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我同意!」張艷芬拍手道。

「剛好夢蘭家有紅葡萄酒,我們就盡情敵狂歡吧!」汪玉梅指著客廳陳列柜上的十瓶紅葡萄酒道。

孫夢蘭露出了猶豫之色,她心裡巴不得她們快點走,留下自己和江帆過兩人世界。

「怎麼?捨不得啊,你別小氣了!」高雅倩笑道。

「是啊,夢蘭,你就別小氣了,我們也難得如此開心!」張艷芬道。

「好吧,你依你們!」孫夢蘭無奈道。

「太好了,我去拿酒來,夢蘭你去拿酒杯來!」高雅倩歡叫著去拿酒去了。

江帆看到四大美女如此瘋狂,無奈地搖頭,「江帆,我們四大美女陪你一個大男人,等會你要給我們敬酒!」張艷芬道。

「對,江帆要給我們敬酒!」汪玉梅附和道。

「好吧,我一定給你們敬酒,就怕你們喝醉了!」江帆笑道。

「那可不一定,我們可都是喝紅酒的高手哦,四對一,最後醉得人一定是你,你不準耍詐!」王玉梅道。

「行,我不耍詐!」江帆道。

「來,倒滿杯!」高雅倩拿酒來了,她熟練地拔出瓶塞,給所有人到了滿滿一杯。

江帆端起酒杯,滿臉笑容:「來,我敬你們四大美女一杯!」江帆一飲而盡。

「好,痛快,我們也乾杯!」高雅倩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孫夢蘭等人也是一飲而盡,沒有小吃,也沒有菜,就這樣喝著紅葡萄酒,一個小時后,客廳紅葡萄酒陳列柜上的酒只剩下五瓶。

喝酒還在繼續,又過了一個小時,客廳紅葡萄酒陳列柜上的酒一瓶不剩!

所有的人都喝得醉醺醺的,高雅倩臉紅撲撲的,她端起酒杯,「來,最後一杯,我敬我自己,心想事成!」

汪玉梅也拿起酒杯笑道:「你那點心事我還不知道,我的心事和你一樣,我也敬我自己!」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大力支持啊!把書給頂入新星榜!迫切需要支持啊!最後一天衝刺! 孫夢蘭臉紅得像蘋果,她搖晃這拿起酒杯,「你們就別想了,江帆是我的!」

「夢蘭,只要你們一天沒結婚,江帆就是單身的,誰都有機會!」高雅倩搖晃著走到了江帆身邊一把拉著他的手。

「不行,他是我的,今晚屬於我!」孫夢蘭搖晃著抓住了江帆另一隻手。

「乾脆你們都做我女朋友吧,我全要了!」江帆仗著酒意呵呵笑道。

「切,美得你!你胃口也太大了,想吃掉我們四個!」張艷芬道。

「今天我就不走了,就住在夢蘭屋裡了!」高雅倩道。

「對,我也不會去了,就睡在夢蘭的床上去,我現在就去了。」汪玉梅推開孫夢蘭卧室的門,搖搖晃晃地走了進去。

「呵呵,我也去睡了,你們不要吵我。」張艷芬搖晃這進了卧室。

「那是我的床,你們都回家去睡吧!」孫夢蘭急忙沖了進去。

「我也不會走,就住在你家了!」高雅倩也踉踉蹌蹌地走了進去。

「你們都去睡了,我睡哪裡啊?」江帆感覺到頭暈暈的,腳輕飄飄的,紅酒的後勁很大,江帆今晚真的醉了。

他緊隨這高雅倩的身後走了進去,「你們怎麼都倒在床上了!呵呵,全部都是醉貓!」江帆笑道。

「誰說的,我可沒醉!」高雅倩站了起來,一把摟住江帆的脖子。

「我喜歡你,我要做你的女朋友,我爺爺說你大有前途!」高雅倩小嘴吻了上去。

江帆感覺到滑潤的小嘴的刺激,立刻含住小嘴吮吸起來,「哦!」高雅倩緊緊地摟住江帆。

江帆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如同泥鰍般滑入,「哦,好這種感覺很奇特,我喜歡!」高雅倩歡快道。

「還有我呢,你也摸摸我!」汪玉梅突然站了起來,一把抓住江帆的手往自己身上按。

江帆豪不客氣地按摩起來,「哦,真的很奇特!我也喜歡!」汪玉梅含糊道。

三人同時倒在床上,江帆的手開始胡亂地探索起來,也不知道是摸了誰,反正摸到的人都說很舒服。

於是江帆的手大肆活動起來,迷迷糊糊之間,不知道爬上什麼人身上,親吻著,探索著,然後又爬上另一個人身上,親吻著探索著。

卧室里沒有開燈,黑漆漆的一片,江帆就在床上肆意胡來,黑暗中只聽到女人嬌喘聲、尖叫聲。聲音斷斷續續持續了兩個多小時,最後也不知道是誰發出暢快的叫聲,接著江帆有爬到另一個人身上,繼續耕耘,直到那人發出暢快叫聲為止。

最後江帆昏沉沉地睡去,卧室里安靜下來,只聽到呼吸的聲音。

第二天早上,卧室里發出驚叫聲,「啊呀,我的衣服怎麼脫光了!」


「啊!我的褲子!」

「啊,血!誰的血!」

江帆醒了過來,所有人都迅速傳上了衣服,江帆感覺到腦袋暈暈的,他看到了床上有兩處血跡,還有白色的痕迹。

「啊!我昨天晚上做了什麼?」江帆使勁地想,怎麼也想不起來,五人面面相噓,頓時尷尬極了。


所有的人都望著江帆,然後都各自相望,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所有的人都很清楚,但是除了自己還有誰和江帆發生了那事,誰都不清楚,就連江帆也不清楚。

床上有兩塊血跡,到底是誰的?所有的人都互相猜疑,但表面上誰都看不出來。

「我要上班去了!」高雅倩紅著臉,急沖沖拉開房門跑了出去。

「我也要去上班!」張艷芬急忙跑了出去。

緊接著汪玉梅也紅著臉跑了出去,卧室里只剩下江帆和孫夢蘭,「你昨天晚上到底和誰發生了關係?」孫夢蘭氣呼呼道。

「我也不知道,我昨晚喝多了,迷迷糊糊的,我以為是和你呢!」江帆抓著頭皮道。

「這回到好,你一下毀了兩個女孩子的清白,我看你如何給她們交待?」孫夢蘭冷笑道。

「我也不是有意的,昨天晚上我們沒有發生那事嗎?」江帆道。

「我也搞不清楚,迷迷糊糊的好像和你發生了那事。」孫夢蘭羞澀道。

「那你知道另外兩個人是誰嗎?」江帆道。


「我覺得最可能的是高雅倩和汪玉梅吧!」孫夢蘭道。

「你準備處理此事呢?」孫夢蘭道。

「這個,我想先確定是哪兩個人再說吧,你去幫我問問吧。」江帆道。

「這事叫我如何去問,你自己去問吧!」孫夢蘭不悅道。

江帆看了下手錶,已經九點多鐘了,「來不及了,飛機是十點的,我要回東海市去了!」

「帆,我捨不得你!」孫夢蘭一把抱住江帆。

「小江,我們給你送行來了!」門外傳來孫海劍的聲音。

送行的人除了孫海劍還有張中傑、李時本、徐衛紅等人。

孫夢蘭立刻鬆開了手,臉色緋紅,她急忙收拾好床單,床上亂糟糟的,被人看見就羞死了。

在大家的簇擁下,江帆提著行李,坐著車到了飛機場,「江帆,我們都送你來了!」來的人都是御醫學院的同學。

高雅倩、汪玉梅、張艷芬三人都沒有來送行,江帆上飛機的時候,都沒有看到她們,其實她們三人都來了一直躲在遠處沒有露面。

畢竟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太荒唐了,她們默默地望著江帆上了飛機。

坐上了飛機,江帆終於長長出了口氣,京城御醫學院一個月的特訓,讓他受益非淺。貴族醫院就交給孫海劍代為管理,醫院已經步入正軌,每天的收入可達上千萬元,現在江帆也是一個億萬富翁了。

「咦,江先生,我們又見面了!」甜美的聲音傳來。

江帆抬頭看,原來是上次在飛機上遇到的那位空姐李小璐,「是啊,我們真是有緣!」江帆微笑道。

「上次的事多虧了您,我還沒有感謝您呢!」李小璐道。

「不用客氣,如果你真的想感謝我,到了東海市,你請我吃飯吧!」江帆笑道。

「好啊,明天我剛好休息一天,我請你吃飯。」李小璐笑道。

「謝謝,和你開玩笑的,那能讓你請我吃飯呢!」江帆道。

「能請您吃飯是我的榮幸,誰不知道您在京城開了貴族醫院啊!」李小璐道。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大力支持啊!把書給頂入新星榜!迫切需要支持啊!最後一天衝刺! 慕卿頓時語塞,可憐兮兮的望著封時奕。

見慕卿一臉為難,封時奕難得大度的放過了她:「如果你的禮物沒想好,我也可以換一個禮物。」

此話一出,慕卿心中湧起一陣不好的預感,防備的看著封時奕:「什麼禮物?」

封時奕也不說話,目光從上至下的打量著慕卿,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見狀,慕卿下意識雙手環胸,臉頰漲紅的瞪著封時奕:「流氓!」

驚慌失措的小模樣令封時奕險些失笑,輕咳一聲:「你想什麼呢?」

看著慕卿一臉茫然,封時奕好心提醒道:「我只是看看你的錢包而已。」

聞言,慕卿低眸看了眼錢包,疑惑的看向封時奕:「你看我錢包做什麼?」

封時奕劍眉微挑,低頭湊近慕卿的臉頰:「當然是讓你給我禮物。」


「你跟我要錢?」慕卿一臉詫異,堂堂封氏總裁居然跟她要錢當做禮物?

封時奕頓時滿頭黑線,這個女人的腦迴路到底是怎麼長得?

眼底劃過一抹無奈,封時奕也不繞彎子了:「既然你挑選了這麼多天都沒想好送什麼,那我只能勉為其難同意你請我吃飯,當做禮物。」

「啊?!」慕卿下意識攥住自己的錢包,肉疼的皺起眉頭:「能不能不請客?」

「當然可以。」封時奕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就在慕卿驚訝封時奕好說話的時候,封時奕朝她伸出了手:「禮物。」

慕卿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死,果然,她絕對不能指望奸商從良!

深呼吸一口氣,慕卿認命的咬了咬牙:「我請客行了吧。」

意料之中的答案,封時奕沒有任何意外,直接坐上了車:「開車,市中心新開的水上餐廳。」

水上餐廳?據說那裡的菜價都是天價!

慕卿倒吸一口冷氣,心中抽痛的簡直無法呼吸,望著封時奕俊逸的臉頰,慕卿只想狠狠的賞他兩拳。

「果然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主。」慕卿低聲嘀咕著,隨手幫封時奕關上了車門,繞到駕駛位置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