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東方大小姐,我錯了,走吧,先帶我找個比較安全的地方,我們都休息一下,我看你也很累了,你這樣也不是辦法,辦法還是我來想吧。”劉笑天說道。

“哼,誰要帶着你走了。”東方嵐風生氣的說道,然後很不友善的拿着劉笑天開始望出去走去。

“喂,你這樣對我粗暴,我可是也死在這裏了。”劉笑天忍受着疼痛,罵罵咧咧說道。

“不帶你了。” 東方嵐風說着將劉笑天一把仍在了地上,躺在地上的劉笑天經過這麼一磕碰,疼的呲牙咧嘴,叫喊聲連連。

看着劉笑天難受的樣子並不相識假的。於是東方嵐風又將劉笑天重新放到兩根 樹枝做成的擔架上面,拉着劉笑天慢慢向着前方慢慢行進。

一面走,一面打量着這裏的地形,確實這裏看上去錯綜複雜,地貌十分的奇特。

劉笑天不由得搖搖頭,要複雜的一個地方啊,看來不能夠那麼輕易的走出去了。

“喂,這邊,你想死啊。那邊魔獸的氣息十分的濃厚,你想把你這麼好的身子送進魔獸的口裏啊……”劉笑天翻了翻白眼說道。

聽到這句話,東方嵐風十分的生氣,論修爲,自己修爲瑤瑤遠遠比這個傢伙高出很多,憑什麼自己的事情由着劉笑天來指揮,但是後來想想,可能這個該死的傢伙的說法是正確的,因爲東方嵐風也知道,這個傢伙的求生慾望看起來特別的強烈。

“嗯,就前面那個洞穴了,你會禁制嗎?”劉笑天問道。

“什麼事禁制?”東方嵐風這時候反問道。

“哎呀,你是東方長老的小孫女,怎麼連個禁制這種東西都不知道了,好吧,等進了洞穴,我就交給你。”劉笑天很無語的說道。

禁制這種東西雖然不是十分的流行,沒有攻擊力,但是防禦力還是十分的強悍的。


等進了洞穴,洞穴裏面閃現出一些磷火,估計是一些魔獸骨頭髮出來的。

東方嵐風這時候有點兒害怕,畢竟東方嵐風以前可是很少見到這種恐怖的東西的。

“不要怕,他們不會傷人的,恐怖的東西是活的東西,死去的東西並不怎麼害怕!”劉笑天這時候好心安慰道。

在緊急的環境之中,劉笑天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你先進去看看,裏面有沒有魔獸?放心,這裏既是有魔獸,也不會很厲害的,我能夠感覺的出來,雖然我現在修爲不能夠使用,身體不能夠發功,但是身體的感應力還是十分的強大的。”劉笑天慢悠悠的說道。

看着東方嵐風遲疑的樣子,東方嵐風還以爲劉笑天是想讓她死掉,其實東方嵐風確實想多了,劉笑天根本沒有考慮到這些。

“不相信的話把我也帶進去。”劉笑天說道。

隨機兩個人都走進了洞穴。

理念黑洞洞的,只有那些磷火一閃一閃的,在漆黑的黑暗中給人一絲光芒。

“可以的,沒有危險,現在你先佈置一下週圍的環境,設置一些禁制,我教給你,你先氣沉丹田,然後雙手合十,身子 微微彎曲,吐納吸氣…………”

不得不說,東方嵐風十分的聰明,不多時間就學壞了設置禁制,東方嵐風根據劉笑天的安排,在洞穴的周圍設置了一層禁制。

然後劉笑天從戒指裏取出一些藥材,要讓東方嵐風灑在外面。

“這是一種龍蛋所煉製出來的,你灑在外面,也可以防禦一些妖獸的襲擊,現在有了雙層防禦,你可以安穩的休息一下了。”劉笑天安慰道。

雖然東方嵐風表面上看起來十分生氣的樣子,但是內心卻還是十分的感激的,這個自己仇恨的傢伙辦起事情來到時有板有眼的。

不多時間,東方嵐風從外面摘了一些野草回來,然後在洞穴裏升起了一對小火,將這些野草全部給燉成了湯。

等熟了的時候,東方嵐風不友善的將一碗湯丟在了劉笑天的面前。

劉笑天也二話不說,現在也是十分的餓了。就把一碗湯喝的一乾二淨,反正味道十分的可以。

喝完湯,兩個人陷入了平靜的時刻。喝完湯之後,整個渾身感覺暖洋洋的,感覺十分的舒服。

東方嵐風也坐在一旁打坐。

但是過了一會兒時間,兩人就開始不鎮靜了,劉笑天突然發現自己的整個身子都感覺到有一種異樣的感覺。

“難道她放毒了?不對啊,她做湯的時候我可是看到了。”劉笑天開始懷疑到。

這時候的東方嵐風劉笑天突然發現也不太對勁。臉上汗珠低落而下,看劉笑天的時候,劉笑天感覺到自己是一隻小型野獸的感覺。

不多時間,東方嵐風的呼吸開始粗重起來,然後整個人慢慢向着劉笑天逼近。

“不好了,這女孩子看起來情況不是十分的美妙啊。但是劉笑天根本無法躲避,因爲重傷再身。”

“怎麼了?東方嵐風?”看着突然不太正常的東方嵐風,劉笑天開始有幾分害怕。

“嗯嗯……”東方嵐風答應了一聲,然後整個身子靠近了劉笑天。

劉笑天這纔想起來,哪兩種野草混合起來有那種作用。

“不好了,我糊塗啊,”劉笑天本來還精通一點兒藥材,但是此刻已經來不及了,更何況劉笑天現在整個身子根本無法動彈。

還沒有等劉笑天反應過來,劉笑天只感覺到一股如同棉花似的東西壓在而自己的身子上面,感覺整個細胞都有一種被解放的感覺。

不多時間,整個香菸的一幕出現了。

劉笑天從未體驗過的一張感覺。這種感覺充滿了無奈與喜悅。

劉笑天活生生的被一個女子就這樣蹂躪了,劉笑天真想哭爹喊娘啊。

東方嵐風此刻就像一頭脫繮的小野馬似的,兇猛異常,使得劉笑天目瞪口呆,劉小年胳根本無法反抗。

這身材天下一絕。

過了好長時間,一聲輕輕的嘆息聲,然後一滴滴熱流進入了東方嵐風的身子,東方嵐風一聲輕輕的喊聲,然後精疲力盡的兩人開始進入了夢想。

劉笑天的第一次就這樣沒有了,並且是被一個女子無情的奪走了的。

劉笑天此刻真正的有幾分擔心,明天的暴風雨此刻正在醞釀。(新的一週,新的開始,希望大家能夠努力奮鬥,實現自己的夢想。) 葉川突然想到了之前《靈獸志》記載的一段話。

書中記載,靈獸和靈獸之間,一般都是敵對的關係,實力相當的靈獸根本不會出現在同一區域,或者說不會在同一區域共存。。

一旦出現在同一區域,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靈獸之間在爭地盤。

「現在莽荒蠻牛和暗黑水蟒竟然同時出現,那會不會是……」

葉川心中突然欣喜的想到。

這個也可以解釋了為什麼突然出現莽荒蠻牛和暗黑水蟒兩個靈獸的原因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葉川覺得未嘗就沒有機會了,二打一的話,葉川絕對是沒有任何的機會的。

但是三方各自為戰的話,機會一下子就增加了很多。

「莽荒蠻牛停止進攻,看來是防著暗黑水蟒的偷襲……」葉川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他有些明白了過來了。

莽荒蠻牛一直進攻葉川,卻與暗黑水蟒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而且絕對不會把後背留給暗黑水蟒。

之前的戰鬥,葉川能夠遊刃有餘,主要的原因就是莽荒蠻牛似乎有著顧慮。

一開始葉川認為兩個靈獸的目標都是自己,所以他沒有心思去想這些,可是現在他明白了,靈獸並非都是針對自己的,它們之間同樣有著危機感。

葉川慢慢的朝後面退著,蠻荒蠻牛也慢慢的朝前走著。

身後的暗黑水蟒看到葉川不斷的朝著自己的方向接近,原本蜷縮著的身子,也慢慢的探出了頭,充滿了戒備之色。

葉川現在完全可以確定,三方之間的關係,絕對不會是聯合的關係,而是分散的。

森林之中,這一片區域之內,葉川和兩大靈獸三方之間的對峙,一時間有些微妙。

「看樣子,必須先挑起它們之間的爭鬥才可以啊……」

葉川心中想著,不過想要讓兩方爭鬥,恐怕自己就要鋌而走險了。

葉川夾在中間,看上去是劣勢,不過現在看來卻同樣有著優勢。

他揮舞了一下手中的黑芒,兩邊的靈獸似乎同時都動了一下。

慢慢的朝著暗黑水蟒後退的葉川,眼神不住的瞄著兩邊,自己現在竟然成了兩方靈獸的誘餌了。

「兩邊都想要消滅自己,給它們的戰鬥騰出空間,卻又都不想因為和自己的戰鬥而影響了他們之間的戰鬥,好聰明的靈獸啊。」

「現在只有進攻一方,帶動一方到另一方的範圍之內。」葉川心中有了計較。

距離暗黑水蟒約莫三十米左右的距離,葉川突然朝著暗黑水蟒的方向急速的前進,暗黑水蟒似乎感受到了葉川的殺意,也向著葉川的方向全力的攻擊攻來。

兩道身影速度都非常的快,而葉川在前進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改變了方向。

「就是現在……」

葉川看著暗黑水蟒動了,直接一個掉頭又朝著莽荒蠻牛的方向快速的疾馳而去。

因為葉川之前就制定了這個一個方面,所以他的心裡是有數的。

可是暗黑水蟒和莽荒蠻牛畢竟是畜生,它們怎麼也想到葉川竟然會如此的大膽,竟然敢戲弄他們。

不過此刻的莽荒蠻牛看著葉川和暗黑水蟒同時向著自己沖了過來,它自然是不甘示弱。

直接沖向了暗黑水蟒,葉川衝到接近莽荒蠻牛的時候,又一次的改變了方向。

莽荒蠻牛和暗黑水蟒兩方很自然的就糾纏到了一起。

暗黑水蟒纏繞住了莽荒蠻牛,而此刻的莽荒蠻牛力量超乎尋常的大,直接將纏繞在自己身上的暗黑水蟒連帶著自己撞向了對面一顆大樹。

「轟……」的一聲。

「好強大的力量,這就是真武境的力量?」葉川長出一口氣道。

眼前的景象非常的震撼,以葉川的力量是絕對辦不到這一點的,眼前的大樹即便是葉川也不可能撼動,而莽荒蠻牛一合之擊,竟然連根撞翻。

暗黑水蟒似乎受了重傷,嘴角留下了暗黑的液體,而此刻的莽荒蠻牛看上去也好不到哪裡去。

「這就是純粹的力量對比啊。」葉川完全可以看得出來。

兩方几乎沒有任何的武技或者套路,他們純粹的就是看誰能夠熬到最後。

莽荒蠻牛繼續的朝著前面不斷的衝擊著,不過腳步是越來越慢,而纏繞在它身上的暗黑水蟒也一直用盡著它全身的力氣。

「啪……」



暗黑水蟒的尾巴用儘力氣猛抽了一下莽荒蠻牛,莽荒蠻牛一個踉蹌倒在了地上。

即便是倒地也是那麼的壯觀,葉川有些看傻了。

「光從力量這一點上來說,我恐怕就輸給這兩個魔獸了,想要擊敗他們好像還真的不太可能。」

安總裁的特洛伊之戰 ,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了。

認識到差距總是好的。

至少今天讓葉川認識到了真武境的強大,葉川並未著急離開,而是仔細的觀察著兩個靈獸之間的戰鬥。

「嗯?似乎兩個都快不行了……」

葉川的內心暗喜,整個人都充滿了微微的顫抖。

要知道靈獸可是很值錢的,從靈獸志記載,即便是單純的靈獸肉都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增強人的體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