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他先阻攔我們的,不然這麼大的地方他什麼地方不好呆,偏偏就等在這?”小惡魔的話也有道理,他本來就是不懷好意,還想和我們打架來着,現在這個局面出現也是個意外,他應該也怪不上我們的。

“可他怎麼說也是個生命啊,就這麼讓他死了,會很不忍心的。以後也會後悔的。”小天使真是很善良,說的我都感動了,救人一命勝過很多很多的浮屠的,他這麼強大,當然浮屠也要多上很多才夠啊。

正當我們討論救還是不救的時候,這個議論的對象已經恩的一聲自己醒了過來。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們,一道很微弱的聲音響起在我們的心裏,“這裏是哪裏啊,你們是誰?”

咦?玩失憶?好,就陪你玩下去。“我是你木叔叔,這是你的兩個嬸嬸,安娜嬸嬸,沙莉葉嬸嬸。你剛纔摔了一交,腦袋有點糊塗了,我不怪你。”怕再讓他昏迷,我是用說的來解釋的。

“哦,我知道了,木叔叔,安娜嬸嬸,沙莉葉嬸嬸,可我是誰啊?”這個***了起來比我高上足足一頭,很有壓迫感,身上的氣勢在站起來後強大的形成了一道旋風在身邊直轉。

我暗自比較了一下實力,如果我和沙莉葉聯手應該能打敗他,但我們任何一個單獨都不是他的對手。

“你叫木頭腦袋啊,怎麼連這個都忘了,以後可要記好了,別再忘了,再說不上名字叔叔會打你的。”沙莉葉很溫柔體貼的樣子,還替他拍了拍身上根本就沒沾上的灰塵。

“哦,我記住了,我叫木頭腦袋,我叫木頭腦袋。”這個可憐的男人完全忘記了自己誰,真的以爲自己就是我們的侄兒,就叫木頭腦袋了。

小惡魔誇張地抹了一下額頭上不存在的汗,剛纔的那句話可是惡魔族最最頂級的天魔之音了,使用者完全不用一點魔力,全靠自身的動作和眼神將某種意思傳達給別人,讓人在暗示中去完成施用者想要目標完成的事情,專門對付能力實力超級強大的存在,由於沒有一點能量的刺激,被施法者很難察覺到,但由於要求很高,所以成功率也非常低。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小惡魔盯着我,小聲地問我,想知道這麼強大的武者是怎麼讓我弄成失憶者的。

“什麼怎麼做到的啊?”木頭腦袋插話問道,這麼小聲他依然能察覺到,也可能就是因爲這麼敏感他纔會被我弄失憶的。

“一邊玩去,大人說話,小孩子別插嘴,聽話。”小惡魔很大膽地將木頭腦袋訓斥了一番。木頭腦袋果然就低着頭到一邊把那把刀拔出來再**去,又拔出來再**去。那厚重的大刀在他手裏就象紙片一樣聽話乖巧。看到這裏,連小天使看着我的眼光都不正常了,如果不是我一直陪在她們的身邊沒離開過,她就要懷疑我是不是另一個未知的強大存在了。

我苦笑着攤開雙手,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除非這個傢伙的精神力根本不強大又超級敏感,纔會被我幾乎全力的精神力量弄成了白癡。要知道我的實力不過就是他一半多點,想幹掉他是不可能的,他想幹掉我可能就幾招而已。不過我也不會和他傻拼,只要拉開距離,我和小惡魔聯手就可以發動幾個大招把他滅了。

我們坐進戰鬥堡壘,研究了半天也只得出他的精神力很低的一個可能性,別的可能性根本就不能成立。

安娜從她的揹包裏取出了一個小巧的水晶球,解釋說,這個是精神力測試水晶,可以測試出中等強者的精神力量,在她的解說中我才知道,天堂上的強者也分等級的,互相之間的戰鬥很少,因爲這裏的地方大的很,隨便哪裏都能找到大片的無人之地,能佔據的地方大小和實力成正比,而精神力越強能佔據的地盤就越大,因爲這樣的人能很早就發現敵人的入侵,如果打不過就可以事先跑掉,而武功強大精神弱小的很可能在睡夢裏就讓人偷襲幹掉了,所以這樣的存在已經幾乎不存在了。能一出來就遇到一個不得不說是我們的運氣好的出奇。武力和精神力都分三級,高、中、低,最常見的是武力和精神都保持在中的強者,都在低的很少能活到現在,而都在高的強者都已經成了一方的霸主,地盤分佈的很明確了,只有其中一項在高,另一項在低的強者成爲了流浪型的存在,他們到處爲家,能搶就搶,搶不到就跑,而他們搶劫的目標通常就是能力在中間的強者,那樣的戰鬥很大的可能性是他們能贏,失敗者的一切就都成了他們的財富。畢竟他們總有一項能力是很高的。偷襲狀態下成功率高的很。而中等能力的強者通常都會依附在雙高的強者附近,用一些代價換取雙高者對自己的保護。而惡魔王就是一個雙高類型的強者,上帝其實只能算精神高,武力低的中等強者,不過他很聰明地用戰鬥天使彌補了自己武力的低下,使得他也一樣可以擠身在頂尖強者的範圍之內。

我們要做的就是給木頭腦袋做個測試。 (不斷的更新只求您的收藏和鮮花)

測試水晶裏緩緩出現了一些淡藍色的物質,慢慢增多,直到差不多到了一半的高度就不再增高了,這個現象讓木頭腦袋覺得很好奇,他將測試水晶不斷放在身體的其他部位,水晶內的淡藍色物質一樣的停留在將近一半的位置上。

“沒錯了,他的精神能力在中等偏下,而你的精神能力在高等,所以你全力的一擊將他變成了白癡。”小天使很肯定的下了結論。

“這麼說來,他就是因爲大意纔會有這樣的後果了。”我摸了摸下巴,故做很冷靜,其實我的心很是高興,一個武力高等精神中等的強者讓我一擊變成了白癡,怎麼能不得意哪。

“說的沒錯,我們的實力並不是很強,我的能力是精神中等武力中等,沙莉葉的精神中等武力中等,你是精神高等武力中等偏下,真要是打起來就算能勝也很困難,強者通常都會有自己獨特的絕招,一旦使用出來勝負難辨,這也是現在的強者之見的戰鬥越來越少的原因。畢竟,活的越久就越怕死。”小天使將事情分析的很清楚,可現在的事情是我們拿這個傢伙怎麼辦?把他丟下肯定餓不死他,不過良心難安。不丟下他,萬一哪天他清醒過來就是一個隨時能爆炸的大**,可帶着他的好處也大,這麼一個武力高強的人,如果在危險的時候出手,絕對是可以力挽狂瀾的超級角色,就這麼丟下了豈不是可惜。

“我們這麼想有什麼用,問問他就好了。”小惡魔一語驚人。

沒錯,問問他是最好的,只要他願意跟着,就算是以後他清醒了也怪不了我們了。

“木頭腦袋,沙莉葉嬸嬸和安娜嬸嬸,木叔叔要走了,你和我們一起走嗎?”小惡魔看起來很親切的樣子最適合幹這種誘拐的勾當了,惡魔總是喜歡幹這樣的事情的。

“恩,木頭腦袋和叔叔嬸嬸一起,木頭腦袋很害怕一個人在這裏,只有刀陪着很可怕,一個人好害怕。”木頭腦袋很認真地說着。

“那好,木頭腦袋想和叔叔嬸嬸一起走的話就要聽話,不許淘氣哦,能做到嗎?”小惡魔笑咪咪地拋出了惡魔的條件。

“恩,木頭腦袋能做到,聽話。”一個強者在如此的懵懂之中就被惡魔套上了契約之力,卻什麼實惠東西也沒交換到,換來的只是將他當打手的待遇而已,他卻很高興地將自己的小辮子送到了惡魔的手中還不知道。

“惡魔契約能約束住這樣的強者嗎?”我有點疑惑地問小惡魔。

“呵呵,你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基本規則所以就不明白,我們惡魔很早以前就發現這個世界裏有一種約束的力量很大,任何生物都不可以違反,否則就會被這個世界消滅掉,能跳出去的強者從來沒見過,所以我們的祖先就利用惡魔契約的形式將那種規則運用到實際當中來,任何想違反惡魔契約的生命都會被那種規則給消滅掉,而惡魔也必須遵守規則,將契約以交易的形式完成,哪怕契約人死亡了,只要達成契約的惡魔還活着就必須去完成它。”小惡魔得意的給我講着從惡魔王的記錄裏看到的知識,而我吸收的那個惡魔並不知道這些東西。

“所以,千萬不要和惡魔說話,她的話裏總藏着誘惑。”小天使很正式地告誡我。

“恩,還是親愛的你最好了,只要你能永遠的陪着我,我就永遠的不用擔心上當了,如果沒有你的提醒我會做出多少錯事啊!所以答應我,一定要陪伴我直到永遠,我會一輩子愛着你的。”

小天使很高興我能這麼聽話,在我伸出的手上用力地拍了一下,再握住,甘願地和我結下了一個惡魔契約。

小惡魔不屑地撇着嘴,將眼睛望向了別處,這對壞男女,當我是空氣啊。

“小木頭最乖了,帶嬸嬸去找你藏起來的東西好不好?嬸嬸就把這個水晶送給你了。”

“恩,這個水晶好好玩哦,我喜歡,不過什麼是我藏起來的東西啊?我忘記了。”

小惡魔愕然,失憶原來也有不好的地方,想騙的東西騙不到了。

不過這個小小的失望很快就消失了,帶着小木頭腦袋一起上路以後,我們都驚奇的發現他跑的好快,我們在天上飛,他在地上跑,一樣的不落後,有時還能超過我們,遇到了崎嶇的地方,一個飛躍就是幾百米的距離,幾千米的山幾個跳躍就翻了過去,整整跑了十二個小時,我終於累了停下來的時候,他依然還是那副樣子,一點汗都沒有。十幾萬公里過去了一直沒遇到別人,只是發現終於有點不一樣的地方了,有種象椰樹的植物出現在了視野裏,我們隔着幾十公里停留在了這個椰樹組成的森林外面。

這裏一定是某個強者的地盤了,而且一定是很強大的強者纔會有這樣的地方,普通強者佔據的地方通常都保持着原來的樣子,因爲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離開,浪費精力去整理地盤沒有意義,只有強大的認爲自己不可戰勝的強者纔會安心在一個地方弄出自己喜歡的植物或動物來排解自己的孤單寂寞。

於是,到底要不要進去就成了我們的一個問題了,小惡魔傾向於繞開這個範圍,不管這個強者有多麼強大,他的地盤也一定是有邊際的,以上帝如此強大的精神力量來看,這個範圍最大也就是半徑一萬公里的一個範圍而已,繞開不過就是多走一兩個小時的路,卻省下了因爲戰鬥而產生的生命危險。

小天使卻認爲風從這裏來,就證明上帝曾經從這裏走過,不可能上帝能完成的事情,我們接近兩個上帝的實力卻不敢過反而繞行的道理。畢竟我們這個組合裏有一個武力高等和一個精神高等的存在,再加上兩個中等的強者,這就是這個世界基本上沒聽說過的強大力量了,沒道理能有人強過我們。

木頭腦袋沒有意見可以排除在決定圈,所以當兩個美女都看向我的時候,我很快下了決定,“就從這裏過。” (不好意思這幾天沒有更新,這是有原因的,我這幾天上山打火去了,連着七天都沒有回來,天災的理由應該可以原諒的吧?具體的原因請等我這幾天有時間的,將事情經過寫下來給你們看看。不斷的更新只求您的收藏和鮮花的支持!)

沙沙的腳步聲在密集的樹林裏傳的並不遠就消失了,地面上是厚厚的落葉,一腳踩上去很軟很溼滑。時不時還有小蟲子從身邊爬過,醜陋的樣子讓沙莉葉和安娜不斷髮出尖叫,女孩子的天性到哪裏都一樣,怕蟲子怕髒怕臭,好象這裏都全了。

如果不是一種強大的力量限制了飛過樹梢的高度,我想安娜和沙莉葉早就飛過去了,而我們不想現在就觸怒這裏的統治者,沒有必要還是不要見面的好。何況可以根據這裏的情況從側面瞭解一下這裏統治者的力量,於是我們還是選擇步行通過這裏,就當一次探險旅行了。

“爲什麼上面不允許飛行啊?”小天使也遇到了不明白的問題,試過幾次都讓一種莫可抵禦的力量強行壓了下來,只能鬱悶地在樹林中穿行,如果不是她愛護樹木,不允許我們破壞這裏的樹木,也就不必這麼困難地行走了,直接用戰鬥堡壘一路撞過去多省事。

小惡魔看了看我也是一頭霧水弄不明白的樣子,笑了笑解釋說:“這種力量既然能讓我們不論是精神高的或是武力高的都無法飛上去,就說明了這裏是上天特別保留的地方,那種力量就是上天的力量,再說明白點就是規則的力量,上天規定了這裏不能飛行就是不能飛行,沒有理由,要是誰能弄明白這個規則的原因,那他就能掌握了一種規則的力量,他就可以成爲一個獨立的存在了,這種獨立的存在是任何強者也不能抹殺的,除非對手也是掌握了規則力量的強者,兩種規則對撞的結果就是看誰的規則更符合上天的意願了,也就是說結果很難預料。”

我和小天使的眼睛都是一亮,做爲人類和惡魔的混合,我可以使用惡魔的規則,可人類的規則還沒有建立起來,那麼我就有可能掌握這種規則的力量成爲一個強大到別的強者都不敢輕視的地步,那樣的強大正是我一直追求的,如今這個機會就擺在了我的面前,我怎麼能不心動哪!而小天使並不知道上帝掌握了什麼規則,那種祕密上帝是打死也不會透漏的,一但讓別人掌握了他所知道的規則,那麼他的存在就會受到威脅,以他的性格是絕對會把這種事情扼殺在搖籃裏的。所以小天使就算吸收了上帝一半的力量也無法達到和上帝並肩的地步,正是少了這個規則的力量。

“不過,我還有件事情要告訴你們。”小惡魔慢悠悠的又開口了,“所謂規則也都是這個世界的組成部分,掌握了規則也就跳不出規則了,或許你們有點不太懂,我就直白點說,一個生命一出生就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了,他的一切都是這個世界所給予的,他最大的力量也不會超過這個世界所允許的程度,哪怕他掌握了規則的力量也是一樣,他還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所以我的祖先就提出了一個設想,那就是能不能超越規則,成爲這個世界不能再控制的存在,他所能想象到最可能的辦法就是拋棄一切規則,只要將所有的規則全都拋棄了,就可能成爲強者之上的強者,這個世界就再也無法掌握他了,這樣的存在我的祖先叫做‘制定者’。”

制定者,很明確的意思就是可以創造規則的存在,一切規則對於他來說都是一個遊戲而已,想玩就玩,不想玩就可以立刻抽身,任何力量也無法控制他掌握他,這樣的存在纔是真正的頂級存在。

我悠然嚮往,可是我也明白那樣的存在並不是我能夠輕易達到的,還是試試眼前的力量到底是什麼規則吧。

我張開翅膀再一次飛了起來,向上空衝去,想了解規則的最好辦法就是去試探它的反應,再根據它的反應來掌握它。小天使和我想的一樣,她也一起向上飛去,只是她的力量要使用的輕柔的多。

飛快地穿過茂密的枝葉,剛超過樹梢的高度就覺得一股柔和的力量輕輕的壓住了我的身體,無論我多麼用力也一樣的被壓了回來,一直被壓的和樹梢平齊力量才消失,試了幾次以後,我無奈的放棄了。落回地面以後,發現小天使也是一樣的一臉無奈的表情,看來她也是一無所獲。

“呵呵,看來規則的力量不是那麼好掌握的,我們還是老實點前進吧。”我笑了幾聲,將這事情就放在了一邊,該是自己的跑不掉,不是自己的強求不到。

用力砍斷攔路的藤蔓,已經越來越不好走了,每一步都要先清理出來才能走的動。小惡魔和小天使怕蟲子都躲在我後面,而木頭腦袋更是傻的可以,讓他砍樹就一口氣砍斷了上百棵大樹弄的枝葉紛飛不說,還招來了許多蟲子的攻擊,雖然對我們無法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可當那黏糊糊髒兮兮的體液濺到兩個小女人身上的時候,她們也終於暴走了,狠狠的暴打了木頭腦袋一頓,嚇的木頭腦袋抱着腦袋直叫叔叔救命。再叫他開路的時候他死活也不上前了。

我將藤蔓拉開,塞到一邊,留出一個可以通過的空隙,再向前砍去,再將砍下的藤蔓塞到一邊,不斷重複着這個動作。

兩個美女等在後面,聊着最近看到的時裝雜誌,評論着哪款樣式新穎些,哪個更配自己點,總之都是些女孩子們的小話題。木頭腦袋跟在最後,不時探頭看看前面的嬸嬸的臉色,如果有點不耐煩的表情立刻就向後面躲。

呼呼,我喘着粗氣說:“我累死了,我不幹了,我要休息,你們誰來?”沒有迴應。小惡魔看着樹梢,好象在研究上面的規則力量的原理,一副我很忙不要煩我的表情。小天使沒有什麼理由,她苦着臉說:“我不想幹,蟲子好髒的,大不了等你睡覺的時候你說什麼我就怎麼做好了,不要讓我靠近那些可怕的蟲子好不好?”我又怎麼能忍心看着小天使如此難受哪!就別找她了,看了看後面的木頭腦袋,他一陣搖頭,打死也不再上前了。那好吧,大家休息,一會再走。

就這樣走了兩天,小惡魔突然叫住了我。“老公,不對勁啊,風怎麼從旁邊吹來了?”

我們是一直沿着風來的方向走的,現在風確實是在我們的左側吹來了。我回頭看看來時的路,看起來好象很直啊!這是怎麼回事?

小惡魔揉着眉頭說:“很簡單,我們走的路線是直的,我注意着來時的路,就算有點偏離也不會差這麼多,這說明這座森林有問題,它想讓我們轉回去。”

安娜仔細看了看前後,確實很直,可風的方向卻變了,哪現在是向風的方向走,還是依然直着走哪?

我思考了一會,揮了揮手,我想到了。作爲一個諸葛亮教出來的徒弟,我能有幾十種讓風向改變的辦法。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的方向沒錯的話,那就是有人在試圖掩蓋什麼,不想讓我們接近正確的方向。 (不斷的更新只求您的收藏和鮮花的支持)

似乎整座森林能聽見我們的說話似的,身後的樹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生長起來,幾分鐘之後,我們的四周就都是樹木了,風向也變換不定,不過,我們都能肯定風吹來的方向一定不是正確的方向。於是,我們在轉了幾圈以後就無奈地發現,我們迷路了。


迷路,似乎是不可能出現我們這樣的人身上的事情,確實真真的出現了,說起來,以我們的實力放在人間,哪個不是可以呼風喚雨,跺下腳都會風雲變色的大人物,可在這裏卻處處受壓制,一身本領發不出來不說,還讓我們迷路,這簡直就是天大的笑話,要是說出去,有四個神仙一樣的強者在一座森林裏迷路了,真能笑死人的。

不約而同的,三個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好象有髒活累活都是我幹,有疑難問題也都是我來解決,爲什麼會這麼相信我哪?我苦惱地搖頭,還得想辦法解決。

方向是找不到了,指南針根本沒用,衛星聯絡不上,能解決的辦法似乎就剩下按照風來的方向往回走了,可這一條也讓小惡魔給否定了,萬一風不是讓我們出去,就是讓我們在森林裏轉圈子哪?到死也出不去啊。

小天使也拼命地擠着她的腦袋,可惜她對人性瞭解的太少,能幫上忙的事情並不多。

小惡魔嘆息着對安娜說:“雖然你很聰明,可你太善良了,永遠也不會成爲真正的強者。”這句話說的小天使直掉眼淚。一直以來她就很想成爲一個偉大的強者,可當她離開了自己的天堂以後才發現自己跟不上別人的想法,事事都無法幫上忙,哪裏都做不對。這讓小天使覺得自己很失敗。

我趕緊安慰她,要知道她也是很重要的,再怎麼說天使的歌唱是安慰心情的良藥,天使的戰鬥力是很強的,還可以救治傷員,更重要的是天使的聖潔力量是一切邪惡的剋星,現在沒到該她發揮作用的時候,等到時候,她的威力可就是我們當中最大的了。安娜欣喜地點了點頭,先給我們來了首天使的詠唱,對於振奮心情真的很有作用,只不過小惡魔不懂欣賞,直皺眉頭,她純粹的黑暗體質根本享受不了這種聖潔的東西。我看到小惡魔的臉色很差,知道她對天使的歌唱很不喜歡,所以我就拿出了一部激光唱片耳機給她戴上。激光唱片機,耳機大小,內部保存數十萬首歌曲,音色純正,做工優良,攜帶方便,價格便宜,經久耐用,還可以直接進行網絡連接,下載別人耳機內的歌曲,可以進行千米內的直接通話,總之,小惡魔很喜歡就好。

一番歌唱以後,大家也都休息的差不多了,我們決定也想好了,那就是既然人家已經很不客氣地想讓我們迷路了,那麼我們就將採取暴力措施讓隱身在暗處的主持者出來進行對話,說白了,我們就將採取武力毀滅這座森林,反正這個世界就是誰力量強誰有就說話的權利。


一個全立體的個人影院讓小天使沉浸在了人世間男男女女的悲歡離合之中,唯一一個可以反對的人也就失去了她的投票權。我們一致決定了我的提案,由我守護在小天使的身邊,防止有人趁機傷害她。

呵,木頭腦袋吐氣開聲,大刀豎劈橫掃,兩道耀眼的刀氣脫離刀體向他面前的樹木撲去,象兇狠殘暴的狂野巨獸撕咬着弱小的獵物一樣,枝葉橫飛之中,近乎兩公里的扇形距離裏沒有一棵可以還站立的樹木了。這真是恐怖的力量。

哈,小惡魔也不甘示弱,嬌喝一聲,三叉戟瞬間化做一片巨型的光幕向她前方的樹木推去,噼裏啪啦的連續爆響聲裏,橫向**公里的距離,遠及一公里多的範圍內全是一片平地了,小惡魔得意的向木頭腦袋示威似的揚了揚下巴。

木頭腦袋嘿嘿笑了一聲,他知道這個嬸嬸是取了巧的,他只橫豎兩刀,可以小惡魔不知道多少下打出去了才造成這樣的破壞,力量也沒有他打的遠,可他也明白這是不能說的,他於是就很佩服的學着我也伸出了大拇指,向小惡魔表示自己的敬佩之情。

小惡魔站到我的身邊向我一伸手,做了個邀請的姿勢,我就把小天使的保護交給了她,我也要露一小手讓他們看看。從我得到惡魔王的力量以後還真沒全力施展過哪,現在正好實驗一下我的力量到了什麼程度。

面對還留下的一片樹木,我凝神靜氣,全力提升自己的力量灌注到雙臂之中,一道粉紅色的霧氣漸漸浮現在我的身體四周,背後的黑色翅膀呼啦的一聲展開了,輕輕揮動着。雙手握成拳,緩緩收回到腰間,呀的一聲怒吼,兩道粉紅色的光芒隨着我前伸的雙手向前推進着,樹木一遇到這光芒紛紛湮滅不見,一個巨大的橢圓形通道出現在我的面前,長度接近三公里,超過了木頭腦袋的破壞長度,不過我知道他還沒施展出全部實力,這個程度已經很讓我滿意了,要知道不久以前我還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每天都爲了吃飽穿暖而奔波忙碌,現在已經成爲了一個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的神級人物,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哪。

樹木又一次飛快的生長起來,很快就在我們四周又圍了一圈。我們紛紛不斷實驗自己的各種武功,比較着互相的長短,吸取着別人的經驗,武力的威力漸漸加強了,我們也不着急出去了,這樣破壞下去,此地的主人一定會先受不了的。

“你猜這個主人會忍受多久?”我笑嘻嘻地問小惡魔,順便給小天使選擇了一部電視連續劇,那種墨跡的東西最適合打發時間了。

小惡魔想了想,這麼大範圍的恢復森林,消耗的能量是很大的,大概再堅持三五天就會停止了,不過,這裏的主人一定不會等到那個時候,那樣他的能量就會不足了,他一定會在一天之內就出來和我們交涉,不然他就沒必要出來了,出來也打不過我們了。

轟的一聲,一大片的樹木又一次成了灰燼,木頭腦袋很盡責地將重新生長出來的樹木再一次毀滅。這一次樹木不再恢復了,順着他劈的方向出現了一條寬敞平坦的林間大道。

走吧,主人在邀請我們哪! (好的文章需要好朋友們的支持,鮮花和收藏很重要!)

沿着樹木讓開而成的通道前行,小天使迷糊地跟着我們,她還不明白爲什麼一會的工夫這情況就變的如此好了,風從前面吹來,沒有了阻隔,讓小天使明白,這纔是正確的方向。

腳下是沙土地,走在上面舒服了很多,也沒有了讓女孩子們都害怕的蟲子,這一點讓小惡魔和小天使都欣喜的蹦跳着前進,心情很是不錯。

道路很直地延伸到森林的盡頭,那裏是一座小木房,一個看起來很老的老人站在門口等待着我們的到來。土黃色的樹皮做成的衣服,手裏還拿着一根樹枝做成的柺杖,配合着他身後的破舊的小木頭房子,就象是很古舊的油畫,又象是遺忘在記憶深處的某種關於森林的想象,給人一種蒼涼古樸的感覺,無可避免的帶着衰老死亡的氣息。

這是一個很老的人了,從他的腳步就能看出來,他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現在有的只是還能保持住他的生命的基本能量了,一個如此虛弱的強者出顯在我們的面前的時候,讓我們都吃了一驚,無論怎麼猜想也想不到這裏會是一個這麼弱小的強者所能佔領的地方。他弱小的已經抗不住我們其中任何人的一招了,哪怕用力的一按都會讓他步入死亡的國度。


老人很無奈地迎接着我們探視警惕的目光,微笑地說:“是不是很驚訝我竟然如此的弱小,爲什麼卻能佔據這裏?”我們都點了點頭。老人就很客氣地給我們講解,讓我們好明白他爲什麼會這樣。

“很久以前,我還很年輕,那時天天和別的生命戰鬥,從沒敗過,於是就有了這片地方,這裏的每一個生命都是我親手培養的,消耗了我很多的心血,可是我很快樂,我認爲這裏就是我的家,把自己的家建設的好點有什麼好擔心的哪,哪怕浪費點力氣也就很快恢復了,時間一天天過去,我的地方越來越美了,那時這裏有很多動物,是一個讓我感覺很幸福的地方,可是有一天一個強者要從這裏通過,這是不可能的,每個強者的地方除了臣服者就是敵人才能通過,踩上我的土地的時候就是我的敵人。很快我們就發生了戰鬥,那個人受了傷跑了出去,可沒過多久他就又回來了,還帶來了大量的生物,就象這個小姑娘一樣的生物,那個人叫它們天使,天使的力量並不太大,可勝在數量多的幾乎可以鋪天蓋地,死了還可以復活,我殺不過來,於是就輸了,那個人束縛了我的力量,失去了力量我就變成了這個樣子,如果不是我的孩子們一直保護着我,我早就被別的強者殺死了,今天,我知道你們來了以後很害怕,因爲你們的力量讓我想起了那個人,可我失去了可以戰鬥的力量就只能躲在這裏,只能害怕的發抖,卻不敢去見你們,孩子們的努力我看見了,可我不能再讓他們爲我犧牲了,我請求他們讓你們過來,因爲這樣的日子我已經過夠了,就象一個有尊嚴的強者一樣的死去吧,也不想再象影子一樣的活在這森林裏了,你們想搶這個地方的話就儘快殺了我吧,我不希望死的痛苦。”說完,老人的眼睛一瞪,依稀的霸者風範還能讓我們感覺的到,可惜他已經老的失去了可以反抗的力量。

面對這樣一個活了無數歲月的強者如此的下場,我們的心裏都有點悲哀。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當我們老去的時候,也會有人強大的站在我們的面前耀武揚威,可我們卻只能默默地看着,無力反抗,這樣的情景是何等的無奈痛苦。

“好可憐哦。”小天使感嘆着。

“裝可憐。”小惡魔說。

“喔,我沒話說。”木頭腦袋在別人的注視下,摸了摸腦袋說。

我很想做出一副正義凜然的樣子發表一通痛斥他以前的罪過,然後再代表天地給予他死亡的懲罰,可我忽然覺得很沒意思,殺了他也就是殺了,可這樣做一點意義也沒有,真的很沒意思。

“你從哪裏學到的惡魔的誘惑,你是不是殺過惡魔族的人,還吸收了他的靈魂?別否認,在你的聲音裏我能感覺到惡魔的力量。”小惡魔不知道什麼時候取出了三叉戟,惡聲質問着這個老人。

哦?惡魔的誘惑,我也會的,可我還沒有辦法讓幾個和我差不多的強者上當受騙,何況這個風燭殘年的老人?我很是不解。

“你們不要讓他給矇蔽了,哪個強者會不要自尊的向別人乞求生命,那樣的人跟本不能成爲強者,強者就是漠視一切存在,敢於挑戰一切存在的人,你們想想上帝,他這麼多年了,何曾有過放棄生命的想法?就算離開也都將後路準備了好幾條,怎麼會是眼前的這個老人這麼軟弱的樣子。最主要的一點是他的柺杖是新做的。”

新做的?看起來很光滑,很象使用了很久的樣子啊。我仔細看了看,也明白了,這個柺杖看起來一點問題也沒有,而這卻恰恰是最大的問題,一個強者有必要這麼用一個柺杖支撐自己嗎?何況這個柺杖的樣子也太象地球上的柺杖了,他怎麼知道地球上的柺杖的樣子哪?聯想一下聖經裏經常描述的關於上帝的故事就知道了,上帝曾經很喜歡裝老人騙取別人的同情,這個柺杖不會就是從上帝那裏學來的吧?有了這個疑問以後再看這個老人,就發現了更多的疑點,他看起來很慈祥,很老,這一切對於我這樣的地球人是很常見的,可我常見的事情在這個世界裏是很難見到的,一個強者失去了力量,等待他的就是很快的死亡,沒有哪個強者能例外,要說這個老人沒見過上帝是不可能的,或許上帝就被困在他這裏,想到這個可能,我立刻就興奮起來。將手指向了這個老人。

“快把上帝交出來。”

小天使眼睛瞪大了,上帝?他真的在這裏嗎?她釋放出力量感覺着。一道道聖潔的光輝在森林裏擴散開來。小惡魔嘟囔着躲在我的身後,討厭的力量。


隨着小天使的力量散發出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更多的文章,更多的收藏,請收藏起來。)

“哈哈哈哈,沒想到這個小姑娘很聰明,看出了我的底細,沒錯,這一切都是假的,一個強者怎麼會向敵人求饒哪,我很欣賞你,小姑娘,就讓死亡幻象帶你,還有你們一起去死亡的國度吧!”老人狂笑起來,這個樣子的老人完全失去了那副慈祥軟弱的模樣,臉上全是猙獰。

一片灰色的霧氣從老人的身上散發出來,在我們封閉住全身的皮膚氣孔想退出去的時候,卻發現都不能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