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思回過頭複雜的看了一眼李封說道:「我要去開會了,你先回宿舍休息吧!」不等李封回答便急匆匆離開。

獨自一人溜達了半個小時,發現天色暗了下來便回宿舍,知道唐思有些誤會,但李封不想過多解釋,自己始終是要離開的,而這裡是唐思的家鄉,此時不同以往一旦和自己離開這裡也許一輩子也回不來了。更何況一路上妖獸橫行,金丹大妖不在少數。能不能安全回到家鄉都還是一個未知數,前路渺茫怎敢誤佳人。收拾好心情的李封不在多想盤膝而坐。

「昸…..昸昸」李封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起身開門發現居然是老黑,李封開口笑道:「黑哥,怎麼有空來我這?」

老黑臉色焦急的說:「唐隊長外出狩獵失敗,有人乘機對她發難,大隊長沒辦法要對唐隊長實行軍法,是你救她回來的,我希望你能幫忙作個證。希望能幫到唐隊長。」

聽到唐思要被問責李封想也沒想,說道:「稍等」回屋拿起武器和丹藥跟著老黑而去,大概十多分鐘,老黑帶著李封來到會議室外面,卻被門口警衛攔住「什麼人,軍機要地還不退後。」說完用槍指著老黑和李封,那架勢是在說你們再敢上前一步我就開槍了。

老黑焦急道:「兄弟自己人,我們找大隊長有要事,麻煩通報一下。」

那警衛員不近人情道:「不行,大隊長吩咐了,開會期間任何人都不準進去。」

李封聽完冷笑:「大隊長,好大的派頭!」說完便要硬闖,結果被老黑攔住。老黑示意李封不要急。咬了咬牙突然對著會議室大喊:「大隊長,一等兵劉愛國有要事要見大隊長!」突然大喊的老黑著實把警衛員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后迅速將老黑按在地上。老黑也不反抗任由警衛人員按倒,只是嘴裡不停的叫嚷著,會議室本就是活動板房,並不怎麼隔音,不多時一個女人開門把老黑和李封領進會議室。

進入會議室后李封發現裡面大概有七八個人,,會議桌主位坐著一個年齡和自己差不多的年輕人。長的很有特點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壯」寬大的迷彩外套也擋不住藏在衣服里的肌肉,實力已經到了練氣後期圓滿,隨時可能突破到築基,在坐的5人除了唐思李封感覺不到他的實力外,其它四個隊長的實力都在練氣中期,剩下一男一女一個是普通人,一個剛剛練氣初期而已,李封暗自鬆了一口氣,自己能夠解決。

老黑進屋便對著大塊頭敬了一個軍禮,然後開口道:「報告大隊長,我有關於唐隊長此次外出事件的證人,希望大隊長能夠問完再下決定。」說完便後退一步不再說話。

一個中年男人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陰陽怪氣的說道:「證人?唐隊長此次外出損失了十多個人這是事實,需要什麼人證?,即便是遇到二階怪獸,那也是其情報收集有誤和指揮失當,按軍法應當判瀆職治罪。」

坐在主位的大塊頭雙手放在桌上閉目養神似乎沒聽到大家說話一樣,李封看不出這個大塊頭的意圖便學著大塊頭的樣子開始閉目養神。

此時會議室吵成一團,幾個隊長分成兩派,以中年人為首聯合其他兩位年輕的隊長向唐思發難,而另一位戴著眼鏡的年輕人則極力反駁,而作為當事人的唐思則一臉平靜的坐在位置上。爭吵一直持續了半個小時隨著一聲輕輕的敲桌聲打斷眾人,看著剛開始還吵的面紅耳赤的幾人各自坐回自己的位置,李封暗道:「看來這個大塊頭的威望不低啊。」

大塊頭睜開眼睛說道:「老黑不是找了證人嗎?不妨聽聽他怎麼說?」

眾人聞言齊齊看向李封,此時的李封像是睡著了一樣,站著一動不動直到老黑看不下去了用手輕輕推了一下李封,反應過來的李封睜開眼睛對著老黑道:「會開完了?結果怎麼樣?」

老黑小聲說道:「剛吵完,大隊長想聽聽你有什麼要說的?」

李封有些詫異道:「我?..我沒什麼要說的。」

李封話一出口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那中年男人瞬間哈哈大笑起來:「我說四眼你從哪裡找的奇葩演員,一點都不專業啊!」跟其站在一個陣營的兩個隊長也跟著笑了起來。

戴著眼鏡的年輕隊長氣的的站起身來,隊長几人「你…….你….」說不出話來,然後將矛頭指向李封:「枉思思還說你人不錯,沒想道也是一個孬貨。」

唐思也有些疑惑,不知道李封要幹嘛!只好拉了拉帶眼鏡的年輕隊長示意其不要再說了。戴眼鏡的年輕隊長不甘心的坐回位置。稍勝一局的中年隊在得意的隊長帶眼鏡的年輕隊長一笑。

大塊頭淡淡的看著李封道:「既然你不是來作證的,那你來幹什麼?」

李封微微一笑:「我是來看戲的,老黑說這邊有戲看,我就過來了。」

「小子你說什麼,我們在討論正事,你居然說我們在唱戲!」中年隊長大怒就要動手。

大塊頭低吼一聲:「好了,都給我坐好,讓外人看笑話,看的還不夠?」

「說正事」大塊頭再次開口道。

中年隊長開口道:「按照軍法,唐隊長當撤除隊長之職,送交軍部發落。」其他兩位隊長也附和的點點頭。

「這人是誰啊?」這時李封突然轉頭對著老黑小聲開口問道。

老黑解釋道:「他叫方正,是警衛隊第二隊隊長,他左邊那個是第三隊隊長叫周揚,周揚對面那個叫何超是第五隊隊長,這三個人已經暗地裡抱團,至於帶眼鏡那個是第四隊隊長,叫江河,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第一隊你認識的唐思隊長。還有我叫你來作證的為什麼不說話?」

李封淡淡道:「說了也沒用,反正別人也不信。別著急,我有辦法。」聽罷老黑不在說話。

看著幾個隊長又要開始吵架,李封有些無聊的伸了一個懶腰道:「要判就快點判,我還要回睡覺呢。光扯皮有什麼用?」說完李封無視幾個隊長殺人的目光,直愣愣看著坐在主位的大塊頭。

大塊頭看了李封良久終於開口道:「唐思收集情報有誤,至十多位警衛隊成員戰死,撤除隊長之職,明天移交軍部處理。」大塊頭話剛說完,那位帶眼鏡的隊長江河便站起身道:「我反對,二階妖獸死人很正常,何況是兩隻,而且唐隊長也是受了重傷差點回不來了。」

大塊頭沒有理會江河的話而是看著默默坐在位置上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說的唐思:「你有意見嗎?」

唐思淡淡的看了一眼李封然後說道:「沒有。」

大塊頭站起身道:「既然當事人都沒有意見,那此案就這麼定了,唐思撤去隊長之職,明天移交軍部處理。」

中年隊長方正見事情一定,大喜道:「隊長英明!」說完便站起身往外走去。看著焦急的老黑,李封突然開口道:「既然你們的事情處理完了,那我也有事情要處理。」

原本要離開的眾人一愣,心情大好的方正饒有興緻的看著李封笑道:「你這逗比有什麼要說的,本隊長今天心情好,說不定會幫你,哈哈…哈哈」

李封微笑道:「那是自然,幾位隊長肯定能幫的上忙的。」話說完的李封突然緩緩拔出腰間的劍再次說道:「我的時間很寶貴,沒時間和你們扯皮,你們有兩個選擇,一就是當今天晚上什麼事也沒發生,該幹嘛幹嘛。二是我打到你們選第一條。」李封的話一說完,在場的眾人無不一愣,李封這是要一人單挑整個警衛隊啊!一直不說的唐思有些焦急的說道:「李封,你幹什麼?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多管閑事。」

反應過來的眾人面帶古怪的看著李封:「莫不是中二晚期?」 三個人來到黃藥師的洞府門前,岳掌門對他們二人說:「你們倆先在此處等等,待我前去對你們的大師伯前去言講吧,你們先在此稍侯吧。」

說著,岳東慶邁步走進洞府里去了。

岳掌門走進了洞府以後,只見黃藥師正在洞府內邊忙碌碌著呢,岳東慶上前趕緊深施一禮。

「岳東慶見過大師兄,師兄呀,這陣子你為了宗門可辛苦壞了。」

黃藥師抬頭一看,見是紅楓谷的當代掌門人過來了,自己的師弟岳東慶親自前來了。

黃藥師當即臉上露出了一次難得的笑容了。

「東慶呀,協助練丹的人員找著了么,這陣子都快把我忙死了。

以前宗內所得的靈草稀少,我老頭子還抱怨師弟你呢,可這次一下子得到這麼多的靈藥,為兄就是忙死也沒什麼可抱怨的。

若這批靈草都能順利練完了的話,我紅楓谷一下子就發達了,這得出多少優秀弟子呀。」

岳東慶見黃藥師心情還不錯,趕緊笑著說:「回稟大師兄,二位協助練丹的弟子現在都在門外呢,這兩個人都是四師弟的門人弟子。

一個是四師弟的二弟子叫丹沙聖手牛金旺,此人以前是個練丹師。

另一個是四師弟新收的弟子,此人名叫陳鴻立。

這二人皆是築基期的修為。」

黃藥師聽了點了點頭。

「那個陳鴻立可是這次採摘藥材最多的那個弟子么?」

岳東慶聽了點了點頭。

「不錯,正是此人。」

「這小子不是個練氣期的小子么?他是什麼時候築基成功的呢?

真她娘的夠快的了。

快,快領他倆進來吧。

我到要看看這小子長什麼模樣兒,竟然有如此大的本事。」

岳東慶見了心中暗笑。

心道:沒想道大師兄會對這小子感興趣呀,真是怪人有怪脾氣呀。

岳東慶來到洞府外邊對二人說:「走吧,你們的大師伯今天心情還不錯,算你們倆小子走運了。」

兩人跟著岳掌門走進了大師伯黃藥師的洞府裡邊了,只見自己的大師伯正在忙碌著呢。

兩個人趕緊跪倒叩頭。

「拜見大師伯,我等遵師父之命,前來協助大師伯前來練丹來了。

請大師伯吩咐工作吧。」

黃藥師低頭看了看跪在自己跟前的倆個師侄,不由得點了點頭。

「嗯,這倆小子還不錯,你說這老四怎麼選弟子來著呀?岳師弟呀,你去忙你的去吧。

別耽誤了你的工作呀。這倆小子我來調教吧。」

岳東慶掌門聽了一笑,轉身離去了。

黃藥師吩咐道:「你倆個一個幫我挑撿靈藥,一個幫我扇風吹火。

我說小子,你年紀輕,肯定有把子力氣,你來做這個力氣活兒吧。

一會兒我教給你扇風吹火的一些要領吧,免得你工作出差錯呀。」

黃藥師對陳鴻立說。

陳鴻立聽了點了點頭,然後站在了一旁去了。

牛金旺你也是多年的練丹師了,工作不用我教你吧?你的工作是按這個方子把靈草挑揀好了。

工作一定要認真呀,這是練丹成敗的關鍵因素呀。」

牛金旺聽了點了點頭。

黃藥師吩咐完了工作以後,就領著陳鴻立進了練丹房了。

陳鴻立抬頭一看。

「嗬,好大的一個煉丹爐呀!」

此爐足有一人多高,青銅的爐身,三個粗壯的爐腿,這一爐得出多少丹藥呀。

黃藥師看著陳鴻立好奇的眼睛笑道:「小子,是第一次進丹房吧。

別好奇了。

一會兒我把這煉丹時注意的事項都教給你,你小子可要好好學習呀。」

陳鴻立聽了點了點頭。

「這練丹的第一步就是把靈藥選好,若靈藥選的不準確的話,肯定出不了好的丹藥呀。

靈藥一定要洗凈,不然丹藥中有了其他物質就影響丹藥品質了。

這練丹最關鍵的是爐火的掌握,若爐火忽大忽小,容易炸丹的,這一炸丹,一爐丹藥就此要作廢了。

這煉丹還要跟據靈藥的藥性,放入藥材總是有先後順序的。

藥性陳伏的葯丹要早放,有芳香味的靈草要最後放入。

切不可順序顛倒了。

你的工作就是向這爐底輸入靈氣,讓這爐火保持旺盛,等這爐中的靈藥丹成之後。

再徐徐地降火,若降火太快了的話,也容易炸丹呀,你小子可聽清楚了么?」

陳鴻立聽了點了點頭。

「大師伯,弟子聽清楚了。要不咱們現在就先煉一爐行不?」

黃藥師聽了點了點頭。

「行呀,這有什麼不行的呀!

我說小子,你學得夠快的呀。

金旺呀,靈藥準備好了么。先給我來半爐的靈藥試試丹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