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曉曼因為昨晚一整晚沒睡,吃過午餐之後便回卧室洗了個澡然後上|床睡覺。

隨後進來的龍司昊坐到床邊,垂眸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曉曉,很困嗎?」

黎曉曼半睜開眼,看著他語氣慵懶,「嗯,我昨晚一晚沒睡。」

龍司昊斂眸,目光帶著深意的看著她,「我昨晚也沒睡。」

黎曉曼往裡挪了挪,空出位置給他,看著他柔媚一笑,「上來一起睡。」

龍司昊瞥了眼身旁的位置,伸手掀開了被子,躺上去后,修長的手指沿著她腰際的曲線不安分的遊走。

「媳婦兒,不做點事你確定能睡得著?」

黎曉曼抬頭看著他柔媚一笑,纖細的雙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對哦!不和老公做點事,的確是睡不著,睡前運動更有助於睡眠。」

話落,她勾住龍司昊脖子的雙手一個用力,龍司昊俊挺的身子便壓在了她的身上,而她卻是趁機一個翻身,壓在了他的身上。


龍司昊墨黑的瞳眸微縮,眯緊眼看著壓在他身上的嬌媚女人,薄唇勾出優美誘人的弧度,「媳婦兒今天想在上面?」

黎曉曼清麗的臉微紅,沒有回他,但卻低下頭吻上了他的雙唇。

龍司昊越來越喜歡她的主動,他狹眸中染滿了笑意,一個翻身再次將她壓在身下。

「媳婦兒,還是讓為夫來伺候你。」

……

未免霍業宏再次將小妍妍帶走,龍司昊特意讓洛瑞來接送她上學,並全天候保護她的安全。

有洛瑞全天候的保護著,黎曉曼自然就放心了,她一連兩天沒去工作室,但會在龍司昊的書房裡處理一些工作室的公事。

此時她正在書房裡,李雪又端著一杯蜂蜜柚子茶走了進來。

走到書桌前,她將那杯蜂蜜柚子茶遞給了黎曉曼,恭敬的看著她,「少夫人,蜂蜜柚子茶。」

又聽到「蜂蜜柚子茶」幾個字,黎曉曼的眸底閃過一抹異色,隨即眯起眼看著李雪,笑著問:「為什麼又給我這個?」

李雪微微垂簾,「少夫人以前不是喜歡喝嗎?現在少夫人懷孕了,喝蜂蜜柚子茶對少夫人肚子的孩子有很大好處。」

黎曉曼眸帶笑意的看著她,接過了那杯蜂蜜柚子茶,粉唇輕揚,「謝謝。」

李雪微頷了下首,「少夫人,那我出去了。」

見李雪欲走,黎曉曼將那杯蜂蜜柚子茶擱放在書桌上后,便喊住了她。

「等一下。」

李雪轉身看向她,「少夫人還有什麼事嗎?」

黎曉曼目光平和的看著她,清麗的臉上表情深不可測,「我想起一個問題想問你。」

李雪恭敬的看著黎曉曼,微微一笑,「少夫人有什麼問題儘管問。」

「你知道陳蘭去哪了嗎?」黎曉曼隨意的撥弄著她自己的頭髮,狀似很不經意的在問她。

聽她提起陳蘭,李雪目光微滯,眉頭輕皺了下,隨即看著黎曉曼搖頭,「不知道,她突然有一天就不見了,少夫人怎麼會突然問起她來?」

黎曉曼微微勾唇,美眸帶著深意的看著她,「我聽說她死了,所以問你知不知道?」

李雪一驚,瞪大了雙眼,「什麼?她……她死了?」

見她非常驚訝,黎曉曼深看了她一眼,語氣平淡,「聽說你跟她關係很好,你難道一點都不知情?」

李雪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收攏,看著黎曉曼搖頭,「少夫人,我真的一點都不知情。」

「哦!」黎曉曼輕蹙眉,看著她問:「那你和她關係那麼好,你想知道她是怎麼死的嗎?「

李雪有些不自在的眨眼,「她……她是怎麼死的?」

「被幾百條毒蛇咬死的,死不見屍。」黎曉曼輕輕一笑,說的雲淡風輕。

「什麼?」李雪則是因為她的話,眼裡盛滿了震驚和害怕,她捏緊了雙手,微微後退半步,「她怎麼會被毒蛇咬?」

「因為她用假蛇嚇我,司昊就將讓人把她丟進了蛇窟。」

黎曉曼銳利的目光一直落在李雪的身上,將她的每一個表情都收入眸底。

五年前,假蛇事件過後,成叔有帶人在黎曉曼和龍司昊的卧室里尋找其他的惡作劇之物,因此假蛇這件事李雪是知道的,當時她也猜到是陳蘭所為。

聽到黎曉曼說陳蘭被龍司昊命人扔進蛇窟,她心裡就一陣惶恐,眼神有些不安。

——萱萱有話說——

這章揭露了一個真相,寶貝們不要告訴萱萱沒發現哈!猜猜龍騰天是誰啊? 「少……少夫人,沒事的話我出去了。」她一直低著頭,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黎曉曼並不想現在就讓她出去,她一臉笑意的看著她,「妍妍去學校了,司昊又去公司了,我一個人在挺無聊的,你陪我聊聊天吧,你五年前都在照顧我,我們算是朋友了。」

「少……少夫人,你別這樣說,我……我哪有資格和你做朋友?」

「你當然有資格,現在又不是舊社會,人人平等,更何況五年前我懷司昊的第一個孩子時,你很照顧我,我還記得我懷孕將近九個月時去安泰墓園,在路上遇到一點小意外,當時是你扶住了我,我才沒撞到肚子,雖然後面孩子還是沒能活下來,不過我還是很感激你。」

大明官途 ,「少夫人,你……你不用這麼客氣。」

「要的。」黎曉曼目光溫和的看著她,唇角浮出一絲笑意,「我想起來了,我那天去安泰墓園之前,你也給我喝了一杯蜂蜜柚子茶。」

「我……」李雪一怔,抬頭看了眼正笑看著她的黎曉曼又迅速低下了頭去,表情僵硬的一笑,「是,是啊,少夫人你記性真好,我……我都不太記得了。」

「是嗎?」黎曉曼明亮的水眸眯緊幾分,粉唇輕勾,語氣柔和,狀似不經意的問:「那天的蜂蜜柚子茶你沒加其他什麼東西吧?」

「啊……」李雪又是一驚,抬頭看向了黎曉曼,額頭上滲出了細汗,「沒,沒加,什麼都沒加,少夫人,我進來很久了,我該出去了。」

現在的她不敢去看黎曉曼,因為她總覺得她雖然笑著,卻給人一種威懾感。

少夫人和五年前不一樣了,這是她的感覺。

她覺得她那雙眼睛似乎能看出很多東西,她有種逃無可逃的感覺。

「嗯!」黎曉曼看著她輕點了下頭,「你出去吧。」

李雪見她同意,轉身就急忙往書房外走。

黎曉曼在見到走到書房門口時,便又喊住了她。

「等一下。」

李雪轉身看向她,「少夫人,還有什麼事嗎?」

黎曉曼瞥了眼擱放在書桌上的蜂蜜柚子茶,淡然一笑,「以後不用準備這個,我現在不喜歡喝了。」

「是!」李雪應聲隨即走出了書房。

出來后的她雙腿一軟,險些跌倒的她扶住了門框。

她眼裡閃過一絲慌色后,便扶著牆往樓下走去。

黎曉曼在她離開后,看著書桌上的茶,目光冷了幾分。

剛剛李雪在聽到她故意說的那些話后表情很不自在,眼神閃爍,不敢看她,這些都是她在緊張的表現。

她總是讓她這茶,看來這茶有很大的問題。

五年前她無緣無故早產,說不定就與她那天早上給她喝的蜂蜜柚子茶有關。

但是這蜂蜜柚子茶的確是對孕婦有好處,即使喝了它也不會有什麼問題,除非是裡面被加了些什麼進去。

經過剛剛對李雪的試探,現在的她非常的肯定李雪有問題。

她目光一冷,她絕不會再放過傷害她孩子的人,一個都不會放過。


隨即她給龍司昊打了個電話,讓他配合她演一場戲。

接完電后的他立即趕回別墅。

給龍司昊打完電話的她則是端著那杯茶回到了卧室,等了一會,才用內線叫來了管家。


「少夫人,你找我有什麼事?你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進入卧室的管家成叔微微頷首,恭敬的問。

黎曉曼此時坐在大床邊上,單手捂住小腹,秀眉緊蹙,聲音有些無力,「成……成叔,幫我去……去把李雪叫來。」

「是!」成叔聞言,立即出了卧室。

剛剛從書房離開后的李雪此時正在擦拭大廳的旋轉樓梯。


她神色恍惚,擦來擦去的都在一個地方,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就連管家成叔下樓來走到她身旁了,她都沒有察覺到。

成叔看著有些心不在焉的她,臉上帶著身為別墅管家該有的威嚴,「李雪,少夫人讓你去她卧室。」

李雪像是沒聽見成叔的話,沒有任何的反應。

見她像是丟了魂一樣,成叔聲音大了一些的喊道:「李雪。」

這次李雪總算是聽到了,回過神來的她抬頭目光有些茫然的看著臉色不是很還看的成叔。

「成……成叔,有事嗎?」

成叔深看了很不對勁的她一眼,再次說道:「少夫人讓你去她房裡,馬上去。」


李雪一聽要去黎曉曼的房裡,她的神情就有些不自在,「成叔,我……我有些不舒服,我……」

成叔不等她說完,神色嚴厲幾分的看著她,「你再不去我就只好讓人抬你上去了。」

李雪聞言,低垂下了眼帘,眼底閃過一絲慌色,「不……不用了,我……我現在就上去。」

隨即她便轉身一步步的往樓上走去,她雙手緊緊捏起,越是往上走,她神色越是緊張不自在。

走到三樓卧室門口,她極力掩飾下了心裡的慌張,盡量保持著平常心態的走了進去。

此時的黎曉曼坐大床邊上,一隻縴手撐在床|上,另一隻小手則是輕捂小腹,見李雪進來,她目光充滿了怒意和失望的看向她。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李雪因為她這突然的一句沒頭沒尾的話驚站在了原地,雙眼不明所以的看著她,「少夫人,你在說什麼?我……我做什麼了?」

她見黎曉曼緊蹙眉,表情有些痛苦,便語帶的擔憂的問:「少夫人,你怎麼了?」

「你……說呢?」黎曉曼清冷的目光落在了床尾凳上只剩下一半的蜂蜜柚子茶上,「我本來沒事,可是喝了你的蜂蜜柚子茶,肚子就疼起來了,你在裡面加了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李雪有些驚愕的看了看黎曉曼,又看向了擱放在床尾凳上的那半杯茶。

「少夫人,那裡面沒有加任何東西,你是不是吃錯其他什麼東西了?怎麼會肚子疼?」

黎曉曼沒有回她,而是蹙眉看著她,明澈的眸子中騰出失望,「李雪,虧我那麼相信你,你……你竟然要害死我肚子里的孩子。」

異族瑾王妃 ,「少夫人,我沒有,你冤枉我了,我真的沒有,你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