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幽蘭聞言轉過身去,美目對着那個方向凝視了一會兒,下一刻便縱身而去,身法說不出的飄逸出彩,白衣飄飛,看的周邊的牧民兩眼發呆,感情這漂亮至極的姑娘原來也是一位修行的高手啊。

轟!

葉蕭看着已經遠去的白色身影,小腿一發力,整個人彈空而起,像一塊天外飛石一樣重重的落在幾百米開外的草地上,將大地都震的抖動了一下。

弄出了這麼大的響動,白衣聖王白幽蘭側過頭看了一眼葉蕭,顯然很不滿意他方纔的舉動,明亮的眼睛彷彿在說,萬一打草驚蛇了怎麼辦。

葉蕭嘿嘿一笑,自覺臉皮已經厚如城牆,絲毫沒有悔悟之意,笑着說道:

“姑娘,你確定這裏就是魔族人的隱祕據點麼?我看並沒有什麼異常啊?”

“你先前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不就是爲了確定這地底下的東西麼,既然你已經確認了,你還問我做什麼?”

葉蕭頓時傻眼了,沒想到自己的意圖早已經被眼前的這個美麗姑娘所知曉。

沒錯,他先前從高空重重落下,狠狠砸落在地上,看似魯莽衝動,其實是爲了確認這地底之下是否有什麼貓膩。

這裏是平原,所有的東西一目瞭然,要想在此地建立據點,只能選擇在地底之下,如果這裏並沒有什麼異常,那麼葉蕭砸落在地上的聲音應該是快速而沉悶的,但現在地底下卻發出了斷斷續續的迴音,如同寺院裏敲鐘一樣,嗡嗡迴響着。

這底下是中空的!果然有貓膩。

葉蕭點了點頭,如果不出意外,下方就是魔族人的據點了。

不過令他好奇的是,方纔他是來到此地才發現這裏的異樣氣息,而先前在萬米的高空中,這白衣姑娘又是怎麼發現的?

“你讓開一點。”

就在葉蕭百思不解時,白衣姑娘開口說話了,說完這一句,也不管葉蕭的反應,單掌聚氣,原本白皙的手掌聚滿了靈氣後,整隻手掌發出了聖潔的光芒,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開始波動,手掌四周的空氣也開始了輕微的顫抖。葉蕭暗暗咋舌,急忙退開了幾步,天知道這一掌有着多大的威力。

“破。”

白皙的手掌朝下虛空一按,原本堅實的大地此刻卻是猛然撕裂了開來,一股恐怖而無形的力量不斷在地上游走,大地猛烈顫抖着,新鮮的泥土不斷翻飛出來,最後露出了一個巨大的洞口。

葉蕭和白衣姑娘齊齊站在洞口門口,望着下方那個深不見底的黑洞,良久不語,這魔族人真是恐怖,居然在地底下挖出了這麼一個隱祕而錯綜複雜的地底據點,要不是白衣姑娘,就憑葉蕭一個人,哪怕讓他從此地經過,也不見得能發現。

“現在怎麼辦?”


“等。”

“可是他們不上來,或者地下有另外的通道跑了呢?”

白衣姑娘側過頭安了葉蕭一眼,開口說道:

“有道理,所以勞煩你先下去查看一番。”

“。。。”

葉蕭真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幾個嘴巴,心中怒罵自己:叫你多嘴!叫你多嘴!

當然在漂亮的姑娘面前,葉蕭自然不能表現出自己心中的心虛,臉上露出一副本應如此的樣子,在白幽蘭的注視下,正準備對黝黑的洞口一躍而下,尖銳的嘯聲自下方突然傳來,有什麼東西正以一個極其恐怖的快速飛了上來。


葉蕭和白幽蘭的反應很快,就是同一時間瞬間暴退了開去,

唰!唰!唰!

十幾道黑影從地底下衝了出來,來到了地面之上,睜着猩紅雙眼,煞氣逼人,正是魔族的人。

“怎麼?這就是你們北冥城的援軍,就你們兩個?”

居然被敵人鄙視了,葉蕭看了一眼身邊的沈默不語的白衣姑娘,心想罵架這種事還是男人來做比較合適,於是他走了出來,眯眼大量面前的魔族人,十三人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衣服,雙眼赤紅,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令人不安的氣息,那是魔性的氣息。

“哪來這麼多的廢話,既然小爺來了,你們就別想跑了,趁我還沒動脾氣趕緊投降,不然打的你們爹媽都不認識!”

“桀桀桀。。。真是伶牙俐齒的混賬小子,等會我定要親自擰下你的腦袋!”

“哎呀哈,這麼囂張!我。。。”

葉蕭擼起了袖子,一臉興奮,正準備繼續叫罵聲,眼角突然瞥到一個白色的身影身影閃電般竄了出去,直插對方的人羣,定睛一看,我靠,正是那白衣姑娘,雙方已經戰成了一團,看到在白幽蘭那凌厲的攻勢下,十三人結成的陣型幾乎是瞬間奔潰,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葉蕭也懶得出手,抱着雙手在一邊掠陣。

白幽蘭身形如鬼魅,在十三人間不斷遊走,每次現出身影時都會有魔族人倒下。

葉蕭看了之後在一邊暗暗咋舌,這小妞什麼來頭,看其年齡和自己差不多,修爲居然已經達到了王級!而且從她身上的靈力波動來看似乎已經隱隱觸摸到了皇級領域的門檻,這永夜大陸真是臥虎藏龍啊。

戰鬥結束的很快,在白幽蘭的凌厲攻擊下,不到一會時間地上已經躺了十三具屍體,這些人的修爲可都是先天之境啊,可是在這個白衣姑娘的眼中,估計和市口賣的大白菜一樣普通吧,眼睛都不帶眨的直接殺了。

白幽蘭四周一片狼藉,鮮血染紅了大半的土地,加上那十三具屍體,這情景實在是慘不忍睹。

但然葉蕭感到驚奇的是,站在最中間的白衣姑娘似乎一點也沒有被這些所影響,白衣如雪,一塵不染,反而居然還有一種強烈的視覺美。

“怎麼不留個活口,也好拷問下關於魔族的情報?”

“魔族人,都該死。”

說完這句話,白幽蘭直接向着那黝黑的地底大洞跳了下去。

葉蕭一愣,雖然對方已經很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緒,但他仍能從這短短的幾個字中感受到了一種憤怒的仇恨,看來這白衣姑娘和魔族人之間肯定存在不共戴天的仇恨吧。不過現在可不是想這些東西的時候,看到白幽蘭已經跳入了地底,不知怎麼回事,葉蕭隱隱有些心驚的感覺,似乎下方存在着某些不好的東西,他咬了咬牙,緊跟着跳了下去。

快速的下落了二十丈後,葉蕭雙腳終於接觸到了柔軟的泥土,站起身來,發現一邊的白衣姑娘離他很近很近,此時正直直的看着他,葉蕭被她看的有點不自然起來,有點緊張的說道:

“你。。你想幹什麼?”

“你到底是誰?爲什麼一直跟着我?”

“哦,我就是個無名路人,怕你一個姑娘家吃虧,所以纔跟上來看看能不能幫到你。”

白衣姑娘突然閉上眼睛,似乎正在感知雙眸,等她再次睜開雙眸,眼神已經變得冰冷無比,冷然說道:

“我說過,魔族人,都得死!雖然你掩飾的很好,但你的體內擁有魔族人的氣息,你就是魔族人,所以,死吧!”

葉蕭心中撲騰一下,暗道糟糕,要壞事了,果然,話音剛落,對方絲毫不給他任何解釋的機會,擡手一掌就迎面劈來!

轟!

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掌印,葉蕭的身影閃現在十丈開外,急忙說道:

“我靠!姑娘你冷靜點,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不是。。。”

“不要狡辯!吃我一掌!”

葉蕭現在這是欲哭無淚了,只好再次狼狽閃開,面對着面前這一根筋的傻姑娘,他真不知道該怎麼去解釋,他體內有魔源,這是事實,而這姑娘也不知用是彷彿知道了自己體內蘊含着魔的力量,現在在仇恨的驅使下,將自己當成了一個魔族人,正要拼個你死我活。

“轟!轟!轟!”

如果有人在這裏,一定會吃驚的發現底下出現了一個極其滑稽的場面,一個長相還算可以的白髮青年被一個極其美麗的姑娘攆的到處亂跑,狼狽不堪,卻絲毫沒有還手的意思。

白幽蘭可是全力出手,沒有絲毫留有餘手的意思,每一次攻擊都會震落下不少石塊,在念力的輔助下,葉蕭雖然閃避的狼狽,但好在並沒有受傷,每次都能在最爲關鍵的時刻躲閃開去。

“我靠!你個瘋女人!住手啊,在不停手我要施展絕招了啊!”

“正合我意!”

“。。。”

葉蕭很是無語,被無辜攆了這麼久,是個人都要火冒三丈了。

漆黑的雙眸瞬間變成金黃之色,在昏暗的地底下猶如兩顆寶石,閃閃發光。

表情一直沒有出現過明顯變化的白衣女子姣好的面容上終於出現了一絲驚愕,

“黃金聖瞳!?你居然是名念師!?” 沒想到魔族人居然出現了一名念師,那麼今日必留你不得!”

面對着這個近乎固執的執着的白衣女子,葉蕭眉頭高高挑起,明亮的眼眸中閃過一道精光,對付這種冷傲不講理的人,你要做的是,就是先打的她服服帖帖,這樣她纔會將你放在和她同一個位置上,纔會重視你說的話。

“既然這樣,就沒得說了。”

葉蕭不再逃避,轉過身來,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白幽蘭。

左手虛空一伸,黑影閃過,黑絕已經入手,一陣熟悉的觸感自劍柄處源源不斷的傳了過來,澎湃而又熟悉的力量在葉蕭體內不斷涌出,盡數灌輸到黑絕中,劍身變得輕盈無比並且發出了愉悅的劍嘯之聲。

葉蕭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大地轟然一聲龜裂開來並且深陷下去,可想而知這輕輕一踏力量之大,黑色的身影帶着凌厲無比的氣勢來到白幽蘭的面前,然後當空一劍劈下。

“劍一,崩輪!”

白幽蘭看着驟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乳白色月牙狀的劍氣,美麗的眼眸猛的一亮,心中暗生幾分佩服,好精純的靈力,好精純的劍氣。

雖然心中佩服,手上卻未曾停下,隔空一掌轟出,嬌喝一聲:

“給我破!”


轟!

兩道不同力量迎空相撞,發出了巨大的聲響,無形的衝擊波更是將地底下的一些建築毀成廢墟。

葉蕭的戰鬥方式就是暴烈和凌厲,當他發出第一劍的時候,再也沒能停下來,因爲他知道,他現在所面對的是一個半隻腳踏入皇級領域的恐怖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固執的瘋女人。

“劍二,斷空!”

“劍三,截大江!”

“劍四,撼崑崙!”

“劍五,虛空碎!”

連續四劍,沒有任何的停頓,葉蕭步步緊逼,發出了連綿不斷的攻擊,將白幽蘭逼的瀾被不堪,退到了一個角落中。白幽蘭此時看向葉蕭的眼神雖然仍是一片平靜,但瞳孔深處已經閃過一絲深深的忌憚之色,這傢伙的實力明明是在君級,而且應該是剛不久前才踏入君級領域,爲什麼體內會有如此渾厚的靈力,還有如此恐怖的劍訣又是什麼,爲什麼她從來沒有聽說過。

如果葉蕭站下出現的實力能讓白幽蘭感到忌憚,那麼另一件事情卻是讓她感到了深深的恐懼。

因爲至始至終,葉蕭並沒有發揮自己作爲念師的實力,白幽蘭看着對方眼眸中強大而熾盛的金光,知道到目前爲止,對方一直留有餘手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爲什麼在他的體內的可以感知到那股讓自己最爲討厭的氣息。

就在她稍一分神的時候,一股令人木骨悚然的危險氣息籠罩了她,擡眼望去,發現對面白髮青年雙眼已經由金黃之色變成血空一片,面帶殺氣的看着她,不,應該是看向她身後的方向。

白幽蘭身體一僵,剛想轉頭,

“不要回頭!”

葉蕭暴喝一聲,呼吸變的急躁了幾分,猩紅雙眼死死的盯着白幽蘭身後的方向,似乎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唰!

白幽蘭頭也不會的一掌向後劈去,同時身體借勢快速向着葉蕭所在的方向飛去,雖然已經遠離了身後之物,但白幽龍女絲毫沒有半點分散注意力,一股陰寒噬骨的感覺一直伴隨着她,而前方的白髮青年也出手了,現在她身在半空,幾乎沒有了任何躲閃的機會,如果對方對她出手,她必然重傷!


在白幽蘭出手的一剎那,葉蕭也動了,白髮飛舞,劍出遊龍,劍嘯如歌。

嗡!

葉蕭黑劍所指方向五丈內,前方所有亂石盡數砰然而碎,劍尖出的空間甚至直接撕裂了開來,露出了黑色的亂流空間,但憑着出劍前的劍勢居然有如此恐怖的威力,白幽蘭絕美的面容上一片慘白,這一劍,要是目標是她,她絕對擋不下!

咔嚓!

由於黑絕身上積攢了太多的能量,劍氣狂暴亂竄,葉蕭周圍的巨石上都出現了裂痕,甚至連大地都開始了輕微的顫抖。這一劍,凝聚了他體內所有的靈力,這一劍,就是他踏入修煉之途以來最爲恐怖的一劍,這一劍名爲斬月。

“劍六,斬月。”

大荒劍訣一共七式,越往後,威力將爲以成倍的增加,現在,葉蕭在巨大的壓力下,終於成功使出了第六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