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炎眼中帶着不屑,頗有一副悍不畏死的表現。

雪黎族的人天生傲骨,向來就不怕死。他唯一不服的就是,自己偏偏是死在路陵羽這等精於算計的陰險小人手上。如果可以的話,他寧願死在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手中!

“貧僧可是怕死的很,如果可以的話,貧僧一定會選擇把你扔下殿後。偏偏,貧僧沒法這麼做,如果讓林隕那小子知道我扔下他的朋友不管,一定會想盡辦法來坑我,整我……”

無嗔和尚輕嘆了一聲,雖然他跟林隕相處的時間不長,但後者的性子他倒是瞭解得一清二楚。

就連一向無恥的他,都不得不承認,跟林隕這種人做朋友絕對算不上是一件壞事。畢竟當時在荒域的時候,無嗔和尚跟在林隕身邊可是撈了不少油水的。

“這該死的林隕,需要他的時候偏偏就不在,還給貧僧惹了這麼一個厲害的敵人……貧僧命苦,只擅長逃命斂財這種君子之事,哪懂得跟人真刀真槍地幹架啊!這種粗活,本就該是他來做纔對啊!這纔是他的老本行……”

無嗔和尚嘴裏不停地嘀咕着,可謂是不斷地在吐槽着林隕。

他到底是修了幾世的業障,才認識這麼一個喜歡惹麻煩的朋友呢?

耳邊不斷響起無嗔和尚那停不下來的吐槽聲,童炎臉色發黑,暗自腹諱這都大難臨頭了,這臭和尚就不能少說兩句廢話嗎?

趕緊把他放下來去對付路陵羽,那不就完事了嗎?

何止是童炎聽不下去了,就連詩音仙子二人都有些聽不下去了。葛沁月那小姑娘更是時不時欲言又止,卻又是有些畏懼地閉上了小嘴。

雖說無嗔這和尚救了她們師姐妹二人,但她心裏還是有些害怕前者的。

“哦?跟人幹架的粗活,就這麼適合我嗎?”

“可不是嘛!你就是個天生的暴力狂,哪會像貧僧這樣熱愛和平……咦?”

正在專注着逃跑的無嗔和尚耳邊陡然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他下意識地回了一句,旋即又意識到了不對勁的對方。

於是,他驀然回首一看,身後竟是陡然出現了一名清秀俊朗的黑袍青年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而這黑袍青年的突然出現,也讓一直追擊着他們的路陵羽停下了腳步。

此人,不是林隕又是誰呢? 此刻的林隕已經脫下千幻面具,恢復原本的真面目。既然他決定要出面,那就沒有必要再掩飾身份,畢竟只要他一出手,路陵羽自然就能夠看出他的真實身份。

“林隕?!”

童炎又驚又喜,他沒想到竟然能這裏碰見林隕。原本,他在得知林隕被羅閥之人冠以謀逆叛國罪名後,心裏還十分擔心後者。

可現在看林隕這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顯然是半點事情都沒有。

“和尚,這纔多久沒見,你的膽子倒是大了不少啊!”

林隕笑吟吟地看向那一臉懵逼的無嗔和尚,眼神中隱隱有着威脅的味道。這和尚好生不像話,逃命就逃命,居然還不忘記污衊他兩句。

“那個啥……貧僧剛纔可是啥都沒說。”

無嗔和尚額頭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哪裏敢承認自己剛纔說的話。他可是知道的,林隕這傢伙已經今非昔比,就連大秦帝都都被其攪得風雲變色,那些所謂的年輕一輩翹楚更是大部分都死在了這傢伙手上。

用腳趾頭都能想到,林隕的修爲恐怕早就達到了他無嗔望塵莫及的地步。

“待會兒再跟你算賬!”

林隕瞪了他一眼,便是將視線投向了另一邊。

那裏,正是神色冰冷的路陵羽。

從林隕出現的那一刻開始,路陵羽的眸子就始終死死地盯着他,沒有半分的挪動。那看似平靜的臉龐,更是時不時閃過一抹令人心悸的殺機。

“我沒想到,你居然敢光明正大地出現在這裏……”

路陵羽淡淡道。

他的言下之意很明顯,這裏可是大豐城,隸屬於大秦天朝的城池。一個被冠以叛國大罪的人,敢在這裏明目張膽地出現,絕對是找死的行爲。

要知道,大豐城位於北部疆域的主要樞紐地帶,常年有着大秦天朝的精銳軍隊駐紮於此。更何況, 和漂亮女鬼同居的日子 。簡單地來說,林隕在大豐城這件事情本身就無異於羊入虎口,膽大包天。

“有何不敢?”

林隕輕笑道:“難道你路陵羽有把握留下我嗎?”

當日路陵羽聯合大豐城城主陳崗讓林隕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虧,這筆賬他可是記在心裏的。如今這路陵羽行那等強取豪奪之事,欲將無嗔和尚他們殺人滅口,更是想用童炎的死來打擊林隕。

新仇舊恨加在一起,林隕今日自然是要跟路陵羽算上一算的!

“沒試過又怎麼知道呢?”

路陵羽陰陰一笑,道:“當日在雷動域,你只是佔了我不能動用真元的便宜。莫非,你真以爲自己有擊敗我的能力不成?林隕,做人可以自信,但自信過頭就是自大了!”

“是嗎?”

林隕冷眼以對,心中的殺機早已是按耐不住了。

路陵羽此人陰險狡詐,爲達目的更是不擇手段,只要一日不除就是心頭大患。今日他既然選擇以真面目出現,那自然是打算要將路陵羽徹底留在這裏!

咻!

下一刻,還未等林隕先行動手,那路陵羽便是爆發出驚人的氣勁,恐怖的逆命九階威勢如同泰山壓頂一般朝着林隕席捲而去!

“破。”

然而,面對如此強橫的威勢,林隕卻是站在原地紋絲不動。正當童炎幾人暗自心急,打算要出聲提醒之時,從林隕口中卻是淡淡地吐出了一個字。

話音未落,那路陵羽爆發出的可怕威勢竟是在瞬間消融地一乾二淨,甚至連半點風浪都沒能激起。

無論你是何等修爲境界,我皆以肉身之力硬撼!

縱然是天宮境強者的威壓,林隕都能頂得住,更何況是路陵羽那連羽化境都不到的小小威勢了!如果路陵羽是想要用自身修爲壓制林隕的話,那他顯然是找錯對象了!

鏘!

幾乎是電光火石間,那路陵羽的身後陡然出現了道道寒芒,竟是有着三柄鋒芒畢露的古劍朝其要害處刺殺而去!那正是林隕事先以御劍術藏在暗地裏的三把璇璣劍!

既然打定主意要將路陵羽這個小人斬於此地,那林隕自然是有備而來!

“暗影神步!”

誰知就在那三把璇璣劍即將刺中路陵羽之時,對方卻是猶如鬼魅一般消失當場,他的身形化作道道黑影,竟是在這虛空之中來回縱橫不停,令人難以捉摸。

他宛若化身成爲了暗夜刺客,縱使是青天白日,也無人能夠察覺到他的動向!

這等奇妙的隱匿身法,居然就連林隕那強大的精神力都有些難以捕捉到路陵羽的位置,他不禁暗自稱奇,這路陵羽終究是年輕一輩中的頂尖天才,其實力的確是不容小覷!

當初在真元被封的雷動域,林隕仗着自己的肉身優勢大殺特殺,第一個殺的就是路陵羽。可這並不代表着路陵羽的實力很弱,而是因爲路陵羽的修爲被封,根本就發揮不出原本實力的十之一二。而林隕就不同了,修爲淺薄的他肉身之力卻是強悍無比,可謂是以彼之長攻其短處!

不得不說,那一次路陵羽的確是敗得相當冤枉,如果不是他藏有後手,裝死逃過一劫的話,那一日他在雷動域早就魂歸西天了。

“沒有雷動域的那等禁止之力,就憑你林隕,也想要殺我?”

路陵羽冷聲道。

“有何不可?”


林隕低喝一聲,狂暴的精神力毫無預兆地聚集而來,在其御劍術的操控之下,那三柄璇璣劍在虛空之中不斷地盤旋飛轉,以絕對的速度追擊刺殺着路陵羽的蹤跡!

與此同時,那虛空之中更是降臨下道道聖光,凝聚成“武”字聖印!


天武聖光咒!

這一道咒印之力可謂是雄偉磅礴,從天而降,幾乎囊括了這大半片的虛空。縱使是路陵羽的身法驚人,林隕也斷定他逃不過天武聖光咒的覆蓋範圍!

不僅如此,林隕更是暗中催動真元,劍出如神!

他手中雖是無劍,可那凌冽如寒冬般的冬之劍意卻是暗伏於三把璇璣劍之上,連帶着自己渾厚驚人的真元之力,可謂是爆發出了令人不可忽視的恐怖威力!

一招接着一招,猶如暴風驟雨般的可怕攻擊,這就是林隕對路陵羽的殺心!

今日,他必定要留下路陵羽!

面對林隕這等繼而連三的攻擊手段,路陵羽爆發出了全部的真元和修爲,可即便是逆命九階的修爲在林隕面前也絲毫沒有取到半點的優勢。雖說林隕的修爲偏低,只有仙府境圓滿,但他所施展的每一記殺招都擁有着不弱於逆命境巔峯的實力!

即便是路陵羽,也得小心對待,否則一個大意之下就可能把自己給葬送了!

“不好!這小子的實力怎麼提升得這麼快!再這麼拖下去打持久戰的話,我恐怕未必是他的對手……”

“年輕一輩中,能跟這小子抗衡的人恐怕就只有姜天辰一人了!”

在這場交鋒之中,路陵羽幾乎完全佔據了被動的局面,一直被林隕那凌厲的攻擊給壓制着。他邊戰邊退,額頭上更是不知何時細汗密佈,就連體內真元都有些後力不繼了!他暗感不妙,如果再這麼下去的話,他體內的真元遲早會被林隕消耗殆盡!

到那時,便是死路一條!

縱使是他聰明絕頂,也萬萬想不到林隕的實力居然在這短短不到一個月之內居然暴漲了如此之多。原本,他還對這場戰鬥的勝利有着八九成把握,可現在來看,恐怕就連兩三成都不到了!

無與倫比的攻擊節奏,用之不竭的真元和精神力,令人大跌眼鏡的肉身恢復力。如此可怕的對手,除非是在短時間內用絕對的實力碾壓擊殺,否則拿什麼跟他打?

這就是路陵羽此時此刻最真實的感受。


“暗影魅神掌!”

幾乎是在一瞬間,路陵羽直接作出了最正確的決定,只見他心念一動,直接凝聚起體內所剩的真元之力,盡是在一掌之間揮霍殆盡!

這一掌猶如九幽震顫,帶動着陰森無比的恐怖寒氣,讓人由心而發地感受到森冷的死亡氣息!最令人吃驚的是,這一掌的動作詭異無比,幻花幻蝶,捉摸不透。


魅影神蹤,無可抵擋!

這便是路陵羽的全力一擊!

“極曜爆神術!”

見狀,林隕的神色陡然變得凝重起來,這一掌非同小可,他必須要用全力應付!於是,他直接爆發了所有的精神力,精神風暴應聲而出,當即便是跟對方的掌力糾纏在了一起!

路陵羽的暗影魅神掌蹤跡難尋,幾乎是無法躲避,更是蘊含着驚人的殺傷力。但林隕的極曜爆神術卻是反其道而行,以無與倫比的精神力席捲一切,風暴呼嘯,帶走所有事物。

他不需要去找出路陵羽的蹤跡所在,他只需要用純粹的力量去碾壓後者,用絕對的範圍性力量去覆蓋一切!既然找不到你,那我就把這個地方全部轟成渣,就不信弄不死你!

反正小爺我的精神力根本就用不完,何必跟你耍那種小心眼,碾壓就完事了!

這便是最爲簡單粗暴的手段!

“媽的!還能這麼玩?!”

見狀,一向沉凝冷靜的路陵羽居然十分反常地當場破口大罵了起來,他的暗影神功乃是詭祕莫測的功法,無論是攻擊、藏匿還是防禦手段都注重一個“詭”字,令人防不勝防,無法捉摸。

自他出道以來,同境界的武者無一人能夠看穿他的身形步法,更是無人能夠躲得過他的暗影魅神掌,只能任他擊殺,這纔是他能夠躋身於頂尖天才的重要原因之一。

偏偏,林隕這傢伙根本就不需要去看穿他的功法,只需要用絕對的範圍性力量碾壓他!連同戰場也要一起轟成渣,這是何等粗暴野蠻的戰鬥方法?!

然而就是這種令人大跌眼鏡的戰鬥方法,剛好就是路陵羽《暗影神功》天生的剋星! 此刻的路陵羽幾欲吐血,自己詭異刁鑽的絕學在林隕面前竟是沒有半點的用武之地,眼看着那狂暴的精神風暴朝自己席捲而來,要將自己那風暴聚集之地,他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

任是傻子都看得出來,在那等狂暴的精神力之下,焉有完卵存在?

於是,他在第一時間便是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逃!

不顧一切地逃!

像林隕這種超出常理的戰鬥方式和恐怖力量,根本就不是他路陵羽能夠對抗得了的。如果硬戰的話,他必定會死無全屍!

一向惜命的路陵羽,又怎麼可能甘心死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