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陰魂首先和核彈接觸,並且成功的觸發了它。

“轟!”

耀眼的白光,灼熱的氣浪,一朵巨大的白色蘑菇雲驟然爆發。

那些鬼物還沒有隻衝了一半,便被白光吞噬,化爲粉末消失在空中。

外道魔像的身體被強大的氣浪向後推了五六丈,再擡頭,一雙腥紅的眼睛中滿是驚恐。

然而還沒等他做出反應,其餘的核彈也因爲連鎖關係,接連爆炸。

“轟轟轟轟~”

慘白,一片慘白,所有的一切在慘白的光芒中分解、湮滅,最後化爲塵土消散在空中。

從宇宙望去,原本爲藍色和黃色結合的地球上面一處黃色白光閃過,隨即白光漸漸消散,而那處黃色則消失不見。

“轟隆隆~”

幾乎在核彈爆炸的同時,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感受了那種震顫!

隨即餘震引起了世界各地的自然災害,火山爆發、板塊變動、地震頻繁、海嘯連連。

大城市的高樓因爲地震而坍塌,沿海的城市因爲海嘯而淹沒,靠近火山的居民更是沒有幸免與難,和岩漿混爲一起化爲灰燼……

這是人類歷史上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浩劫,而罪魁禍首就是人類本身。

至於衆多御鬼師關心的外道魔像已經消失不見,因爲他已經隨着整片東南亞諸島一起消失在了地球上。

“沒有了,真的沒有了!整片東南亞都消失了!”

“輪迴者死了麼?外道魔像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消失吧?”

“連整片東南亞都已經消失了,你認爲那些鬼物,包括輪迴者可以存活下去麼?”

“好險啊!就差一點,就要波及到我們了!”

…….

雲南大理並沒有被毀滅,雖然氣浪讓衆人有些灰頭土臉,但他們心中卻是充滿喜悅,因爲他們活下來了!

不過很快他們便又開始擔憂起來。

“這麼大的爆炸,鬼城應該沒有問題吧?要知道我們來到這裏就是爲了鬼城啊!”

“對啊!如果鬼城出現了問題,那麼我們不就白來了麼?”

正當衆多御鬼師暗暗猜測時,在消失的東南亞海底深處,無數綠色的綠皮猴子正在圍繞在一團幽藍的發光圓球不斷盤旋着。

裏面一個人影若隱若現,赫然正是趙小川,只不過此時的他臉色蒼白,緊閉着雙眼,陷入了沉睡當中。

一隻綠皮猴子騎着虎鯊靠近趙小川,伸出手爪想要觸摸趙小川。

然而還沒等他和趙小川接觸,那圓球綠光大方,一道道半透明的膠狀手爪如同繩索一般,瞬間纏住了對方。

綠皮猴子和虎鯊奮力掙扎,不過卻並沒有用,反而隨着時間的過去,身體慢慢同化成那半透明的膠狀物體,漸漸融入到了圓球當中。

趙小川的臉上泛起一絲紅暈,彷彿剛纔的變化讓他的體力恢復一絲。

那些綠皮猴子見狀,衝着圓球不斷嘶吼着,顯然將眼前的綠色光團當做了敵人。

就在此時,一道水波從遠方傳來,原本正在恐嚇着綠色光團的綠皮猴子們瞬間安靜了下來了。

周圍的海洋生物齊齊低下頭,從中讓出一條道路。

一條美人魚緩緩從海洋生物的中慢慢遊過來,到了趙小川的身邊。

柳葉峨眉,杏眼小嘴,娟秀白皙的面孔即使在人類中也是佼佼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有一條尾巴,一條魚的尾巴。

那美人魚皺着眉頭注視了趙小川片刻,衝着身旁的一頭人頭大小的水蜘蛛似乎說了一句什麼。

那頭水蜘蛛立刻上前,隨即口中吐出一張大網將那團發光的球體籠罩住。

半透明的膠狀觸手沒有再次出現,周圍的綠皮猴子們明顯鬆了口氣,隨即衝上前去,拉着水蜘蛛結成的大網。

美人魚衝着兩邊招招手,尾巴一擺,轉身向着來時的路游去,其餘的海洋生物們立刻緊隨其後,綠皮猴子們則拖着趙小川漸漸消失在海底的黑暗處。

另一邊,柯雲泣和約翰兩人也到達了米國,和米國總統一陣寒暄後,瞭解了一些有關於東南亞消失的事情後,便投入了實驗當中。

“哦!我的朋友,這玩意兒實在是太噁心了!你確定他真的對我們的實驗有幫助麼?”

約翰滿臉懷疑地看着眼前的培養基中不斷地掙扎的綠皮猴子說道。

柯雲泣笑道:“約翰,你相信科學麼?”

“自然相信!”

“那就請相信我!”柯雲泣充滿自信地說道:“相信我,這未知的生物一定可以打破生化武器最後的壘壁,我一定會造出比喬治更加強大的生化人。”

“我可不相信有什麼生化人可以比喬治更強大!”約翰不屑道,但隨即又哭喪着臉說道:“哎~我可憐的喬治啊!沒想到你還沒跟我多久就這麼死去了!我可真是對不起你啊!”

柯雲泣撇撇嘴,沒有理會約翰,而是語氣凝重道:“約翰,還有四天華夏國的雲南邊境的鬼城就要開啓了,我們必須加快進度了!只有造出更加強大的生化人,我們纔有可能爭奪其中的寶藏!”

約翰皺眉道:“柯雲泣,你一直說裏面的東西可以改變人類進化歷程,那裏面究竟是什麼東西呢?”

“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但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擔保,我之前說的絕對是真的。”柯雲泣沉聲道:“當然,前提是你必須要相信我。”

約翰注視着柯雲泣,半晌不語,隨即拍了拍柯雲泣的肩膀道:“哦!我的朋友,你剛纔說什麼來着?我們要儘快是麼?說吧,你需要我做什麼?” 秦穆然悠然走到窗邊,朝遠處瞥了一眼。

在西方學院教學樓外的花壇里,沃爾森剛好掛在一棵樹上。

啊呦,這小子還真是幸運,從這麼高的地方扔下去,居然還能留條小命。

秦穆然不禁有些後悔,剛才應該稍微控制一下力道。

「雅玲姐,咱們走吧!」

秦穆然笑道。

至於其他幾名被廢掉的小混混,此刻早已跑的無影無蹤。

秦穆然陪陳雅玲走出西方學院教學樓,此刻,遠處十幾名身穿保安制服的西方人,手持電棒,沖了過來。

還有一名身穿西裝的肥胖男人,他是西方學院的院長,沃爾森的父親,沃爾克。

「快,把這兩個殺人兇手給我抓起來,敢在我的地盤兒上把我兒子從樓上扔下來,我要廢了他們……」

沃爾克怒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來的還真快!

此刻,十幾名五大三粗的學院保安,手持電棒,發出陣陣電花,將秦穆然和陳雅玲快速圍了起來。

沃爾克神情懊惱,挺著一個啤酒肚,氣勢洶洶走了過來。

「剛才,就是你們兩個把我兒子從樓上扔下來的吧!」

「你們這兩個可惡的東方人,你們這是謀殺,我要讓你們付出代價……」

沃爾克怒聲說道。

秦穆然看了眼身旁的陳雅玲,目光微挪,神情淡然。

「你兒子光天化日之下,欺負我的女人,我幫你教訓一下兒子,你不該感激一下我嗎?」

秦穆然笑道。

沃爾克作為西方學院的院長,自己兒子什麼人,他很清楚。

整個學院,毀在他手裡的女人已經不計其數,今天遇到秦穆然,只能怪他倒霉。

「為了一個臭婊子,你居然對我兒子動手,待會兒,我要讓你付出同樣的代價……」

沃爾克冷聲喊道。

此刻,他近乎已經有些崩潰,自己的兒子被摔成了植物人,這輩子算是徹底完了。

秦穆然嘴角一揚,冷冷一笑。

「他原來沒死?那他真是命大。」

「不過,話說回來,子不教,父之過,你應該從你自己身上找原因,不是嗎?」

秦穆然笑道。

「可惡的東方人,還敢狡辯,我可是院長,在這個西方學院里,我說了算……」

沃爾克言罷,一揮手,十幾名保安,手持電棒,一擁而出。

秦穆然一笑,看來,沃爾森父子還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一個仗著自己老爸是院長為非作歹,一個仗著自己是院長不分青紅皂白的仗勢欺人。

「區區一個西方學院的院長,就敢仗勢欺人,看來,我得教教你們講道理了。」

話音落下,秦穆然紋絲不動,周身勁氣流動,瞬間迸射出一股強大的暗流,四下散開,十幾名保安,沒等靠近,立刻被這股強大的暗流衝擊出十幾米外,全部摔倒在地上。

沃爾克目光一愣!

「你,你是異能者?」

沃爾克驚恐道。

他以為秦穆然只是一個身手比較厲害的普通人,萬萬沒有想到,秦穆然會有這種實力。

「啊呦,不愧是學院的院長,懂的還挺多嘛!居然,還知道這個世界上有異能者的存在。」

秦穆然淡然笑道。

伴隨著秦穆然一步步的逼近,沃爾克的步伐不禁有些後退,面對異能者,沒有哪個普通人心裡會不害怕的。

「你別過來,我可是西方學院的院長,你要敢傷我,學院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沃爾克言道。

「你和你兒子都是一路貨色,以為自己是個區區學院院長,就可以仗勢欺人,為非作歹了嗎?」

秦穆然逼問說道。

沃爾克一時語塞,作為學院的院長,他確實在學院有著最崇高的地位。

這些年,他對自己兒子的所作所為,置之不理,於公於私,他都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小子,你到底想怎麼樣?」

沃爾克言道。

如果蝸牛有愛情 「像你這種人,沒有資格為人師表,更沒有資格坐在這個位置上。」

秦穆然笑道。

「哼哼……我沒資格坐在院長的位置上?有沒有資格不是你說了算的,有本事,你小子撤掉我院長的職務啊!」

沃爾克得意冷笑說道。

「你是覺得我做不到嗎?」

秦穆然笑道。

作為冥王殿的殿主,他只要稍微動下手指,都足以讓整個西方捲起驚濤駭浪,撤掉一個區區的西方學院院長,對他而言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以沃爾克父子的品格,擔任西方學院的院長,簡直是對學院的莫大侮辱。

而在沃爾克看來,自己好歹也算是西方學院的院長,而他秦穆然算什麼東西?

空口白牙,說幾句話,難道就想撤掉自己西方學院院長的職務?

簡直痴人說夢,可笑至極!

「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啊!」

「老實告訴你,我能當上格蘭塞堡城西方學院的院長,你以為我上面沒有人嗎?」

沃爾克囂張說道。

「啊呦,你上面還有人?說來聽聽,我看看你的靠山有多大……」

秦穆然戲謔笑道。

「實話告訴你,我和格林家族的格林少爺是老相識,這所學院,是格林家族出錢辦的私人學院,不管你是誰,都無權插手,更沒有可能撤掉我院長的職務。」

「而且,你敢得罪我,就等於得罪了格林家族……」

沃爾克得意說道。

格林家族創辦的學院?

呵呵……

秦穆然不禁一笑,最近怎麼老是遇到這麼巧合的事兒?

「剛好,我和格林家也算半個朋友,剛認識幾天。」

秦穆然笑道。

言罷,秦穆然掏出手機,撥通了格林睿芸的電話。

「秦先生,這個時間打電話,有什麼事情嗎?」

格林睿芸在電話中問道。

「哈哈……難道非得有事情才能給你打電話,就不能是我想你了嗎?」

秦穆然耍嘴笑道。

「啊呦,秦先生,你還會想我嗎?這可真是讓我有些受寵若驚了呀!」

「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吧!」

格林睿芸回道。

「我在西方學院,聽說這裡是你們格林家開的學院,我建議你們換一個學院院長。」

對於格林家而言,堂堂西方格蘭塞堡城四大家族之一,一所學院,不過就是一個副業罷了。

憑秦穆然對格林家的恩情,只要秦穆然張口,他們甚至不用問理由。

短短几分鐘后,沃爾克便接到了格林家座機打來的辭退電話。

掛斷電話后,沃爾克目光瞬間獃滯,手一抖,連手機都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秦穆然冷冷一笑。

對於沃爾克而言,秦穆然不必再對他有什麼懲罰,毀掉他最引以為傲的事業,這已經是對他最大的懲罰。 距離東南亞爆炸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天……

在這三天中,世界的結構再次發生了變化!

法師的宿命 米國總統下臺,新的總統繼任後,提出了世界聯邦體制,平時由米國扶持的小國家紛紛加入聯邦政府。

華夏和蘇國爲了共同抗衡米國,聯合在一起,構成了強大的共和體制國家,也有不少國家紛紛加入。

另一方面,歐洲傳出了教皇失蹤,黑暗議會分離的消息,整個歐洲動亂,陷入類似華夏古代諸侯爭霸的時代。

而霓虹國則因爲大規模核彈爆炸,大洋形成巨大海嘯的緣故,僅有的國土瞬間被海水覆蓋,大部分國民都被淹死,只剩下來一部分御鬼師逃了下來,並且當初嚷嚷着要復國。

當然,大部分國家根本是不會理會他們的,都將他們當做了流浪的吉卜賽人,給於他們的只有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