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完,再次側眸睨向了韓瑾熙,見他依舊闔著藍眸,不等他出聲,她拿出了脖子上戴著的龍司昊送她的12克拉的粉鑽項鏈,遞到他眼前,繼續說道:「韓總,我拿出這個項鏈並不是向你炫富,而是以此向你證明,我有十足的把握為你找到投資人,或許韓總經濟財力雄厚,不需要人投資,但是這裡非常落後,在這裡修建度假村必定要耗費不少的人力財力,就算韓總在這裡修建好了度假村,也不一定能盈利,韓總想法奇特,敢天下人先來這裡修建度假村,想必也知道會有虧損的風險,但是如果有人投資,到時就有人替韓總分攤虧損,韓總能少虧一分是一分,這對韓總並無害,韓總不妨考慮考慮?」

「想法奇特?敢天下人先?」韓瑾熙半闔的藍眸緊眯起,目光慵懶且又敏銳的睨著黎曉曼,白皙修長的手指動作優雅的拉過了她的縴手。

見狀,黎曉曼清澈的水眸微眯,正欲抽出手,卻見韓瑾熙輕輕掰開了她的手,白皙修長的手指輕撫著她手心上12克拉的粉鑽戒指,微微垂眸問:「這戒指是你的?」

黎曉曼睨著手上12克拉的粉鑽戒指,目光變得柔和而深情,心裡溢滿了甜蜜和幸福,笑著點頭,「是!」

韓瑾熙莞爾抬眸睨向她,正好捕捉到她眼眸中洋溢的幸福笑意,他慵懶瀲灧的目光微微一滯,嫣紅似火的薄唇勾起,「男朋友送的?」

沒想到他會問這個,黎曉曼抬眸怔睨了他一眼,笑著說道:「是未婚夫。」

韓瑾熙魅惑的藍眸不自覺的眯緊幾分,目光慵懶的睨向她,「五分鐘已經過了。」

聞言,黎曉曼睨向他,試探性的問:「那韓總的意思是……」

韓瑾熙微闔起藍眸,語氣輕淡,「你說的是不錯,不過,我為什麼要聽你的?你怎麼知道我來這裡修建度假村就是為了賺錢?我不怕虧損,不需要更周詳的策劃案,我什麼都不缺,更不需要人投資。」

話落,他站起了身,準備離開。

見狀,黎曉曼眯了眯眼眸,敢情她說了半天,他一點也不心動,她遇到了一個自大狂,有錢,任性,喜歡拿錢來玩的男人?

見他準備離開大廳,她喊住了他,「等一下。」

隨即她一衝上前,攔在了他的身前,抬高下巴, 抗擊者 ,「你可以不帶我離開,但我不管你還願不願意再給我五分鐘,我今天死都要在這裡再罵你五分鐘,你有錢,有錢很了不起嗎?任性,自大,狂妄,不管別人死活,這裡的漁民世世代代都住在這裡,他們靠打打漁為生,你讓他們搬走了,他們靠什麼維持生計?為了讓那些漁民簽搬遷協議,你讓人威脅,逼迫,甚至是動粗動手打人,你看著長得人摸狗樣,實則就是個社會敗類,跟流氓有什麼區別,尊稱你韓總是看得起你,你就應該被稱為「韓氓」,你還自認為什麼都不缺,你最缺人性,社會敗類的「美德」你一樣不缺,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你樣樣都缺。

話落,黎曉曼不看韓瑾熙一眼,也就不知道他是什麼表情,反正她是豁出去了,談不攏就算了。

天無絕人之路,她總能離開這裡。

他不幫忙,或許龍司昊很快就找到她了。

聽完她話的韓瑾熙魅惑的藍眸緊緊眯成了一條線,眸底閃爍著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胸膛微微起伏,像是在宣示著他的怒氣,風華絕代的臉上掛著妖艷無比的笑容。

突地,他一把箍住了黎曉曼纖細的手腕,慵懶的目光帶著幾分冷意,聲音渾厚,「把你剛剛的話再說一次。」

黎曉曼用力甩開韓瑾熙的手,眯起眼眸瞪著他,「憑什麼你想再聽我就要再說?我跟一個沒有人性的生物沒有太多的話說,剛剛我說的那些都說廢話,你當沒聽過。」

話落,她轉身就走,和這麼個沒人性的人說這麼多,簡直就是浪費口舌。

韓瑾熙見她離開,睨著她纖細的背影說道:「我記得你說過,如果你說服不了我,就任我處置……五分鐘。」

聞言,黎曉曼頓了下,回眸睨向他,淺淺一笑,「我說的話只對人有效,對一個沒有人性的生物,我覺得沒有必要遵守我說的話,換作是你,你會對一個沒有人性的生物遵守自己說過的話嗎?」

韓瑾熙斂緊眸,目光慵懶的深睨了她一眼,突地走上前,微微傾身,風華絕代的臉上浮出意味不明的笑,「你在耍我?你我素不相識,你以為你很了解我?」

黎曉曼昂起了下巴,目光冷漠幾分的睨著他,「沒錯,就剛剛和你賭牌而言,我的確是在耍你,我就沒想過我會贏,我也的確是不了解你,但至少我猜對了一樣,你不蠢,這點你不會否認吧?」

她依舊昂起下巴,挑眉睨向他,她就不信他會說,你猜錯了,其實我蠢笨如豬。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龍司昊在一起這麼久,他的腹黑,她還是學到了一些。

韓瑾熙睨著昂起下巴的她闔了瞌闔,慵懶的目光帶著幾分深沉的睨著她,過了好一會,他唇角妖艷的笑微斂幾分,「我改變主意了,我帶你離開這裡,你兩天之內做好策劃案給我,但必須讓我滿意,否則,我就再把你送回來這裡。」

見他又改變主意,黎曉曼眯了眯眼眸,他腦袋一定被驢踢過吧!他做事情都不按常理來,不過他答應就行,其他等回到了K市再說。

她挑眉睨著他,「你放心,我一定讓你滿意。」

頓了下,她又眯起眼眸疑惑睨著他問:「韓總,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讓我贏?還有,我的牌究竟是什麼?」

因為她沒有看自己的牌,不知道是什麼。

韓瑾熙魅惑的藍眸淡掃她一眼,並沒有回答她的話,便轉身闊步離開。

見狀,黎曉曼立即跟了上去。

……

到了下午,黎曉曼就上了韓瑾熙的直升機離開了漁島。

巧的是她離開后不久,另一架直升機便在漁村降下。

下來的三個人,正是龍司昊,洛瑞,蘇奕。

「總裁,這裡就是漁村,黎小姐應該就是在這裡了。」洛瑞望了望一望無際的大海,看向了龍司昊。

他們的直升機降落在海邊,引來了附近不少漁民的圍觀。


這些漁民幾乎都是第一次在現實中見到直升機,自然好奇。

尤其是有龍司昊這個顏值頗高的大帥哥在,自然非常的引人注目。

他一襲深卡其色的修長西服,皓白真絲襯衫,身姿俊朗挺拔,周身的氣質不凡,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高貴的王者風範。

這裡的漁民,尤其是織補漁網婦女的都看痴了,一動不動的站立在原地。

在海邊玩耍的幾個小孩子也停了下來,將好奇的目光落在他,洛瑞,蘇奕三人身上。

龍司昊狹眸掃視了下周邊,見這裡十分的落後,生活條件極差,他英挺的俊眉深蹙起來,墨黑的瞳眸中劃過一抹戾色,雷洋竟然把他的曉曉送來這裡受苦,他一定會讓他和夏琳都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他拿出了帶來的黎曉曼的照片,遞給了洛瑞,沉聲道:「去問問他們有沒有見過曉曉。」

洛瑞拿過照片,睨著龍司昊點了下頭,走向了在海邊玩耍的那幾個小孩子。

「小朋友們,告訴叔叔,你們有見過這位姐姐嗎?」

幾個小孩子見洛瑞拿著照片上前,還沒看就搖頭往後退去。

洛瑞見狀,俊眸笑眯成一條線,「小朋友們,別害怕,我們不是壞人。」

「你們外來人都是壞人。」

「就是,俺阿爹說你們外來人都是壞人……」

……

幾個小孩說完就往自家跑。


「喂!小朋友們,我們真不是壞人,喂……都回來,叔叔給你們糖……」

龍司昊見那幾個小孩子見了洛瑞就跑,跨步走上前,拿過他手裡的照片,直接走到了其中一個織補漁網的婦女身前,俊美的臉上帶著高雅的笑,聲音低沉清潤的問:「請問你有見過這照片上的女孩嗎?」


該名婦女看了看照片上的黎曉曼,又看向了龍司昊,俊美絕倫的他就像是她心中的白馬王子一般站在她面前,她一時激動,犯了口吃,「俺……俺……俺……」

織網婦女話沒說完,就華麗麗的暈了過去。

見狀,龍司昊狹長的幽眸微微眯起,唇角輕輕抽了下,俊美的臉上笑容收斂幾分。

洛瑞和蘇奕見狀,兩人則是見慣不怪的走上前。

「總裁,你明知道自己長得好看,就別笑了嘛,這不是要人命嗎?你看這位大姐都被你給迷暈了。」

洛瑞挑眉睨著龍司昊說完,笑著睨向了另一個織網的中年婦女,「大姐,我們真的不是壞人,請問你們見過這照片上的這位黎小姐嗎?」


話落,他還拿出了一疊百元鈔票,笑著說道:「誰要是告訴我這位黎小姐在哪裡,這些錢就歸誰。」

沒有人不喜歡錢,這些漁民織補漁網,出海打漁不就是為了錢,見洛瑞拿出錢來,在不遠處觀看著漁民不論男女都自動聚了過來,紛紛來認那照片上的人是誰。

——萱萱有話說——

寶貝們是不是不明白曉曉是怎麼贏的呢?表急,後文有解釋哈! 認出來的漁民便透露見過黎曉曼。

經過一番追問后,龍司昊確定了黎曉曼是被一個王姓的老婆婆帶去了她家。

隨後他便立即在漁民的帶路下,去了先前帶走黎曉曼的那個老婆婆家。

龍司昊一進門,就見到了那個小女孩阿花,她的手裡還拿著黎曉曼迫不得已給她的手鏈。

他狹眸一凝,當即就跨步上前,拿走了小女孩手裡的手鏈,經過他的仔細確認后,確定他從小女孩手上拿過來的手鏈就是他親自設計送給黎曉曼的手鏈。

手鏈在小女孩手上,足以證明他的曉曉在這裡。

阿花則是見龍司昊拿走了從黎曉曼那裡要來的手鏈,突地放聲哭了起來。

「哇!嗚嗚……阿嬤,阿嬤,壞人搶了姐姐送俺的手鏈鏈……嗚嗚……阿嬤……」

小女孩這一哭,原本在廚房的老婆婆杵著一根木棍步履蹣跚的出來。

「阿嬤……」

小女孩阿花傷心的哭喊著她阿嬤,小手指向了龍司昊,「阿嬤……阿嬤……壞人搶了姐姐送俺的手鏈鏈。」

龍司昊則是聽她一個一口姐姐,當即就拿出照片,跨步走到小女孩身前,睨著她問:「你所說的姐姐是不是她?」

小女孩看了看他手裡的照片,見是她認識的姐姐,她沒有回答,而是哭著看向了她的阿嬤。

老婆婆也看到了龍司昊手裡的照片,驚訝之後,看向了龍司昊問:「你們和阿曼是么里關係?」

「阿曼?」洛瑞挑了挑眉,走到了老婆婆身前,俊眸笑睨著她,「老太太,你剛剛說的是阿曼吧?她是不是叫黎曉曼?她是我們總裁的未婚妻,我們一直在找她,她是不是在你家裡?」

老婆婆聽完洛瑞的話,看了看他,又看向了龍司昊。

洛瑞見狀,則是再次拿出錢來,直接塞到老太太手裡,禮貌性的一笑,「老太太,如果你知道黎小姐在哪裡,一定要告訴我們,我們真的不是壞人。」

老婆婆聽他這樣說,告訴了他關於黎曉曼的事。

龍司昊得知黎曉曼被這一帶的惡霸老虎帶去了鎮上,又立即趕往鎮上。

到了鎮上,龍司昊,洛瑞,蘇奕去了老虎的住處。

此時的老虎正在二樓客廳,今天他的賭場因為韓瑾熙賠了不少,原本以為還有個小美人作陪的,現在連小美人也被帶走了,他是憋了一肚子火,正沒地撒呢。

賭場的管事走了進來,看著他說道:「虎哥,賭場里來了三個人,說要找虎哥你。」

老虎正心煩的抽煙,聽到賭場管事的話,不悅的吼道:「不見,老子誰都不想見。」

賭場管事為難的看著老虎說道:「虎哥,他們手裡有傢伙。」

「有傢伙?MD……」 覺醒吧,會長大人! ,狠狠的踩上幾腳,怒氣沖沖的準備下樓。

但他剛到樓梯口,龍司昊,洛瑞,蘇奕三個人就已經來了。

「你們……你們什麼人?」 起伏的幸福 ,又看向了龍司昊,身為男人的他因為龍司昊俊美絕倫的容貌怔了下,他以為韓瑾熙算是他見過最他媽好看的男人了,眼前這個男人跟韓瑾熙不相上下,似乎比韓瑾熙還多了一股子令人不寒而慄的氣勢。

他微微後退了一步,直覺告訴他,眼前的三個人不是普通人,他們周身的氣場給人一種壓迫感。

這種壓迫感與韓瑾熙給他的壓迫感不同,他們給他的感覺,更具危險性。

洛瑞挑眉睨了睨老虎,笑著走上前,一把抓住老虎的手臂,拿出黎曉曼的照片,湊到他的眼前,「看清楚了,有沒有見過她?」

老虎看照片上的人是正是被韓瑾熙帶走的黎曉曼,他看向了洛瑞,一臉不爽的說道:「沒見過。」

洛瑞挑眉一笑,突地目光一冷,抓住他的手腕用力的一掰,「真的沒見過?」

「啊——!」


老虎被他這用力的一掰,痛的慘叫出聲,臉色慘白的看著洛瑞,怒氣騰騰的說道:「MD,你們是什麼人?老子就是沒見過,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