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君儀看看逍遙想說點什麼,但最終卻什麼也沒說,當下便帶着衆人出去了。

屋內瞬間就只剩下逍遙和雷莎修羅。

雷莎修羅輕聲喊道:“逸飛,這裏沒有外人,我知道你有許多問題要問,現在你就問吧,我知道的絕不隱瞞。”

逍遙聞言卻是淡淡地回道:“一千年不見,我還以爲你們已經忘了我姓甚名誰了呢!”

雷莎修羅道:“當時君儀把你從外面揹回來時,你已經奄奄一息,那時混沌界派出了很多高手,甚至可以說是傾巢而出,四處找你,揚言要殺了你。我們沒有辦法只得給你改名換姓,還希望你諒解。”

逍遙點點頭,心道:“如果真是這樣那還說的過去,但更多的是恐怕自己危及到她的地位吧,而且自己身爲飄渺御風閣的掌門,只需他們向門派中人傳遞一句話,讓他們接了自己回去,混沌界又能奈他如何。”

逍遙當下也難得點破,又問對方是否有自己兒子陳珍和妻子範小雅的消息。

雷莎修羅輕輕地搖搖頭道:“你暈迷之後,我親自去過郎耀山,現場除了一片打鬥痕跡之外什麼也沒留下。”

逍遙道:“連曉蕾的屍首也沒找回來嗎?”

雷莎修羅道:“聽君儀說曉蕾被她當場火化了,只帶了一包骨灰回來,逸飛,其實這些問題你直接問君儀還比較好一點。”

逍遙聞言點點頭,目光轉向窗外,心中一片淒涼,眼中更有淚花閃動。

屋內靜悄悄的,誰也沒有說話,他們心裏都明白他們之間的距離正在拉遠,再也不可能是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逍遙長嘆一口氣,本來有好多話要說,好多問題要問,可現在卻什麼也不想說,什麼也不想問。

雷莎修羅沉默了良久,試探着問道:“逸飛,剛纔那穿T恤的女子是你什麼人?”

逍遙道:“一個普通朋友,怎麼有問題?”

雷莎修羅眼中冒出一絲精光,道:“很像,很像,逸飛,我想你以後還是離她遠點。”

逍遙不明所以,疑惑道:“什麼意思,什麼很像?”

雷莎修羅道:“感覺,和你第一次見面時的那種感覺,我看不出你們的修爲,你們身體不自覺流露出的一種氣息,她的雖然比你淡,但卻更添了幾分危險。”

逍遙愕然,到不是因爲身爲妖界之主的雷莎修羅看不透陳麗的修爲,實際上他早就猜到對方用了什麼祕法或者法寶之類的東西掩蓋了她的修爲。他愕然是因爲對方說的那種感覺他也有,而且他還更加清晰地感覺到那種危險氣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

逍遙回過神來,說道:“我會留意的。”

雷莎修羅道:“那就好。”說完,雷莎修羅便慢慢向外走,只是走到門口又忽然止步,道:“逸飛,我希望你能留下來,留在妖界。”

逍遙猶豫了一下,斷然回絕道:“雷莎,陳逸飛在千年前就已經死了,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逍遙,再說你已經是妖界之主,整個妖界幾乎已經在你控制之中,我實在是幫不了你什麼。”

雷莎修羅神色一下暗淡了許多,依然不死心的道:“不管你怎麼想的,我妖界的大門永遠爲你敞開!”說完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雷莎修羅走後,逍遙一下子覺得輕鬆了不少。

過了沒多久胡君儀抱着一個盒子走了進來,在他身邊站定,開口道:“你們的對話剛纔母親已經和我說了,當年的事我很抱歉,要是我提前趕到的話或許曉蕾姐就不會死,你也不會沉睡了。這是曉蕾姐的骨灰盒,我一直沒有把她下葬就是想有一天能親手交到你手上。”

逍遙顫抖着雙手接過胡君儀遞來的精緻的水晶盒,眼淚終還是不爭氣地流了下來。輕輕地撫摸就像撫摸着愛人的身體。

胡君儀看了心裏也是酸酸的,當下也不忍打擾,悄悄走了出去。

胡君儀出門之後徑直來到飛絮的住所,四下找了一下沒見到人,便知她正在密室救人。當下便回到客廳等她。大約兩柱香的時間飛絮終於走了出來。

見到飛絮出來,胡君儀立馬上前關心地問道:“怎樣,累壞了吧,需要休息一下嗎。”

飛絮笑道:“你不先關心你的未婚夫,倒先關心起我來了,放心我還不累,用不着休息。”

胡君儀也笑道:“憑你的本事,我根本無需擔憂他。”

“也就你如此看的起我,”飛絮收了笑臉,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那龍衣衣的傷我暫時也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胡君儀奇道:“她的傷勢竟有這麼重?!”

飛絮道:“傷她之人絕非泛泛之輩,只是不知故意留她一命到底是什麼意思?”

胡君儀疑惑道:“她能活到現在不是因爲飄渺御風閣的莫問給她吃了一顆玉靈丹,還有雪瓊的出手相救嗎?”


飛絮搖搖頭道:“以那人的功力應該可以輕而易舉殺掉龍衣衣,可惜他卻沒有那麼做,這到底是爲什麼?”

“因爲他想抓活人。”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一直陪伴龍衣衣的陳麗。 胡君儀道:“你能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麗點頭道:“傷衣衣之人名叫寒輝,據說是靈異協會的會長,手底下頗有一些本領高強之人。衣衣在獄中得知有人要害她弟弟,於是我們打傷獄警連夜逃了出來,結果她弟弟不知所蹤,我們又因搶奪火蓮失敗被火鳳凰追殺,最後雖然成功甩脫鳳凰,卻沒料到會遇到寒輝,並與之打了起來,結果我們根本就不是其對手,後來要不是莫問及時出手,我和衣衣恐怕又被送到牢裏了。”

胡君儀疑惑道:“莫問即是飄渺御風閣的人,那修爲定然不淺,但加上你和龍衣衣依然不是寒輝的對手,這人恐怕也有些來歷,不知他和我們遇到的那怪人比起來如何?”

陳麗稍微想了一下道:“雖然我沒有和那怪人正面交鋒,但感覺他還是要高出寒輝許多。”

***********************************

胡君儀從飛絮住所出來後,又去找了雷莎修羅,並向她提出到人界走一走。雷莎修羅知道她是想去報仇,本想讓她放一放,等自己把手上的事情處理好了陪她一起去,但又怕她鬱悶成疾,便點頭同意了。

胡君儀一個人在外面晃盪了好半天,才慢悠悠的走回自己住所。

推開門,卻見逍遙依然抱着水晶盒坐在凳子上一言不發。

胡君儀嘆了口氣道:“逸飛,曉蕾姐已經走了,你還需振作起來,就算你不想呆在我們裏妖界,你也要想想飄渺御風閣吧,身爲一代掌門,我不信你能眼睜睜看着它毀在你手中。”

逍遙回過神來,淡淡地回道:“逸飛已經死了,請你以後叫我逍遙,沒找到爺爺當年丟失的東西我是不會回去的。”

胡君儀道:“不管你叫什麼名字,你始終是曉蕾和小雅姐的男人,小珍的父親,我不相信你不想見他們!”

逍遙聞言渾身一震,急忙道:“小雅和小珍真的沒有死,你快告訴我他們現在在哪裏?”

胡君儀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裏。”

看見逍遙要發火,又補充道:“當年我得到你傳回的消息,急忙趕到郎耀山,結果看見你和小蕾姐倒在血泊之中,小雅姐和小珍卻不知所蹤。我隨即四處尋找卻依然毫無收穫,無奈之下我燒了小蕾姐的屍首,揹着你回到了西里居。”

逍遙道:“那後來你們出去找過沒有,一千年了難道依然沒有任何線索!”

胡君儀道:“找,我們一直在找,可直到今日我們依然沒有小雅和小珍的消息,不過我想他們多半依然在這世上。”

雖然沒有確切的消息,不過逍遙心中卻有了一絲希望,當下臉色也好轉了些。

胡君儀見對方稍微好點了,又繼續說道:“逍遙,我明天就去人界了,你就繼續留在這裏,等飛絮把龍衣衣的傷治好再做決定是去是留吧。”

逍遙道:“你一個人過去?”

胡君儀道:“我先過去看看,蝶戀花過幾天也會跟過去的。”

逍遙聽聞蝶戀花會跟過去,他很想問問她和蝶戀花的事,但此時心情確實不太好,所以也就難得問了。當下點點頭道:“你的對手是混沌界的,雖然她們的修爲比不上你小雅姐,但你也別掉以輕心。恩,對了那火鳳凰的修爲頗高,你們遇見了儘量避開,切戒與之正面交鋒!”

胡君儀道:“謝謝你,我會注意的,時間也不早了,你要休息的話就去你以前那屋吧,放心你不在的時候我也派人天天打掃來的,我就不打擾了。”

*********************************

胡君儀走後沒幾天蝶戀花也出發前往人界,而他出發前特意來找過逍遙,謝謝他救命之恩。逍遙看着面前這個頗爲害羞的男子,只是點點頭並示意他要好好保護自己的女人!

無聊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一晃逍遙已經在裏妖界呆了三個月了,在這三個月裏他漸漸適應了冷清,適應了‘逍遙’這個名字。

三個月他也逛了很多地方,路上碰到的小妖竟沒有一個認識的,這讓他意識道自己已經脫離了這個世界,陳逸飛這個名字在妖界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這一天下午旁晚十分,逍遙正在湖邊閒逛,卻見那飛絮迎面向他走來。

等飛絮走進了,他尚未開口,便聽對方說道:“逍遙,實在抱歉,我試了無數種辦法都治不好龍衣衣的傷。”

逍遙擔憂地問道:“那你的意思是?”

飛絮道:“事到如今,我想你只得帶上龍衣衣去一趟北溟鬼途了,他們掌門的醫術更在我之上,我想目前也就只有他可救衣衣了。”

逍遙聞言眉頭微微一皺,道:“多謝你了,不知他們掌門是誰?”

飛絮道:“放心,他們掌門你肯定認識。逍遙你要是沒事的話,我想你們明日一早就走!”

逍遙道:“嗯,我知道了。”

*******************************

第二天一早用過早飯,逍遙帶着龍衣衣和陳麗正要出門,卻遠遠看見雷莎修羅和飛絮徑直向他住所走來。

雷莎修羅的臉色不太好看,一走到逍遙面前就開口問道:“逍遙你要去北溟鬼途也不和我打聲招呼,難道我們連普通朋友也做不成了嗎?”

逍遙淡淡地回道:“雷莎說笑了,你公務繁忙,我們不敢打擾,現如今你既然來了,那我們就此別過。”

雷莎修羅道:“我說笑了,說笑話的明明是你啊,雖然你不願理我老婆子,但我還是要厚着臉皮送你一樣東西。”

雷莎修羅說完向一旁的飛絮使了個眼神,飛絮吹了聲口哨,一隻五彩斑斕的孔雀從天而降。

雷莎修羅指着孔雀說道:“這是我讓飛絮專門培訓出日行萬里的新坐騎孔雀之王——菡幽,雖然比不上你御風閣的‘逍遙之鷹’,但龍衣衣有傷在身,我想你們用的上她,所以我把她帶來送給你。”

逍遙本想拒絕,但轉念一想,龍衣衣有傷,再加上路途遙遠,自己的確需要這東西。當下便道:“那就多謝雷莎美意,這菡幽我就收下了。”

見對方收下雷莎修羅的臉色明顯好轉,當下又說了些諸如注意安全無關緊要的話便和飛絮告辭離開了。

逍遙走到孔雀面前,輕輕撫摸了下她的頭,輕聲說道:“菡幽,真是個好名字,從今以後你就跟着我吧,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

那孔雀早已通靈,聽到逍遙這麼一說,頓時長鳴一聲,背後尾巴突然散開,好似一把巨大的扇子,五彩斑斕漂亮極了!

****************************************

北溟鬼途位於極其遙遠的北海之濱,那裏溫度常年處於零下攝氏度,那裏的妖獸以力大凶殘聞名。不過早在當年內戰中和東猴魔域拼了個兩敗俱傷,實力大減,雖然有着西狐修羅口頭上的承諾——生死與共,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幾年雷莎修羅一心擴張地盤,早已對他們虎視眈眈,已有覬覦之心,口頭上的承諾怕是說毀就毀。

冰霜城是北溟鬼途所控制的唯一城市,也是他們的大本營,對外的防範格外小心。此時的季節正值寒冬臘月,雪冬三尺,白茫茫一片。城門處十多隻光着膀子的小妖來回巡視,生怕誤入了奸細。

半空中一聲鳥鳴,一隻五彩斑斕的孔雀緩緩而降。

逍遙等人剛從孔雀身上下來,便被門口的小妖團團圍住,爲首的一個是一頭白極熊,長的五大三粗,走上前來厲聲問道:“你們不是妖界中人,到我冰霜城做什麼?”

面對對方的質問,逍遙微微一笑,從懷中拿出一封早已準備好的信和一塊似魚非魚的玉佩遞到對方手上道:“麻煩老哥把這封信交給你們掌門,就說有老朋友求見。”

那白極熊對逍遙等人看了又看,心裏也不確定對方是否真的是掌門的朋友,而且看起來這人是這麼的年輕,不過寧願信其有,也不可信其無。

白極熊當下拿着逍遙給的信物飛奔而入,不多時只聽一聲鼓響,一支軍隊直奔而來,成扇子形把他們包圍了起來。


逍遙等人大感不解,以爲中了埋伏,正要出手,卻見前方的人馬自動散開,一個長白鬍須的老者御空而來,人未到,笑聲便遠遠傳了過來。

這是迎接?

禮炮迎接!

如此厚重的禮節,就爲了面前這年輕人。


這人到底是什麼身份,幸好剛纔沒有得罪他!

白極熊擦了把冷汗,暗自慶幸自己機靈。

龍衣衣和陳麗面對如此陣仗,心頭也是一頭霧水,紛紛看向一旁的逍遙,暗自猜測這傢伙到底是什麼身份!

不多時那老頭已經來到了衆人面前,哈哈大笑,剛要開口問好,卻見逍遙搶先說道:“在下封家師陳逸飛之命,特來拜見掌門。”

白鬍子老頭先是一愣,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一把拉了逍遙的手就向城內走去,一邊走一邊大聲道:“即是飄渺御風閣的傳人,我老夫自當親自迎接,賢侄啊,禮數不周之處還請多多包涵,以後我北溟就是你家,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北溟掌門一番話說的衆人目瞪口呆,不過很快又歡呼起來,掌門和飄渺御風閣有如此深厚的情誼,以後在裏妖界說話也有底氣,腰也打得直了。

白鬍子老頭帶着逍遙直徑來到大廳,並與自己一起坐在了寶座之上,坐下的羣妖紛紛討好,讚揚逍遙年輕有爲,青出於藍而勝於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