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另一邊的王琳越心裏面倒是有些忐忑,她也不知道到底自己的父親會怎麼看待秦宣。

不過她也知道,秦宣是有婦之夫,自己這一次出來只是向他表達自己的感謝。

王海看着自己的女兒,心裏面確實是有點尷尬!

畢竟自己女兒是個少女,涉世不深,如果對人家有什麼想法,就不太好了。

他其實剛剛也是聽到了一些情況,人家肯定是個有婦之夫。

自己女兒要是對人家有了想法,那怎麼辦。

秦宣來到了太陽城下,一眼就看到了江妍。

今天的江妍回家已經換了一套衣服,是非常普通的少女的運動服飾,看上去洋溢着青春活力。

別的不說,吸睛是絕對的。

秦宣一眼就看到了江妍!

他悄悄走上前去,繞道了江妍的身後,拍了拍她的肩膀!

江妍似乎是被嚇了一跳!

她有些驚嚇地說道:「秦宣!你怎麼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

有些不滿的江妍說道:「行了行了!快去吃燒烤吧!人家王琳越想着感謝感謝你!」

「你可不要隨便亂來,懂吧?」

秦宣似乎是不太在意地說道:「你認為我是那個樣子的人?我難道把持不住?」

「要是這樣的話,我怎麼能當你的姐夫?」

江妍絕了噘嘴,沒有多說。

如今的太陽城裏面,還是非常熱鬧的。

寧德師範的新校區就是在這附近,所以很多學生放學之後就會選擇來這裏聚會之類的。

不過看到人來人往的景象的時候,秦宣多少是有些好奇。

畢竟江妍在閩城上學,怎麼到現在還沒有開學啊!

這都已經過了這麼長時間了,人家寧德師範看上去都已經開學了,而且應該還開了挺長的時間。

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江妍到現在還沒有上學。

不過秦宣還是沒有什麼想法來問這個事情,他現在就是想要去吃個飯。

王海遠遠地就看見了秦宣。

似乎有些好奇,畢竟秦宣是他們的老闆,自己今天早上還見到他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秦宣還帶着一個少女來這裏。

是來吃飯的嗎?

他稍微有些好奇,不過其實也不是很在意。

畢竟看上去秦宣也是年少多金的人,而且長相也不錯,身材也好。

為人有非常謙遜,就是自己也知道,這個人身邊絕對是不缺女人的。

帶個少女來這裏吃飯倒是也沒有什麼問題。

只是讓他稍微有些尷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打個招呼。

畢竟如果秦宣不願意讓人看到這個事情,自己出去說話,肯定是會讓他非常尷尬。

這樣的話,說不定就會讓秦宣有些不滿。

這種事情他還是知道的。

遇上了這種事情,能不說就不說,如果出現了什麼問題,說不定兩個人以後共事還會有些僵硬。

但是坐在身邊的王琳越,似乎是眼神裏面出現了一些光彩。

她笑着對江妍說道:「妍妍,這裏!」

江妍眼神一轉,就看見了王琳越!

隨着江妍的目光轉動,秦宣的視線也轉移到了王琳越的身上。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怎麼王海也在這裏!

王海一瞬間就捕捉到了秦宣的目光,他頓時覺得,問題大了!

於是連忙站了起來,說道:「秦老闆!您怎麼來了?」

秦宣三步並作兩步,走到了桌前,笑着說道:「這不是你們喊我過來吃飯的嘛,我這肯定是過來了!」

「怎麼王隊長你也在這裏?」

王琳越和江妍都不禁退了一步,這兩個人怎麼回事,難道是認識?

王海有些尷尬地說道:「王琳越,我家女兒,他說他被人家給救了,想要吃個飯感謝一下。」

「然後就拉着我一起出來吃飯了,我是真的沒有想到,原來是秦老闆您啊!」

「這可真是太幸運了!」

秦宣微微笑道:「我也沒想到,竟然能在這裏遇見你,坐,大家坐!」

他現在是如今身份最高的人,所以還是需要首先表明態度的。

幾個人紛紛坐定,秦宣首先說道:「對了,王隊長,今天早上工地上面似乎是有些什問題。」

「你們當時沒有出現什麼問題吧?」

王海嘆了嘆氣:「還好,沒有什麼問題,我們當時還以為是承重牆出現了問題,但是現在一看,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我今天中午害怕,還特地找了個設計院的來看一看應力結構和剪力牆分析,都沒有被破壞!

秦宣點了點頭:「那就好,沒有問題是最好的,吃飯吧?要不然我先來點餐?」

對於社交上面的事情,秦宣幾乎是從來不會害怕的,畢竟一直以來,都是跟着江圓鏡出去,也見識過不少世面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只看到過嫌少的,還見過因為太多而發愁的,看著因為魚太多而犯愁的張大柱等人,劉靚穎癟了癟嘴,道:「我說你們怎麼那麼笨啊,將多的魚賣給那些賣魚的不就行了。」

李軍說道:「這時候那些賣魚的早就收攤了,我們又不認識那些賣魚的,更不知道那些賣魚的住在什麼地方,就是想賣給他們也找不到人啊。」

在王志亮犯愁的時候,蕭毅就開始想這麼多魚拿回去后要怎麼處理才好。

嗮成魚乾留著慢慢吃,這個想法剛剛冒出就被蕭毅槍決了,魚乾可沒有鮮魚好吃。

拿去賣給魚販子,正如李軍說的他們都不認識魚販子更不知道魚販子住哪裡,就算家裡的大人有知道的,可送上門的不是生意,肯定會被狠狠壓價的。

辛辛苦苦弄到的魚蕭毅可不願意便宜了那些魚販子。

那麼就只剩下將魚有油炸了保存這一個辦法了。

用油炸了之後保存的時間是會長一些,可是炸魚耗油啊,家裡的大人會不會因為心疼油而不答應還不知道呢。

想到炸魚蕭毅突然想到了晚上街上那些燒烤攤買的烤魚,上世自己不是會烤魚嗎,他們也可以擺攤賣考魚啊。

對自己烤魚技術很自信的蕭毅笑著說道:「你們不是愁魚太多吃不完會臭掉嗎,我們可以學街上那些賣燒烤的,去街上擺攤賣烤魚啊。」

張大柱道:「就我們烤的那魚自己吃還將就,拿去賣肯定沒人會買的。」

蕭毅道:「那是以前的老黃曆了,現在我烤出來東西,可比街上那些燒烤攤烤的味道更好,到時人們肯定擠著前來賣我考出來的東西。」

張大柱用鄙視的眼神看著蕭毅,道:「你就牛吹吧!我們又不是沒有吃過你烤的東西,什麼味道我們還能不知道!」

蕭毅道:「不信是吧,不信的話回去后我可以烤幾條魚讓你們嘗嘗,如果你們吃的滿意我們就將與拿去烤了賣,不滿意就算了。」

後世愛吃燒烤又嫌外面的東西不衛生(其實是因為手中拮据,捨不得花錢),喜歡自己動手的蕭毅就會配置好幾個燒烤佐料。

蕭毅相信只要有那些燒烤作料,他烤出來的東西肯定會讓張大柱他們大吃一驚的。

見蕭毅不像是騙他們的,張大柱他們不由得有些動心。

先試吃,如果味道好將所有魚烤了賣自然沒有問題,如果蕭毅是吹牛的烤出來的東西味道不行,不去就是了。

張大柱他們四個商量了一下之後,就同意了蕭毅說的先試吃的辦法。

於是大家拿上魚浩浩蕩蕩的向蕭毅的爺爺家去了。

將於拿到爺爺家去是蕭毅提出來的,就因為蕭毅的爺爺住的小四合院面積比較寬,收拾魚的時候比較方便,拿回去的魚沒有死的也有地方養著。

「爺爺好!蕭奶奶好!」到了蕭毅爺爺家,張大柱他們全都向正在院子里蕭毅的爺爺奶奶問好。

「你們也好啊!」蕭成棟樂呵呵的回應了幾個小傢伙后,看著他們提著,抬著,挑著的魚,說道:「你們的運氣不錯啊,竟然撈到這麼多魚。」

劉雪茹也說道:「這些魚怕有一百多斤吧,那麼遠弄回來你們幾個小傢伙肯定累壞了,快放下歇歇!」

「爺爺奶奶,我們不累!」

這麼多魚如果真的全都賣了,至少能賣一百多元,每個人能分到二三十元,這對每個月只有幾毛甚至沒有零用錢的張大柱他們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他們那裡還會感覺到累!

坐下休息的時候,蕭毅將他們打算將於拿去烤了賣的打斷,說給了爺爺奶奶聽。

一相疼蕭毅的爺爺奶奶聽后,並沒有阻止。

蕭毅本來還有些擔心爺爺奶奶會不同呢,見爺爺奶奶聽后沒有阻止,這可將蕭毅高興壞了。

現在已經馬上就五點了,不僅要現配置燒烤專用佐料,還得烤幾條魚給大家試吃,因此時間很緊再耽擱就有些來不及了。

爺爺奶奶這裡只有一些做菜用的普通佐料,烤魚需要的佐料根本就配不齊,所以還得去買配置燒烤佐料的材料。

蕭毅向爺爺奶奶借了二十元錢,留下張大柱和李軍兩人處理拿回來的魚。

然後蕭毅與劉靚穎,王志亮,趙志祥三人在張大柱兩人幽怨的目光中,去街上買需要的東西去了。

給了王志亮五元錢,讓他去鐵匠鋪自讓鐵匠用最快的速度做一個燒烤架拿回去后,蕭毅則帶著劉靚穎,趙志祥一起去買配置燒烤佐料所需的香料。

其實燒烤用的調味料除了孜然,花椒粉,胡椒粉,辣椒峰,鹽……之外,還有一個最關鍵的東西,那就是老油。

那些調味料買的都是磨成粉的不需要另外處理,蕭毅要做的就是熬制老油。

將熬制老油所需的材料:牛油切成小塊,郫縣豆瓣剁細,干辣椒入沸水鍋中煮約幾分鐘后,撈出絞成蓉即成糍粑辣椒;生薑拍破,大蒜去皮剝成瓣切碎,大蔥挽結,冰糖敲碎,八角,山奈,桂皮掰成小塊,果草拍破……

將所有準備工作做好之後,蕭毅就開始熬制老油:炒菜的鍋燒熱之後,倒入菜油,色拉油,雞油燒熟,放入牛油熬化,投入生薑,蒜瓣,蔥爆香,接著下入郫縣豆瓣,糍粑辣椒,青花椒,轉用微火慢慢炒,至豆瓣水氣炒干,香氣四溢且辣椒微微發白時,撿出鍋中蔥不用。

然後下入八角,山奈,桂皮,小茴香,草果,紫草,香葉,香草,公丁香,繼續用小火炒約15-20分鐘,看到鍋中香料色澤變深時,下入冰糖,醪糟汁,用小火慢慢熬至醪糟汁中的水分完全蒸發(即沒有水蒸氣時),將鍋端離火口,加蓋焐至鍋中原料冷卻。

在等原料冷卻的這段時間中,蕭毅又開始處理張大柱和李軍清洗乾淨的鯽魚。

將已經去掉鱗片,去掉內臟洗凈,並清洗乾淨的鯽魚從背部剖開,打成一字刀花,加上料酒、鹽和味精各,淹漬著。

。 看見劍齒虎摻雜體仗著速度快,把Skull壓著打,肖龍晃動了自己手中的氣泡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