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無,介意我這樣叫你嗎?”彬星問道。

“星大哥,靈無不介意。”白靈無回答道。

“來,我們握個手。”彬星伸出手,笑着說道。賽頓等人都知道彬星要做什麼,不過比較驚訝的是,怎麼會到現在纔來握手測試白靈無的潛能呢?不是應該在一見面的時候,或者是交談以前,就這麼做了嗎?

“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會帶她走。”索淡淡地說道,這句話顯然是針對彬星現在的所作所爲說的。

感覺到額頭傳來的熱能時,彬星勾起一抹笑容,對着索,肯定的點點頭。“嗯,她確實會和我們一起離開。歡迎你加入我們,靈無。”最後一句自然是對着白靈無說的了。

“星大哥,你是神嗎?”白靈無忽然飛出一句話,黑色的眸子中充滿好奇的光芒。

“是啊,我是神族的星之神,彬星。”彬星微彎下腰,對着身高只到他胸口位置的白靈無說道。有一個能和元素對話的幫手真好,那他就可以省下很多的解釋了,畢竟,元素是無所不知的。

“那你是不是會實現靈無的願望?”白靈無問道,爹爹說過,有什麼願望想要實現的話,可以向天上的神許願。

“不,神不是萬能的,我們也有我們做不到的事情。”彬星搖搖頭,回答道。

“好可惜,那靈無不就不可以有很多很多的糖果了。”白靈無嘟着嘴,失望地說道。

“靈無,去休息了。”索挑了挑眉,覺得現在已經很晚了,也是時候去休息了。

“可是,靈無還不累。”白靈無撒嬌似的拉扯着索的衣袖,說道。

“先去休息。”索說道。

“那好吧,不過,你們不可以趁靈無睡覺的時候,自己跑出去玩哦!”靈無想了想,然後對着彬星等人說道,認真的樣子彷彿他們真的會偷偷溜出去。

“嗯。”索答應道,若他不答應她的話,恐怕她今天是決不會去睡覺的。

“索哥哥,星大哥,頓大哥,舒兒姐姐,靈無去休息了,晚安。”白靈無乖巧地向衆人請安後,才離開房間,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休息。

“那我陪她去吧。”舒兒站起來,對着衆人說道,然後隨着白靈無一同回房去。

“好了,要不要說說你們在殺手門的事情?”兩個女生都離開後,彬星才笑着問道。

“刃嘯,也就是十大高手中,排行第六的[魔鐮]。他同時也是殺手門的創立者,前任主人,現在的殺手門是屬於索大哥的。”賽頓大略地將殺手門的情況說給彬星聽。

“唉!”彬星嘆了一口氣,哀怨的眼神分別飄到索和賽頓的身上。

“你幹嘛這樣看我,噁心死了。”賽頓忍不住說道,拜託一下,彬星可是男的叻,被一個男子用這種眼神看着,不噁心死纔怪。

“你們的身份怎麼一個比一個麻煩啊!”彬星抱怨道,賽頓是帝國的二王子、索是魔族王子和人族天才的混血兒、宇斯是佧黎諾村長老的兒子、狄伽和精靈長老之間有契約在身、婷淚的母親是十大高手之一、白靈無的父親也是。 穿而複始[綜]

“還好吧。”賽頓想了一會兒,才緩緩地說道。

“哪裏還好了?”彬星瞪了賽頓一眼,反駁道。 “對了,星,你確定要把靈無留在我們身邊嗎?”賽頓開口問道,他的問題剛落下,索已經有意無意的玩弄着自己的黑色長髮,只要他一個不小心說錯話,恐怕就會發生一些小小的‘意外’了。

“你是說她的個性嗎?”彬星大膽的猜測道。

“嗯,我想,她應該不會忍心傷害任何一種生物吧。”賽頓用眼角瞄了索一眼,確定對方不會對他的生命帶來任何的威脅以後,才小心翼翼地點點頭。

“放心好了,我相信這個問題索會解決的。”彬星一副‘安啦’的樣子,將問題拋到索身上。

“我會解決的。”索承諾道,他所謂的解決,就是不讓白靈無的手沾上任何的血腥。所有的事情自然有他擔當,無需白靈無親自動手,他也不會讓她看見這些骯髒的事情的。

“索,她就交給你了。”彬星拍拍索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

“羅嗦。”索瞥了彬星一眼,淡淡地說道。

“星,我們明天就出發到翼人族嗎?”解決了白靈無的事情,賽頓將問題轉向他們到淵崖山地的目的。

“不,過幾天再說。若我們一直這樣趕路,不讓別人懷疑我們到這裏的目的纔怪。”彬星笑着說道,這不是說明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噢,知道了。”賽頓會意的微微頷首。之後,他們都沒有再說話,各自找個位置睡覺去了。

在他們的隔壁房間,舒兒和白靈無還沒入睡。白靈無好奇地開口問舒兒,雖然她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舒兒姐姐,你很喜歡星大哥嗎?”

“轟”舒兒的小臉頓時紅透了,她慌張得不知該說些什麼纔是。天啊!白靈無還只是個小孩兒,怎麼會突然說起這個話題,她應該怎樣回答她纔是呢?

“不可以問嗎?”白靈無見舒兒久久沒有回答她,再次說道。

“不……不是不可以問,只是……只是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你纔是而已。”舒兒輕輕地說道,笑容中帶有些許的羞澀。

“喜歡是什麼?就好像靈無喜歡爹爹那樣的喜歡嗎?”白靈無不解的問道。

“那是不一樣的。”舒兒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但她知道這是不一樣的。

“好麻煩哦,那靈無以後不要喜歡別人好了,這麼麻煩。”白靈無想了很久,都得不到答案,只有更多更多的疑惑,所以決定放棄了。她最討厭用腦筋,這些事情還是給其他人想好了。她打定主意這麼做了。

“靈無,有些事情是要到發生的時候,你才知道應該要如何應付,現在的話,你只要乖乖休息就可以了。”舒兒撫摸着白靈無的茶色髮絲,柔聲說道。

“嗯,舒兒姐姐,你也睡吧。”白靈無露出燦爛的笑容,躺在牀上,慢慢陷入睡眠。

第二天一早,全部人都起來了,瑟漢自然也不例外。瑟漢爲衆人準備了早點,等衆人用膳完畢後,纔開始交談。之後,他們全部都聚集在客廳中,開始聊天。

“星,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答應我呢?”瑟漢誠懇地說道。

“瑟漢,你說來讓我聽聽,我才能決定幫不幫你啊!”彬星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緩緩地說道。

“我希望你能和我對打一場。”瑟漢語出驚人,就連一派悠閒的彬星也嚇得呆在原處,不知該露出什麼樣的反應好。

“對打?打架嗎?爹爹說打架是不好的,你們真的要打架嗎?”白靈無用一副頭頭是道的模樣說道。

不過,在場的彬星和賽頓頓時有種無言的感覺。一個殺手和自己的女兒說,打架是不好的,那難道殺人有比較好嗎?爲此,他們也只能用‘深感無奈’四個字來形容了。

“笨蛋,不用想也知道那只是一個比試而已。”酷爾瞥了白靈無一眼,驕傲的說道。

“閉嘴。”索冷冷地瞪着酷爾,輕緩地吐出兩個字。酷爾倒沒什麼,反而是他的哥哥,賽頓嚇得趕緊伸手捂着酷爾的嘴巴,他可不想回去帝國的時候,酷爾缺了一隻手或一隻腳,只因爲他說錯話。

“索哥哥,不要生氣啦,他是在和靈無開玩笑,暗一他們也常常說靈無笨啊。”白靈無開口說道,並沒有太在意酷爾的話。

“嗯。”索收回自己的視線,微微頷首,算是答應了白靈無的要求。

“瑟漢,和我比試的話,你恐怕會…………”彬星上下打量着瑟漢,有些於心不忍地說道。

“沒關係,我只是想試試看自己的獸化程度到哪裏而已。在學院的時候,無論是導師,抑或是同學,都不讓我進行獸化,所以我一直都搞不清楚自己能力的底線在哪裏。”瑟漢說道。

“既然你如此堅持,那好吧。不過,結束以後,你可要帶我們到處逛逛,吃些好吃的纔可以哦。”彬星考慮了片刻,才笑眯眯的點頭答應瑟漢的要求。


“這自然了,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帶你們去。”瑟漢也回予笑容。

“那我們換個地方吧。 老師陳平凡 ,頓,你們幾個就留在這裏,不要亂跑。”彬星轉頭對着衆人說道,然後纔跟隨瑟漢離開他的家。

“星大哥他們到哪裏玩?靈無也要去。”白靈無眼巴巴的看着索,等着他的答覆。


“靈無,跟我來。”索輕緩地對着白靈無說道。

“索哥哥,你要帶我去玩嗎?”白靈無充滿期望的聲音響起。

“不,比這更好玩的。”索的臉上出現一抹魅惑的笑容。

“嗯。”白靈無全然信任地跟着索走進房裏。

“靈無不會有事吧?”賽頓轉頭看向舒兒,似乎希望可以從她口中得到答案。

“索大哥很疼靈無,你不覺得嗎?”舒兒側過臉,柔聲問道。

“話雖如此,不過,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似乎不太好。”賽頓笑着解釋道,一個是十五、六歲的小綿羊,另一個是活了上萬年的大狐狸,誰勝誰負,早已知曉。

在房裏的索對着白靈無說道,“靈無,坐下來。”白靈無聽話的坐在索所指示的位子上。而索則在四周布上一層結界,爲他們即將作的事情起一層保護色。

“索哥哥,我們現在要做什麼?”白靈無問道。

“你最擅長的樂器是古箏,是嗎?”索單膝跪在白靈無的面前,伸手握着白靈無的手,輕緩地問道。

“嗯,因爲很喜歡,所以爹爹在我生日的時候,送了一個純黑色的古箏給靈無。”白靈無開心地對着索說道。

不但如此,爲了讓她可以隨身攜帶那把古箏,刃嘯還刻意命人把古箏製作成只需要一個咒語,就可以將古箏化作項鍊。她現在所帶的項鍊正是由古箏化成的項鍊。

“拿出來讓我看看,好嗎?”索有禮地問道。白靈無聞言,隨手拿下自己隨身攜帶的黑色刀刃形狀的項鍊,開始默唸咒語。頃刻後,項鍊發出一道光芒,慢慢地化作一把黑色的古箏,琴絃是純白色的。白靈無將古箏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讓索可以仔細地觀看。

“會彈嗎?”索撫摸着古箏的琴身,輕聲問道。

“索哥哥想要聽,靈無就彈給你聽。”白靈無泛起一絲甜甜的笑容,然後低下頭,將手指擺放在琴絃上,開始彈奏。

琴絃在白靈無靈巧的手指的波動下,編奏出一個又一個動人的樂曲。那扣人心絃的音樂彷彿是世間最感人的音樂,讓人產生一種如癡如醉的感覺,不願意離去,更不願意讓音樂停止。就連空中的元素也禁不住開始舞動着自己的腳步,跳出最真的情感。

一曲結束,白靈無將震動的琴絃撫平,然後擡起頭,雪亮的黑色眸子中只剩下彈奏後的喜悅和被稱讚的期待。她直勾勾的看着半垂下眼簾,抿着脣不說話的索。

索輕輕地開口,“靈無,你的琴,彈得很好。”他伸出手輕拂着白靈無的髮絲,紅色的眼睛首次出現堪稱溫柔的目光。

白靈無雖然不像索那樣,有經過特殊的訓練。但是,她的琴聲卻可以感動人心,和索的攻擊性音樂不一樣。由於她生性天真無邪,所以,幾乎所有的元素都會自動幫助她,將最普通的琴聲,化作能夠治療人心的樂曲。


白靈無聽到索的稱讚,臉上立即出現燦爛的笑容。靈光一閃,她似乎想到些什麼,趕緊開口對着索說道。“那索哥哥,你也彈一首曲子給靈無聽,好不好?”

“嗯。”索考慮了一會兒,才微微點頭,答應她的要求。他從自己的空間袋內,拿出他母親留給他的豎琴。

就如冰月和彬星所說的,這把豎琴是用七系的魔晶製成的。四十七條琴絃上,每一系的魔晶共六條,分別按照系別一條條排列。最後的五條琴絃則是無屬性的琴絃。一般上,索的樂譜上,只需要用到第四十二條琴絃就足夠了,極少用到最後的五條琴絃。

豎琴那特別的聲音響起,不同於白靈無那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索的琴聲彷彿是能夠迷惑人心,魔鬼不斷誘惑着他人犯罪的一種琴聲。人抵不過魔鬼的誘惑,那他面臨的就是地獄的大門。這就是索最喜歡的曲子的類型。

“索哥哥,你彈得比靈無還要好。”白靈無的眼神盡是崇拜的目光。

“我教你。”索輕聲說道。

“真的可以嗎?”她的語氣中有着掩蓋不了的喜悅和興奮。

“嗯。”索點點頭。

而此時被瑟漢帶到一片大草場上的彬星正無所事事地漂浮草地的上方。看他那百無聊賴的神態,和瑟漢正在用盡全力攻擊他的表情,恰巧形成極爲強烈的對比。

獸化後的瑟漢雖然很強,但和彬星始終還有很大一段的距離。不過,單單是在這一段訓練中,彬星已經瞧出瑟漢獸化後的弱點是什麼了。他舉起手,作了個停止的動作。瑟漢也會意地點點頭,解除獸化狀態。

“有什麼問題?”瑟漢不解地問道,他雖然很不甘心彬星可以如此輕鬆地靠一個魔法就將他所有的攻擊攔截下來,但無可否認的,和彬星對打,他可以放心地去攻擊,不必擔心他會受傷。

“你獸化的時間太長,而且完全沒有任何的策略,只是一味地靠自己的力量去打。還有,只要時間一長,你就會開始失控,不分敵我的胡亂攻擊。”彬星說道,最後一句,是他按照當初學院祭時的那場比賽作出的總結。

“是那樣哦。”瑟漢慢慢地回想着自己的狀況,似乎就如彬星說的那樣。

“我們也該回去了。”彬星見瑟漢似乎打算在這裏沉思,趕緊開口說道,他好想到處逛逛哦,纔不要和他待在着鳥不生蛋的地方!瑟漢微微頷首,然後就和彬星一起回去了。 “月,幽冥,歡迎你們回來。”墨厥、宇斯、狄伽、小漭和天鏈站在矮人族村莊的門口,對着剛從遺蹟回來的冰月和幽冥笑着歡迎道,除了小漭。

“嗯。”冰月輕輕地應了一聲,然後隨手栽下披風的帽子,露出她那雙紫色的眸子。

“媽咪,天鏈好想念你哦!”天鏈飛撲進冰月的懷裏,撒嬌似的說道。然後狠狠地瞪了幽冥一眼,示意他最好離冰月遠一些。

“月,你們先回去休息好了,等你們休息完後,我們在和你們聊。”墨厥溫和地說道。墨厥的語氣雖然溫和,但是冰月卻隱隱約約覺得有些不對勁,應該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幽冥,我們先回去吧。”冰月和墨厥對望了一眼,接着才輕聲說道。

“我知道了。”幽冥點點頭,然後便跟着衆人一同回去。就在回去的時候,幽冥難得沒有和冰月並行,他和小漭兩人走在隊伍的末端。

“小漭,阿巴他們還沒回來嗎?”幽冥開口問唯一在場的御龍騎士傭兵團團員。

“呃…………團長,你還是自己回去看會比較好。”小漭小聲地在幽冥的耳邊說道。

“小漭,我可以將你說的話理解爲他們三個都回來了,可是卻出了一些事情嗎?”幽冥微微蹙起眉頭,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