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那邊行駛!」

三小姐一聲令下,戰艦開始掉頭,朝靈氣消失的方向駛去。

太荒世界融入水元素之後,柳無邪感覺自己的力量在以飛速提升,純度越來越高。

靈氣進來之後,無需煉化,直接形成靈雨,灑在太荒世界的土地上。

「突破!」

一聲大喝,境界迎來突破,成功跨入天象三重。

攀升之後,柳無邪加快速度穩固境界。

大量的靈雨涌過來,古玉也受益匪淺,境界順利晉級,突破到天象二重。

花費一天時間,境界穩固之後,柳無邪停止繼續修鍊,而是站起來,準備煉製邪刃。

……

萬裡外的戰艦,還在飛速航行,他們行駛三天了,依然找不到靈氣匯聚的區域,不斷的調整航線。

靈雲覆蓋區域太廣了,彷彿覆蓋整個大海。

戰艦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做不到日行千里。

血海魔島柳無邪殺死大量的武者,儲物戒指收集一大堆,早就湊齊了煉製先天靈寶的材料。

拿出一把長劍,從厲嘯海身上獲得的王器。

王器。

裡面蘊含星河法則,柳無邪打算將王器溶解,打入邪刃之中。

地面上堆滿了材料,最重要當然還是這株先天之靈。

太荒世界吸收一部分,剩餘的能量,依舊要比市面上那些普通先天之靈還要強橫千萬倍。

這枚水靈在深海之中,孕育了數萬年,儲存海量一般的水元素。

靈性十足,漂浮在那裡,欲要騰空飛走,離開島嶼,回到大海之中。

一枚枚器紋閃爍,邪刃漂浮到空中。

地面上的材料一件件飛起來,在強橫的魔焰煅燒之下,這些材料飛速溶解。

僅僅一天時間,溶解了數萬種材料,其中超過大半,是煉製王器的主要材料,柳無邪全部用來煉製邪刃。

就算這樣,柳無邪依舊不死心,從吞天神鼎中,剝奪出來一節神龍骸骨。

柳無邪要煉製神龍之劍,讓邪刃擁有一部分神龍功能。

簡直是匪夷所思,也只有他才敢這麼做。

不懂得龍紋,根本無法將龍骨煉化,更不能煉製出來龍族法寶。

柳無邪不指望邪刃能媲美龍族六大法寶,能成為人族至高無上的兵器這就足以。

雙手結印,一枚枚龍紋閃爍,這邊的舉動,驚動了古玉,睜開雙眼,朝這邊看過來。

「柳大哥在幹什麼?」

古玉有些看不懂,漂浮在空中每一種材料都珍貴無比,煉製五把先天靈寶也綽綽有餘,全部用來煉製邪刃,這也太奢侈了。

龍紋越來越多,古玉暗暗吃驚。

「柳大哥對龍紋的掌控,竟然要比我還要精純,難道他也是龍族後裔?」

古玉一臉迷茫,他是龍族後裔,才能掌握一些龍紋。

他記得柳無邪是人族,生活在世俗界,進入修鍊界不過一年時間,怎麼會懂得龍紋。

幸好古玉不是那種八卦之人,繼續閉上眼睛,修鍊法訣。

雙手捧著龍族權杖,用自己的真氣溫養。

一件接著一件材料融入邪刃當中,品階也在飛速提升。

就算不能晉陞王器,柳無邪也要煉製出先天靈寶中的極品。

一絲絲雷電閃爍,出現在島嶼上空,形成厚厚的烏雲。

雷劫!

柳無邪竟然迎來了雷劫。只有化嬰境突破真玄,才會迎來雷劫,這怎麼可能。

難道是邪刃的原因?

柳無邪眉頭緊皺,他改變了原有的煉製之法,讓邪刃超出這片天地,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誰也不知道。

「諸天要毀滅邪刃,難道邪刃觸犯了天地法則?」

柳無邪暗暗說道。

事已至此,已經沒有後退的餘地,就算冒犯諸天,今日也要將邪刃煉製成功。

而且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之前就經歷過雷劫,當時在山洞之中,並不是很在意。

現在不同,雷劫就降臨在他的頭頂上。

雷劫的出現,古玉也是嚇了一跳,只有煉製絕世妖孽,才會伴隨雷劫,諸天受到威脅。

天地有自己的運行規則,當你打破了天地規則,則會遭到排斥,這無可厚非。

邪刃的誕生,諸天感知到了危險。

材料還在不斷融入邪刃當中,虛空上雷電閃爍,交織出一張張雷網,密密麻麻,還能看到雷蛇吞吐,伴隨著陣陣轟鳴聲。

場面極其恐怖,膽小之人,早就被嚇得不敢動彈。

在天地偉力面前,人類弱小的可憐。

「先天之靈,準備孕育!」

邪刃之中,早已孕育出來靈性,欠缺的是先天之靈,讓器靈蘇醒。

水靈不受控制,化為滔天的先天靈性,融入邪刃內部。

器靈胚盤突然壯大一圈,吞噬湧進來的先天之靈。

更加可怕的一幕出現了,邪刃內部的器靈,竟然在飛速的膨脹,還未蘇醒,而是在壯大。

這就好比人類懷孕,到了日子,自然瓜熟蒂落。

邪刃完全不同,吸收先天之靈,器靈應該蘇醒了。

現實並非如此,器靈還在生長,不斷的變大。

邪刃承受有限,器靈如果太強,怕邪刃承載不住。

日子一到,嬰兒必須產下,繼續生長,母親沒有那麼大的承載量,就會產生危險。

比喻雖然有些牽強,基本是一個道理。

邪刃就像是母體,器靈是胚盤,一直生長下去,母體承載不住,就會四分五裂,器靈還未蘇醒,就會夭折。

柳無邪也很焦急,他沒有碰到這種事情。

「難道是器靈吞噬的寶物太多了,導致它要比一般的器靈還要強大。」

柳無邪很快找到原因。

這半年來,邪刃吞噬太多的靈寶,吸收那些兵器中的靈性,器靈胚盤越來越強。

而邪刃一直卡在先天靈寶上,遲遲無法晉陞,導致器靈生長,本體原地踏步的情況。

「真是該死,這麼多材料,原本打算一舉突破到王器程度,看來不行了,只能將這些材料提升邪刃,讓它跟器靈契合。」

嬰兒太強,又不肯瓜熟蒂落,只有一個辦法,讓母體變強。

柳無邪現在的做法,讓邪刃變得更強,用煉製王器之法,煉製先天靈寶,已經超出常理。

只要器靈蘇醒,器靈跟刀身,就會完美的契合到一起,以後再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放棄讓邪刃晉陞王器,全力幫助他抗衡器靈,讓它趕緊蘇醒。

誰讓柳無邪獲得的先天之靈太過強大。

所含的靈性太強了,才會讓器靈遠超其它先天靈寶。

一旦晉陞,好處也很明顯,雖是先天靈寶,戰鬥力堪比王器。 五月初二,子時,京城濮府外。

楚宗陽在等。

他的刀也在等。

但其實,他不願意等。

因為他是一個喜歡獨來獨往的人,日常生活中是這樣,工作時也是這樣。

還有一個原因是,他不想暴露自己的洗辰刀。

四神兵之一,名刀「洗辰」,此刻就藏在楚宗陽懷中抱著的那樸素的刀鞘中。

刀鞘配不上洗辰沒關係,人配得上就行。

楚宗陽配得上使用神兵嗎?

配得上。

因為他是江湖上最可靠的殺手。

注意,不是最強,而是最可靠,後者比前者具有更高的口碑價值。

他接過很多委託,種類五花八門,但無一例外,他都完成了,而且完成的很好。

楚宗陽絕不是江湖凶榜上實力最強的殺手,卻是最難纏最不好對付的殺手,為了達到目的,他會無所不用其極。

當然,楚宗陽本身的武功也是過硬的,同這次的目標沃頓居士一樣,是江湖准一流的高手。

子時剛過,楚宗陽的身後傳來微不可查的輕響,他知道是自己在等的人到了:

「都準備好了?」

「好了。」

三個黑衣人異口同聲,兩個空著手,一個背著劍,他們是楚宗陽的僱主派來協助執行任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