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會的事情很多,他還有自己的交際圈子,

可是慕樂從來都貼心,從不多說什麼,

可惜他是真的太無知,

以前單身,從來對女孩子幾乎是有求必應,,只要女孩的要求不是太過分,

后來認識了木子言,

和慕樂的獨立不同,木子言實在是那種,一看到就想讓人好好呵護的類型,蘇哲雖可以坦蕩蕩的說他對木子言真的從頭到尾沒有任何男女之情,但是直到他和慕樂分手,知道他認識木子言的人,也沒有一個人相信,

甚至有朋友說:「木子言挺好的啊,雖然沒有慕樂家室好,沒有慕樂漂亮,但是那性格,比慕樂討喜多了,蘇哲你的選擇沒錯,」

選擇什麼呢,

他從來不認為自己有第二種選擇,

在遇到慕樂之後,他就只剩下一個選擇,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是他錯了,不懂男女關係需要用心維繫,

是他不懂,女生的心意需要小心翼翼呵護,

分手太倉促,導致蘇哲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所以心痛得似乎不那麼明顯,幾乎沒人看出,他和慕樂分手有受到影響,

阿傑甚至還說了一句:「哲,你看,你又不是真心喜歡慕樂,當初幹嘛一定要追求慕樂呢,因為你,小圓現在都不理我了,唉~~~~」

他……不喜歡慕樂,

蘇哲茫然的從書本中抬起頭:「誰說我不喜歡慕樂,」

「難道你喜歡,」阿傑比他更驚訝,「你這樣,別說我那麼了解你,就算是學校不了解你的,也不會認為你真的喜歡人家吧,」

「我做了什麼,讓你覺得我不喜歡她,」


「就是你什麼都沒做啊,」阿傑翻白眼,「你剛和慕樂在一起,學校有些女生說話好難聽的,你從沒幫慕樂說過一句話吧,明明和慕樂交往,但是對那麼女生還是那麼好,和你對慕樂完全沒有區別吧,

現在分手,你依舊是吃好喝好,雖然分手是慕樂提的,但是我想,依你的性格,應該早就想說分手,只是礙於對方是女孩子,所以想讓慕樂先說吧,」

阿傑一副:兄弟我了解你,就別裝了的表情,讓蘇哲突然發現,原來,他對慕樂,居然是這樣的嗎,

總覺得阿傑說的不對,但是仔細想想,蘇哲居然找不到任何反駁的話語,

因為,表面上真的就是那樣的,

還有什麼好反駁呢,說他對其她的女孩子都是禮貌,只有對慕樂是真心,

呵呵,真心這玩意兒又沒有實體,誰知道呢,人們從來都相信,眼見為實,

卻不知道,眼睛有時候也會說謊,

出國以前,蘇哲其實曾經去找過慕樂一次,

學校的小樹林,平時呆的人不多,但是蘇哲知道,慕樂很喜歡呆在那裡曬太陽,

蘇哲的身影被樹叢擋住,走進,自己還未出聲,卻先聽到了黎小圓的聲音,

「早告訴你,蘇哲那人根本沒有心,他追求你只是一時新鮮,你偏不信,現在好了,明面上是你說的分手,但是大家都知道,你是被甩的哪一個,」黎小圓的聲音,恨鐵不成鋼,「你個傻孩子,以後,別再輕易喜歡人啦,姐的教訓還不夠嗎,」

「好歹是初戀啊,姐你別說得那麼難堪啊,」慕樂的聲音有淡淡的酸澀,「反正以後,都是陌生人了,」



「話說,蘇哲出軌的那個女的,叫什麼名字,」

「我不知道啊,難道你還想為我報仇不成,現在不流向這套了好嗎,姐,冤冤相報何時了啊,蘇哲既然那麼好,就算沒有那個女孩,也會有別人的,你難道還能解決世上所有的雌性生物,」慕樂噗呲一笑,

「你這人,怎麼這麼……缺心眼啊,」

「不是缺心眼,蘇哲是真的對我不錯,我一開始就知道他是怎樣的人,不過是和其他女生一樣不信邪,覺得自己能改變他而已,」慕樂說道,「我只是失敗了而已,後果得自己承擔,」

「還好,我沒有……」慕樂的聲音低了下去,蘇哲再也聽不到她說的什麼,

可是,只聽到這麼多,也夠了,

夠他從此,再沒有勇氣,出現在慕樂的面前, 這煉脈血丹確是存於世上的珍品聖藥,傳聞整個漢元大陸不超過十顆,據說望城前些年便出現了一顆煉脈血丹,只是後來落於何人之手卻無人知曉。

而望城炎姓一脈,自八百年前捕龍者白日飛昇後便銷聲匿跡,捕龍後人在青武擂臺突然出現,委實有些蹊蹺。

徐雄不禁道:“這個炎熾實力不可小視,連咱們也看不出他的真實境界,不知道他隱藏了多少修爲。”

沈棲梧也道:“看來此次青武擂臺首席會有一場大的爭奪,不過我還是看好徐默!”

徐雄點頭笑道:“不錯,我那侄兒已今非昔比,我也相信他的實力。”

擂臺之下,徐默安慰徐霸道:“你的對手實力不低,境界恐怕在我之上,你被一招打敗也屬正常!”

徐霸面色蒼白,仍有些不甘心的道:“徐默,接下來就靠你了!”

擂臺之上那個紅髮少年炎熾在走下擂臺時,一直定睛看着徐默,眼神之中充滿挑釁。

徐默冷笑一聲,將炎熾挑釁的眼神直接無視。

雖然不知道這個炎熾到底到了什麼境界,但絕不會超過武師境界。

只要他在武師境界之內,徐默都有戰勝的自信,但徐默並不會因此而輕敵。

第二場,便是徐默對戰沈婉幽了。

一身淡黃長衫的沈婉幽率先飛向擂臺,身姿迷人,如一隻蝴蝶般飄落臺上。

臺上一衆男武者紛紛生出仰慕之心,畢竟沈婉幽在望城一帶也是有名號的美人。

徐默仍然慢吞吞的走到擂臺之前,雙手一撐翻上擂臺。

徐霸已在臺下喊道:“徐默必勝!”

沈婉幽不禁瞪了他一眼,徐霸立即噤聲。

沈風搖頭苦笑,也不好爲徐默喝彩,只希望徐默不要讓自己這個倔強的妹妹太難堪。

擂臺之上,徐默看着對面沈婉幽俏麗身姿,顯得極爲淡定。

這個沈婉幽長得雖然有些姿色,但與梅吟雪和白狐兒這類絕世美人比起來,就要差的太多了。

沈婉幽冷然道:“徐默,我要替趙公子報仇,別怪我手下無情!”

徐默輕笑道:“儘管出招吧!”

“看好了,廢物!”沈婉幽一聲嬌叱,變手爲掌,使出沈家家傳四階掌法“楓葉掌”。

此掌法乃是沈家一位先輩於大涼山紅楓林之中修煉七七四十九日,眼觀楓葉飄零有感而創。

掌法綿密渾厚,卻又輕靈飄逸。

沈婉幽使出全力,一息千步的速度帶着凌厲的掌風攻向徐默。

徐默看着漫天掌影淡然而笑,腳下微微變動,身法奇詭,在沈婉幽連綿不絕的掌風之中穿梭遊走,卻是毫髮無傷。

轉瞬已過百招,沈婉幽體內魂力源源不斷的爆出,卻無法沾到徐默一片衣角。

沈婉幽不禁怒道:“只會躲算什麼英雄好漢?”

徐默在對方不斷變幻的掌風之下翩然笑道:“找個空擋,你認輸罷了,我不想讓你輸的太過難看。”

此話雖是徐默好意,但在沈婉幽聽來卻分外刺耳,不禁更加惱怒道:“去死!”

沈婉幽變掌爲拳,使出全身魂力朝徐默胸口一擊,此時兩人距離不過幾寸。

徐默微微一笑,一個閃身繞到沈婉幽身後,伸出一掌貼着沈婉幽背後輕輕前推。

沈婉幽想回身掙扎,卻發現徐默那隻手掌好像已經控制了她全身的力量,她的嬌軀不由自主的隨着徐默力道向擂臺外慢慢飛去,一直飛到擂臺之下。

“徐默勝!”裁判宣佈道。

徐默朝擂臺之下的沈婉幽一抱拳:“承讓!”

沈風和徐霸都走到沈婉幽身旁關切問道:“還好吧?”

“你們都欺負我!”

沈婉幽噙着眼淚、噘着小嘴甩開二人,獨自跑開,邊跑邊在心裏暗暗發誓:徐默,有朝一日,我沈婉幽一定要殺了你,以報今日之辱!

沈風看着這個妹妹不禁道:“婉幽就是太倔強,那趙凌風心胸狹隘,並非什麼善類,我真怕以後她會吃虧!”

徐霸道:“沈風,有我徐霸在,絕不會讓婉幽吃虧!”

沈風看着徐霸圓滾滾的身軀笑道:“你先把自己的那身肥肉照顧好吧!”

這時徐默走下擂臺,來到二人身邊道:“婉幽沒什麼事情吧?”

沈風無奈道:“我這妹子脾氣倔強的很,只怕以後會對你恨之入骨,這可如何是好?”

徐默道:“無事,不管以後婉幽怎麼對我,我都不會傷害於她!”

沈風點點頭,對徐默心中又多了幾分感激。

第三場是沈風對戰嚴開。

這沈風天賦倒是不錯,論起來比徐霸還要強上許多,一路使用家傳武技穩紮穩打,不消片刻,便將對手逼下臺去。

第四場兩位武者實力也是不弱,經過一番苦戰,纔有一位武者敗下陣來。

如此過後,四強已出,便是炎熾,徐默,沈風與一位叫王狂的武者。

沈風對王狂的這場沒什麼懸念,沈風依然穩紮穩打,家傳落雨掌使出,逼得對手連連後退,不到一會,對手便被打下擂臺。

沈風倒是這次擂臺賽運氣最好的武者,所遇對手都頗弱,一路過關斬將竟來到了決賽。

下一場,便是此次青武擂臺賽所有人都期待的重頭戲。

徐默對戰炎熾!

擂臺之上的三位家主與武師學院一衆先生也極爲期待這場比賽,徐默的實力早已得到印證,徐雄對徐默更是有無比的信心。

沈棲梧對身旁徐雄道:“徐兄,你這侄兒現在到什麼境界了?”

徐雄有些自豪的道:“不瞞沈兄,徐默現在已經是武師黃境了!”

“什麼!”沈棲梧聽得一陣驚駭,“不過三天,徐默竟然提升了一個大境界,他是怎麼做到的?”


趙志平也驚道:“如此說來,徐默戰勝我兒凌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此前我還有些不服,但若真如徐兄所說,我兒輸的不冤。”

徐雄道:“我雖不知徐默有何奇遇,但他現在已今非昔比,只是這場對戰捕龍後人,想是會有一番血戰!”

沈棲梧道:“十五歲便已到武師境界,已是出類拔萃的天才,捕龍後人之名雖威,但實力未必強過徐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