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衆位,雖然我說的是有點誇張,但是這是爲了渲染氣氛。”那人笑道。

“靠,找死,我們扁他。”

“哎呀!別!別打了,我……我容易嗎我……”

“兄弟,這人不靠譜,還是你說吧。”衆人將那個滿口花花的傢伙打得皮青臉腫,停手後轉過頭望着先前的散修。

“好,我來說。”那個散修放下茶盞,悠悠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原來如此。這些仙女到底是哪個門派的,一個個這麼厲害!”衆人又問道。

“國家神祕組織!”那人一字一頓的說道。

“難怪!不過這也太變態了吧,這麼年輕就到了天道境界!”衆人心旌震撼,直想一睹羣芳的風采。

崑崙派給各大門派和世家都準備了住宿吃飯的地方。此時國家神祕組織的住宅內。

“靜香,你剛纔說話的語氣也太柔弱了吧。”王淑妮嬉笑道。

苗靜香俏臉一紅,有些底氣不足,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靜香是心地太過善良了,我就是不明白,靜香你已經殺過那麼多怪物,經歷過那麼多生死,怎麼還是有些優柔寡斷。”夏詩涵說道。

“我……我只是想得饒人處且饒人。”苗靜香弱弱的說道。

“你們也別笑靜香了,有些時候我們做事還是要留一線,不是有句話說的好嗎,凡事留一線,日後好想見。”聽到她們的敘述,宋娟接口道。

宋娟的話頗有道理,衆人點了點頭,沒有再聊先前的事情。 楊天龍從修煉中醒來,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到了中午,給服務員打了個電話,叫了一桌好菜,楊天龍吃飽後,結了賬,選定目的地,飛身離去。

不一會兒,楊天龍就來到了富士山腳下。此時富士山已經被風雪覆蓋,白雪皚皚,放遠望去,像是給大地披上了一層銀沙,惟餘莽莽。


楊天龍散開神識,一直延伸到火山裏面,一路向裏,延伸到了幾千米的地方。這時楊天龍感覺到了火山裏面有靈物的氣息波動,而且還有熟悉的靈珠氣息。

楊天龍內心狂喜,這不是火靈珠又是什麼。

楊天龍打量了一眼四周,發現還有不少人在這裏滑冰。等一下如果與那個靈物打起來,這座火山說不定都會噴發,得想個辦法才行。

沉思了一會兒,楊天龍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將他們全都嚇走。

打定主意,楊天龍躲在一個角落,學着神龍的叫聲放聲大吼起來。

“嗷!嗷!嗷……”

果然不出所料,楊天龍的聲音一出,瞬間將那些滑冰旅遊的人全都嚇的亡魂皆冒,不要命的往外跑。

等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楊天龍覺得差不多了,於是準備開始動手。

沒想到的是,楊天龍的吼聲竟然將山口組的田中一郎和柳生家族的老祖柳生但馬守給招來了。

讓楊天龍無語的是,兩人來到富士山腳,沒有發現異常情況,頓時轉移目標,一見面就打了起來。

楊天龍樂見其成,好戲上演,不容錯過。反正火山裏的那個靈物像是在睡覺,根本就沒有打算出來的意思,他也就不着急。

楊天龍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個蘋果,一邊啃,一邊看兩人打架。兩人都是神忍級別,不過柳生但馬守的修爲更高一些,相當於天道四階後期,而山口組的田中一郎相當於天道四階中期。

很快,兩人的勝負就分了出來,田中一郎不敵負傷,施展祕法,動作迅速的跑了,不過柳生但馬守像是沒有乘勝追擊的意思,或許是怕狗急跳牆吧。

柳生但馬守再次看了看富士山的情況,確認沒什麼異常,只好失望的走了。

“哎,這兩人真差勁。”楊天龍搖了搖頭,忍不住失望的嘆了口氣。

縱身一躍,一個轉身,楊天龍來到了火山入口處,閉上眼睛,用天極之眼向下望去,滾燙的岩漿之下的三千米處,一顆靈珠正在不停的釋放出火靈力,而那個像鳥一樣的靈物正閉着眼睛,像是在熟睡一般。

楊天龍知道它在吸收火靈珠釋放出的火靈力。略一打量了一眼那個鳥的形態。

火紅色的羽毛,如果張開翅膀,至少有三丈來長,整個身軀的長度有兩丈左右,而尾部的羽毛約有兩米,兩隻爪子細長鋒利,如玄金鐵股,頭似皇冠,像小女孩般俏麗可愛。

“這竟然是神鳥鳳凰!”不過楊天龍知道這隻鳥是火鳳凰,與冰鳳凰一樣,是鳳凰神的左右兩護衛之一。不過令楊天龍不解的是,這個地球上怎麼會出現火鳳凰。

越是細想,楊天龍越覺得這個地球不簡單,鳳凰是不死的神物,傳說中鳳凰涅槃,浴火重生,意思就是鳳凰每死過一次又會重生過來,而且會越來越厲害。

不過神獸的成長很緩慢,即使是有諸多靈藥相對來說也比較緩慢。

看這情形, 一代文豪林黛玉 ,要是人的話,在這上千年的醞釀之下恐怕早就已經飛昇了,而這隻火鳳凰離飛昇還不知道要多久,也許幾千年,甚至上萬年都有可能。

楊天龍用天極之眼覆蓋火靈珠,與火靈珠交流起來。感應到楊天龍與自己相同的氣息,頓時涌現出一股親切感,火靈珠飛速的向着楊天龍奔來。

一招手,那顆火靈珠穩穩地落在了楊天龍手上。沉浸在修煉中的火鳳凰感應不到了火靈珠的氣息,瞬間睜開眼睛,四處一看,見到楊天龍手上正拿着它的火靈珠,頓時憤怒了。

“啞!”


火鳳凰一聲清鳴,震天動地,將整個富士山震得直顫,展開火紅色的雙翅,輕輕一扇,攜起一陣鋪天蓋地的火浪,這一下子,沉睡了幾百年的富士山爆發了。

鋪天蓋地的岩漿從火山裏面沖天而出,攜着一股幾乎可以融化一切的熱浪,漫天飛舞,就好像是無數的煙花一般,那場面真是堪稱宏偉壯麗。

“糟糕,這下子惹禍了,這火山一爆發,至少方圓二十里的地方都要受難,那些先前在這裏旅遊的旅客肯定還沒走遠。”楊天龍見到那隻憤怒衝過來的火鳳凰,一個瞬移,躲了過去。

楊天龍來到火山口,撐開護體真氣當着那些衝過來的岩漿。

“極致冰封術!”

楊天龍大吼一聲,運起全身功力對着火山口雙掌打出,一股漫天的冷氣瞬間將整個富士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冰封起來。

原本快要噴薄而出的岩漿一到火山口就偃旗息鼓,倒退了回去。火山爆發的威力對於楊天龍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一招極致冰封術已經將整個富士山變成了一座冰山。

轉過頭,楊天龍看了看又怒衝過來的火鳳凰,笑了笑,一閃身,又躲了過去。

看着準備像自己吐火的火鳳凰,楊天龍連忙用天極之眼傳音道:“火鳳,停下,不然我可不客氣了,別以爲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

“哼,臭東西,快將火靈珠給我,否則讓你嚐嚐我的厲害。”火鳳凰見楊天龍竟然能夠給她傳話,吃了一驚,停下了動作。

“喂,臭傢伙,你怎麼好像似人非人,是獸非獸。”不等楊天龍說話,火鳳凰接着說道。

“呀,不錯啊,小妞,竟然能夠看出我並非真正的人類。”楊天龍略有意味的調笑道。


“哼,臭傢伙,看來非得讓你嚐嚐姑奶奶我的厲害不可,竟敢褻瀆我火雲。”火鳳凰閃身一變,竟然化作了人形,變成了一個活脫脫的大姑娘。 楊天龍大吃一驚,他實在想不到這個火鳳凰竟然可以變成人形了,不夠細細一想就知道了,她已經不知道重生過多少次了,每次重生都會變強一些,雖然時間有些久,但是達到的高度卻更勝從前。

楊天龍打量起眼前的火雲,全身上下都只有一套火紅的外衣,秀髮飄逸,如花露般嬌美的粉臉,瓜子臉蛋,俏麗可愛,皮膚白皙如雪,嬌軀豐滿火爆,似要裂衣而出,玉腿修長,更增顯她高挑的身材。

“這真是一個人間尤物!”楊天龍忍不住感嘆了一句。

火雲根本就像是沒穿衣服一般,全身上下楊天龍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不過火雲跟本就沒有覺得不好意思的樣子。楊天龍知道獸族都是這樣,很開放,不會顧及自己的身體是不是被人看了。

“怎麼,我很漂亮嗎,用這種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幹嘛?”火雲癟了癟嘴,望着楊天龍輕哼了一聲。

“呃……我說你剛纔不是說要教訓我的嗎,怎麼停手了,不會是想用美人計吧?”楊天龍嬉笑道。

“哼,臭傢伙,原本我還打算放過你,既然你這麼不識好歹,那我就不客氣了。”火雲雙手一伸,一根火紅色的鞭子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看我的火雲鞭抽死你這賤骨頭。”火雲一甩鞭子,氣憤的向着楊天龍揮過去。

楊天龍笑了笑,一閃身就到了火雲的背後,笑道:“嘿嘿~~我說小火妞,你的速度這麼慢怎麼打得到我呀。”

“你!”火雲一愣,見到前方竟然已經不見楊天龍的蹤跡,聽到身後傳來了楊天龍的聲音,轉過身,對着後面抽了過去。

“哎呀!你的速度這麼慢怎麼行呀,小火妞。”楊天龍一閃身,身子已經貼着火雲的後背,聞着火雲身上的體香,忍不住親了火雲的臉頰一口,砸吧砸吧嘴巴說道:“嗯,真香!”

“你!”火雲氣急,鞭子甩得更猛了,可是楊天龍速度太快,根究就打不着,而她和楊天龍也沒有生死大仇,所以沒有施展祕法。

“嗚嗚嗚~~”火雲見久久的都打不着楊天龍,氣的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呃……不是吧,這什麼情況?”楊天龍腦海裏一下就閃現出了一連串的問號。

這火鳳凰記憶肯定是已經開啓了,心裏承受能力按理說不可能這麼低吧。一般這種情況只可能出現在一種情況之下。

想到這裏,楊天龍都不經無語了。

楊天龍是男人,只好妥協了,走上前,輕輕地拍了拍火雲的香肩,柔聲安慰道:“好了,我的姑奶奶,我是跟你鬧着玩的。”

“出!”火雲輕喝一聲,頓時她手中的火雲鞭像繩子一樣將楊天龍牢牢地捆住了。

其實剛纔楊天龍本可以躲過的,不過他沒有躲避,想看看火雲到底要將他怎麼樣。

“哼哼~~臭傢伙,這下中計了吧。”火雲擦了擦眼淚,笑嘻嘻的得意道。

“我的姑奶奶,我是讓着你的好不好。”看着這個像小孩子般的火雲,楊天龍還真是無語了。

“哼!叫你欺負我!叫你欺負我……”火雲對着楊天龍一頓拳打腳踢,不過那力度根本就像是饒癢癢般,沒啥勁。

wωω ⊙тт kán ⊙C〇

打了一陣,見楊天龍絲毫不反抗的任自己打,於是停了下來。

“喂,臭傢伙,你怎麼不反抗啊?這火雲鞭雖然厲害,但根本就捆不住你吧。”火雲睜着個閃亮的眸子,疑惑的望着楊天龍。

“你現在打夠了,是不是應該放了我了。”楊天龍淡淡的說道。

“好吧,我放了你,不過你不許跑。”火雲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跑的,再說我也沒有必要跑啊。”楊天龍無奈道。

火雲收回火雲鞭,緊張兮兮的看着楊天龍,生怕他跑了似的。

“剛纔你怎麼不像我索要火靈珠?”楊天龍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想待在你身邊,即使不要火靈珠。”火雲俏臉閃過一絲羞紅,其實她也不明白這是爲什麼,這麼多年多去了,她還從沒有過這種感覺。

聽到火雲的話,楊天龍猜測她還真有可能陷入了愛河,只是她都有些不明白罷了,或許這麼多年她一直都沒擁有過愛情吧。

楊天龍正準備說話,忽然感應到了有人飛速朝着這邊方向而來,放出神識一看,有三個天道高手,其中一個赫然就是柳生但馬守,還有兩個在一起,顯然是一路的。

兩個女人和她們的國 ,既然事情辦完了,那他也就可以走了,於是一手抱起火雲的纖腰,一閃身就已經到了百里之外的大海上,輕輕一點水面,接着再次閃身出去。

楊天龍帶着火雲回到了別墅。

“這是哪?”火雲好奇的四處張望,到處打量。

“這是我家裏,怎麼,還不錯吧?”楊天龍笑道。

“嗯,好舒服。”火雲深吸了口氣,笑了笑,接着說道:“這裏的靈氣好濃郁,是聚靈陣吧?”

楊天龍點了點頭,拿出一瓶汽水給她喝。火雲接過汽水卻不知道怎麼用,詢問似的看着楊天龍。楊天龍笑了笑,拿出一瓶汽水,打開蓋子,喝了起來。

火雲學着楊天龍的樣子喝了一口,感覺味道好極了,頓時大口大口的往自己嘴裏灌,一連將冰箱的飲料喝完了才罷休。

楊天龍坐在沙發上,火雲也跟着坐了下來,緊挨着楊天龍,將臉蛋緊貼着楊天龍的胸口,靜靜的聽着楊天龍的心跳。

“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火雲擡起頭輕輕地親了楊天龍一口,微微一笑,那樣子像足了一個溫柔體貼的妻子。

火雲就這樣緊靠着楊天龍,開始講述她的往事。一番交談,楊天龍知道了鳳凰一族的興衰歷程。

鳳凰一族在神族裏面也是比較強大的種族,但是即使如此,也免不了衰落的下場。

幾十萬年前,神域裏面興起了一個新的種族,名叫魔族,魔族強大無比,纔剛興起不久,就以旋風掃落葉一般的壓倒性趨勢將那些弱小的種族趕出了神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