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的山脈,直接崩碎。

被夷為平地!

黑龍張開巨口,朝著三大凶獸,吞噬而去。

三凶獸回頭望去,那巨口之中,攜帶著死亡,讓他們感受到無盡的絕望。

又要死了?

帶著不甘,咆哮的黑龍,直接將他們吞沒。

周遭安靜了下來,天空之中,夕陽灑落,宛如從來沒有發生過戰鬥一般,平靜到了極點。。 c顧江南接到老爺子死訊的時候,整個人一臉茫然,這個事情,太突然了,他沒想到,顧老爺子,竟然會選擇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

他不能送兒子進監獄,他不能讓顧家蒙羞,所以,他選擇陪他一起上路,這方式,實在是太過於極端了。

傷心嗎?自然是有的,血肉親情,割捨不掉,哪怕他心裡其實對他有怨,但是,在知道他竟然為了他,選擇這樣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的時候,他對這個老人,再也怨不起來了。

只是,顧家的重擔,這一刻開始,正式落在他頭上了,他突然感覺壓力很大,未來的路,還很長,他知道,他的路,並不會太好走,但是,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好好地走下去。

冷言這邊,還在費心地保護二老的安全,只是,才過去沒幾天,就聽到顧老爺子和顧松明夫婦同時離世的消息。

冷言整個人都懵了,這就好比己方已做好萬全的準備,等待敵軍進攻,好給對方致命一擊,可是,卻突然收到,敵軍已經撤軍的消息,這真是讓他不知道是該遺憾還是該高興。

顧老爺子和顧松明夫婦同時離去,外界的人都在猜測原因,各種版本,層出不窮,但是,顧家人,沒有人出來回應一句。

顧江南人在醫院,外界的一切,都被他自動屏蔽掉了,只有在葬禮的時候,讓人推他過去送行。

而同一時間,顧氏集團也人心惶惶,現任家主和老家主都死了,顧氏未來會落到誰的手裡還不可知,現在顧家就兩位少爺,一位是不學無術的二世祖,一個是剛回顧家不久的影帝,這兩人,怎麼看都不夠讓人放心。

顧江南還好一點,起碼近段時間,他在公司的表現,大家都看到了,只是,如今他受傷住院,若是讓顧世澤鑽了空子,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不過,顧氏是家族企業,大部分的股份,都掌握在嫡系這一脈人手上,所以,他們就算是擔心,也做不了這個主,只能終日惶惶不安,不知未來將如何。

顧江南每天待在醫院裡,說是療傷,但是其實都沒有閑下來過,他每天都有關注公司的動態,得知目前顧氏還沒有亂,他倒是放心了,再過幾天,他就可以出院了,不過,他的腿還沒有好,要去公司上班,也只能暫時坐著輪椅去。

好在,他只是傷了腿,沒有傷到腦子,雖然行動上有不方便,但是只要有保鏢跟隨,掌控公司的局面,根本不成問題。

在老爺子葬禮結束七天後,顧江南就讓人宣布了遺囑,現在公司的人已經知道,顧江南拿到了顧老爺子手上的全部股份,從今以後,顧氏就是顧江南的一言堂,因此,不管之前的人對顧江南態度如何,如今都不敢造次了。

更何況,跟顧世澤比起來,好像還是顧江南看起來更靠譜一點。

當然,也有人私下裡酸顧江南,說他不過是一個演戲的,沒什麼真本事。

但是,他們酸也沒辦法,誰讓人家是最大的股東,結局已定,不管他們怎樣,都改變不了什麼。

, 正當兩人準備離開時,天空中突然爆發出了一聲巨響,緊接著兩股強橫的鬥氣衝撞在了一起,頓時將整個天空染成了淡黃色了。

感受著從那萬米的天空中傳來的陣陣波動,兩人對視了一眼,立刻拔腿就跑,再不跑的話他們可能就真成了強者之間交戰的犧牲品了。

白凝邊跑邊感受著周圍傳來的鬥氣波動,準備隨時召喚出鬥氣鎧甲來防禦。瑞青也是神經緊繃著跟在她的後面,不過兩人誰都沒有發現,除了鬥氣的波動之外,周圍的環境也已經發生了變化。

此時,在萬米高空至少,一個略微有些削瘦的人影閃過,如果仔細看的話,那人並未召喚出鬥氣雙翼,而是完全憑著強橫的鬥氣在天宮掠過,由此可見這至少是一名斗皇強者。

「不愧是葯尊者,竟能將老夫逼的如此地步!」那削瘦的人影慢慢停住,在他不遠處正有一個看起來已經古稀的老頭在痛苦地捂著胸口。

「哼,沒想到你竟然是魂殿的人,早知如此,剛剛就應該用骨靈冷火了結你!」葯塵冷漠地看著他,不屑地說:「不過也無所謂,接下來就送你走!」

「桀桀,葯塵,你雖然已經是九星斗宗,但是要留下老夫也不是那麼容易!」老者的雙眼迸發出了紅色的光芒,大量地黑氣圍繞在他的身體周圍,瞬間產生了無數條巨大的鐵鏈,「都說煉藥師的靈魂力量無比強大,今天就讓老夫來領教一下吧!」

葯塵看著不斷逼近的鐵鏈,不屑地笑了一聲,比起靈魂力量,同級之中他根本就沒怕過誰!

巨大地鐵鏈圍繞在了葯塵的周圍,但是全部都被葯塵的靈魂力量形成的防禦壁壘擋住了,葯塵只是向著鐵鏈虛空一抓,那無數條粗壯的鐵鏈便開始龜裂開來。

「咳咳,」鐵鏈被毀,老者的身軀也變得更透明了一些,他劇烈地咳嗽了幾聲,有些驚恐地看著葯塵,他無法想象同為九星斗宗的葯塵竟然會這麼強大。

「魔焰老鬼,把命留在這裡吧!」葯塵滔天的靈魂力量湧現,強大的靈魂鬥技瞬間封死了對方所有的退路。

正在這時,一道破空聲傳來,身披華服的男子便停在了葯塵的身邊,神色急切地說:「葯塵,還沒好嗎?魂殿的人要來了!」

葯塵臉色一凝,隨即加大了攻勢。魂殿此行有著不下於三位尊老,其中甚至有一位都達到了七星斗尊的層次!

「真不知道這功法有什麼作用,竟然引得魂殿如此重視,」古靈看著逐漸失去生機的魂殿護法,心中想著,那『焚決』不過是一卷黃階低級功法罷了。

「走!」葯塵殺死了魔焰老鬼立刻沉聲道:「我感應到有斗尊強者!」

古靈點了點頭,兩人頓時朝著下方飛掠而去。

白凝和瑞青在瘋狂地跑著,但是兩人發現周圍的環境和來時不一樣了!

「我們迷路了嗎?」兩人停下來,瑞青問道。

白凝眉頭緊鎖著,看著周圍,一眼不發。

「白姐,你看後面……」瑞青有些驚慌地指著白凝身後說。

白凝愣了愣,朝著瑞青指的方向看去,正看到了有一個虛幻的人正在慢慢地向他們飄來。

「靈魂體!」白凝一眼就認出了這種東西,隨即說道:「是一個實力大概在斗者層次的靈魂體……這麼弱是怎麼擁有靈魂體的呢?」

不過這個靈魂體似乎是沒有靈智一般,當它發現兩人之後便大吼了一聲,如同猛獸一樣朝著他們襲來!

「閃開,」白凝一把將瑞青推開,隨即一掌將靈魂體逼退,「小小斗者,竟敢襲擊我!」

那靈魂體根本聽不懂白凝的話,在它的認知中,只有奪舍那些還活著的人才能繼續活下去,於是它又發動了攻擊。

「去死吧!」白凝翻動手印,只見一朵白蓮形狀的印記出現在她的眉心,緊接著,白色的鬥氣鎧甲武裝到了全身。

「轟!」兩者對戰,那靈魂體順便就被白凝所瓦解掉了。其實白凝是完全無所謂的,這些靈魂體只能奪捨實力比自己低下的人,而她明顯不在這之中。

瑞青咽了口唾沫,他也知道靈魂體是如何奪舍的,心中不由得再次對她多了些感激之情。

「看什麼呀,走啦,」白凝看他看著自己發愣,便笑著提醒道:「姐姐可不是你這小孩子能受得起的。」

瑞青乾笑了一聲,便準備與她再找路離開。

突然,白凝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周圍的環境似乎出現了些變化,她隨即捏出一道手印打向了一旁。

果然,那裡的地面竟然泛起了像水一樣的波紋!

「是幻境!」白凝沉聲道,「看來我們是被一個強大的靈魂體盯上了!」

「為什麼是靈魂體?」瑞青不解。

「這麼逼真的環境,除了靈魂體無人能做到,只是……能做到這種程度,這靈魂體的實力怕是不低呀!」白凝嚴肅地說,能夠將環境變化到如此地步,需要何等龐大的靈魂力量。

還不等瑞青反應過來,白凝便控制著體內的鬥氣,驅散了周圍的環境。

「還好,能夠被驅散,至少說明其實力……」白凝轉過頭正說著,突然臉色一變,因為那個神秘而詭異的靈魂體,此時就趴在了瑞青背上。

「怎麼了?」瑞青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時,畢竟靈魂體是沒有重量的。

白凝踏前一步,一掌向那靈魂體劈去。瑞青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巨大的掌風在他的耳邊擦過,他本能地向後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斗王!?」白凝驚道。

「啥王?」瑞青驚恐地看著她問。

此時攔在兩人面前的,則是一個斗王級別的靈魂體,而其寄生的目標則是比較強大的白凝。

「看樣子,它的目標不是你,」白凝對瑞青說,「這靈魂體的實力很強,我不是它的對手。」

瑞青愣了愣,問:「那豈不是……」

白凝抬手打斷了他的話,硬著頭皮說:「躲起來!」

瑞青識趣地點了點頭,兩人若是打起來的話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再者,媲美斗王的靈魂體,白凝都是會被秒的啊!

突然,一股強大的威脅感從上方傳來,瑞青抬頭一看,又是一個斗靈級別的靈魂體出現了!

「這……」越來越多的靈魂體出現在了這裡,而且實力全部都是在斗靈之上,其中有幾個更是達到了斗宗級別。

「這是怎麼回事呀,看這樣子,起碼得有上萬個靈魂體吧?」瑞青只感到頭皮發麻。

白凝也無奈地嘆了口氣,如今這個樣子,她也無能為力了,只能儘力拼殺,看看能不能找機會衝出去。

正在這時,靈魂體發動了攻擊,數以萬計的靈魂體嘶吼著沖向了他們。

「跑!」白凝絲毫沒有猶豫,和瑞青一起向著靈魂體包圍的最薄弱的地方跑去。但是這些靈魂體怎能讓他們如願?

兩個斗皇級別的靈魂體擋在了他們前面,即便是白凝全盛時期也無法與一個斗靈強者相抗衡,更何況是兩個,兩人立刻掉頭,向著別的方向跑去。不過這些靈魂體雖然拼殺的聲音很大,但卻沒有真正地對他們下手,似乎只是在將他們驅趕到某個地方。但即便是這樣也將他們嚇的夠嗆,根本來不及分辨什麼。

「那裡!」瑞青發現了一個山洞,而在那周圍幾十米之內都沒有靈魂體靠近,似乎是在害怕著什麼。不過事已至此,已經顧不得許多了,只能鋌而走險去山洞裡。

兩人迅速地進入了山洞,而在後緊緊追趕的靈魂體則慢慢地停了下來,絲毫不敢靠近那個山洞。

「奇怪,這些靈魂體實力那麼強,竟然能夠讓我們跑進來,」瑞青和白凝進入山洞之後,大口大口地喘息著說道。

白凝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本能告訴她這裡並不簡單。

洞內並不想瑞青想的那樣潮濕陰暗,反而因為布滿了貓眼石明亮無比,兩人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貓眼石。

「這裡……是什麼地方?」瑞青不自覺地問了出來,白凝也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她怎麼可能知道呢。

「那是什麼,」瑞青看著不遠處發著淡淡的白色光芒的人形物體,有些謹慎地問。

白凝看著那裡,她從哪個人形物體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威脅感。

「是靈魂體!」白凝沉聲道,不過那個靈魂體也發現了他們,並沒有前來攻擊的慾望。

「外來人,過來……」一道深沉而悠揚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滄桑的感覺好像歷經了無盡的歲月一般。

沒想到這裡竟然會有具有靈智的靈魂體,感受著那靈魂體上不知道究竟有多強的渾厚靈魂力,白凝和瑞青只好聽從他的話,乖乖地走了過去。

「這個靈魂體的實力,至少在斗皇之上!」白凝悄悄地對瑞青說。

「什麼狗屁斗皇,老夫就算死去多時也不是區區斗皇能夠碰瓷的!」當白凝說出那句話后,和之前那道聲音截然不同的聲音響了起來。

「聖者……」那靈魂體愣了愣,不明白為什麼主人會突然發話。

「無妨,爻天,帶他們來見我吧!」

「聖者?」兩人對視了一眼,皆從對方眼裡看到了無比的震驚,能被這樣的稱呼的無一不是鬥氣大陸上的頂尖強者,那在他們眼中不可望更不可及的……斗聖!

靈魂體一揮手,在其指尖揮過的地方出現了一道細細的空間裂縫,慢慢地變大。

「這人至少是斗尊的實力……」瑞青看著這靈魂體的虛空一指,心中無比的震撼,舉手投足之間便可以劃破虛空!

此時他的心裡充滿了震驚和興奮,他在想,自己的外掛終於到賬了!

按照接下來正常的劇情走向,他怎麼說也會獲得斗聖傳承,然後實力暴漲,從此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心裡正盤算著,他們便來到了一顆巨大的古樹下,在古樹周圍飄蕩著數以百計的靈魂體,其實力至少都是在斗皇層次。

「老夫名為魂聖,曾是魂族長老之一。魂族不仁,為了斗帝傳承將老夫打傷,驅逐出了魂界,隕落於此,老夫已經化為了靈魂體,幸好這古樹也是可以滋養靈魂的奇物,我叫它生魂古樹。我的靈魂力量太過龐大,反而無法離開這古樹的滋養範圍,只能靠著靈魂體將你們驅趕至此,」待兩人到來之後,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老夫不久之後也會消散於世間,此如此便由女娃子來接受老夫的傳承吧……」

白凝愣了愣,連忙說道:「老前輩,玩笑可不能這樣開,您堂堂一屆斗聖強者,小女子何德何能?」

「嘿,你這女娃子倒有趣,斗聖傳承可是對每個人都有著極強的吸引力,怎麼到你這裡竟會被拒絕,」老者的靈魂體慢慢地凝聚在了兩人的面前,而他的靈魂體和其它的靈魂體還有著極大區別,從外貌上看根本看不出眼前的老者是處於靈魂狀態的。

白凝有些動搖,雖然她對於實力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奢望,但斗聖強者的傳承換做是誰都會心動的吧。

瑞青現在也是面露難色,這和他之前想的不太一樣啊……

如果是別的斗聖強者倒也還好,可這個老頭是魂族的人,雖然小說中並沒有描述道。不過既然是魂族的人,他的話的可信度就低了許多,至於是不是想要借傳承之名來奪舍,也是說不準的。

他輕輕地拽了一下白凝的衣袖,待到後者有些驚訝地回頭時瑞青對她輕輕搖了搖頭。

「嘿,看來這位小兄弟倒是有些興趣啊,」那老者的目光看向瑞青,隨即搖頭說道:「可惜,你小子天賦太弱,就算將老夫這一身的傳承給你也沒用,頂多就是個九星九轉斗尊罷了。」

瑞青愣了愣,這名老者再次提醒了白凝和自己他有多強,斗聖強者的傳承,此時就擺在他們面前!

「前輩,您是真心要將這一身的傳承給白凝姐嗎,還是說您……想借傳承之名,行奪舍之事?」瑞青想著,反正他們也跑不了,不如直接問出來,看看這老頭是什麼反應。

「嘿,你這小子倒是有意思,老夫雖是魂族之人,但從未學過什麼奪舍的技巧,再者,以老夫的實力,想要奪舍還要徵得你們的同意嗎?」魂聖冷哼了一聲,一股無比巨大的威壓便以自己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斗聖……」兩人皆因這強大的威壓而直不起腰來,斗聖強者的實力深不可測,他們所能夠感受到的也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若是這位老者真的釋放出全部威壓,兩人怕是一順便便會被壓成血水。

此時瑞青才想起來書中的一些設定,斗聖強者若想恢復肉身,那軀體最起碼得是斗尊的級別!

「其實說起來老夫現在的靈魂算不上完整狀態,只能算是殘魂,不過老夫現在的實力也是在六星斗聖之上,只要女娃子你點個頭,那麼你就會在極短的時間中暴漲至斗宗層次,只不過此後幾十年莫要再突破,再突破的話根基就不穩了,老夫的傳承,足夠你突破斗聖之用,」魂聖繼續向白凝說道。

「斗宗嗎……」白凝此時也陷入了沉思,如此強者,為什麼會偏偏選中她呢?

「唉,失敗呀……沒想到老夫一身實力,在這個小輩面前竟是如此地沒有吸引力,」魂聖搖頭失望地說,「不過你們已經闖入於此,如果出去走漏了風聲,那老夫的洞府可就太平不了了。老夫將不久便消散於世間,女娃子,老夫也沒有什麼別的,納戒、丹藥什麼的都被魂族的人掠奪走了,剩下的只有這一身的實力和功法鬥技。不接受老夫的傳承的話,你們是走不掉的。」

此時白凝和瑞青都有些不知所措,若是別人見了如此陣勢,那肯定會滿口答應,但是白凝在震驚之中還沒有回過神來,而瑞青卻是沒有資格繼承。

「媽的,搞毛呀,」瑞青心中嘆氣,看來外掛終究與他無緣,就是不知道白凝是否會接受傳承,而接受傳承之後還會不會把自己當弟子一樣對待。可是如果白凝對自己不變的話,那自己之後就徹底成了一個靠著女人生活的廢物了,這是瑞青無論如何都不肯甘心的。

「也罷,看來這就是老夫的命啊……這一生煉丹無數,救了那麼多人的姓性命,到頭來去……唉……」

魂聖不住地嘆息著,白凝的身體卻因激動而止不住地顫抖了起來。

「老前輩,您是煉藥師?」。 第239章

至少在後面眾多修士看來,陳瑜等人輕鬆利落的斬殺了水竹妖,此後羅盤全力飛行,轉眼已經飛出七十多里。百多年前的地龍翻身,果然對月芽湖有很大影響,依司馬芒那邊的消息,如今的月芽湖東西已經寬達百里。

這一路儘管行程非常順暢,隨着越是靠近對岸,後面司馬芒、陳平之和白知雲等人臉上神情就越輕鬆。他們也沒想到此行竟如此順利,像司馬芒之流已經在心中盤算,會不會是自己之前太過謹慎?他想着如果自己以司馬氏之名振臂一呼,也可以收攏無數俊彥,然後大家一起安然闖過月芽湖?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