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就算神界毀滅.只要生命之光不被天國神族得到.那麼就還有希望.

「一定要想辦法把秦逸送走.」

魂身子一動.將全身的元氣都運轉起來.朝著地面下方狠狠扎了進去.

它要在天國神族找到秦逸之前.想辦法將秦逸藏起來.

它不斷朝著地面深處鑽去.

這個時候.它心裡是那樣希望能夠快點到達秦逸旁邊.而天國神族能夠晚一些到達.

可是害怕什麼.偏偏就來什麼.

轟的一聲.魂感覺周圍的空氣里.都震蕩出來層層疊疊的波紋.

紅色的光芒.如同陽光一樣鋪開.

大地就像是豆腐渣一樣.以驚人的速度開始崩潰.坍塌.

喊殺的聲音.不斷逼近.

魂甚至有種感覺.天國神族的大軍.此刻就已經到達自己的腳後跟了.

「咦.有條龍.」

聽到這又驚又喜的聲音的時候.魂感覺自己的心臟一下子沉了下去.

終於還是被發現了.

魂不覺得自己擁有能夠從這密密麻麻的天國神族大軍中脫身的希望.特別是剛剛發出聲音的.還是那個天國神族的先鋒.

猛然之間.魂就感覺到一股大力從背後襲來.

砰.

猶如一座山砸在了後背上.魂覺得全身骨頭都要斷了.眼前一黑.口中哇吐出一大口獻血.身子直接就朝著地面上墜了下去.

「完了.」

這是它腦子裡冒出來的第一個.也是最真實的想法.

不過出乎魂意料的是.重重落到地上的劇痛並沒有出現.它的身子像是墜在了一大團棉花上一樣.幾乎沒有什麼感覺.甚至剛剛被打中的疼痛.也一下子緩解了許多.

「這是……」

魂疑惑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落在一團白光上面.而這團白光.它熟悉無比.

是生命之光.

「秦逸.」

魂這時候有種死裡逃生的感覺.但是它又不敢去相信.秦逸此刻會出現在這裡.

「天國神族.他們怎麼來了.」

就在魂驚疑不定的時候.秦逸的聲音.在它頭頂響起.

魂急忙仰頭望過去.一眼就看到秦逸整個身體包裹在一片淡淡的白色光芒中.目光望著遠處潮水一般涌來的天國神族大軍.

魂張張嘴.正要說話.突然發現.它居然看不出來秦逸的境界了.

不僅是看不出來秦逸的境界.它此刻朝秦逸望過去的時候.甚至感覺秦逸都不能再說是一個「人」了.他的全身.都透出來一種至高無上的味道.

「秦逸你這是……」遲疑了一下.魂開口問道.

「全部煉化完了.」秦逸微微一笑.目光朝著半空中望過去.

雖然他此刻只有一個人.但是整個人展現出來的氣勢.卻彷彿凌駕於億萬人之上.

「秦逸小心.他們這一次四大天王齊出.還有一個厲害的傢伙……」魂急忙想要提醒秦逸.但是話還沒有講完.秦逸的身體已經如同離弦的箭一樣沖了過去.

「哎呀.又來了一個不怕死的修道者.」

之前那個先鋒滿臉得意的神色.伸手一抓.就朝著秦逸的心臟抓了過來.

秦逸嘴角揚起一抹冷笑.身體陡然之間加速.

刷的一聲.半空之中.他的身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樣.

「咦.人呢.」先鋒一愣.還沒有回過神來.下一刻.一個拳頭透體而出.將他的整個身子打成了一灘肉泥.

秦逸去勢不減.手臂再一揮.一道光弧呼嘯而出.彷彿是天神使用的利刃.當空一切.稀里嘩啦.衝過來的百萬、千萬、數億的天國神族.一下子就全被腰斬.

秦逸伸手再一抓.所有的天國神族.都化成了血泥.

嗚嗚嗚的聲音傳來.在半空堆積了厚厚一層的血泥.緩緩旋轉起來.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磨盤.

磨盤所到之處.彷彿有著毀滅一切的威力.

那些血肉泥漿.全都被磨盤吸了進去.就像是吸收養分一樣.血肉泥漿不斷消失.磨盤不斷變大.

磨盤上面.一座恢弘的城池.彷彿是汲取到了血肉磨盤的力量一樣.越發挺拔.帶著一種神秘的色彩.

「那是……」看到這一幕.魂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它一眼就認了出來.血肉磨盤上面的城池.就是吞天大墓.

現在吞天大墓和之前有了本質的區別.


吞天大墓中的城池.此刻隨著血肉磨盤的變化.越來越大.和一個真實的城池比例幾乎完全一樣.簡直就是一座現實中的城池.此刻出現在了這裡.

就在魂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秦逸向前踏出了一步.

轟隆..

血肉磨盤緊隨其後.向前一衝.一股股浩蕩的天威震蕩開來.

目光所及內的天國神族的大軍.頓時全像是被刷子刷過一樣.全都消失得乾乾淨淨.

幾乎將整個天空都鋪滿的天國神族.此刻出現了大片大片的空白.

「什麼人.」

「好強大的力量.」

「殺了他.」

此刻見到秦逸出手.這些天國神族頓時明白.這絕對是一個強大的傢伙.

四大天王中一下子有兩個沖了出來.齊齊朝著秦逸出手.

無數燃燒的隕石.朝著秦逸砸了過去.

秦逸目光冷冽.輕輕哼了一聲.

這一聲.就像是天地諸神嘆息一樣.頓時之間.半空中又是一大片的天國神族.腦袋一起爆炸.血泉衝天而起.身子像是蒼蠅一樣.朝著地面墜落下去.

衝出來的那兩個天王.都沒有來得及慘叫一聲.從胸口到腳掌全都炸碎.只剩下一個頭顱.在半空劃過一道痕迹.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什麼.」

看到這一幕.無論是修道者.還是天國神族.全都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你們本來不應該來到這裡.不過既然現在出現了.那就都不要回去.全都死在這裡吧.」秦逸張口一個呼吸.

轟隆.

天空頓時崩塌下來.出現一個越來越大的漩渦.

被這漩渦撕扯.在場的天國神族.全都慘叫著吸了進去.凡是有人想掙扎.頓時都變成了血漿.

整個天空.這一次是真正的被鮮血染紅.

血雨傾盆而下.照這個趨勢.恐怕足足下上十天十夜.山洪暴發.都不會停止.整個仙界被鮮血浸泡.都不是沒有可能.


四大天王剩下的兩個.還想掙扎一下.但是法寶還沒有來得及使用出來.就變成飛灰徹底消失了.

被四大天王供在中間的那團黑色能量.似乎還有著極大的力量.連連嘶吼.發出砰砰的巨響.但是秦逸根本不給它施展的機會.五指一張.吞天大墓和血肉磨盤一起碾壓.黑色的能量在其中伸縮幾下.發出一聲絕望的慘叫.頓時就徹底爆炸開來.化作黑色的血雨.剎那之間.就被吞天大墓吸收進去.煉化得乾乾淨淨.一絲一毫都沒有留下.

整個過程.一共不到一頓飯的功夫.所有的天國神族.就全都死得乾乾淨淨.

「好了.一切都結束了.」秦逸望著被肅清的天空.眼中閃現出一抹強悍的精芒.

精芒在他眼中不斷凝聚.擴張.整個世界.都開始融化.

秦逸手臂一揮.一顆顆星球出現在他頭頂.

星球上面.他的好朋友.好兄弟.吳鵬、洛珞、趙景勝.許強衛.軒轅澤、周航、慕容習等等人.全都在含笑著向他揮手.

「秦逸.我們等你很久了.」

「歡迎回來.」

「秦逸我好想你.」

「喂你個混蛋.走了那麼就.終於有你的消息了.」

「是啊.我回來了.」秦逸笑著揮揮手.「從此以後.我們大家會永遠在一起的.」

「嗯.為什麼.」


「哈.你小子又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嘖嘖.這是哪裡.這是仙界.還是神界.」

「這裡哪裡都不是.」秦逸感覺自己此刻格外放鬆.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感覺自己真正的鬆懈下來.

因為現在在他身邊的.都是他的親人.朋友.

只有這些人.才是自己一直需要去守護的.

現在自己真的做到了.大家以後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不用再去畏懼什麼.因為..

秦逸手指一彈.將魂和白鈴兒一起放到那星球上.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接下來.就是屬於我們的世界了.」

說完.白色的光芒一下子鋪散開來.整個仙界.都被籠罩其中.

原本的世界.像是蠟燭一樣融化了.同時新的世界.在緩緩凝聚.

隨著白色光芒緩緩消失.一個嶄新的宇宙.連綿的星雲星河.漸漸清晰起來.

「這個世界.我就是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