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肉計?宮野志保輕皺了皺眉頭,微微猶豫了一下,把手伸進風衣的口袋,拿出一條手帕,遞給端木軒,“擦一下吧,先去處理下傷口,有的時候小傷口也會出大問題。”

交往吧,殿下 嗯?端木軒看着宮野志保手上藍色的手帕,有些意外,他輕挑了挑眉頭,有些怪異的瞄了宮野志保一眼,然後才接過她手中的手帕稍微擦拭了手上的鮮血,然後從臥室裏找出一卷繃帶,隨便的包紮了一下。

“好了,搞定,說吧,怎麼跑我這裏來了。”

“哦,你看這個。”宮野志保沒有回答他,而是拿起一旁的電視遙控器,切換了一個頻道。

“美國島一年一度的儒艮慶典經過半年的延期,將決定在這週六舉辦,衆所周知,儒艮慶典是…”

儒艮慶典?端木軒微皺了皺眉頭,腦海裏立馬想到了名柯世界的美人魚事件,但現在時間還早啊,而且怎麼和小哀有關了。

對了,記得那次事件的時候,柯南曾經在人魚島的花名冊上看到過小哀的名字。

“你是想叫我陪你去人魚島?”端木軒瞄了眼宮野志保,開口道。

“恩!你反應倒是蠻快的。”對於端木軒一下就知道了她的目的,宮野志保有些吃驚,“爲了完善aptx-4869的開發,組織上派我去人魚島考察,本來半年前就該去了,但不知道爲什麼,上次的儒艮慶典延期了半年。”

“你遇上困難了?”端木軒皺着眉頭,看着一臉平靜的宮野志保,他不是黑衣組織的人,哀殿下卻會叫他一起去,肯定是遇到了**煩,纔會來找他這個明明只見過一面的人。

“恩,有點小麻煩。”宮野志保的聲音的一如既往的清冷,但端木軒敏銳的察覺到了其中一絲不爲人注意的脆弱。

“是琴酒!!!”端木軒陰沉着臉,仔細的盯着宮野志保清冷的小臉。

宮野志保意外的看着端木軒,沉默了少許,微微點了點頭。

“他找死!”端木軒一下子就火了,前世看動漫的時候的,作爲一個哀黨的他就很不爽琴酒和哀殿下那貌似曖昧的關係,但因爲73曾在一次訪談中明確的指出了,小哀之前並沒有任何的感情經歷,也沒有男朋友,73說的沒有男朋友,肯定不止是字面上的那個意思,他說的肯定是廣大哀迷最關心的,小哀和琴酒有沒有實質上的關係了。

所以端木軒才能容許琴酒一直活到現在,要不即使會改變主線,他都會直接幹掉琴酒。

“看來他是活夠了呢。”端木軒目中閃過一道寒光,有些危險的冷笑一聲。

“嗯?”從端木軒生氣開始,宮野志保就一直摸不着頭腦,這個神祕的殺手怎麼突然生氣了?琴酒找麻煩的是我,他爲什麼會這麼…

嗯!難道是…宮野志保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她有些怪異的看着端木軒。

端木軒這會顯然沒有注意到哀殿下怪異的眼神,他接下來的一句話更是讓宮野志保有點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琴酒有沒有對你做什麼?”端木軒緊張的看着宮野志保。

宮野志保看着一臉緊張的端木軒,又是沉默了少許,然後微微搖了搖頭,“沒有。”

“沒有就好。”端木軒鬆了口氣,“你什麼時候去,幾個人?”

“明天,就我和琴酒兩個。”宮野志保移開了觀察着端木軒的眼睛,看着電視,淡淡的開口道,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這件事情交給我,我會幫你搞定的。”端木軒鄭重的點點頭,然後稍稍猶豫了一下,說道,“我現在變小了不方便出面,明天我會叫我哥和你一起去。”

“你哥?”宮野志保奇怪的瞄了眼端木軒。

“恩,我哥,他叫端木蒼,他的實力比我還強,搞定琴酒足以了!”端木軒點點頭,眼神有些心虛的看着別處,明明在柯南他們面前,他撒謊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但面對宮野志保,他總感覺有幾分心虛。

“哦。”宮野志保又是奇怪的瞄了眼端木軒,沒有說什麼,淡淡的點了點頭。

……

“明天早上9點,東京港見。”宮野志保淡然的看了眼端木軒,伸手把斗篷上的帽子戴上,轉身離開了。

“恩,明天見。” 你驚動了我的愛情 端木軒站在門口,目送着宮野志保的身影消失不見,才轉身回家。

他來到二樓,坐在剛剛宮野志保剛剛坐過的地方,盯着電視裏關於人魚島的報道,心中不知在想些什麼。 ?<>

軒到底去幹嘛了?突然的就離開了,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爲前天的事生氣,不過軒真是厲害呢,我一點線索都沒有的時候,他竟然就已經洞察了一切,軒以前到底是幹什麼的?會武術,看手上的繭,槍法肯定也不錯,推理能力也這麼強,真的是像他說的那樣,僅僅是個退伍軍人嗎?

一艘渡輪的甲板上,柯南小手撐着下巴,望着碧藍的大海,心思早就回到了前天的那起殺人事件上,那件事對他影響還是蠻大的,雖然他以前就隱約的感覺端木軒有很強的推理能力,但沒想到那麼強。

在他一點線索都沒有的時候,端木軒就看穿了一切,這讓端木軒在他心中本來就神祕的身影更是蒙上了一層面紗。

“柯南,美國島要到了,等下我們就要下船了。”下面傳來小蘭清脆的聲音。

“恩,知道了,小蘭姐姐。”柯南應了一聲,走下甲板。

“喂!小鬼,不準亂跑,等下你走丟了,我可不會去找你!”迎接他的是毛利小五郎不滿的抱怨,“這小鬼真是不乖,要是能像小軒一樣就好了,從來不要人擔心。”

喂!喂!不就是軒哥哥給你送錢了嘛!用得着什麼事都要拿我和軒比比嗎!柯南瞪着死魚眼,心裏吐槽着。

“哪裏啊爸爸,柯南也很乖的好吧。”小蘭的話讓柯南有點欣慰,不過馬上他又無語了。

“不過好像確實是小軒比較乖一點呢。”

喂喂!你們真是夠了啊,都被軒那副乖小孩的樣子給欺騙了好吧,他纔不是什麼乖小孩呢,前天還打斷了一個人的手。

柯南欲哭無淚,從他變小以來,他就一直籠罩在萬惡的“別人家的孩子”的陰影下。

“哈哈,總算到了,美妙的免費旅行就要開始了。”一下船,毛利小五郎就是興奮的一聲大笑,成功的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

“爸爸,小聲點啦。”小蘭丟臉的拉了拉毛利小五郎的手,感覺有些丟人。

柯南更是裝作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離他遠了幾步,明明軒的哥哥給了他那麼多錢,卻還這麼在乎這些小錢。

“哈哈,我不是高興嘛,小蘭你下次多給我賣點啤酒,說不定還能中獎呢。”毛利小五郎興奮的搓搓手。

“真是的,老爸,你夠了,中獎這種事怎麼可能經常有,我和柯南都餓了,先去找個地方吃點東西吧。”

“嗨!嗨…”

柯南瞪着死魚眼的隨着毛利小五郎和毛利蘭走進了一家西餐廳,沒想到,這種小島上竟然還開有西餐廳,他心中有些感嘆。

那!那是!

柯南眼神掃過西餐廳裏一個靠窗的座位,瞳孔猛的一縮,臉上閃過一絲驚恐,黑衣人!!?

在他視線的盡頭,一張靠窗的座位上,赫然坐着兩個穿着黑色風衣,頭上還披着黑色斗篷的人。

柯南臉色有些難看,他掙脫了小蘭牽着他的手,慢慢的靠近那兩個黑衣人,打算換個角度,看看那兩個人長什麼樣。

但還沒等他過去,靠窗座位上的一個黑衣人就像感覺到了什麼的樣子,突然看向他這邊。

蒼大哥!!?

端木軒震驚的看着那個黑衣人。

而此時看着柯南的端木軒也震驚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看到了什麼?柯南?

剛剛他就感覺到了有人在盯着他,開始他還沒在意,畢竟像他們這麼拉風,吃個飯還披着黑色斗篷的人可不多,但過了會,他感覺那個人還在盯着自己,就有點好奇了,回過頭來想看看是誰,但萬萬沒想到,他一回頭竟然看見了“死神”。

我-日了個去,柯南怎麼會在這裏,柯南不是應該下屆儒艮慶典纔會出現在人魚島嗎?難道是蝴蝶效應?人魚島事件要提前發生了?

“等下注意點,那個就是工藤新一,不要被他發現了什麼破綻,他正義感比較強。”端木軒低聲提醒了一旁的宮野志保一聲,就一臉笑意的走向柯南。

“柯南,你怎麼會在這裏?”

“蒼大哥你爲什麼穿着黑色的衣服。”柯南沒有理端木軒,而且一臉凝重的盯着他的臉。

我穿黑色衣服怎麼了?端木軒愣了愣,隨即馬上反應了過來,“柯南,你真是會瞎想啊,如果我是那個組織的人,你可活不到現在。”

媽咪,爹地追來了 他玩味的看着柯南,這柯南還真是多疑啊!

“蒼大哥你不是那個組織的人?”柯南死死的盯着端木軒的臉,企圖在他臉上看出什麼。

“當然不是。”端木軒回答的很堅定。

自己果然是有些疑神疑鬼了,蒼大哥怎麼可能是那個組織的人,軒可也被灌下那種藥變小了,而且蒼大哥上次還暴露了那麼多那個組織成員的代號,要是他是那個組織的人,犯不着這麼做,柯南心裏鬆了口氣,放鬆了下來。

“那蒼大哥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那邊那個人是誰?”柯南好奇的看了眼還在位子上坐着的宮野志保問道。

“喂!這個問題該是我問你好吧,那個是我朋友,我們是來這裏玩的。”端木軒笑道。

“柯南!你跑哪裏去了,我和爸爸在到處找你呢。”

“誒!端木先生?你怎麼在這裏?”

找不到柯南人的小蘭和毛利小五郎跑過來了,意外的發現端木軒竟然也在。

“哦!毛利先生和小蘭啊,我是和朋友出來玩的,聽說這裏有人魚,就跑過來看看熱鬧了。”端木軒笑着說道,沒有要給他們介紹宮野志保的意思,而是轉移了話題,“對了,你們怎麼會在這裏呢?”

“哈哈,端木先生,好久不見了,小蘭給我買啤酒中獎了,獎品就是美國島兩日遊。” 影帝重回十八歲 毛利小五郎得意的大笑道。

中獎!端木軒有些無語,前世從動漫裏,他就瞭解到了,小蘭是個運氣無敵的人,玩撲克,500多集都沒輸過一把,平時中獎神馬的,那更是家常便飯。

但這中哪裏的獎不好,偏偏也要來人魚島,不知道柯南的死神命格會不會帶過來,而且,讓柯南和宮野志保提前碰面了,不知道會不會影響以後的劇情。

端木軒感覺有些頭疼,硬着頭皮跟毛利小五郎和小蘭瞎扯着,不叫他們坐下一起,也不介紹宮野志保給他們認識。

但柯南偏偏還不如他意,剛剛他就感覺蒼大哥有些奇怪了,端木蒼在他印象中,不是個這樣失禮的人。

所以他一直在仔細的觀察着端木軒和坐在一旁冷眼旁觀的宮野志保,當看到了他們的手腕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好像明白了什麼。

“蒼大哥,那是你女朋友嗎?我看她手上戴着和你手上一樣的紅繩呢。”柯南裝作小孩子的樣子天真的問道,心裏卻在陰險的得意着。

“嗯?”端木軒本能的感覺有些不對勁。

“端木先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明明都有成實醫生了,外面卻還有別的女孩子!”馬上他就知道是哪裏不對勁了,被柯南的話吸引了的小蘭看向端木軒和宮野志保的手腕,立馬發現了他們手腕上的紅繩,小蘭一聲驚呼,然後就是憤怒的看着端木軒。

“哈!”端木軒有些發愣。

“真是看錯端木先生你了,原來你和那些有錢的花花公子沒什麼兩樣。”小蘭生氣皺着眉頭,對淺井成實印象不錯的她有些爲淺井成實打抱不平。

我去,這下端木軒總算反應過來了是什麼情況,他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了,不用回頭,他都能感覺到宮野志保看向他的目光有些發冷。

“小蘭,拜託,我和成實醫生什麼關係都沒有好吧。”端木軒有些欲哭無淚。

“端木先生,你不要狡辯了,上次成實醫生明明說過你睡她…唔。”小蘭還想說些什麼,但她已經被毛利小五郎捂住了嘴。

“端木先生,不要聽小蘭瞎說,上次我們什麼都沒看到,哈,什麼都沒看到。”好歹也收了端木軒錢,毛利小五郎還是知道幫忙的,他心中也有些感嘆,原來端木先生也是個花花公子來着,而且手段不低的樣子,兩個女孩子,一個比一個漂亮。

端木軒這會兒已經老淚縱橫了,這沒有的事,給他們越描越黑了,自己抹都抹不乾淨,他回頭看向宮野志保,果然,她眼中一片寒霜。

你們真是夠了啊!

www..

本作品的網友自行上傳,請登陸瀏覽更多精彩作品。 ?米花町,端木軒宅。

“恩,對,柯南,今天記得給我請個假,我有事,大概要離開三天左右,週六週日都不在家,如果你有事來我家,直接從窗臺那裏拿鑰匙進來就行了。”已經變成了大人的端木軒拿着蝴蝶結變身器,和電話裏的柯南交代着。

“軒,你是因爲昨天的事嗎?”電話裏傳來柯南內疚的聲音。

“安啦,昨天的事我老早忘記了,今天我哥來找我有點事,所以要出去一趟。”端木軒笑着安慰着柯南,看這柯南內疚的,他又有點不好意思了。



和柯南交代了一番,端木軒就掛斷了電話,他在主臥旁邊的房間也挑了件和昨天宮野志保差不多的黑色斗篷披上,然後拿出早已準備好的京劇面具,檢查了遍,沒有什麼遺漏,就拿着他那把消音手槍出門了。

……

東京港,端木軒靜靜的待在暗處,注視着來來往往的人流,因爲他帶着京劇面具,所以經常有發現了他的人好奇的看着他。

來了,他的視線裏出現了兩道穿着黑色風衣的人影,其中一道身影身上披着和他身上一樣的黑色斗篷。

正是琴酒和宮野志保兩人。

“和你出趟任務真是不容易,這次倒要看你怎麼躲。”琴酒陰冷的看着旁邊清麗的倩影。

宮野志保沒有理他,而是靜靜的觀察着周圍,等看到牆角里的那道黑色的身影,她眼前一亮。

“你以爲你不說話就沒事嗎,沒用的,現在就我們兩個人,組織可不會管到這裏。”琴酒陰冷的一笑。

“哦~你們組織管不了,你看我管得了嗎。”端木軒嘴角掛着絲不屑的冷笑,大方的走向琴酒和宮野志保。

“是你!!”聽到聲音,琴酒瞳孔就是習慣性的一縮,他擡起頭,才發現自己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道黑色的身影。

“怎麼,老朋友,看來你對我的印象不太深刻啊,每次見到我,你都好像不敢確認的樣子。”端木軒冷冷的看着琴酒。

“你爲什麼在這裏。”琴酒的聲音有些緊張,他注視着端木軒的身影,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安,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男人今天很可怕。

見過這個男人好幾面了,他卻從來沒有在這個男人身上有過這種感覺,每次面對他的時候雖然危險,但琴酒的直覺告訴他,這個男人不想殺他。

有的時候琴酒都要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組織培養的祕密武器,不然爲什麼每次都有輕易抹殺他的能力,卻不下殺手。

“他是我請過來的。”宮野志保一直站在旁邊旁觀着,雖然很早就聽組織的人說過,曾經有一個男人讓琴酒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但今天她纔在心中有了具體的概念,她還是第一次看見,作爲組織的王牌,琴酒會對一個人這麼緊張的。

她有些好奇的注視着端木軒臉上的京劇臉譜,這個人就是蒼鷹?那個男人的哥哥?

恩!不對,那個男人不是說自己就是蒼鷹嗎?那這個人是誰?看琴酒那個樣子,應該不會認錯人,難道那個男人撒謊了?

宮野志保仔細的觀察着端木軒,等看到端木軒還纏着繃帶的手,她嘴角微微勾起,真是有趣呢,看來他對那個藥確實是有把握,不但是有把握,竟然連解藥都有,就是不知道是臨時的解藥,還是真正的解藥。

從宮野志保看着他的時候,端木軒就感覺到了,等看見宮野志保嘴角淡淡的微笑的時候,他有些無奈了,果然嘛,騙不過哀殿下,不過他本來就沒抱什麼希望,昨天說的叫他哥哥出馬不過是個掩飾罷了,反正到時候他打死都不承認就好了。

端木軒在這裏和宮野志保眉來眼去,琴酒心中卻是掀起了滔天巨浪,雪莉和這個蒼鷹竟然認識!!爲什麼從來沒見她提起過,難道這個蒼鷹真的是組織培養的祕密武器?

“你們認識?”琴酒乾澀着嗓子說道。

“對,我是志保的男朋友,最近聽說你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企圖,本來來之前我是想直接殺了你的,但最後,我還是決定再給你一次機會,希望你不要讓我有出手的機會。”端木軒嘴角噙着一絲冷笑,不屑的看着琴酒,他對琴酒有絕對的實力壓制,琴酒在他面前根本就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他也就懶的和他客氣了。

原本端木軒是打算直接殺了琴酒的,但如果他現在殺了琴酒,名柯世界之後的劇情會全部改變,就是小哀也會有危險,琴酒應該是那個組織的王牌,如果琴酒死了,那個組織不可能放過和他一起出來的宮野志保。

“蒼鷹,你或許很強,但你以爲你能以一己之力抗衡我們整個組織!”

琴酒到底也是一流高手,作爲一流高手,自然也是有自己的傲氣的,被端木軒這樣不屑的對待,他心中早就是一片怒火,他陰狠的盯着端木軒,手悄悄的往下挪了挪,心中一片陰冷,男朋友!哼,等下就要雪莉死在你面前!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

“看來你是不想珍惜我給你的機會了!”端木軒目中閃着寒光,危險的看着琴酒,如果琴酒自己一定要找死,那他就不介意送他一程了。

“組織有規定,內部人員不能和任何組織外的人員有關係,雪莉已經違反了組織的規定,我會如實的…”

“砰。”琴酒的話還沒說完,一聲低沉的悶響就打斷了他。

“你以爲我在跟你開玩笑?我捏死你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最後,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出你的選擇,生或死!”端木軒目露兇光的看着琴酒,那把消音手槍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他的手上,而琴酒,他的大腿上多了個血洞,鮮血正拼命的往外滲出。

實力差距爲什麼這麼大!爲什麼我努力了兩年,卻還是沒他快!此時的琴酒早已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自己大腿上的血洞,心中有種深深的無力感,這次他敢挑戰端木軒完全是因爲前不久,他的實力有了些突破,增長的實力讓他產生了一種假象,只要這個男人一如既往的自大,讓他先出手,他就有機會打敗他,但現實給了他一擊沉重的打擊。

“很好,看來你真的沒把我的話當回事啊!”端木軒已經完全失去了耐性,他看着發呆的琴酒,冷冷一笑,直接舉起手中的槍,指着琴酒的頭。

冰冷的槍械直接貼着他的頭,琴酒不可自制的一陣恐懼,但作爲一流高手的自傲讓他什麼話都沒說,他只是怨毒的盯着端木軒臉上的京劇臉譜,好似是想把它刻在心底的樣子。

“啊!”剛剛因爲端木軒手上的是消音手槍,開槍的聲音很小,端木軒也特意的遮擋了下手上的槍,所以周圍的人一點察覺都沒有,但現在,端木軒直接拿着手槍指着琴酒的頭,周圍的人立馬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幾個女孩子直接被嚇得尖叫起來。

“下輩子不要惹你不該惹的人。”端木軒冷笑着盯着琴酒,他的餘光掃到了好幾個人在拿着手機報警,得快點搞定這裏的事了。

想到這,端木軒毫不猶豫的…… ?端木軒毫不猶豫的就打算扣動扳機了,不過還沒等他開槍,他就被人阻止了下來。

阻止他的自然就是一旁的宮野志保,宮野志保臉上還是一臉的淡然,沒有任何的表情,她拉住端木軒的胳膊,微微搖了搖頭,“我姐姐還在組織裏,我可以逃走,我姐跑不了。”

宮野明美?端木軒微皺了皺眉,他差點忘記了有這號人物了,剛剛只想着直接殺了琴酒,然後叫宮野志保吃下他剩下的那個藥,那樣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當是劇情提前好了,但現在經過宮野志保的提醒,他纔想起還有這號人物。

真是頭痛啊,現在這弄的不上不下的,端木軒有些頭痛的看了眼怨毒的盯着他的琴酒,現在他和琴酒的關係肯定是不死不休了,他倒是無所謂,但他怕宮野志保被琴酒報復。

“放了他,你有事嗎?”思忖了片刻,端木軒有些猶豫的看了眼宮野志保。

“沒事,只要在組織裏,他就做不了什麼。”宮野志保淡淡的搖了搖頭。

“那這事如果被上報了呢?”聽到沒事,端木軒稍稍鬆了口氣,

“我還有利用的價值。”

宮野志保聲音一如既往的清冷,端木軒從中聽不出任何的情緒,但他莫名的感覺有些心疼,

唉,端木軒在心中微微嘆了口氣。

“好了!恭喜你不用死了!我暫時饒你一命。” 總裁大人請愛我 端木軒冷笑着看着琴酒,語氣中充滿了不屑。

我不用死了!從剛剛宮野志保阻止端木軒開始,琴酒的心就提了起來,沒有人會想死,特別是近距離的感受過死亡以後。

所以雖然端木軒語氣中充滿了不屑,琴酒卻沉默着沒有說什麼,只是在心中暗暗發狠。

“知道你現在心中恨不得馬上報復回來,但我還是警告你,不要做什麼讓自己後悔的事,你應該知道,我擅長的可不止是手槍,狙擊槍我同樣也擅長,你們在鳥取縣的基地附近可到處都是至高點,你除非一輩子躲在基地裏,要不出來就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