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紅色的月盤,已經比惡魔城還要巨大,實際上這輪猩紅色的月亮,總是和惡魔城的暴動有所關係。

惡魔城為何凶名在外,因為這座城堡就如德古拉不穩定的靈魂體,不知道何時釋放一批惡魔霍亂人間,平時很多惡魔從大封印中偷跑出城堡,加大了獵人狩獵的難度,出現大範圍的出跑,象著着年表世界的大地,即將爆發全新的戰爭。

「長官,本世界因德庫拉的驚醒,偏離了劇情線。」

「原本和諧村莊即將受到惡魔大軍的襲擊,這裏的村民也有異化的風險。」

「我明白了,但另一位女性居民呢?」

周尊話落,一道純潔的聖光洗禮了喬納森。

貴族青年受到了惡魔城的負面影響,這一股凈化的力量洗凈他的暴戾,他醒轉過來,原來是惡魔城的力量引出了他內心的陰暗面,凈化力量的來源自然是他的搭檔夥伴。

「夏洛特,惡魔城的周邊區域負面魔法攀升,看來我們得通知其餘人,撤離這座村子!」。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末日天坑降臨,是天地間最兇險的事之一,也是最幸運的事之一?」

陳浮生聽到此言,一時間有些難以理解。

苐天淺笑着解釋道:

「說是最兇險之事,是因為末日天坑降臨,天地間漆黑如罩,前路兇險,即使大能者也不敢說可窺探前路。」

「而且,天地漆黑,會有大恐怖,誰也不知

《劍開福地洞天》第161章鴻蒙太陽(祝除夕新年快樂) 「劉婆婆,救救我四妹。」

江塵和扎木壘快馬加鞭的趕往劉婆婆住所,中間不敢有任何耽擱。

而這也讓躲在暗中準備夾道相迎的村長一行人亂了馬腳,人都傷成這樣了,哪裡還有心思整那一出。

「怎麼會傷成這樣?今日的準備全部都泡湯了。」

村長有些沮喪,辛辛苦苦準備這麼長時間的計劃全部毀於一旦。

「那位姑娘跟江公子的關係好像非比尋常,希望劉婆婆可以保住她的性命。」

村長在心中暗暗祈禱著,順便也朝著劉婆婆的家裡趕去。

在劉婆婆的住所,她似乎早有預料,不急不慌的招呼著江塵他們把江秋放在床上,而她則繼續煮著湯藥,屋子裡的氣味一如既往的難聞。

「劉婆婆,您是不是早就料到她會身受重傷?」

江塵看著劉婆婆似乎早就開始準備療傷之物,不禁好奇的問道。

「這麼多年,從血沙風暴中活下來的人屈指可數,不是所有人的身軀都像你這般,她還能活著就已經堪稱奇迹了。」

劉婆婆波瀾不驚的說道。

「劉婆婆,您可一定要救救她,這是她第一次出來歷練,可千萬不能出什麼意外。」

如今的江秋都是出氣多進氣少,能夠走到這兒已經耗盡了她的所有力氣。

「我竭盡所能,但我不能保證可以救活她,她的骨骼已經斷裂,就連內臟都有好幾處破損,真不知道她是如何走到這兒的。」

劉婆婆看著渾身是血的江秋,滄桑的眼神中流露一抹驚嘆。

「你們先出去吧,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

劉婆婆神色嚴肅的交代一聲。

「拜託了!」

江塵深深鞠了一躬,拉著扎木壘便走到門口守護者。

「四妹,你可千萬不要出事!」

江塵在心中不斷地祈禱著,神情也是前所未有的緊張,這還是頭一次感到這麼無力。

「大哥,你也不用這麼擔心,她既然能走到這兒便說明命不該絕,我知道這位劉婆婆有點手段,令妹必然能化險為夷。」

扎木壘見江塵如此著急,不禁出言寬慰道。

「是啊,我怎麼就忘了……四妹的額頭上並未出現灰色線條,這意味她沒有生命危險。」

被扎木壘這麼一提醒,江塵倒是回想起江秋的氣運線條,一切如常,並不像是有生命危險的樣子,之前太過著急倒是忘了這一點。

想到這裡,江塵的心神稍微放鬆了一些,只是靜靜地在外邊等待著劉婆婆的消息。

只聽見房內傳來『叮叮咚咚』罐子撞擊的聲音,劉婆婆似乎忙的不可開交。

這時候,村長也急匆匆的來到了劉婆婆的門前,看著江塵和扎木壘正焦急的等待著,連忙問道:「情況怎麼樣了?」

江塵搖了搖頭,「現在還不清楚,等劉婆婆的消息吧。」

「不用太擔心,劉婆婆醫術高超,當初我也有一次瀕臨死亡,多虧了劉婆婆我才渡過難關。」

村長出言寬慰道。

「嗯,我也相信劉婆婆。」

江塵此刻只想知道結果,並沒有心情跟村長閑扯。

村長似乎也發現了江塵的心思,很識趣的說道:「江公子,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開口,我便先退下了。」

「好,有心了。」

江塵淡然點頭,心思卻全部都在江秋身上。

房內瓦罐撞擊的聲音絡繹不絕,那股難聞的氣味甚至瀰漫到了屋外,但劉婆婆顯然沒有停下的意思。

時間飛逝,三天三夜過去了,劉婆婆的大門依然沒有打開的跡象。

「都已經三天了,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情況了?」

江塵雖然知道江秋不會有生命危險,但心中的那份擔憂絲毫沒有減弱。

「江大哥,其實舍利子也有讓人起死回生的效果,若真的不行,我們便去奪舍利子。」

扎木壘知道江塵此行的目標有舍利子的份,見著江塵如此焦急,忍不住提議道。

「我定要讓她完好無損的回到南域!」

江塵有些意動,輕輕點頭道。

就在這時,隨著一陣房門的刺耳聲響起,劉婆婆疲憊不堪的走了出來,彷彿這三天的時間便讓她蒼老了三年,眼神也是無比渾濁。

「劉婆婆,您沒事吧?」

江塵是知道劉婆婆這三天沒有停歇片刻,一直都在為江秋療傷,連忙上前將其攙扶,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那位姑娘的命算是保住了,不過……」

說到這裡,劉婆婆神色有些難看的欲言又止道。

「怎麼呢?」

江塵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不過只要命保住了就還好,這起碼不算是最壞的結果。

「她的經脈全部被血沙摧毀,修為盡失,這輩子怕是無法再修鍊了……」

劉婆婆嘆了口氣,不過很快有安慰道:「不過至少她的命保住了,有時候成為一個普通人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筋脈盡毀?有什麼辦法能夠修復經脈么?」

聞言,江塵愣了愣,他知道江秋這一路走來有多不容易,對於修鍊又是那麼刻苦,淪為廢人這對江秋而言比殺了她還要可怕。

「血沙的毀壞力太強了,一般的手段根本無法修復,若是能有一百零八位大佛的佛光加持,她或許還有修復經脈的機會,但具體如何還是得要看她的造化,我也不敢保證。」

劉婆婆憂心忡忡的說道。

「一百零八位大佛的佛光?開什麼玩笑?那些和尚會這麼好心?」

還不等江塵說話,扎木壘便神色激動的罵道。

他知道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甚至比拿到舍利子還要困難。

所謂大佛便是武君之上的佛,而整個西域或許都沒有一百零八位大佛。

「劉婆婆,舍利子能否讓我四妹的經脈恢復?」

江塵也是微微皺眉問道。

劉婆婆搖頭道:「不行,以她現在的身軀,舍利子的力量會讓她爆體而亡,唯有佛光有希望修復她的經脈。」

「劉婆婆,你知道西域恐怕都沒有一百零八位大佛,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扎木壘覺得劉婆婆是在為難江塵,忍不住大聲呵斥道。

「扎木壘!不可對劉婆婆無禮!」

江塵瞪了他一眼,怒聲呵斥道。

【ps:祝大家中秋快樂!】

。 蘇軟軟看這彈幕就來氣,也不知道哪來的這麼多的傻缺,證據擺在那了,還踏馬的當做看不見,真是選擇性眼瞎。

她抬手,啪的就把華曉萌面前的電腦關上了,怒道:「別看了!」

華曉萌見她鬱悶的樣子,忍不住一樂,「我都不生氣,你生什麼氣!」

聞言,蘇軟軟揉揉華曉萌有些肉的小臉,道:「萌萌,你真是變了,以前遇到這種事情,肯定上去和人剛一波的,現在還能保持冷靜!」

華曉萌特別配合的露出幾分滄桑,「老了啊!」

「切,拉到吧!」蘇軟軟撇撇嘴,「你二十五歲生日還沒過呢,依舊是個寶寶!」

「這話我愛聽,不過,我可沒說咱們什麼都不做啊!」華曉萌勾勾嘴角,她受了這麼大的委屈,肯定是要往回找找場子的。

鄭錫陽的粉絲們不是在懷疑視頻的真實性么,那就找專業機構來鑒定一下好了,鄭錫陽既然掉進了深淵,就別想出來了,真當她是沒脾氣的。

注意到華曉萌臉上的邪肆,蘇軟軟高興起來,激動的道:「要搞事情么,怎麼搞,需要我做什麼?」

華曉萌抬手拍了拍快要跳起來蘇軟軟,無奈的道:「先冷靜,冷靜啊,咱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怎麼能天天喊打喊殺的呢!」

蘇軟軟立馬蔫下來,坐回椅子上,失落的道:「那你想怎麼辦?」

將關上的電腦再次打開,華曉萌從蕭謹言那邊要到了在記者發布會現場播放的視頻,隨後轉頭找了北國權威鑒定機構。

只要視頻打上國家認證的標籤,相信就算是盲目相信鄭錫陽的某些狂熱粉絲,也會認清楚現實。

華曉萌消息發出去,鑒定機構負責人很快就給了回應,甚至還有些詫異,Cute會主動找到他們。

咳咳,華曉萌雖然在國際上是很神秘的,但她畢竟是北國人,有這一身本事,肯定是要為國家謀福利的,辟如國家安全網就是華曉萌負責設立的。

所以Cute的名頭還是很好使的,只不過北國上層知道她真正身份的人也不是很多,倒是清楚Cute是自己人。

而且,沒有特別重大的事情,國家也是不會找到華曉萌的,華曉萌更是神龍不見擺尾,跟個大仙兒一樣,很少出現在北國高層那邊的視線中,更別說要對方幫忙了。

對方一聽到Cute需要幫忙,二話不說就同意了,最重要的是,這視頻確實是真的,絕對不是蕭謹言找人演的戲。

以至於,沒多長時間,華曉萌這邊就收到了消息。

「Cute,這邊已經搞定了,真沒想到,你會幫蕭謹言這個忙!」華曉萌聯繫的這個人,明顯是不知道Cute就是蕭謹言的媳婦兒,還以為她只是接了蕭謹言發布的任務。

華曉萌也沒有解釋,只是說:「多謝了,剩下的交給你們了,欠你們一個人情!」

「這個真是了不得,讓Cute欠人情可是頭一遭,我記下了,回去和上頭說一聲!」

「哈哈哈,好!」結束兩個人的對話,華曉萌將所有的痕迹清理乾淨,沖著旁邊的蘇軟軟挑眉,心情好起來,「等著吧,這件事情很快就解決了。」

「還得是你啊,不過,我估計就算是你出手,蕭謹言那邊也是會想辦法解決的,咱們還不如去搞事情呢!」蘇軟軟心心念念著想要搞點兒什麼。

華曉萌抽抽嘴角,「以後肯定有搞事的機會,你要是太閑了,我給你找點兒事做。」

聽她這麼說,蘇軟軟立馬搖頭,「還是不要了,我就在你身邊跟著!」

「我真的沒事,丟不了!」

「萬一又出事呢!」

華曉萌:「……」難道我還是那種易出事體質嗎?

如果蘇軟軟知道她在想什麼,一定會說,沒錯,就是這樣的。

「算了,隨你吧!」華曉萌放棄了。

很快,北國V博官媒那邊就出了一個正式的聲明。

內容特別的簡單:有關部門已經核查證實了,蕭氏集團總裁所發布的視頻的是真實拍攝的,望廣大網友理智追星,切勿縱容違法犯罪行為,多多關注國家實事,後面艾特了一連串的官媒,最後還加了一個蕭謹言。

這條博文一出,迅速竄到了熱榜第一,無數網友震驚。

「這是什麼情況,官方來為蕭謹言澄清了?」

「我就說那視頻肯定是真的,人家蕭謹言是真的沒有必要特意去拍攝假的視頻吧,再說了,你們腦子是瓦特了嗎?蕭謹言和鄭錫陽相比,哪個有錢,哪個有顏,哪個有背景,不用我多說了吧!」

「就是,傻子才會放棄蕭大總裁轉頭去選鄭錫陽,真是醉了,而且蕭謹言和華曉萌有多麼的恩愛,大家有目共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