“但是真的很蹊蹺啊!”白斬說:“我後來請了仙子潛過去查探,結果怎麼的你猜?”

“怎麼?”我配合道。

“只聞其聲,不見其形啊!我們自己是鬼,但這次只能說是見人了吧!”

“真見鬼了。”我說。

喬亞這時候放下了筷子,她說:“我覺得是有禁錮,你說呢楊離大哥?”

楊離一口酒喝進去,呵呵笑了幾聲。這傢伙,最近就是魔怔了一樣,總這麼笑,笑得真的很滲人的。她隨後說:“不好意思,最近總是想笑,根本停不下來。”

我歪歪了他一眼說:“不就是親了個嘴麼?至於嗎?”

“說正經的。”楊離坐直了,還是笑了起來。隨後自己咳嗽了幾聲,說:“一定是真人設置了禁制,不過似乎不太靈,只是遮住了視線,聲音還是傳出來了。不過聲音不傳出來也不行,聲音不被消耗了是不會消散的。這要是在禁制裏傳個不停,越來越多,估計裏面的人就要瘋了。”

他說完給自己倒酒,一邊倒酒一邊笑。

我心說不愧是小處男啊,親個嘴就笑這樣。我說:“至於的嗎?不就是親了個嘴嗎?”

楊離紅着臉擺擺手說:“何止啊,還,還……不說了,難以啓齒啊!” 喬亞卻來了興趣,伸着脖子說:“楊大哥,你就說說唄,這裏都是過來人了,誰還不知道咋回事啊?”

“她,她竟然給我吃奶!”楊離說完臉就紅透了,然後捂着臉笑着說:“太難爲情了,不說出去又憋得難受。”

白斬和我對着看看,白斬說了句:“楊大哥,就這啊!我天天吃也沒像你這麼興奮,還別說,我開始懷念懵懂時候念私塾時候的歲月了。”

我喃喃道:“我想起了上初中時候,暗戀班花的那些事了。”

姬子雅切了一聲說:“多無聊,你又不餓,吃什麼奶啊。楊大哥,你還是趕快吃飯吧!”

我看向喬亞,明顯她有反應了,胸脯起伏的厲害,她站了起來說:“你們吃吧,我吃完了。”

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說實在的,我都等不及了。我有一個設想,到時候張軍和刃風到了山窮水盡之時,必定會用那皇家園林抵債,當我入駐後,我想他們的嘴臉一定是好看的很啊!我要在那邊建一個比魔宮更宏偉的建築,偏偏起名爲九幽別院。到時候老子就在這千里平川上建立一個新城,叫九幽新城,大力發展經濟,移民我們的富戶,帶動周邊富裕起來。到時候一水之隔,兩個世界,魔界的心很快就散了,土崩瓦解,只是時間問題。哈哈哈……,張軍啊,你和我鬥,真的太嫩了啊!

“夫君,爲什麼只讓張軍每年出利息就行呢?”

“因爲風險太大的話,他是絕對不會用皇家園林抵押的。”我說。“現在他一定覺得,每年還百分之一的利息不會有壓力,但是想過沒有,百分之一是多少?三千億兩白銀的百分之一。”

姬子雅頓時就瞪圓了眼睛:“是三十億,我的天,他們怎麼還啊?”

“其實要是正常來說,還上這筆利息也不是很難,但是如果我們……”我說着就哈哈地笑了起來。

……

吃過飯,我一出門就看到了喬亞在門口靠着呢。我說你在這裏幹嘛呢?

喬亞呼出一口氣說:“這招真的是太狠了,我已經要妖族不供應他們藥材了。但是,我們賺不到錢了啊!”

我笑着說:“你放心,走私的不會停下的。量是會減少一些,不過有鬼族和人類這麼龐大的市場,你還在乎一個魔族嗎?就算是你禁運,藥材照樣能到魔族的,只不過,會很貴,物價就是這樣漲上來的啊!從今往後,只供應木材,不供應藥材,木材漲價三成,他們必須買,這都夠仁慈了。”

“你太壞了,楊落,我多虧和你結盟了,不然我們會死的很慘。”她哼了一聲說:“你們人類的花花腸子太可怕了。”

此去幽冥谷不是去度假,更不是去旅遊,是拜師學藝去了。我讓楊離回了九幽城坐鎮,萬一有魔族的真人來搗亂的話,楊離還是能應付一陣的。喬亞我安排在了姬子雅的身邊,我怕有人對姬子雅下手,然後用姬子雅來威脅我。

我是輕裝上陣,騎上了我的飛鴻便出了地府城。此時的我有天琴,朱羽,麒麟護身,我還怕個毛啊!內視一下,那金星在逐漸壯大,那土星已經有了生機,麒麟已經可以站在山巔傲視蒼穹了,精神百倍的樣子。每一次呼吸都沉重有力,再也不是那個病歪歪的傢伙了。

唐朝妹子也都開始在土星上耕種,修建房屋。這是個很有意思的遊戲一樣,每天看着自己的領地壯大起來,這種感覺,很多人都知道。

隨着內世界的領地越來越大,我發現人手明顯不夠用了。王晶晶此時還是那副德行,啥也不幹,就是對着天空想林子豪。我都懷疑這丫頭晚上做夢都要夢到林子豪。可是林子豪心裏只有那個王美玲啊,這可如何是好啊!

林子豪看起來大大咧咧,但是和我完全不一樣,他是個專一的男人,在他的概念裏,男人三妻四妾就是對愛人的不忠。但是我真的不這樣認爲,人家女孩子死乞白咧要嫁給你,你好意思拒絕?多傷人家女孩子的心啊!難道你不要她,她就幸福了?我纔不這麼認爲呢。要是大家都能接受,老婆還是可以有幾個的嘛!

我採購了一批吃的送了進去,對王晶晶說:“要不要我給你送虎振去培訓幾天啊?你老這麼呆着會呆出神經病的,給大家做飯吧你!”

王晶晶嗯了一聲說:“我想林子豪了,我想見到他。”

我說:“可以,等我回來就讓你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