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夢瑤深深地蹙着眉,不滿地盯了李明一眼。

“山雞哥!”李明立即改口說道。

“叫,山**!行了!你也不是我的小弟!”劉夢瑤想了一想,然後才這樣說。

“那,我是你的……”李明接着又問。

“朋友!”劉夢瑤立即堵住李明的嘴,生怕他又說出什麼奇怪的話來。

“哦,那你是女的,我是男的,那我們豈不是男女朋友!?”李明點點頭,若有所思地說着。

“想死!你!”劉夢瑤惡兇兇地說着,拿起五指山,就要往着李明的頭上砸去。

“呵!不是男朋友給你買這東西,你也敢要啊?”李明快速地閃了開去,躲過了劉夢瑤的五指山,賊笑着說。

“你……”劉夢瑤一時被氣得說不出話來,垂下手正有點捉狂地在跺腳。

劉夢瑤始終是個女孩子,又怎麼受得了李明這樣的挑逗,而且畢竟她一直都是社團的老大,真刀真槍的,血來血往,她可習以爲常,不過像這種情侶間的曖昧挑逗,她可未曾有過半點經驗,旋即,臉上泛起一抹的羞紅,就像一朵嬌豔在茉莉花,在悄悄地盛開。

李明見劉夢瑤的神情這般可愛,不禁往着劉夢瑤羞紅的臉珠,輕輕地一捏。

“啵!”的一下,原來劉夢瑤看上去很乾練,但臉珠上的肉,跟一般的女孩子一樣嬌嫩,彈指即破。

“你!丫的!你敢碰我!?你知道我是誰嗎?”劉夢瑤狠狠地喊着,一手往李明的手便捉將過去,不過李明的手實在太快了,待到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縮了開去。

劉夢瑤是什麼人?

去趟超市也跟着五六十號,這種排場如果普通的人,根本就無辦法做到,那麼……

但,李明就是不怕,管她是何許人也,反正在李明看來就是一個妹紙,而且還是很嬌嫩的那種。

“嘻嘻!你是我女朋友!”李明一擊得手,馬上就走,往着遠離劉夢瑤的方向跑了開去。

“你個流氓!瞎子纔會當你女朋友!?”劉夢瑤被氣得直蹬腳,但又追不上李明的速度。

此時,李明只是稍微地開了一下1:15的加速度,不過如果一個女孩子要追男孩子的話,那恐怕就算李明不開加速,劉夢瑤也不可能追得上吧!?

“在醫院的時候,你自己承認的!”李明很快又說出了那件讓劉夢瑤難堪的事情。

“我……我要殺了你這流氓,你毀我清白!”劉夢瑤一邊喊着,一邊追着李明。


此時,大街上雖然已經到了很安靜的時間,不過對於情侶間的打情罵俏,樓上的住戶早已經是司空見慣,也沒有打算探出頭來打擾,不過卻有幾戶人家打開了窗戶,好奇地望了一下。

大街上,坑坑窪窪的地面,讓劉夢瑤的皮鞋走起來,並不很順暢,腳步一深一淺的,也沒幾步是跑得穩妥。

………… 幾經艱辛,前面幾章的大肆鋪墊一下,我們偉大的山雞“哥”,又復活了!新來的朋友,可能並不知道我說的是什麼!呵呵!

…………正文…………

驀地,一塊高起的花崗岩卡到了劉夢瑤的腿上,“呀!”的一聲,整個腳踝卡在了石峯之中,劉夢瑤整個身體卻往前撲去。

眼看,劉夢瑤一下趔趄就要跌到地上。

“弊!”李明心裏暗暗一叫,知道玩出火來了,今天已經身體不舒服的劉夢瑤那裏要經得起這麼一跌呢!

一個箭步,李明飛快地衝上前去,就在劉夢瑤跌到之前,一手伸出將劉夢瑤的腰際挽住,身體一璇便將劉夢瑤攬入了懷內。

李明跟劉夢瑤雙目一接,那雙嬌媚的眼鏡,旋即,映入了李明的眼簾,使得李明眼前這並不是一位黑社會的大哥,而是一位甚是惹人戀愛的嬌**生。

“讓你不承認!?說錯話了吧?”李明順勢往劉夢瑤的腰際輕輕一捏,緊緊地將劉夢瑤抱在懷內。

“不好意思!你中計了!”劉夢瑤眼神一陰,露出了一抹狡黠的怪笑,順後,如狂風暴雨般的拳頭便往着李明的後背砸來。

“呃呃呃呃呃!”李明被劉夢瑤砸着後背,嘴裏不住地吐出氣來。

不過,這拳頭,對於李明來說實在是太輕了,想必劉夢瑤也沒真的想要打李明,只是一時氣上心頭,此時,正在肆無忌憚的發泄一下,就像一隻被主人抱住了小貓咪,不停地在主人的胸口撒野。

“乖!乖!乖!我的小乖乖,別鬧了!”李明根本就沒把劉夢瑤當成什麼黑道上的大哥,完全不顧劉夢瑤的拳頭之餘,還不停地掃着劉夢瑤細滑的後背,就像在哄着自己的小心肝一樣。

“我操!你這流氓!誰是你是小乖乖!”劉夢瑤一聽李明這樣稱呼,旋即加快了拳頭了敲打頻率,不過拳越快,力度卻越來越輕,想比嘴裏硬朗的她,心裏卻很是受樂,像這般被人呵護的時光,劉夢瑤確實很少碰到。

不過,劉夢瑤打得越緊,李明便將她抱得越緊,這樣一方面可以減輕點痛感,另一方面也能讓劉夢瑤打得沒那麼容易。

“就是你,就是你!”李明反正都已經捱了那麼多拳,也不在乎再多挨幾下,抱着劉夢瑤陣陣的芬芳往着自己的鼻孔襲來,識得他不禁再抱得緊了一緊,劉夢瑤柔軟的軀體,就這樣完全地陷入了李明的懷抱。

瘋狂地打了一陣,李明也在劉夢瑤的背上肆意地摸了一陣。

劉夢瑤可能是打累了,終於消停了下來,沒好氣地伏在了李明身上,也不再打了!

李明見劉夢瑤不再打了,不禁對自己剛纔的行爲感到一絲後怕,真不知道她會不會是去掏槍,或者什麼小刀啊之類的。

不過,劉夢瑤許久都沒有再動!


“你怎麼了?不會生氣了吧?”李明移開了一點劉夢瑤,本來他只是打算跟劉夢瑤玩玩,並沒有想的太多,但見劉夢瑤此時的樣子,好像很心事重重。

“我!”劉夢瑤遲疑了一下,沒有立即回答李明的話。

劉夢瑤,從六歲開始練武,自那以後,就再都沒有像現在這般在別人的懷裏撒嬌過。後來,她的母親,將她化身成男裝,便是加入到了黑社會,在接管她母親的社團後,她甚至連人都很少接近,不是別人怕了她,就是她怕了別人,在無數個充滿了殺戮的晚上,她僥倖地成爲了最後的倖存者,時至今日,終於登上了社團老大的寶座。

這些年來,不要說男朋友,就連朋友她也不曾有過,有的只是社團裏的兄弟,而且時時刻刻都必須要提防,不知道那天會被自己的兄弟從背後面插上一刀來,所以,她的性別是保密的,她的身份是保密的,她的姓名是保密的,她的一切在社團裏都是保密的,她有的只是一種權威,一種任何人都無法抗拒的權威。

要是平時,有人敢這般靠近她,她早就已經將別人置身死地,但就這個眼前的李明,讓她有着絲絲不忍,不知道怎的,總能從李明的身上,感覺到一絲溫暖的關懷,而且這份關懷是發自內心的。就算是李明的調戲,也像是孩童時朋友間的善意嬉鬧,激起這種久久難以遺忘了的記憶,此刻又在劉夢瑤的腦海裏泛起陣陣歡欣的漣漪。

“你的腿,沒事吧?”李明關切地問了一句。

“呃?……”劉夢瑤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腳踝,然後說:“好像走不動了。”

“那,我揹你吧!”李明爽快地說了一句。

“呃!?不是那麼好吧?!”劉夢瑤遲疑了一下。

“沒事的!這裏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你要叫出租車也難啊!”李明馬上又說。

“那……”劉夢瑤遲疑了一下,還是有所顧慮。

“我就揹你出大馬路,然後幫你攔臺出租車,你就自己回去吧!”李明彷彿猜到了劉夢瑤的心思,立馬又說着。

“好吧!那……”劉夢瑤才說,又被李明打斷了。

“喏!你上我身上來吧!”李明調轉背,弓下身示意她馬上爬上自己的身上來,讓劉夢瑤可以容易點爬到自己的背上來。

劉夢瑤遲疑了一下,最後狐疑地說:“你讓我上你……?”

說真的,不是劉夢瑤不想,而是她從來沒有上過別人的背。

“啊?我意思是讓你爬到我的背上來!”李明補充着說。

“這個……我……不會……”劉夢瑤遲疑了一下,羞紅着臉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着。

“唉呀!那……我來吧!”李明挺無奈地說着。

說完,伸手便向着劉夢瑤的大腿下側挽去,一陣柔軟便隨即陷入手中。

“啊!?你幹什麼!?”劉夢瑤立即喝止道。

“唉呀,我的小乖乖!我不這樣抱你,我怎麼把你背到背上呢!?”李明無奈地搖搖頭說。

“但……但你也不能這樣……”劉夢瑤羞紅着臉,不好意思地說着。

“我何止這樣,還這樣呢!”李明一手往着劉夢瑤的pigu抱去,緊緊地將劉夢瑤整個託到自己的背上。

“啊……”劉夢瑤一聲嬌嗔…… “啊!?”劉夢瑤一聲尖叫,一陣掙扎,身體好不容易纔穩住在了李明的身上,不過雙手還是很生硬地輕垂在兩邊。

“你幹什麼你!?”劉夢瑤身體一下不穩,差點從李明的背上,掉了下去,驚訝地叫了一句。

“你扶穩呀!你!”李明悻悻地抱怨着說。

“扶……扶那裏啊?”劉夢瑤嗔怒地一拍李明的背。

“唉!你不會……算了,你可以扶住我的肩膀,然後用腳夾住我的腰!”李明很詳細地給劉夢瑤解析道,很有一副大哥在教着自己妹妹的範兒。

沒想到,劉夢瑤還真的就範,跟着李明說的做,而且還掐得挺緊的。

“哦哦!”劉夢瑤嘴裏懵懂地答應着。

然後,李明開始往前走着,背後磨磨蹭蹭地傳來一陣酥軟,不一會兒,感覺自己好像有點透不過氣來的樣子,呼吸有點困難了,大概是劉夢瑤的手掐得太緊了。

“喂喂!小乖乖,你不要那麼緊張,你夾得我太緊了!”李明搖了搖頭說,想要鬆一鬆脖子,讓呼吸感覺起來更順暢一些。

“啊!?那……好!我放鬆點!”劉夢瑤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着,手上的勁自然地放鬆了一點,原來她以爲夾得越緊就越好,沒想到這樣反而讓李明透不過氣來了。

“嗯!現在這樣感覺舒服多了!”李明擰了擰脖子,輕鬆地說。

劉夢瑤,本來繞着李明的手只繞了一圈,現在鬆開了一點,變成了兩到三圈這樣子,自然地李明的脖子也放鬆了許多,呼吸也順暢了起來。

這樣的話,劉夢瑤的身體自然要更加的向前傾一點,才能穩妥地伏在李明的身上,不至於跌倒,就這樣,劉夢瑤的臉便舒舒服服地貼在了李明的肩膀上面。

李明感覺一陣芬芳,從後面傳來,頓時一陣心曠神怡的感覺!

“喝!呼!”李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空氣,感覺背後一陣溫柔。

揹着劉夢瑤走了一段,李明覺得原來劉夢瑤也挺輕了,起碼走到現在也不怎麼覺得累,於是又說:“沒想到你還挺苗條的!”

女生被人誇苗條了,心裏當然高興,此時劉夢瑤臉上微微一笑,內心第一時間感到一陣甜滋滋的。不過很快劉夢瑤又覺得被李明這般挑逗,面子上好像過不去了,她可是動輒觸動五六十號人的社團老大啊,自然是有點生氣,隨即臉上一陰,便一手捏到李明腰間的肉上。

果然,這世界上最善變的動物是女人與女人也。

“啊!……”李明殺豬一樣大聲地叫了出來,平時要是打架,李明受了再大的痛也不會這樣叫,不過跟劉夢瑤這打情罵俏的,卻忍不住叫了出來。

這下,劉夢瑤可樂了,嬌嗔地說:“哼!讓你嘴貧!”

“呃……好吧,那我不說話了!”李明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很不願意地說着。

“不準!你不說話,我捏死你!”劉夢瑤嬌嗔地說着,手又要往李明的腰際捏去。

“別別別!山雞哥!我不敢了!”李明旋即改變口風說着。

“那你說呀!”劉夢瑤像個撒嬌得逞了的小孩子滿意地伏在李明的背上高興地說着。

“呃……那個……我說什麼呀?”李明無奈地搖搖頭,劉夢瑤居然突然要求自己說話來,這點讓他有點措手不及,須知道,他們只是剛認識沒兩天的朋友,要瞎侃也要有個方向吧?!

“你就說……喂喂!你會冷笑話嗎?”劉夢瑤突然間好像很感興趣地問。

“呃……我會……幾個吧!?”李明思考了一下,然後便這樣回答。

“那你說呀!”劉夢瑤突然間變得好像興奮了起來,在李明的背上手舞足動着,弄得李明一頭冷汗的,生怕她從自己的背上掉下來。

“嗯!你好吧,這個故事是這樣的……”李明的說故事之前,學着說書的人一般賣了一下關係。

“啪!”誰知道這劉夢瑤可不是一般的聽衆,就在李明賣關子的時候,她急了,一巴掌打到李明的後腦勺上。


“快說!”劉夢瑤的老大脾氣又發了。

“不說!”李明生氣了,雖然腳步已久再前進,但是卻不打算給劉夢瑤說什麼。

“說啊!”劉夢瑤見硬的李明不受,想想也覺得自己有點不對,畢竟現在也是自己坐在李明的背上,而且還是在要李明給自己講笑話,隨即便用哀求的口吻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