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現在在服用了藥不死的五血丹之後,夜無悔驚奇的發現,在迷霧之中,自己的視力也得到了提升,能夠看到十米範圍之內的東西。

很自然的,夜無悔認爲是丹藥和獸丹共同所產生效果,不管無論如何,至少這個現象給夜無悔帶來的只有好處而沒有任何的壞處。

正在這時,一陣又一陣的腳步聲朝夜無悔等人的這個方向來傳來。衆人全部安靜了下來,這些腳步聲逐漸變的清晰。

“不好,有人過來,快收拾東西,熄滅篝火,我們離開這裏!”

夜無悔當即力斷,對身邊的幾人說道。

藥不死的動作最爲迅速,直接將黑天鼎等一干東西收入到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風陽和賴青天兩人跟着立刻熄滅了篝火。

因爲篝火的關係,即使是在迷霧之中,也格外的醒目,那些迷失在迷霧之中的強者看到篝火自然認爲有人存在,他們意識當中那種對鮮血的渴望,誘導着他們朝這個方向過來。

夜無悔不想橫生事端,所以打算熄滅篝火,避免和他們這些人發生衝突。

果不其然,在夜無悔等人將篝火熄滅之後,周圍的腳步聲逐漸的散去,夜無悔這才放下了心來。

“我看,這火還是不要生了,大家手拉着手修煉,等天亮了再趕路!”

等周圍的腳步聲離去之後,夜無悔這纔對身邊的幾人說道。

黑暗之中,看不清周圍是什麼樣的情況,夜無悔五人手拉着手,圍成一圈,靜靜等待着天色放明,只有在天明之後,光線清晰的情況之下,才能夠在迷霧谷之中行走。

第二日

天色放明之後,夜無悔緩緩的睜開了眼睛。霧氣依舊瀰漫在周圍,只不過夜無悔和風陽四人不同,他能夠看到的範圍要比風陽四人來的遠。

“該出發了!”

五人繼續朝迷霧谷的中心地帶進發,按照之前說的,邪霧紫蓮必然是在迷霧谷最中心的地帶。

“不死,邪霧紫蓮長得什麼樣子?能不能給我描述描述!”

一邊朝前緩緩走去,夜無悔一邊對藥不死問道。

現在夜無悔能夠看到的範圍要比藥不死來的遠,所以尋找邪霧紫蓮的任務主要落在了夜無悔的身上。

雖然其他人不知道,但是夜無悔卻很自覺,畢竟尋找這邪霧紫蓮主要是爲了幫助夜無悔恢復實力。


“邪霧紫蓮擁有紫色的花瓣和碧綠的蓮葉,很好認!”

藥不死對夜無悔描述道,邪霧紫蓮和一般的蓮花從外觀上看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他的花瓣乃是紫色的,而且會不斷有霧氣從中散發出來。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邪霧紫蓮也是一種毒藥,若是食用過多的邪霧紫蓮很有可能會直接昏睡過去,不省人事,這也是邪霧紫蓮的副作用。

行走了大概有五六個時辰之後,已經到了正午的時間。

正午乃是迷霧谷之中霧氣最稀薄的一段時間,當然這是相對而言,在正午的這段時間,夜無悔的能夠看到十二三米處的東西,所以趁着這段時間,應該加緊趕路才行。

“前面有個湖!”

十米之外,夜無悔看到了湖水,只不過因爲霧氣太濃的關係,此湖有多大夜無悔跟本就無法判斷。

“湖?看樣子我們找到了,邪霧紫蓮一定是生長在此湖之中!”

藥不死的臉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在這個鬼地方呆久了,就算是不受到迷霧中所含之毒的影響,也會被弄的鬱悶死。

看看周圍,這裏的霧氣顯然要比沿途來的時候要濃郁不少,這也證明夜無悔五人正在不斷的靠近邪霧紫蓮。

又走了幾步,這一次,不僅僅是夜無悔,就連風陽,藥不死幾個也都看到了這片湖,只不過這一次,幾人又再次困擾了。

“這湖有多大我們也不清楚,而且若是邪霧紫蓮生長在湖中央,怎麼將他摘走呢?”夜無悔皺着眉頭說道。

跳入湖水之中?這個舉動太過危險,夜無悔無個人很容易走散,更何況前方情況不明,斷然不敢隨意的冒險。

聽着夜無悔說的,其餘幾人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有什麼辦法能夠既保證安全,又能夠找到並且採摘邪霧紫蓮?

“我看這樣如何,前方情況不明,不應該貿然下湖。但是又不能不去,先弄架木筏,由我和不死前往,然後連一條繩子在木筏上,一個時辰之後,你們三人拉動繩子將我和不死拉回來!”

夜無悔想了想之後,就只有這個辦法看起來可行,既保證了衆人不走散,也能夠很好的探清湖內的情況。 “這個主意不是錯,可是無悔哥哥,你讓藥不死這個不靠譜青年的跟你過去,似乎不太好吧?”

對於夜無悔提出的意見,龍靈萱第一個舉雙手贊同,但是對於陪同夜無悔前去的那個人是藥不死卻並不是很認同,準確的說是強烈反對。

不僅僅是在龍靈萱的眼中,在風陽和賴青天兩人的眼裏也是如此,藥不死除了煉藥方面的確厲害之外,在其他方面還真是不太靠譜,他就是個不靠譜青年。

賴青天對藥不死的瞭解可能還少點,風陽可是知道,當初夜無悔和楊林是怎麼將藥不死請來的,想起來就覺得藥不死這個人不靠譜到了極點。

風陽和賴青天都沒有出言直接反對,但是他們的目光都看向了夜無悔,似乎是在尋求夜無悔的意見,看看是否能夠讓他們取代藥不死的位置。

在他們三人的眼裏,隨便是風陽或者是賴青天陪夜無悔去,也要比藥不死陪夜無悔去來的好的多。

畢竟論修爲,藥不死不如風陽和賴青天,再者說來風陽和賴青天都比藥不死要靠譜多了。

風陽就不用說了,雖然衝動了點,但是他的衝動只是對人而已,去湖上游一圈,連人都碰不到,也沒有給風陽衝動的環境。

至於賴青天,夜無悔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是以一個無賴的姿態示人的,但是經過深入瞭解之後,都知道賴青天實際上是一個大孝子,絕對要比藥不死靠譜多了。

若是平時也就罷了,但是現在夜無悔的戰鬥力全失,若是碰到了什麼危險的情況,藥不死能夠應對麼?就算他的實力足夠應對,可他不靠譜的行事方法卻讓人不放心。

“放心吧,藥不死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不靠譜,你們四人當中藥不死絕對是最好的人選!”

夜無悔聽到龍靈萱說的,感受到賴青天和風陽看過來的目光,不由笑了笑,隨後對他們緩緩的說道。

“老大,還是你最瞭解我,我愛死你了!”

被夜無悔肯定,藥不死激動的撲了上來,給了夜無悔一個大大的熊抱。

“別,千萬別,我們兩個大男人,能不能別整天說愛我之類的?你要是再噁心我,我就不帶你了!”

夜無悔臉上的肌肉有些抽搐,都後悔誇獎藥不死了,他做事靠不靠譜還另說,但是他說話絕對不靠譜。

“額……,那我不說了,老大讓我跟着就行了!”

聽到夜無悔的威脅,藥不死總是會乖乖的就範,當即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但是看他的表情依舊是一臉的得意,似乎對於藥不死來講,能夠讓夜無悔帶上自己,他就已經贏了風陽三人,至少證明了他的作用比風陽三人來的大。。

其實在夜無悔的眼中,就算藥不死行事不靠譜,但這不有他自己在麼?或許別人的話,藥不死不會聽,但是對於夜無悔的話,藥不死雖說不是唯命是從,但是也還算聽話。

更何況,現在是去尋找邪霧紫蓮,對於邪霧紫蓮,恐怕沒有人比藥不死更加的瞭解。

“既然如此,也罷,不過弄出木筏容易,這繩子可不好找!”當下風陽說道。


既然夜無悔都已經決定,風陽賴青天也不再多說些什麼,至於龍靈萱,他的意見根本就起不了什麼作用。

迷霧谷之中的樹木不少,隨便砍一棵下來,對於夜無悔幾人來說就是小事一樁,完全不費事,可是想要在這裏找到繩子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繩子?那邊不是有麼?”

夜無悔手指着衆人的身側,對風陽等人說道。

風陽幾個順着夜無悔手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茫茫的一片白霧,並沒有看到其他什麼東西,所以都不由納悶了起來。

“哪裏?我怎麼沒有看到?”龍靈萱訝異道。

聽龍靈萱說的,夜無悔一拍自己的腦門,差點忘了,自己能夠看見十米範圍的東西,但是他們只能夠看到五米範圍。

在距離夜無悔他們十米範圍的地方有着一顆巨大的榕樹,在榕樹上掛滿了粗壯的藤條,每一根差不多有十多米長,雖然一根的長度遠遠不夠,但是幾十根連起來,就有數百米的長度,應該差不多夠用了。

“你們在原地等我,風陽,青天,你們兩個去砍顆樹來,做成一個木筏!”

夜無悔對他們幾人說道的同時,自己朝那顆榕樹走了過去,風陽和賴青天也沒有閒着,在他們五米的範圍之內就有一顆粗壯的大樹,用來做木筏再合適不過。

夜無悔走到這顆榕樹下面,挑選了幾十根合適的藤條,數了數差不多有三十多條,若是連起來,也有五百米的長度了。

夜無悔拖着這些藤條,便往回走,回來的時候,風陽和賴青天已經將一顆巨樹砍下。

接下來,衆人分工明確,風陽和賴青天負責處理這顆巨樹,將它製成木筏,而夜無悔藥不死龍靈萱則負責接這些藤蔓,花了足足有二十分鐘時間,終於大功告成。

將已經連起來的藤條綁在木筏上之後,衆人就一同將木筏推入了湖中,藥不死第一個跳了上去,夜無悔緊隨其後。

“你們拉住藤條的一端,若是一個時辰我們不自己回來,你們便拉動藤條,將我們拉回來!”

夜無悔對風陽幾個說道,這個辦法不僅僅能夠確保夜無悔和藥不死的安全,也能夠避免到時候大家走失。


“你們一路小心!”風陽朝夜無悔點了點頭說道。

“喂,不靠譜青年,保護好無悔哥哥,要是出了什麼事情,我要了你的小命!”龍靈萱指着藥不死的鼻子說道。

“放心吧,有我在,老大絕對出不了任何的事情!”

藥不死自信滿滿的說道,不過去湖上逛一趟而已,能夠出什麼事情,更何況,木筏鏈接了藤條,安全的很。

“出發吧!”

時間緊迫,夜無悔也沒工夫多說什麼,趁着現在這段時間,必須要儘快得到迷霧紫蓮才行,若是等天黑了,事情就麻煩了!

到時候只能夠在原地等待第二天的來臨,畢竟夜晚視線太差,而且還不能夠生火,一旦生火,便會引來迷失在迷霧谷之中的強者前來。

在風陽等人的目送之下,夜無悔和藥不死兩人乘着木筏,划着木漿緩緩的離開,逐漸消失在了風陽三個的視線之中。

夜無悔的目光一直注視着前方,而藥不死則是專注的划槳。藥不死不像夜無悔那樣,有着十米的可見度,所以導航這種事情就交給夜無悔了,而他只需要出力划槳就行了。


木筏行徑的速度並不快,足足劃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的時間,平靜的湖面之上,依舊沒有任何特殊的情況發生。

“這都半個時辰了,怎麼還沒有看到邪霧紫蓮的蹤影,會不會不在這裏?”

藥不死有些不耐煩了,夜無悔站在木筏的前端,所以現在基本上划槳都是藥不死一個人劃得的。

一直以來藥不死乾的都是煉丹製藥的活,這個活雖然耗費精力,但是卻不耗費體力。一開始划槳還沒有感覺,但是時間劃長了,藥不死就感覺到腰痠背痛腿抽筋,用他的話說,真是折騰死了他一把老骨頭。

“再堅持半個時辰,若是還沒有找到邪霧紫蓮,我們就折返,那個時候風陽他們會拉我們回去,就不需要你費力了!”

藥不死這怨天尤人的,夜無悔淡淡的笑了笑,好歹也是一個武宗層次的強者,怎麼會如此不濟?其實只不過是藥不死太懶了而已。

“前面有東西!”

說話間,夜無悔突然之間看到前方十米處似乎是有什麼,當即瞪大了雙眼。

藥不死聽到了夜無悔的話,跟着瞬間來了勁,猛的划槳,又行進了差不多有五六米。

一株足足有一人高的紫色蓮花出現在夜無悔和藥不死的面前。

“天吶!怎麼會這麼高!”

藥不死驚訝道,就算是七葉邪霧紫蓮頂多也就一米高而已,看面前的邪霧紫蓮明顯已經有一米五以上,甚至都逼近了兩米。

“九葉,居然是九葉,發了,我們這下子發了!”

藥不死數了數邪霧紫蓮的蓮葉數目,瞬間驚訝的長大了嘴巴。

邪霧紫蓮本就十分的珍貴,一開始夜無悔等人還以爲是七葉邪霧紫蓮,這已經足夠讓夜無悔等人欣喜了,但是沒有想到這株邪霧紫蓮居然是九葉的。

九葉邪霧紫蓮完全可以稱之爲邪霧紫蓮皇了,他的藥效和毒性如何,藥不死都很難把握住,必須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研究才行。

“先將這邪霧紫蓮摘走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