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心頭一震,眼下形勢真的危險了。若在這樣僵持下去,恐怕他們這一行人當中,誰也逃不了了。想到這裡,李元道體內功法運轉到極限。一股股冰王精魄力量不斷被他催動起來,澆灌入冰槍之中。

頓時間讓後者槍體光芒大盛,橫殺一大片。粘稠的血液在飛濺,此時李元道渾身涌動著一股冰寒之氣,幽幽藍光跳動,近乎實質化,槍芒所到之處,成片赤蠍都被冰封,凍裂。

「啊啊啊!」而正當李元道瘋狂拼殺之際,另一邊靈雲門眾人卻有些撐不住了。短短片刻時間,便有七八名弟子被噬靈赤蠍給咬死,一身血肉精華都被吸干,變成了一具乾癟癟屍體。場景無比滲人。

「兄弟,趕緊!你帶領部分弟子先行殺出去,我來為你們斷後。」在無數的噬靈赤蠍包圍下,刀疤男也負了傷了。渾身上下都被咬出了七八個血洞,無比猙獰。此時他滿臉鮮血,狂吼道。

「哼,刀疤。有我在,你們不會有事的。」李元道冷哼,渾身戰意滾滾,在他丹田深處武王之心彷彿受到了這股強烈戰意刺激,主動釋放出一絲絲武王精華之力。加速了冰王精魄的煉化速度。

轟隆!濃烈的幽藍色光芒涌動,澎湃洶湧,瞬息間李元道便感覺到體內冰王精魄之力被煉化的速度提升了數倍。渾雄的冰王元力浩蕩,一下子使得李元道戰力飆升。

「噗噗噗噗!」在李元道一路拼殺之下,成片成片的噬靈赤蠍被冰封,猶如一塊塊幽藍色冰鐵般,墜落在了地面上。以李元道為中心,更是被清掃出了一片真空地帶。

而這時候,這李元道彷彿陷入了一股玄而又玄的意境之中,渾身上下被一股濃烈的幽藍色光芒包裹。這一刻,他隱隱間感受到了冰王精魄內有著一絲絲意念滲透出來。

而就當這股意念即將要完全從冰王精魄內滲透出來之際,石林崖壁下,那成片的噬靈赤蠍群也發出了一陣陣尖銳嘶鳴聲,旋即猶如潮水一般快速退卻而去。

「可惡,就差一點點了。這幫雜碎居然選在了這個關鍵時刻撤退。」成片的噬靈赤蠍退敗,李元道失去了對手,體內冰王精魄力量驟然銳減。甚至連那一縷精魄意念都被強行中斷了。這讓李元道感覺到無比可惜。憑藉直覺,他能夠肯定,精魄之內所蘊含的那一股神秘意念,絕對不簡單!一場妖蠍狂潮就此被中止,這讓刀疤男等人都驚出了一身冷汗。接下來兩三天內,刀疤男等人一個個都高度戒備,緩慢前行。而在這過程之中,他們先後遭受到了幾波妖獸襲殺。好在有李元道親自坐鎮,靈雲門一脈才能夠倖存下來。這讓刀疤男等人心頭更是感激不已。

而對於李元道來說,這也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而真正讓他在意的是,體內那冰王精魄內所隱藏著神秘意念。可惜自從那一次妖蠍襲殺后,任憑他如何催動冰王精魄之力都無法觸動那一縷意念了。這讓李元道心頭有些小小失落。

在一路高度警戒之中,在第五日下午李元道等人終於順利穿過荒蕪石林這片領域,進入了一片綠洲山脈之間。望著眼前那延綿的巍峨綠山,李元道心頭一嘆,這次目標地終於快要抵達了。但在這時候他心頭卻提不起一絲喜悅之情。因為他很清楚,這裡才不過是真正決戰之地。

眼下只需要進入了這片浩瀚山脈之內,就代表著一場血拚廝殺的開始!


「這便是十萬荒山異變顯地,荒山脈嗎?哈哈,真是沒想到。我靈雲門居然也能夠走到這一步,真是不容易啊。走,兄弟。咱們趕緊進去,率先搶佔一處山頭地盤,靜等神寶再次顯現。」刀疤男搓手,一臉興奮之色道。

李元道點頭,並沒有任何意義。跟隨在刀疤男隊伍身後,默默前行行走。只不過當他們剛一進入這片宏偉山脈之際,便驚人發現,在這山脈之下,居然已經有著不少勢力宗派之人的蹤影。放眼望去,從山下一直延綿到山腹之間,到處都能夠看到一幫幫成群結隊的身影。

「看來這次絕世瑰寶的誘惑力,還真是強大。刀疤兄,這次你們撈寶的希望渺茫了。」一路上緩緩前往,李元道忍不住道。這讓刀疤男臉皮一陣抽動,無奈苦笑一聲。雖然很不願承認,但他也明白,李元道說的都是事實!

這一路過程之中,若非有李元道同行,刀疤男他們,恐怕早就被毒龍教那幫傢伙給滅殺乾淨了。

在這等沉悶環境下行走,李元道等人很快便進入了一片森林之中。與此同時,在這片森林之中,另外少數宗派卻都紛紛將目光投向了他們這一行人! 森林之中,古樹聳立,遮天蔽日,濃烈的草木氣息瀰漫。不過在這一刻,李元道卻感覺到了一股異常森冷的肅殺之氣。

「哼,荒山脈內群雄匯聚,想不到連這樣一幫烏合之眾,也混雜了進來,真是可笑。」就在這時候,一聲冷笑從不遠處傳來。立馬引起了刀疤男等人注意。

「火岩宗!該死,怎麼會撞上他們這幫雜碎。」刀疤男等人順著聲音望去,頓時臉色一陣鐵青,咒罵道。李元道臉色微微一愣,從刀疤男話語中,他能夠斷定前者定然認識那幫人。

想到這裡,李元道目光微微一眯,目光緩緩掃向了前方。前方不遠處,一顆古樹下,七八道身影正圍聚著,其中一名年輕男子正站在最前頭,這人大概二十多歲的樣子,身穿一件淡青色衣袍,臉色略顯蒼白,此時他背負雙手,一臉傲氣打量著刀疤男等人。

這傢伙實力不弱!這是李元道第一眼認知后的看法。以他現今實力,自然能夠清晰感應到對方修為。不遠處那傢伙實力竟然已經達到了武師三層境!甚至與毒龍教主相差無幾。而且讓李元道頗為詫異的是,對方體內那一身熾烈的火陽勁氣。

「好濃烈的火元力。」李元道眼眸之中掠過一抹詫異之色,眼下在這十萬荒山之中,他主修冰王精魄之力,對於這等熾烈火勁感應自然非常敏銳。

「兄弟,待會你不要出手。這裡人多混雜,不宜出手,再加上那幫傢伙身份也不簡單。能避則避,只要等我靈雲門援軍一到,他們就奈何不了我們了。」旁邊刀疤似乎感應到了李元道臉色變化,連忙拉了拉李元道衣袖,小聲叮囑道。

李元道點頭,默不作聲退守到了眾人隊伍之中,在刀疤帶領下,緩緩向前走去。並未曾理會那幫傢伙挑釁言語。

「嘿嘿,一幫烏合之眾也妄圖來染指荒山異寶,識相的趕緊滾。不然,待秘地封印一開啟,等待你們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條。」先前開口的那一名男子眼眸之中掠過一抹狠色,冷笑道。不過此時他似乎心有顧忌,並沒有立即出手。

在一陣摸索后,刀疤男等人也在森林另一處地方安營下來。在這片浩瀚荒山脈內,依照他們的實力,最多也就只能夠走到這一步了。若是再往前進,必將會有殺生大禍!

就連李元道臉色也逐漸沉重下來,在他神識力量感應下,最起碼不下於數十道強橫氣息蟄伏在這片森林之中。僅僅是山脈腳下一片森林地域就已經擁有如此陣容了,很難想象在那山脈之上又將會是一番怎樣格局!

深夜,濃密森林之中,一股厚重的肅殺之氣瀰漫林間,讓人感覺到一陣窒息。在這股壓抑氛圍之下,森林中諸多陣營宗派勢力也都紛紛沉寂下來。淡淡的獸吼聲回蕩林間,更是讓人感覺到森寒。

只不過這種短暫的寧靜並沒有持續太久,第二天清晨,當一縷晨曦劃破天際雲層,照射到大地之際。荒山脈上徒然震蕩出了一股詭異的元力波動。旋即一股驚雷般的轟鳴聲驟然響徹而起,隆隆回蕩在天際上空。

「荒山脈封印已經開始鬆動了!這一刻終於到來了。」在浩大的轟鳴聲之下,森林深處也爆發出了一聲大吼。一時間,整個森林內氣勢驟然爆發,一道道身影都飛掠而起,驟然向著森林深處進發。

而在這一刻,森林某一處角落,一直閉幕修鍊中的李元道也豁然睜開了雙眼。旋即一抹精光從他眼眸之中一閃而逝。

「荒山脈內那幫人終於開始動手了么?」

「兄弟,趕緊走。荒山脈深處大戰一觸即發,眼下要不了多久,戰火便將會席捲而至。現在趁著山脈封印力量爆發之際,我等還是想辦法進入荒山脈深處,這也是我們唯一機會了。」森林內刀疤男帶領部分手下趕來,一臉沉重道。

荒山異寶顯現,已經拼到了這份上。刀疤男自然也可能放棄,眼下他心頭最迫切的就是想要跟李元道一同前行。畢竟有李元道這樣一尊深不可測的高手相助,他們安全也多出了幾分保障。

「走!」李元道點了點頭,對於刀疤男等人小心思,他自然很清楚。但卻沒有點破,旋即大手一揮,與刀疤等人施展身影,快速向著前方荒山脈暴掠而去。

原先壓抑沉寂的森林間,瞬間火爆起來,一道道元氣呼嘯聲不斷,都齊聚向了荒山脈深處。

轟隆!僅僅片刻間,李元道等人便已經突破了森林地域,已經來到了荒山脈腰腹之間。此時他們更能夠清晰感受到山巔上那股元力波動的恐怖。

劇烈風暴涌動,猶如山洪一般傾斜下來,讓諸多宗派人物都感覺到了一股壓抑。而這股狂暴的元力波動,也猶如一根可怕的導火索一般,瞬間將眾人間保持的那一抹微妙平衡格局給打破了。

「啊啊!」刺目的光芒涌動,錚錚作鳴,一道犀利劍氣橫掃,瞬間穿透了最前方几道人影,猩紅色鮮血不斷流淌。濃烈的血氣瀰漫,山腳之下,諸多實力宗派都陷入了一種瘋狂的拼殺之中。每一人都想迫切衝到山巔,進入古老封印地,獲取到天大機緣。

在這股混亂洪流之中,一幕幕慘烈拼殺而在不斷爆發,猶如瘟疫一般飛速蔓延開來。在這股殺戮拼殺之中,李元道等人也不能夠倖免。被數個宗派高手給纏上了。

「嘿嘿,小子!區區一個武士八層境的實力,也敢與我等爭奪驚世機緣,簡直死不足惜!」山腹處,殺氣滾滾,李元道與刀疤等人瞬間被十幾道身影圍住。此時一名中年大漢獰笑。手拎著一柄長刀,向著李元道劈殺過去。

「蠢材!」李元道臉色冷漠,體內冰王精魄力量運轉,手掌之間幽藍色光芒閃爍,瞬間化為了一桿幽藍色長槍。這時候他不閃不避,手中長槍橫掃,化為一條游龍,暴掠而出。

在一陣劇烈的轟鳴聲之中,他一槍崩裂了那名大漢手中長刀,旋即槍尖一震,濃烈槍芒吞吐,在那大漢驚恐地目光下,直接將後者給冰凍成了一塊冰雕。最終轟隆一聲劇響,中年大漢所化冰雕瞬間炸裂開來,屍骨無存!

嗤嗤嗤嗤!一槍斃掉中年大漢后,李元道身影掠出,殺人槍法施展,在冰王精魄之力的澆灌下,這套槍法威力更是被催動到了極致。漫天槍影飛射,猶如審判之槍一般,殺氣滔天。每一槍刺出,都會斃掉一人。短短數息之間,便有七八道人影被李元道一人被斃掉。

「哈哈,兄弟好槍法。有你這尊高手在,這次我等奪寶之旅,也有一線希望了。」望著李元道猶如砍瓜切菜一般,刺殺強敵。刀疤男大笑,一桿黑色長刀被他舞動得虎虎生風,片刻鐘后,刀疤男等人都斬殺了敵手,紛紛匯聚起來。

「這才不過是開胃小菜而已,真正的大戰還尚未開啟。」李元道臉色平靜,單手持槍,淡淡道。旋即身子豁然一轉,望向了山脈一處崖壁方向。


「啪啪啪啪!不錯的實力。難怪你們這幫烏合之眾,也敢染指荒山異寶。不過很可惜,你們的運氣也到此為止了。因為你們遇上了我!」這時候,一道清脆的拍掌聲傳來,旋即在李元道視線之中,七八道身影浮現,其最前方一人嘴角掛著冷酷笑容,沉聲道。

「火岩宗,這幫雜碎!」看到這一幕,刀疤男心頭一驚,失聲道。

不遠處山崖壁下,火岩宗一幫人緩緩出現,一個個渾身散發著濃烈煞氣,逼迫而來。尤其是前方那名男子,氣勢凌厲,讓人看的一陣發毛。此時,他眸光霍然一轉,停留在了李元道身上,嘴角笑意更加濃郁。

「罕見的冰元力,有意思!小子你實力不錯,與其跟著這幫烏合之眾,倒不如歸順我。我保證你此番荒山之行,收穫巨大。」

年輕男子一番話,頓時讓刀疤男等人臉色驟變。眼下他們本就是勢弱,唯一能夠依靠的,就是李元道這尊高手。現在倘若連李元道都被對方拉攏過去。那他們這一幫人可就沒一點希望了。

「想要招降我?那得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在刀疤男等人驚慌的目光之下,李元道嘴角也泛起了一絲冷笑。旋即手中冰槍一震,槍尖斜指向了年輕男子胸膛,輕喝道。

「哈哈,好小子。趕在我孫越面前這般狂傲,你還是第一人!」聽得李元道這番話語,年輕男子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旋即一聲大喝,整個人猶如狂風一般,橫衝而來。

同時在他手掌間,一道淡青色的光芒流轉,旋即放大。化為了一方青色大印轟殺過來。

轟隆!強大的元力波動震蕩,化為一股股風暴浩蕩開來,猶如一座山嶽般,向著李元道鎮壓下來,非常具有壓迫性。

見此情景,李元道臉色不變,體內冰王精魄力量運轉,化為一道道幽藍色光芒暴掠而出,不斷澆灌入了冰槍之中。旋即在一聲冷冽的槍鳴之中,李元道再度出手。依舊是冰元之力!幽藍色槍芒刺出,絕世犀利。瞬間抵在了那方大印之上,兩者之間爆發出了一股狂暴風浪。

洶湧的青色光芒爆射,一縷縷衝天而起,在這股元力風波衝擊之下,李元道單手持槍,抵住了那一方青色大印壓迫。

旋即他手掌用力一震,在年輕男子震撼的目光下,李元道手中那一桿幽藍冰槍瞬間刺穿了他那一方大印,在一股絕世犀利的槍芒襲殺下,他整隻臂膀都被洞穿了,鮮血直流。

「怎麼可能?以你武士八層境的實力,怎能會有這般強悍戰力,這絕對不可能!」年輕男子大口咳血,一對眸子死死盯著李元道,狂吼道。

旋即他渾身一顫,彷彿想到了某種可能性,失聲道:「難道……你……你也是從那些隱世大家族內走出的精英弟子?」 轟隆!山腹間,冰寒之氣瀰漫,李元道一槍震裂那方青色大印。並沒有理會那年輕男子孫月話語,身影一閃,再度襲殺過去。

「混賬!還敢下殺手。」冷冽的殺氣瀰漫,讓人感覺到心底發寒,年輕男子很快反應過來,渾身一個哆嗦。旋即大吼一聲,一股股濃烈的赤色火氣不斷從他體內爆涌而出。剎那間,李元道便看到一道巨大的赤色火影凝聚,氣勢強悍,一拳轟殺向了自己。澎湃的火氣滾滾,讓李元道體內冰元力都受到了一絲影響。冰與火本就是兩大極端,水火不容。李元道初修冰王精魄,雖然在品質上極其強悍,但體內卻僅僅煉化一絲。現在以他這等狀態,對上一般的武師三層境高手,自然不在話下。

但眼下這名年輕男子主修火屬性元力,將一身火元力修鍊到了一個高深境界,凝氣化象。此消彼長之下,李元道就很難在這方面佔到一絲便宜了。

轟隆!熾烈的火勁與森寒的冰氣碰撞在一起,頓時間爆發出了一陣濃烈霧氣。旋即一股強烈的爆鳴聲音擴散開來。在這股強勁的力量反震下,李元道身子略微搖顫。而另一邊孫月整個人卻是劇震,大步向後退去。

兩人間從交手到現在,速度太快,僅僅數個呼吸間,這一系列動作就完成了。此時雙方陣營的人,才堪堪反應過來。都是一臉震撼的望著場中對決的兩人。

尤其是孫月一方陣營的人,都一個個看怪物般盯著李元道。他們實在無法想象,以後者這等武士八層境的修為,居然能夠力壓孫月。這在他們看來簡直無法想象的。

「這傢伙太不可思議了。兄弟們一起上,為師兄報仇!」孫月身後,幾名手下回過神來。都大吼著,一個個煞氣騰騰逼近過來。眼看著兩方陣營大戰即展開了。

瞧得這一幕,李元道臉色更加冷漠了。尤其是他身後刀疤男等人一個個手心冒汗,死死盯著前方,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都給我住手!」就在這時候,暴怒中孫月卻是大喝道。嚴厲制止了身後一幫手下,旋即轉身,命令著眾人離去。這一幕舉動,出乎所有人預料,唯獨李元道眸光閃爍,彷彿在沉思著什麼。

「師兄,你為何要這般隱忍,那傢伙雖然有些古怪,但依照我們的實力,想要滅殺他們也不會太難。」火岩宗一名弟子不甘道。卻被孫月一個眼神給嚇住了,老實閉上了嘴巴。在刀疤男等人目瞪口呆的神色下,火岩宗眾人灰溜溜離開了。

」這……這傢伙腦袋被驢踢了?就這般輕易離開了。」刀疤男語氣有些吞吐道。

「別多想了。那個傢伙不簡單,我們遲早會再次對上的。」李元道淡淡道,臉龐上湧現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神色。旋即一行人休整一番后,便繼續向著荒山脈深處進發。

與此同時,另一邊山腹間,某一處林地中,火岩宗一派弟子匯聚,一個個臉色難看。都將目光匯聚在了最前方孫月身上。

「你們……噗噗!」孫月臉色有些蒼白,剛要開口說話,突然間身子一震,一口鮮血猛地從他嘴裡噴吐出來。讓眾人大驚失色。

「師兄,你居然受傷了。難道是剛才與那個冰雕男子交手的時候造成的?」火岩宗幾名弟子臉色一變,語氣之中充滿了一股深深的震撼之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這才不過三招。堂堂武師三層境的師兄,居然就被如此重傷了。這等結果實在過於可怕。

「咳咳!現在你們知曉我剛才為何那般做了。好強橫的冰元之力。這等元力品質實在太高了,遠勝於我的火元勁。先前若不是仰仗著我境界上的優勢,恐怕我連他一招都抵擋不下來。」孫月臉色蒼白,語氣之中滿是忌憚之色。不過隨後他話鋒一轉,眼眸之中閃爍著一抹陰冷。

「那個冰雕傢伙身上絕對有古怪。此番荒山脈異變,早已經驚動了不少妖孽級天才,這傢伙若是摻合進去,必然會被那些傢伙留意到。到時候,我看他如何去應付。趕緊!以通訊秘符傳令,皇普少爺!將這名冰雕男子的信息發送出去。」

「是!」火岩宗眾弟子聽令,瞬間催動了一道青色符文,破口而去。旋即在孫月帶領下,他們從山脈間另一道路徑衝殺上去。

隆隆隆!此時荒雲山脈間,喊殺聲震動,各種兵刃交擊之聲不斷。一股可怕的血腥風暴蔓延到了山脈每一處。整整三個時辰,荒雲山脈內,這股戰火也就未曾停息。甚至愈演愈烈。一批批勢力猶如洪流一般,瘋狂向著這座古老山脈匯聚而來。

在這種艱難劈殺之下,李元道等人處境也非常艱難,一步步向著荒脈巔峰殺去。越是臨近山脈之巔,他們所遭遇的壓力越大。以李元道此時狀態,也都有些難以應付了。不過即便是在這等艱難狀態下,他依舊是只動用冰王精魄的力量!其他一切元力都被他封印在了丹田深處。

李元道這是在磨練自己,在生與死的拼殺之中,竭力去感悟體內冰王精魄的力量。

對於他而言,這次荒山脈之行,不僅僅是為了絕世異寶,更是為了錘鍊自己。在與諸多強敵的不斷爭鬥之中,不斷讓自己變強!荒山脈巔之上,一塊浩瀚石台聳立,位列於整個山脈最巔峰。在石台中心處,更是矗立著一面巨大碑文,古老滄桑的氣息流動,透發著這一股莫大威壓。這裡便是荒雲山脈之之巔。也就是眾高手口中所謂的異寶封印地。


此時在這面巨大碑體上,一道道光芒環繞,透發這一股濃烈的戰符氣息。浩大的氣息瀰漫,籠罩整個石台上空,在這股神秘力量輻射之下,彷彿這一方空間都被扭曲了一般。

轟隆!又是一道沉悶的轟鳴聲從石碑內傳遞出來,使得整個山巔都在劇烈顫動。旋即下一刻,巨大石碑震動,通體符文大盛。一道近乎虛幻的空間裂縫隱隱間從石碑中央處蔓延開來。

嗖嗖嗖!劇烈的空間亂流涌動,嗚嗚嗚嗚作響,近乎同時,一道道黑影都黑色裂縫之中驟然暴掠而出。每一道身影都顯得異常狼狽。

「呼,好恐怖的元符之力。即便是過去了這麼久遠歲月,這等殘餘力量依舊這般強悍,不愧為絕世神寶封印地,果真可怕!」空間裂縫蔓延,僅僅持續了片刻鐘,便徹底消散了。此時整整十道身影飛掠而出,一個個都滿身狼狽降落在了石台上。


「嗯,沒想到聯合我十人之力,居然都無法撕裂那一道古老印痕。實在出乎了我等預料。第一次衝擊封印行動算是失敗了。接下來必須要累積足夠的力量才行。」一名清秀男子沉聲道,一臉凝重之色。他一頭黑髮披散,身穿一件青色衣袍,看上去非常俊朗,富有氣質。而此時在他胸口處,赫然銘刻著一道銀色印記。上面清晰寫著卧龍兩個大字!這是一名卧龍學院的精英高手!而且在場之中,跟他相同裝扮的還有三人。這十道身影之中,整整有四人都是卧龍學院的年輕高手。

「可惜了,最佳機會已經錯過了。按照時間來推算,那幫傢伙估計也該來了。我等優勢也就逐漸散失了。為今之計,也只能夠依靠諸強之手,一起來破開這道古老封印了。」另一名藍衣青年嘆息道。說到這裡,他目光豁然望向了荒山脈下方,那成片的搏殺人群。

嗖嗖嗖!而就在這一刻,山脈下方,一路搏殺的大批勢力也都紛紛殺上來了。濃烈的血氣瀰漫。在一道道破空之聲之中,率先有七八道身影降臨在了石台上,一臉戒備的盯著那十道身影。僅僅片刻間之後,又陸陸續續有人登臨上來。原先空曠的石台上,頓時人影擁簇起來。

而就在石台邊角落一處方向,一道幽藍色光芒閃爍,瞬間突破了數道人影封鎖,濃烈的冰元之力蔓延,生生震退了數人,率領身後一批人馬,險而又險登上了平台之上。

「呼呼!娘的,好險。總算是登臨上來了。兄弟,我刀疤男一生戎馬拼殺,從未服過他人,今日對你我算是徹底服了。」石台邊緣上,刀疤男渾身是血,喘著粗氣,艱難道。


荒山脈中一路拼殺經歷,對於他來說,絕對是一段難以忘懷的經歷。

「呵呵,刀疤別說廢話了。之前我便說過,先前那一些爭鬥只不過是開胃小菜罷了。真正的血拚才從這裡開始。」另一邊李元道渾身染血,頭髮披散,整個人顯得也有些狼狽。此刻聽聞刀疤男的話語,不禁咧嘴一笑。

「我勒個去,還開胃小菜!連武師三層境的高手都被滅殺了數位,這樣慘烈的搏殺還開胃小菜。還讓不讓人活了。」刀疤男倒抽一口涼氣,彷彿受到了莫大刺激,跳腳道。

李元道搖了搖頭,嘆息道:「這便是競爭的殘酷性。強者生存,弱者淘汰,這是亘古以來不變真理。諾,你瞧瞧最前方那一批人,又有哪一個是凡俗之輩?」說完后,李元道一對眸子也瞬間凝聚在了石台最中央前方那一批可怕身影。這一刻他感覺渾身戰血都在沸騰了!

轟隆!石台之上,人影綽綽,一道道喧雜聲音回蕩在平台之上。望著平台上那一批批身影,平台中央上,那十道身影彼此間都流出了一絲微笑。

「這一批強者數量不錯,實力夠強。有他們加入,這次破封行動,應該不成問題了。」

「哼哼,沒錯。的確是足夠了,不過你還少算了一些人。他們才是真正主力。」原先那名藍衣男子淡淡道。同時他眸光豁然望向了天際方向。與此同時,平台邊角落,李元道身子一顫,彷彿有所感應,豁然轉身,一對眸子也死死盯向了天際方向!

「真正的血拚終於要來臨了么?我期待著……」 廣闊平台之上,人影擁簇,高手雲集。這一刻天際上空,風雷轟鳴,無數的元力波動席捲。下一刻數道熾烈的藍光猶如天外流星一般,划空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