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幻和上官清眼睛都是一亮,此舉正合他們的心意。

“積分點我們三人平分,決出勝負後再各憑手段,如何?”

黎雲說道,爲了表示誠意,她主動向其餘二人亮出自己手錶中的積分。

另外兩位也亮出積分,三人達成一致,很快將積分重新平均分配。

三人平均分配之後,衆人的手錶再次震動起來。

‘目前積分最多者:白沙市陸慶’。

黎雲將自己的積分均攤一些給另外兩人後,積分最高者就變成了陸慶。

一下子陸慶成爲了衆矢之的。

而且衆人也沒誰敢與他聯合,因爲他是實力最強者,與他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

黎雲、上官清、孫幻三人境界相差無幾,他們解決掉其他對手之後,也能公平對決。

但和陸慶合作,就算解決掉其他對手,最終晉級的名額還是要落入陸慶手中。

沒有願意白白當一個打工仔。

在壓力的迫使下,其餘幾位參賽者開始慢慢聚攏。

他們是最弱的一層,想要贏得勝機,同樣只能選擇聯手。

於是,石山之上,形勢逐漸變得明朗,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

陸慶一人佔一方。

黎雲、孫幻、上官清三人聯盟佔一方。

剩餘的五名參賽者,包括林洛在內,共佔一方。

其中無疑是黎雲一方的實力最爲強橫,三名五級後期的武者聯合,陸慶都難以討好。

黎雲一方信心十足,他們決定先解除陸慶這個心腹大患。

只要能解決陸慶,另外五人的聯合在他們眼中不足爲懼。

“陸慶,把積分交出來!”

黎雲率先贏了上去,她是的武器是一柄軟劍,招式千變萬化,極盡柔美,威力同樣不俗,十分難纏。

但陸慶手中的刀霸道至極,光憑黎雲一人還無法逼他使出去全力。

接着,孫幻也加入了戰場。

他與陸慶同屬白沙市四大家族,兩人交手了不知道多少次,

他對陸慶也是最爲熟悉的。

孫幻的加入讓陸慶陡然壓力大增。

上官清看了林洛這邊一眼,冷哼道:“我警告你們,別給我耍小心思,否則我們就先將你們解決。”

他威脅一聲,也加入了與陸慶對決的戰場。

四人對戰,狀況激烈,打的難捨難分。

陸慶以一己之力對戰三位五級後期武者,一時間竟也沒有落入下風。

林洛看向其餘四名參賽者,苦笑道:“各位,我們似乎被看不起了呢。”

陸慶和黎雲三人敢當着他們的面打起來,無疑是瞧不起他們的行爲。

這證明陸慶、黎雲聯盟之中任何一方獲勝,都有把握再對付他們五人。

如此被輕視,在場的幾位心裏面都不是很爽。

他們在自己的地級市內,也是年輕一代中最強的存在。來到這裏卻被人萬般輕視。

驕傲的情緒助燃着他們心中的怒火。

“哼,讓他們狂。我就不信他們打完之後,還有力氣與我們鬥!”

“對!尤其是那個上官清,還敢警告老子,他算什麼東西。”


“等下一定讓他們好看。”

……

衆人怒氣紛紛。

林洛站出來,笑道:諸位,“我有一計,可以替咱們報仇雪恥。”

對於林洛的話,衆人將信將疑。

若不是之前與陸慶的戰鬥,林洛展現了超強實力,他們恐怕都不會搭理林洛。

“說吧,什麼計策?”衆人看向他。

林洛神祕一笑,招了招手,讓衆人湊過來,低聲喃喃。


“……”

“你們覺得這個計劃怎麼樣?”

其他人雙眼一亮,紛紛點頭。

他們也沒有更好的計策,如果林洛的計劃能成功,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個絕地翻盤的機會。 林洛的計劃很簡單。

既然陸慶和黎雲一方都瞧不起他們,那他們就圍繞這份輕視展開計劃。

陸慶和黎雲三人聯盟的戰鬥,最後定會有一方潰敗。

其實到了那個時候,林洛五人如果能留住對方,還是有希望搶奪積分的。

問題就是單憑他們五人,很難留住對方。

唯一有希望留住對方的方式就是藉助地利,封鎖後路。

黎雲能憑藉巨石攔下衆多參賽者一時。

他們也能復刻此法,在下山路佈置陷阱,利用地利與對方周旋。

這本就是一場比賽,只要能贏,用什麼方法都可以。

沒有人會覺得這種方法勝之不武。

在不違反比賽規則的情況下,勝者纔是王。

計劃已定。

幾人迅速行動,他們也不需要依靠山路陷阱來擊敗對方,只要能夠拖延對方的下山速度即可。

他們五人,皆有自己的驕傲。

對方有自信在與強敵對戰之後再脫離他們的追獵。


他們同樣有信心將獲勝的一方攔截下來,一定勝負。

五人很快分爲兩路,將石山兩邊的山路都用陷阱封鎖起來。

陸慶與黎雲幾人見到此景,都沒太放在心上。

他們現在一心只想解決眼前的對手,林洛五人並不足爲懼。

陸慶不愧是五級圓滿武者,全力施爲之下,黎、孫、上官三人加在一起也難以奈何他。

“是你們逼我的。”


他怒目圓睜,氣息再度攀升。

黎雲三人皆是一驚,他們感覺這陸慶怎麼越戰越猛。

就連孫幻這個老對手,也沒有見過陸慶的這招。

“本來我並不想使用這招,但既然你們找死,那也怪不得我!”

“喝!”

隨着陸慶的一聲怒吼,他的身後開始冒出森冷的銀色氣息。

銀色匯聚,凝聚成一把長刀虛影。

黎雲三人皆是臉色大變,他們感覺到孫幻的這一擊已經超出了五級武者的範疇。

這種壓力,讓他們感覺到自己就像是在面對一個六級武者一樣。

“交出積分,否則別怪刀劍無眼。”

陸慶在銀色氣息的加持下,速度和力量都上升了一個檔次。

他現在的戰鬥力已經跨過了六級武者的門檻。

面對這種狀態的陸慶,黎雲三人只能躲閃,完全不敢與其正面交鋒。

“堅持住,他這狀態持續不了多久。”

孫幻對陸慶還是比較瞭解,隱約知道一些內幕。


這可能是陸家的某種‘祕術’。

通常祕術都不可能持續太長的時間,他們只要堅持住。

等祕術加持的時間一過,陸慶很快就會陷入虛弱期,到時候只能任由他們宰割。

這種情況,陸慶心裏自然也清楚。

他現在就是背水一戰,必須得在祕術狀態結束前,擊敗黎雲三人,再離開這裏。

嗖!

陸慶再次舞動手中長刀,銀光閃過,他已經殺至黎雲身前。

黎雲且戰且退,不停的利用軟劍纏鬥,另外兩人也伺機遊鬥,不給陸慶全力進攻的機會。

儘管三人配合的很好,但陸慶的力量實在太強。

短兵相接,震的幾人虎口發麻,隱隱作痛。

再這樣下去,幾人恐怕都得栽在陸慶手裏。

三人相視一眼,知道不能再藏着掖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