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能談到10%左右,」西蒙道:「不過,或許拖上一兩個月,會有一些轉機,你知道的,巴黎迪斯尼樂園4月份開業。」

喬納森敏銳地抓住西蒙話語里的潛台詞:「你不看好巴黎迪斯尼?」

「很難說,至少巴黎迪斯尼的成本是嚴重失控的,而且,文化上的衝突也非常明顯。不同於日本對美國文化的認同,法國是非常反美的。」

喬納森也明白其中的關節,如果巴黎迪斯尼樂園經營狀況不及預期,再加上日本經濟處在下行狀態,大阪市政府出於風險考慮,很可能會放棄持股的要求,直接選擇現金。畢竟,堅持持股的話,一旦將來主題樂園經營失利,這部分股權不但無法獲得利潤分紅,本身也會持續貶值。

「不談這個了,西蒙,梅格今晚也在,你要不要和她聊聊《西雅圖夜未眠》的事情?」

喬納森這麼說着,不等西蒙回應,就向不遠處的梅格·瑞恩使了個眼神。

雖然轉到了MA旗下,但梅格·瑞恩卻並不是喬納森親自代理。不過,MA最近幾年一直在嘗試向CAA的模式轉型,非常強調內部合作,喬納森自然要『以身作則』。

「晚上好,西蒙。」

此前的一系列遭遇后,梅格·瑞恩在西蒙面前就如同一隻乖巧的小鵪鶉。

西蒙打量了今晚穿一套黑色弔帶禮服的梅格·瑞恩,目光中閃過一些滿意,道:「漢克斯對劇本非常感興趣,男主角基本確定會是他,你私下裏可以和他談談劇本。」

梅格·瑞恩點頭表示記下,見男人舉起手中的杯子喝了口酒,便識趣地走開。

旁邊的喬納森見此情景,也是無奈。

西蒙對於這位被無數影迷視作夢中情人的荷里活甜姐兒,似乎總是很難提起什麼興趣。

打發走梅格·瑞恩,一直在旁邊觀望的梅蘭尼·格里菲斯就拉着自己丈夫走了過來,旁邊還跟着孤身一人的喬安娜·卡西迪。

大家聊了幾句,梅蘭尼·格里菲斯還特意說起達科塔的近況。

因為西蒙親自取名的緣故,荷里活不斷的傳播下,達科塔·約翰遜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都已經成了西蒙·維斯特洛的教女。不知道是不是約翰遜夫婦刻意為之,西蒙也沒有在意這些細節。

今晚過來,主要是和布萊恩·德·帕爾瑪聊一下他正在籌備的新項目《情梟的黎明》。

和約翰遜夫婦談笑一會兒,西蒙就和帕爾瑪以及喬納森三人躲回了別墅。

現在的西蒙,不想應酬的話,大部分人也只會覺得理所當然。

這又是一部傳記類型的黑幫片,環球影業兩年前就買下了劇本並且開始緩慢籌備。

西蒙的記憶中,這部影片的票房勉強還算可以,再加上布萊恩·德·帕爾瑪的緣故,項目直接就列入了丹妮莉絲娛樂明年的片單。

不過,布萊恩·德·帕爾瑪看中的男主角阿爾·帕西諾還有一部《》要拍,《情梟的黎明》只能等到下半年開機。檔期還要看接下來的具體成片效果再進行確定。

西蒙、帕爾瑪和喬納森三人在喬納森家豪宅二樓的露台上聊了十多分鐘,更多細節就基本確定。

知道今晚派對上很多人還期待能和西蒙多接觸一下,布萊恩·德·帕爾瑪可不想被人記恨,正事說完,又談了一些瑣事,就主動起身表示要和其他人打聲招呼。

「西蒙,買下《證明無罪》版權的伯恩夫婦今晚也來了,你要不要和他們聊幾句?」

西蒙搖了搖頭,從樓台上望下去,意外的發現了一個女人身影,卻是克麗絲·詹娜。

那女人大概是一直注意著這邊,見西蒙望過來,離開就抬頭,禮貌地朝男人笑了笑。

喬納森注意到這些,也主動起身道:「好吧,我先下樓了。」

西蒙只是點點頭。

克麗絲·詹娜也在西蒙的示意下來到樓上。

不知為何,看到這個當初聲稱和他『很熟悉』的女人,西蒙就忍不住生出一些戲虐心思。

這處露台有着封閉式的圍欄,向內是一間起居室。

注意到克麗絲·詹娜進入起居室時隨手反鎖上了方面,西蒙就忍不住露出一些笑意,這女人倒是識趣,或者,也是不想別人再上來打擾的心思。

「嗨,西蒙。」

原本還想解釋一下自己今晚為何會在這裏的克麗絲·詹娜,走進露台,剛剛打過招呼,就看到眼前的年輕男人慢條斯理地把面前圓桌上一個裝糖果的盤子騰空,放在腳邊的地板上,然後倒了一些酒水進去。

立刻就想到了當初飛機上的那次經歷。

雖然過去了很久,面對這個在荷里活權勢愈盛的男人,想想這大半年來自己從《紐約嬌妻》系列中獲得的一切,克麗絲·詹娜就生不出絲毫反抗心思。

望了望男人腳邊裝有酒水的盤子,這種Play也是玩過的。

因此,只是遲疑了幾秒鐘,左右看看,確認不會有人能夠看到這邊,女人就露出討好的笑容,緩緩地軟下身去。 林漠愣住了,他沒想到,阿蠻竟然會做這樣的事情。

下面蠱族人也都愣住了。

如今的阿蠻,乃是苗疆百世不遇的至尊蠱母,乃是苗疆獨一無二的王。

而且,金蠶蠱出世后,阿蠻又恢復了原來的美貌。

不論是皮膚還是長相,阿蠻都不比任何一個女人差。

這樣一個長相絕美,萬眾臣服的女王,這天下,又有哪個男人配得上她?

可是,她為何偏偏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吻上了林漠?

現場,也唯有桑烏桑吼最為清楚情況。

過了良久,阿蠻才鬆開林漠。

她後退一步,看著下面眾人,突然朗聲道:「你們稱為我至尊!」

「那麼,我要讓他當我們的蠱王,你們願意嗎?」

這句話,在蠱族的意思,就是要讓林漠給她當老公的意思。

下面蠱族人先是驚愕,而後,紛紛對著林漠跪拜,高呼蠱王。

至尊蠱母,在苗疆,絕對一呼百應。

她的任何一個決定,都會得到苗疆所有人的支持!

阿蠻面色緋紅,滿臉喜悅。

林漠卻是急了,他往前一步,想要說話,卻被阿蠻輕輕攔住了。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但是,我們苗疆人,沒有那麼多規矩!」

「你可以有好幾個妻子,我不會在乎的。」

「但這輩子,我只會有你一個男人!」

阿蠻輕聲道。

林漠心情複雜,他看著阿蠻,低聲道:「可是,我……我恐怕要辜負你這份喜歡了。」

「我,只愛我妻子一人!」

阿蠻面色有些沉鬱,但她很快又笑了起來。

「沒事,只要你心裡有我就好!」

阿蠻說了一句,轉身下去,接受苗疆眾人的跪拜。

林漠看著她的背影,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過了良久,火華趕了回來。

他把那個玉佩還給林漠,嘆了口氣:「不好意思,沒能幫你殺了蠱尊。」

「這老東西,太狡猾了。」

「不過,他受傷也不輕。短時間內,也無法興風作浪。」

林漠點了點頭。

事實上,現在蠱尊死不死,都已經不重要了。

阿蠻有了自保之力,蠱尊對她無法造成絲毫威脅。

而且,林漠也不想讓蠱尊就這樣死了。

當年林家的慘案,蠱尊肯定牽扯其中,林漠還要找他調查清楚呢。

蠱尊跑了,這個莊園,就暫時成了阿蠻居住的地方。

六大家族的人,全都悄悄撤退了。

在莊園外面,毒蜘蛛和太子也都趕過來了。

在林漠與火華合作籌劃了這件事後,林漠就放了毒蜘蛛。

毒蜘蛛一直躲藏在暗處,就是在觀察十大家族的情況,尋找太子。

今晚,火華得知與蠱尊合作的是宋家和李家,他就立刻聯繫了毒蜘蛛,讓她出手救人。

毒蜘蛛做事也很乾脆,她立刻出手,抓住了宋家和李家的所有核心成員,逼迫他們交出太子。

最終,是李家的人把太子交出來了。

也就是說,當初抓走太子的面具人,其實就是李家的人。

太子站在門口,看到林漠出來,臉上頓時閃過一絲不爽。

「林漠,就算這次是你幫著救了我,但咱倆之間的事,還沒完!」

太子大聲喝道。

林漠沒有說話,之前他覺得太子做事有點變態。

但是,聽火華說了毒蜘蛛以前的事情后,林漠反倒理解他的做法了。

換成任何一個人,母親遭受了這麼多的苦難,他都會拼盡全力維護自己母親的! 「媽媽,妹妹今天很乖哦,」小陽拉着她的手,跟她一起趴在了小搖籃前面:「媽媽你看,妹妹長得真的跟你好像哦。」

剛出生的時候,小圓月還太小,只能看得出來大致輪廓跟她有些相似。

現在長大了些,眉眼處確實跟她很像。

福媽泡好了奶粉送了過來:「時小姐,小圓月這兩天的胃口可好了,她才剛一個多月吧?我還從來沒見過胃口這麼好的女孩子,長大了肯定是個可愛的小吃貨。」

時繁星不由得笑了出來。

她小的時候……也確實是個吃貨。

而且還是個有低血糖毛病的吃貨。

那個時候爸媽都很擔心自己在學校里突然暈倒,就給她書包里塞滿了星星糖。

那些星星糖都是爸爸特意去找人做的,用的是很好吸收的葡萄糖和麥芽糖,含一顆很快就能緩解低血糖的癥狀。

但是她嫌棄那些糖很沉,總是不願意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