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五百七十六塊晶石翻十八倍的話可是壹萬零三百六十八塊上品晶石,雖然他財大氣粗,但是,這並不代表他能夠承受這樣的賭局。

他的額頭開始有汗水冒出,龍十兒卻是很輕鬆的示意他開盤。

男子看到龍十兒臉上的嘴臉,面子有些掛不住,臉色一橫,說道。

“如果我輸了,你告訴我你的地址,我一定會讓人把晶石送過去,決不食言!”

龍十兒本以爲大漢應該會出手了,所以,龍十兒的神識已經隨時準備接駕,但是,讓龍十兒驚訝的是,即使賭到了這個時候,大漢的神識完全沒有動作。

大漢猛然將手裏的碗拿開,還能聽到拿開那一剎裏因爲手抖將桌子拍打了兩下的聲音。

三個點子猛然出現在大漢的視線裏,結果沒有令他失望,但是,卻令他絕望了……

一一一。

看到這個點,龍十兒笑着朝拿着晶石的賭場人招了招手,大漢已經癱坐在了桌子上。

那人將三百六十八塊晶石輸給了龍十兒,龍十兒找來袋子將晶石全部裝進袋子裏,走到大漢的身邊,對錶情已經呆滯了的大漢說道。

“兄弟,比你還有財富的人更多,對了,三天後把晶石送到花龍客棧老闆娘手上!”

說完這句話,龍十兒已經領着晶石離開了,這時候,那幾名面色不是很好看的賭場打手走到大漢身邊,大神伸手示意他們退下,連自己都對付不了,他們又怎麼能敵得過龍十兒呢!

從此,龍十兒便在這家賭場留下了很響亮的口號:七全王!

連續氣場合塘,連續七場勝利,完勝!

龍十兒贏了大錢,心情極好,出來看看天氣,也快黑了,便用那些晶石買了一街的東西,當然,花的晶石全是自己贏來的那些中品晶石。

再次來到雜貨店,龍十兒手上已經有了不少東西,擰着一大堆東西走進雜貨店,再次看到那名少女。

龍十兒走到少女旁邊,可能礙於自己之前的動作有些過分,少女時時刻刻都顯得很警惕。

龍十兒也不在意,隨便看了眼這個雜貨店,還算挺大的,能夠容量上百名顧客,雜貨店後邊就是少女住的地方。

龍十兒二話不說,當着店裏所有人的面再次將少女拉進了後堂,不過這次,龍十兒卻沒那麼幸運了。

剛進了門,剛關上門,就有顧客伸張正義了。“小夥子,你幹嘛呢?” “大哥啊,這是俺妹紙,俺今年第一次回家看她呢!”

龍十兒陰陽怪氣的說道。

那男的一聽,責怪道。

“你這怎麼當哥的,我可是看着這女孩子守這店一年多了,你這次回來就好好幫幫你妹妹,別走了啊!”

“嗯,會的會的,謝謝大哥關心啊!”

“沒事兒,我就看她一女孩紙,孤苦伶仃的,好了,我走了啊!自己注意着點外表!”

“嗯!”

聽到那人走遠的腳步聲,龍十兒邪笑着看着少女,調侃道。

“妹紙,聽到沒,人讓我好好幫你呢!”

“你是誰?你爲什麼要纏着我?”

少女憤怒的看着龍十兒。

龍十兒也不在意,看屋子裏有個凳子,將少女拉到了凳子邊上坐好,對女子嬉笑道。

“人大哥都讓我幫你了,我當然是想幫你了!”

“幫我?”

女子一陣詫異,她沒指望龍十兒能幫自己,在龍十兒面前一點兒安全感都沒有就算了,還滿滿的全是不安。

龍十兒將自己的晶石還有買的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放在桌上,看着她說道。

“妹紙,我想買了這家雜貨店,你有沒有出售的意思啊!”

龍十兒話都還沒說完女子就回口拒絕道:“沒有!”

“好了,不跟你開玩笑了,我是花龍客棧的老闆,也是花龍門第一任門主,我想正式購買這家雜貨店,原因很簡單,我們需要這家雜貨店!”

“行,你非要強買強賣是吧,好,那我出價,一千上品晶石,不砍價,你還買嗎?”

“成交!”

龍十兒立即說道,然後在女子詫異的目光下將自己贏來的晶石推到女子手邊上。

“這裏是一千上品晶石(贏來的加上龍十兒自己填充的),不過呢,我有個要求,就是你依然是店主,你依然在這裏賣東西,你的安全由我們花龍門來負責!”

“一千晶石你真的要買?”

“對啊,這裏的地加上這裏的房,總共加起來也不足五百晶石,我這裏剩下的五百晶石呢,你就當作是雜貨店的週轉資金。”

龍十兒很堅定的說着,擡頭掃了掃這件屋子,嗯,雖然地方很小,但是設置得很溫馨。

少女實在不相信龍十兒會花這樣的天價來買這個雜貨店,再次確定性的問道。

“你真的願意要買?”

“真的!”

“你告訴我原因,如果你不告訴我的話,我是不會賣給你的。”

女子臉色一橫,即使一千塊上品晶石的天價她也沒有動容,龍十兒驚訝了,同時,對女子在心中的好感增加數分。

“一個門派想要做大呢,就得有很多的產業來掙去流動資金,爲了花龍門的發展,我不得已的買下這裏,這樣可以了吧?”

點子轉頭盯着龍十兒的眼神,就被人這麼**裸的盯着,龍十兒還是有些害怕滴,畢竟,都是經歷過一次曝光的人啦。

“你別這麼看着我,那啥,我想問問你,爲什麼這裏只有你一個人呢?”

“我是孤兒!”

少女說完坐到了椅子上,便沒有言語了。

龍十兒看她這樣子猜都能猜到她跟她的家人有心結,龍十兒也就沒多問了,轉移話題道。

“對了,我現在還有些事情,我就先走了,三天之後,我會再來找你!”

龍十兒說着擰起那些自己買的大包小包的東西灰溜溜的走了,爲什麼說灰溜溜的呢,因爲他急啊!要是晚點兒回去,指不定徐容容和公孫薰兒又說什麼風涼話呢!

少女看着龍十兒急忙離去的身影不言也不語,直到有人在外表呼喊老闆,她這纔出了屋子,過程中看都沒看一眼桌子上的那些晶石。

龍十兒擰着東西走在大街上,今天心情挺好的,白撿了一萬多上品晶石不說,還撿了一個雜貨店,不過龍十兒卻對那名少女的身世疑惑了起來。

想着想着,龍十兒的心神又想到了雜貨店“難道那女的姿色這麼好,就沒人來鬧事兒?”

龍十兒可不相信這世間真的有那麼多好心人,要知道,在這個世界想要更好的存活,就得忍受許多的潛規則。

就比如開店,如果開店的是一個長得不錯的女子,難免會有地痞流氓找上門,給人辱沒了身子還不說還常常來收保護費!


當然,也不是說這人是雜貨店那名少女,畢竟,人還是有特殊的,不一定什麼樣的事情大家的遭遇都會一樣。

回到客棧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客棧裏來來往往的不少人,看到龍十兒大包小包的擰着東西回來,黃米兒笑着問了一句。

“喲,買這麼東西呢!吃的喝完,玩的穿的,賣給誰啊這是。”

“米兒姐你就別笑話我了,容容她們呢?”

“你們仨還真奇怪,一人擰着一大堆東西進來,個個臉上都笑開花了似的,她們正在房間等你呢!”


“哦!那我去了啊!”

龍十兒晃了晃手中的東西,黃米兒瞟了一眼龍十兒“瞧把你給重的,快去吧!”

“哎!”龍十兒點了點頭,擰着東西去了別院,看到別院正廳亮着燭光燈,隔着老遠就看到大廳桌上放着玲琅滿目的商品。

龍十兒也絕對不懷疑兩人的實力,畢竟,以她們這種美若天仙的面貌,這樣的事情對她們來說,隨便說句話就有人願意爲她們去做。

走近大廳聽到二女正說着白天發生的事情,公孫薰兒說道。

“你是不知道啊,我一腳就把那男的踹飛了好遠,周圍的人笑得那個樣啊,哈哈,現在想起來我都還想笑呢!”

“喲,又有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惹到咱們薰兒大美女了啊?”

龍十兒笑眯眯的走近大廳,看了看大廳裏放着兩堆東西,和自己大包小包的數量差不多,不過明顯兩堆東西一堆多一些一堆少一些,龍十兒一看那些物品,就猜到了哪堆是徐容容的,哪堆是公孫薰兒的。


將自己的買的東西放在桌子上,從商品邊上好不容易召出茶壺和茶杯,好好的喝了一口,龍十兒嘆口氣說道。

“累死我了!唉!”

徐容容和公孫薰兒起身朝龍十兒走來,徐容容笑着說道。

“我們剛纔說薰兒遇到流氓了呢!”

龍十兒一聽,茶水都差點兒吐了出來,趕緊跑到公孫薰兒身邊,裏裏外外上上下下將公孫薰兒看了個遍。

“傷到哪兒沒?啊?”

“看你那樣兒,就好像只有你有元寂期的修爲似的。”

看到龍十兒關心自己,公孫薰兒臉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徐容容則是走到桌子邊上查看龍十兒買了多少東西,查完以後對龍十兒說道。

“老公,我們倆輸了!”

“沒有啊,我贏了呀!”

龍十兒說道,不知道把自己乾的事情告訴她們她們會有什麼變化,一想起她們那驚訝得不得了的表情,龍十兒就想笑。

公孫薰兒也走到桌子邊上,給龍十兒買的東西按照市場價格估價,最後,她終於估算完畢了。

“還死不承認呢,輸了就是輸了,你買的這些東西,一共就花了四十多個上品晶石,我買的,足足五十多個上品晶石呢!”

“切!我還把一雜貨店地皮包括店鋪還給買了呢!”

龍十兒不在意的說着。

二女對視一眼,自然不相信龍十兒的話語。

“得,雖然呢,你長得是有那麼一點兒帥,但是,帥到讓人把雜貨店都送個你,還連着地皮送給你,這是不可能的事兒!”

還是徐容容最瞭解龍十兒,皺了皺眉頭,對龍十兒問道。

“老公,你告訴我這些錢你怎麼來的?”

“嘿嘿,你們猜我用一塊上品晶石賭贏了多少晶石?”

龍十兒嬉皮笑臉的看着二女。

二女對視一眼,同時驚訝的大聲叫道:“你去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