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夏天的……

「我沒事!」藍櫟淵笑笑,將冰糕遞到夜白璃的手裡。

夜白璃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催動靈力,一陣陣清涼的風吹過,一直到藍櫟淵的汗消退她才停手。「好啦,我知道你關心我,你還是先照顧好自己吧。」

她的聲音帶著幾分無奈。

「璃兒,喝點水吧,我加了薄荷。」藍櫟淵將水遞過來。

夜白璃看看藍櫟淵,嘴角微勾,將水喝掉。

「璃兒,今日我下廚,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做。」藍櫟淵看著夜白璃,很是認真的開口。

「你會做飯?」夜白璃有些不可思議。

「嗯,不過我只做給璃兒吃。」藍櫟淵笑的燦爛。

夜白璃莫名有些感動:「那就做你最拿手的菜好了。」

「璃兒璃兒,你這兩日不能吃冰的,我給你煮了湯,補血的,是甜的,你嘗嘗?」正在夜白璃捂著疼的揪心的肚子躺床上的時候,藍櫟淵端進來湯水。

夜白璃一愣:「煮湯要好長時間的,你怎麼……」

「沒事,你喜歡喝就好。」藍櫟淵絲毫都不在意自己有多累,眼中帶著笑意。

「謝……」夜白璃本想要道謝,但是覺得他們的關係,道謝似乎有些傷感情了,只能笑笑,「你別對我這麼好啦!」

「璃兒,我……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藍櫟淵不擅長表達自己,只能笨拙的說著自己想說的話,撓撓頭,忽然覺得有些難為情,將碗塞給夜白璃就跑了。

「璃兒,你好點沒有?」

「嗯,好多了。」夜白璃笑笑。

「那就好……」藍櫟淵似乎是放心下來,將手裡的湯遞給夜白璃。

這些日子,他是換著花樣的給夜白璃做好吃的。她肚子疼的難受,胃口不好,他就哄著她吃。這份耐心,就連夜白赫都沒話說。

「櫟淵,我們對戰吧。」夜白璃笑的燦爛。

藍櫟淵的手一頓:「我會贏你的!只要我贏了,你嫁給我可好?」

他說出了和小時候一模一樣的話。

「好。」夜白璃眼中帶著溫暖的笑。

一日日的照顧,從小到現在,這麼多年,藍櫟淵的溫柔她感受的清清楚楚。夜白璃一直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已經淪陷了?

就在昨日,她看到了一個女子對藍櫟淵告白,她破天荒的生氣了。

她這才明白,藍櫟淵已經不知不覺住進她的心裡了。

「我不會手下留情的。」夜白璃說著,率先進行了攻擊。

藍櫟淵的反應也很快,迅速的避開之後,也是發動了攻擊。

這場對戰大概持續了有半個時辰,還是沒分出勝負。

夜白璃忽然衝到了藍櫟淵的面前,眼中帶著笑意,嘴角勾起。

藍櫟淵一頓。

夜白璃笑起來,對他來說,就是致命的吸引。

他下不去手。

又輸了吧……

無所謂的,反正……夜白璃還一直在他身邊,還有機會。

「櫟淵,這次算你贏了。」藍櫟淵的耳邊響起溫和的聲音,只聽到「噹啷」一聲,夜白璃的劍跌落下來,一個軟軟的身體撲進他懷裡。

藍櫟淵愣住了:「璃兒……?」

他有些不確定。

「你不是喜歡我嗎?」夜白璃的眼中帶著笑意。

藍櫟淵重重點頭,一把擁住夜白璃:「嗯,抱住就一輩子都不會鬆手了。」

夜白赫瞪大眼睛:「喂喂,我還在這兒呢!我……你們能不能顧及一下我?」

「所以你自動迴避啊……真沒有眼色。」夜白璃吐吐舌頭。

額……

夜白赫什麼也沒說,直接走了。

「那……別鬆手好了。」夜白璃的眼中閃著光芒。

「好……」

藍櫟淵抱著夜白璃,緩緩靠近她,呼吸混合在一起,顫抖著,覆上夜白璃的唇。

夜白璃沒有拒絕,反而勾住了他的脖子。

「璃兒……」藍櫟淵看著美的不可方物的夜白璃,心潮澎湃,加深了這個吻。

「嗯……我也喜歡你。」夜白璃嘴角勾起,輕聲開口。

。 他沒打算讓猴子相信,已經做好準備再戰。

但意外的是,猴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卻是收起了金箍棒,落下地面。

「俺老孫知道那把火不是你放的。」

哪吒頓時雙目發亮。

又一臉懷疑,離猴子遠遠的。

「猴子,你怎麼突然醒悟了。」

上一秒的猴子還打生打死,一幅走火入魔模樣,現在好似變了一個猴。

猴子神情漠然,一身氣勢化於平凡。

「俺老孫一直清醒,不如此做如何瞞過那幕後黑手。」

他遙遙盯著花果山,「俺老孫早就察覺有人在暗中盯著俺老孫,這把火多半也是他放的。」

直到剛剛,在這萬里之遙,身上被注視的感覺才消失。

看著平靜的猴子,哪吒滿是意外,猴子還有這幅面貌。

剛才的憤怒可不像是演的。

「既然你一直清醒,知道是本太子背鍋,為何對本太子出手這麼狠,還有,魔家四將可是被你一棍子敲死了。」

雖然和魔家四將沒什麼親密聯繫,但就這樣隕落,還是讓哪吒唏噓。

猴子轉身,神情平靜,「不這樣做,那幕後黑手不會相信俺老孫已經瘋魔。」

「也不會放心移開視線。」

「更重要的是,俺老孫心裡的確不爽。」

哪吒無語,不過他總算松出口氣,看來猴子的確冷靜下來,大概率不會出手了。

他倒不是怕猴子,只是不想莫名其妙背個黑鍋。

「猴子,你現在想怎麼辦。」

「俺老孫自然是要復仇,殺死俺老孫那麼多猴子猴孫,無論是誰,都得付出代價。」

「俺老孫也討厭被人利用。」

猴子臉上再現煞氣,沒剛才暴烈,但卻更加恐怖。

他盯著哪吒,「三太子,俺老孫知你為人,也知你不想被利用。」

「那幕後黑手顯然是打算讓俺老孫敵視與你,或者敵視天庭。」

「但俺老孫偏不如他的意。」

「你可願與俺老孫合作,一併將那幕後黑手給揪出來。」

哪吒張了張口陷入猶豫,猴子的證詞倒是讓他徹底相信了幕後黑手的存在。

而且之前利用他也讓他心裡憤怒。

但臨走時,大哥可是警戒他此戰的不同尋常。

連大哥都如此說,顯然敵手實力非凡,而且他也看出了猴子身上的迷霧,好似有一個大漩渦存在。

更是一個大麻煩,他現在猶豫是不是要踏入這個漩渦中。

畢竟,那幕後黑手好似只是盯著猴子一人,他想脫身應該很簡單。

見他猶豫良久,猴子目露失望,他轉過身。

「既你不願,你便離去吧,只是接下來俺老孫不想在戰場再看見你。」

「那時俺老孫不會留情的。」

他邁步轉身離去,金箍棒背在肩上,略顯落寞。

看著這個背影,哪吒咬牙,見猴子一步步走遠,他還是開口。

「站住,本太子同意了。」

見猴子轉身,有些意外的盯著他,他冷哼一聲。

「本太子可不是同情你,若不是那幕後黑手惹到本太子,本太子也不會幫你。」

「你打算怎麼做。」

猴子嘴角一咧,哪吒的選擇顯然讓他心情變好了一點。

「很簡單,你我演一場戲便可。」

「俺老孫大概知道那人的位置,你我趁其不備將其擒下。」

哪吒一臉懷疑,「這就是你的計劃,你就沒想過我們兩個可能不是人家對手。」

他現在深刻懷疑那幕後黑手只怕是大羅存在。

不然,什麼存在能將他們兩人戲弄於鼓掌之間。

猴子雙目深深,「就算不是對手,也要看看他究竟是什麼身份。」

比起打死那幕後黑手,他更想弄個明白,到底是誰在算計他。

哪吒點點頭,如果只是試探,他還是有點把握的,即使是大羅,想瞬間要了他和猴子的命,也是不可能的。

而且,他就不信了,這三界之中有哪個大羅敢真正對他出手。

真當他背後的教派真的消失了不成。

「好,本太子同意了,不過猴子你最好一直保持清醒。」

「若是被那黑手激怒,本太子可不會陪你一起瘋。」

「俺老孫有分寸。」

二人一陣商量,短短數息后,便見兩個萬丈巨人遙遙升空,開始激烈的打鬥。

同時朝著花果山方向而去。

御馬監之中,王牧同時收回天眼。

「猴子倒是變得精明起來了。」

花果山的一幕幕全被他看在眼中,猴子的變化最讓他驚訝。

他原本以為,齊天大聖的故事會在今日正式開始,誰知猴子卻變了個性子,不打了。

他摸著下巴,「若是猴子提前發現了觀音,找到了幕後黑手,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展開。」

對這一點,他很是期待。

他把天眼再次放下,只是這次看向東海位置。

「希望觀音不要錯過大戲。」

東海中,蛛妖王和蛛大姐已經暗暗潛伏在了東海龍宮之中。

「大哥,這龍宮的守衛太緊密了,你我不好潛入。」

蛛大姐有點擔心,他們現在隱藏在海中,蝦兵蟹將一批批的從身邊巡邏而過。

Thank you for your vote!
Post rating: 0 from 5 (according 0 v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