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最重要的問題慕容婉兒還沒有承認。

想及此,他飛身上了樹頂,躺在了一根粗些的樹枝上,閉目沉思。

他在思考要不要進入紫禁城。

…… ……

同樣是二月二十九日的傍晚,在福貴酒樓一個雅間裏。

坐着一桌子人,年紀從十六七到二十六七的六人。

正是因善如煙比武招親而結識的六個“入圍”之人,可惜他們被後來的楚月來橫插了一槓子,不然現在善如煙也許就是射陽劍主人,吳承恩的夫人了。

上首坐着年紀最大的徐階,其他人隨意落座,高拱挨着徐階,李春芳靠着吳承恩,陸炳則與俞大猷緊緊相連。


此時他們已酒過三巡,吃着火鍋,聊着天。

“城門的守衛、大內的錦衣衛、甚至神機營都有江湖幫派中的奸細,皇上的紫禁城裏不知道會不會有這些人的手下呢?”吳承恩向來想說就說,性格灑脫,酒後更是口快心直的說着京城裏最近發生的流言蜚語。

徐階眉頭微皺,對着高拱搖頭,暗示他不要多說這些不該說的話。

俞大猷口快心直的道:“吳兄,以你的武功之高,若在那紫禁城裏,只怕就算正月以來大鬧京城的楚月來也難以討好。”

陸炳點頭不語。

他顯然也極爲佩服吳承恩那已經近似於“神”的劍道。

李春芳對自己的結拜的大哥自然最是信服,滿眼的崇拜之色。

在徐階的有心迴避下,幾個人又開始了一翻詩詞歌賦的討論,偶爾鍼砭一些時弊,倒也是志趣相投,畢竟已經幾個月沒有見過面了,還是有些話可以談。

…… ……

二月二十九,青衣樓。

一個慈眉善目的五旬男子,踱步而入,一派仙風道骨之色。

老鴇嬉笑間迎了上來,男子眉頭一皺,進門前他已經感到了很多與從前的青衣樓不一樣之處。

他只是走。

一刻鐘之後。

青衣樓變成了廢墟,客人和妓女的慘叫此起彼伏,一地的狼藉,無數人在雞飛狗跳般的逃離那個男子的身邊。

男子看起來仙風道骨,做起事來卻猶如地獄惡魔。

他正是找不到善如煙,忽然得知青衣樓竟然被人搶走的消息,他怒了。

也不在有任何顧忌了。

他正是已經恢復容貌,從櫻花山莊感到京城的善若水……他不再易容成福叔了。

然後他大袖一揮,一陣狂風過後,京城第一樓瞬間倒塌,滿地的木屑、灰塵,和一衆呆若木雞的行人。

善若水已然不見蹤跡,他決定去見一個人,今天傍晚一到京城就已約好的人。

他要見誰?

…… ……

二月二十九傍晚,狄府密室。

狄青雲和一個人在其中。

這次不是上兩次的那個黑衣女子慕容婉兒,而是一個年紀十多歲的少年。

“四王爺,今晚子時您會在宮裏,事成之後,您就將取代嘉靖登上大寶,可不要像他一樣任意而爲,不顧前恩纔是。”狄青雲話裏並無多少尊重之意,四王爺也並沒有介意他的無禮。

四王爺的心裏當然知道狄青雲是慕容婉兒手下的第一猛將,是推心置腹的心腹,當然比自己個這個投誠不過一年的傀儡之人地位要高的多。

但是他的心裏還有一個依靠,也是他最後翻身的殺手鐗。

他在入京前拜過天地、神佛,希望一切都能按照自己的計劃,順利進行;所以他入京後的態度和行爲表現令狄青雲很滿意慕容婉兒知道後,也很滿意。

她在做着一個武則天的夢。

慕容婉兒在嘉靖登基後,才發現原來這個寡母養大的小子,性格竟然如此的執拗和不怕死。

加上自己那時的實力和勢力也不允許能做的更好、更多,她只好討好嘉靖,緩慢策劃。

七年來,她一直在策劃新的計劃。

經過了嘉靖這次失敗的舉薦、策劃後;慕容婉兒已經不再相信任何文臣、武將的計謀和承諾,她只相信“藥”和“蠱”,以及那強大到可以控制一切的絕對實力、武力。

她這幾年已將後宮中的“聖母”……明孝宗的老婆聖母張太后,以及她的父親、弟弟等侯爵實權實權人物都已控制住,被她的好搭檔用“藥”和“蠱”控制住。

慕容婉兒就連自己的發小,自己依賴其在後宮一步、一步從正德時期就靠其爬上位的如今的“莊肅皇后”夏氏,都毫無憐憫之心的要挾,控制。

對曾經的朱厚照發妻夏氏,自己的閨中蜜友她都下得了手,更不要說對夏氏在錦衣衛身居要職夏父、神機營裏任職的夏氏兄弟下手了。

慕容婉兒爲此謀劃了七年,算上那個死得不明白,更不聽話的正德皇帝,她有些已經謀劃了二十年。

所以她志在必得,也已經沒有什麼人能夠阻擋她的計劃執行。

誰都不行。

如今她已經萬事俱備,只等今夜子時的到來。

慕容婉兒在自己的寢宮對天望月,默默無語。

夜風西來,衣衫輕飄。

她。

人若月中仙子,心若世上毒蠍。

她會成功嗎? 此刻,那顧浩直接站起身來!對著那兩名人皇鞠了一躬!吧自己的想法也是說了出來!在場的除了斗鬼神之外,都是沒有任何的表情波動,顯然他們早已經知曉雙方的戰力情況!然而斗鬼神聽到后,心中卻是掀起驚濤駭浪!他是在沒有想到!這一場所謂的果家內戰,竟然直接有六位人皇參戰!這人皇強者在小國家之中,就等於是那最強的存在!然而此刻這平日里難得一見的人皇強者,竟然全部的冒了出來!就只是為了那小小的國家內戰!此刻,斗鬼神不由對這所謂的國家內戰產生了懷疑!斗鬼神隱隱覺得,這一場內戰,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的!其中必然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而這秘密,也只有那一些人皇知曉!

「哼!那赤面組織也太高看自己了!竟然只出動了兩名人皇!有我在此,那赤面的兩位人皇完全不是我的對手!那人皇的事情,你們就不必商討了!我們自由辦法應對!只是你們的實力卻也是和那邊有些差距!就算是我們人皇強者互相牽制!想必你們也是必敗無疑!哪來的五五勝利之分!」那名人皇老者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自信!聽得在場的眾人也是心中一顫!特別是那斗鬼神,也是暗自想到了自己的猜測!這眼前的老者,實力也是應該是那人皇之中頂尖得了!要不然也不會誇下如此海口!

「前輩!據我所知那皇室陣營之人,也就是那明面的上的幾個和那赤面組織!就算是在加上那姦細鐵手之眾!也是和我們不分上下而已!難道那皇家陣營還有什麼隱藏的勢力不成!」此刻。那顧浩也是再度的躬身,眼中滿是疑惑之色!這些情報都是他費勁千辛萬苦所得,他自然也是知曉了那皇室的陣營實力!不然此刻也不會在這人皇面前賣弄,好好的表現一番!斗鬼神此刻聽到這顧浩的一句話!眼中不由閃過一絲精光!他的心中也是瞬間有了答案!

「那鐵手竟然是姦細!」

斗鬼神心中也是吃了一驚!他實在是沒有想到那鐵手竟然是安插在這陣營之人的姦細!不過此刻斗鬼神也是想到了什麼!那劉家玄宗所使用的功法,也是雙手變成了黝黑如同精鐵一般!看來這二人也是有著什麼關聯!而斗鬼神大鬧那劉家,也是無意之中拆穿了那鐵手的陰謀!不然眾人還是不知那鐵手乃是那姦細!想到這,斗鬼神的目光再度的喂喂掃過眾人!他也知道,所不定這幾人之中,還是有那皇室的姦細!想到這,斗鬼神的雙眼立刻看向那華宇!華宇乃是那皇帝的禁衛軍統領!如果說這些人之中誰最有可能是那姦細!無疑就是那華宇了!

華宇此刻也是彷彿注意到了什麼。向斗鬼神看來!對著斗鬼神微微的點了點頭!臉上也是十分的淡然!斗鬼神見此。也是相視一笑!隨即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哼!你以為你隨便派幾個人就可以調查清楚那皇室的底細了嗎!實話告訴你們!這皇室就是故意讓你們調查的!他們赤面乃是那暗中組織!論那調查的手段,比你們要高超百倍!此刻那皇室表面的實力只是個幌子而已!而我們這邊的底細,除了我之外,想必都已經知曉!」那老者此刻滿臉的傲然之色!甚至也都沒有望那顧浩一眼!

在場的眾人此刻都是臉色難看!就連那人皇境界的老太婆也是一臉的鄭重之色!

「千婆婆!我們還是要走上一遭啊!」那白髮老者對著那老太婆微微搖了搖頭。隨即便感嘆了一句!那名千婆婆也是想到了什麼。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隨即也點了點頭!兩名人皇強者在眾人的注視之下。直接的快速離去!頃刻間,屋內就只剩餘七人!

人皇一走!這屋內的眾人也彷彿是失去了主心骨似得!竟然沒有一個人再度發言!就連那一向愛說話的顧浩也是滿臉的鄭重之色,彷彿是在思考著什麼!時間緩緩而過!屋內的氣氛也是變的壓抑起來!斗鬼神此刻也是閉著雙眼。腦海中也是在不斷的盤算著什麼!

此刻,遠在千里之外的一座高山之上!兩道身影也是直接的落在了按高入雲霄的山峰之上!隨即徒步向那山峰中間的一座破舊的小屋內走去!這二人正是那人皇高階老者和千婆婆!

這座小屋雖然有些破舊,但是這兩人的眼中竟然沒有絲毫的嫌棄之色,似乎在那千婆婆的眼中,還帶著幾分敬畏之色!


很快,那二人也是來到了那小屋之前!那白髮老者也是一馬當先的,走進了那小屋之內,那千婆婆見此,也是跟在身後!特意比那老者慢上一步!

「你們二人沒有經過我的准許,竟然直接就闖了進來!真是夠膽!」

此刻,一道霸氣的聲音從那小屋之內的一個身影之上傳出!這時一位紫發老者!老者背對著二人,盤腿而坐!絲絲的雷電不斷的在老者身上來回的遊動著,彷彿是一條條靈蛇!一股強大的氣息也是似有似無,十分的奇妙!


「哈哈。。。鰲兄果然還是一副怪脾氣!你的好友前來,你就是這般的招待之法嗎!」

那老發老者此刻微微一笑,對那紫發老者的聲音似乎絲毫不在意!而那千婆婆此刻臉色卻有些不好看!她雖然也是人皇,但是等階卻是沒有這二人高!實力自然也是最差的那一位!此刻聽到那紫發老者的聲音,那千婆婆也不由的心中不安起來!對於這鰲煞,千婆婆還是如雷貫耳!不僅實力強大,功法霸道無比!那脾氣也是異常的古怪!所以那千婆婆如果不是跟著那老發老者一起,打死她也不願意在此呆上半刻!

「哼!煙如風!你少逞口舌之快!快說!你們來此究竟是有何目的!如果沒有事的話,救你趕緊離去吧!不要耽誤我苦修的時間!」

那鰲煞此刻直接發出逐客令!似乎對那白髮老者煙如風也是絲毫不顧!身上的雷電似乎又增加了些許,彷彿也是直接的修鍊起來!

「哼!真是不近人情!枉費我想把那「蒼龍錄」的消息告訴你!既然如此,千婆婆。我們走吧!」


那煙如風此刻直接一聲冷哼,隨即便就要離去!而那原本靜靜打坐修鍊的鰲煞此刻一聽,幾乎如同被冰水澆在身上一般,瞬間打了一個機靈!而後更是如同打了雞血一般,直接跳了起來!隨即便一臉驚訝的看著那煙如風,語氣之中也是激動起來!

「你說什麼!蒼龍錄!」

此刻,那鰲煞幾乎完全的震驚!臉上也滿是那不敢相信之色!身上的氣息也是瞬間蕩然無存!眼神也是一陣獃滯!彷彿是陷入了思考之中!

「哼!螯老鬼!要不然你以為我會參戰嗎!修為達到我們這種地步!是不會輕易的出手!如果不是那傳說中的蒼龍錄!我才不會管這虎國之事呢!」煙如風此刻又恢復到了以往的傲然之色!不過再說起那蒼龍錄三個大字的時候,那煙如風的眼中也是精光閃爍!陷入了無限的嚮往之中!

「蒼龍錄!傳說是一名至尊強者的手書!而這名至尊強者,也是僅有一步之遙,就要跨入那更高的無上境界!不過最終卻沒有成功!只留下一本手書!雖然只是一本手書,但是裡面不僅有著那位至尊強者的最強神通功法!還有這一些對那修道之路的感悟!並且其中似乎還蘊藏著一個驚天之謎!就連那至尊都想要得到的無上秘寶,竟然會出現在虎國之內!?」此刻,那鰲煞的聲音顯然有些獃滯,隨即便充滿了疑惑之色!這蒼龍錄的價值那是無法估量!特別是對於他們這些許久都沒有進階的人來說,更是那無上的珍寶!然而這個能夠讓至尊都眼熱的無上隗寶,就隨便的出現在了虎國之中!也確實讓人不敢相信!難怪這鰲煞一副不相信之色!就算是那煙如風,開始的時候也是不信!

「信不信由你!不過這虎國直接向那武國開戰!而那神秘的赤面組織也是參加這場內戰之中!這所有的一切,你心中應該是猜到了什麼了吧!」那煙如風渾然不想解釋什麼!只是向那鰲煞提了個醒!那鰲煞此刻一聽,眼中突然爆發出一團精光!隨即滿臉的興奮之色!彷彿是相通了什麼一般!


「哈哈。。。沒想到啊沒想到!這傳說中的無上珍寶,竟然會出現這虎國之內!也好!如今我也陪你們走上一遭!看誰能夠得到那件珍寶吧!」

鰲煞此刻放生大笑!聲音也是在那山峰之巔滾滾而去!只見三個身影從那小屋之內走出!鰲煞望著眼前的小屋,一指點出!隨即一道粗如手腕的紫色雷電便直接轟在小屋之上!那用不知名材料建造的小屋也是瞬間化為了碎片!強大的氣流也是向四周橫掃而去!那山峰之上,也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未完待續。。) 二月二十九的黃昏。

善如煙、花嵐、夏芸、詩穎、如煙的侍女玎璫五女所在的世外桃源,他們在密林深處的山谷裏。

幾女這些天自楚月來出去後,誰也沒有出去。

當初進谷所貯備的糧食等物已經所剩無幾,雖然山谷裏的更深處,有許多魚可以撈,有許多山禽走獸可以獵,但是糧食纔剛剛播種,而人總是要吃些主食的。

善如煙道:“姐妹們,今日是月來的生日,雖然他人不在這裏,可是我們祝他一切順利,平安歸來,幹!”

花嵐默默地擡頭乾了杯中酒,就連從不喝酒的小啞巴詩穎也喝了一小杯,這個特別的日子裏,詩穎特別的想念楚大哥。

玎璫陪在小姐善如煙身邊倒酒,她自己也喝了不少。

夏芸道:“不知道他找到小仙和雅芝姐沒有,他說好了先送她們過來的,如煙你說會不會出了什麼意外,我想出去找他們?”

善如煙微笑搖頭道:“此去京城來去遙遠,他一人尚快慢由心,回來肯定要耽擱些日子,他臨走時不讓我們出去,就是怕被人盯住,泄露了行蹤,帶來災禍;不過你出去我贊同,你可以跟花嵐一起出去,買些糧食和其他等物,我們再多等一個月,如果月來還不回來,我們就一起出去找他,可好?”

夏芸眼中閃爍着別樣的光芒,低頭不語。

花嵐沉默中頷首。

她們心事都很重、很重,不知道是爲了自己還是爲了楚月來的安危。

人心,實在是世上最難估測的東西。

二月二十九,善若水毀了青衣樓後的一刻鐘。

來了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

“夫君,青衣樓毀了,楚月來也不知所蹤,唐大先生跟你說的楚月來就是逍遙子的徒弟,是真的嗎?”那女孩竟然是應該遠在四川的李清照,看她已經盤起髮髻的樣子,顯然已經嫁給了流星。

男子聞言冷笑道:“清照,這點已經由先來京城的唐門弟子調查清楚了,楚月來的師傅確實就是殺死我父親的逍遙子,可笑,我竟然還和仇人的徒弟把酒言歡,生死與共,真實可笑。”

說話的男子就是流星……唐鍥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