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點讓姚洪很是意外,不用想,他也知道,這是他們來到黑天沼澤錢,被姚洪射傷的那頭冰火虎豹。

姚洪忍不住露出微笑來,沒想到還真是冤家路窄,他剛出來,就碰到了仇敵了。

這個時候,姚洪也注意到了和冰火虎豹戰鬥的幾人,這三男一女四個武者。

最強的是地級六層,其餘三人都是地級五層。姚洪微微挑眉,忍不住細細觀察着幾人,他沒有想到就這個實力,這幾人竟然有膽子來黑天沼澤來冒險。

要知道,他當初來的時候,雖然他實力低下,但是身邊有林天陽和海志峯,這兩個家族族長實力高強,單單是林天陽就有地級九層的實力,而海志峯也有地級八層的實力,纔敢走進黑天沼澤。

而黑天沼澤的裏面更是兇險不斷,六級妖獸很多次都遇到了,就是他們那麼強的實力,也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甚至是當初若非,姚洪一箭射瞎了冰火虎豹一隻眼睛,傷到了它,弄不好他們面對六級妖獸要命喪黃泉。

至於眼前這四個人,姚洪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兩個字,有種!

他們當然沒有那個實力和六級妖獸對抗,已經明顯看出這四人已經受了不小的傷,只差一步,這四人就會死在冰火虎豹的爪下。

然而就在冰火虎豹張開獠牙的時候,鼻子忽然動了動,它聞到了一股很熟悉的氣味。

這股氣味,就算化成了灰,它也一輩子不會忘記。當擡起虎豹雙頭三隻眼睛看向不遠處的姚洪的時候,冰火虎豹忍不住顫抖起來,尤其是豹頭的左眼處,更是爆睜了一圈,一絲鮮血流了下來。

“怎麼回事?”

四人武者本來以爲自己必死無疑,可誰知冰火虎豹竟然在最後停止了攻擊,還轉過身不在看他們,他們奇怪的順着冰火虎豹的方向看了過去。

在他們前方不遠處,站着一人,渾身都是土,髒兮兮,披頭散髮,看不清模樣。

“那人是誰?”

“他好像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有人指着姚洪出現的地方說道。

這個時候,一個憨厚老實武者,看了看四周,從懷中拿出地圖來觀察起來,忽然擡起頭奇怪的說道:“那人出來的地方怎麼是藏寶圖的地點?”

“什麼?”

其餘三人震驚無比,齊齊的喊出聲來。

從藏寶的地點出來,那這人是誰?難道是來挖寶藏的?


姚洪看着憤怒的冰火虎豹,不由笑嘻嘻的說道:“嘿嘿,好久不見了,沒有想到你這隻眼睛瞎了,真是不好意思,我當初下手好像有點重了。”

六級妖獸已經是高等妖獸了,已經能夠聽得懂人類的話,有着很高的智商了。姚洪知道,所以才故意氣着冰火虎豹。

“吼……”

果然,冰火虎豹一聽此言,立刻口中發出憤怒的低吼聲,三隻眼睛轉而變得猩紅,一股恨不得撕碎姚洪的殺意。

要知道當初姚洪纔不過地級二層的實力,實力低下,被姚洪射傷自己的眼睛,是冰火虎豹生下來之後,最大的恥辱。

而且一隻眼睛瞎了之後,冰火虎豹的實力很明顯的下降了許多,雖然依然是六級妖獸,但是單憑實力纔不過五級頂峯罷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姚洪的錯。

“嘶。”

姚洪簡短的話,聽到其餘四人的耳中,再次不亞於一場地震。

“他……他剛纔說什麼?”兩兄弟的老大王龍雙眼發呆,望着自己的弟弟王虎愣愣的說道。

王虎也是驚呆了,連哥哥的話都沒聽清楚。

“他好像說,冰火虎豹的眼睛是被那男子所射瞎的……”其中唯一的少女,也是最強實力的葉琪,深吸一口氣說道。

“嘶。”

再次從葉琪口中說出,四人再次倒吸一口氣。

能將冰火虎豹射瞎眼睛,那這人的實力得有多強啊?

噌!

冰火虎豹後腿一蹬,化成一道影子,衝着姚洪掠去。

強悍無比的實力,終於從冰火虎豹的身體爆發出來,它一瞬間將姚洪給撕碎,這樣才能對得起它失去的眼睛。

冰火虎豹的真實實力一爆發出來,頓時讓身後的四個武者後退一步,同時也爲六級妖獸的實力感到震驚。

剛纔他們拼了命的和冰火虎豹戰鬥,沒有想到冰火虎豹還隱藏着實力,剛纔都是逗着他們玩呢。

雖然已經聽到是姚洪射瞎了冰火虎豹的眼睛,但是還是忍不住對姚洪一陣擔憂。

畢竟要是姚洪死了,冰火虎豹的下一個目標一定是他們了,到時候他們肯定打不過六級妖獸,只能進入它的晚餐了。

而姚洪勝了,畢竟同是人類,肯定不會爲難他們。

“咦?冰火虎豹的實力……”

面對冰火虎豹的強悍實力,姚洪微微驚訝了一下。不過這驚訝不是別的,而是爲冰火虎豹的實力竟然退步了,感到吃驚。

甚至他有種感覺,以他的實力對付冰火虎豹完全沒有問題。

“吼。”

冰火虎豹虎頭和豹頭張開獠牙,就以吞掉萬物的大口,想要吞掉姚洪。

咔嚓一聲,冰火虎豹兩個巨頭同時咬住姚洪的胳膊,頓時胳膊一股鮮血流了出來。

冰火虎豹眼神下一股瘋狂的殺意出現,這只是第一步,它要好好將姚洪給吞掉。

“玩夠了沒有?”

一絲冷到心底的聲音從姚洪的口中傳出,說道:“既然玩夠了,那下面就該我了。”

冰火虎豹愕然,三隻眼睛同時看向了姚洪。

而回答它的是,一個巨大的手掌。

轟的一聲,

巨大猙獰的手掌,狠狠拍在冰火虎豹的虎頭之上,虎頭的腦袋彷彿傳來咔嚓一聲脆響。

緊接着虎頭如同西瓜一樣破裂開來。

至於豹頭唯一的眼睛,透露着無限的恐懼,想要鬆開姚洪的胳膊,立刻就逃,誰知剛剛鬆開嘴巴,它的腦袋也和西瓜一樣破裂了。

冰火虎豹如果一隻腦袋死了,還有機會活了,兩個腦袋破裂就已經死了。

兩個腦袋破碎後,一白一紅兩個妖核就立刻掉了下來。

這兩個妖核,一個透露着寒意,一個散發着熱量,姚洪毫不客氣的放進了自己的空間戒指裏。

這是六級妖核,那可是好東西,就是單說價值,也要數千萬銀子了。

至於冰火虎豹的屍體,畢竟這可是六級妖獸,渾身都是寶貝,姚洪也是不客氣的收入囊中。

姚洪一招斬殺了六級妖獸,徹底震驚了其他四人。

這渾身是土的男子竟然這麼強,一招就將六級妖獸給幹掉,讓他們心裏出現了巨大的衝擊。


當姚洪將冰火虎豹的屍體裝進空間戒指裏的時候,他們徹底清醒了,眼皮子不由抖了一抖。

他們自然之道冰火虎豹價值有多少了,就算沒有了腦袋,只賣屍體,也是非常巨大的財富。

不過他們雖然眼饞,但他們並不傻,甚至不敢表現出來什麼不滿。

一個一招斬殺六級妖獸的武者,可以隨意碾死螞蟻一樣弄死他們。

“喂,你們有衣服嗎?”

一絲聲音傳來,四人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轉過頭一看,在他們面前,那個渾身髒兮兮的高手正站在他們面前。

這人自然是姚洪,姚洪收拾完東西后,也發現了自己身上很髒,本打算去找個地方洗個澡,突然忘了自己空間戒指沒有了衣服,就向着這四人前來借衣服了。


“有有……”

一瞬間,這四人都翻看自己的空間戒指裏,尋找自己的衣服。

那個地級六層的少女葉琪,突然想到自己空間戒指裏都是女人的衣服,不由愣了一愣,旋即滿臉通紅。

很快,最憨厚的羅風急忙拿出一套衣服遞了過去。

“多謝。”姚洪笑了笑,接過衣服,旋即向着不遠處的小湖泊走去。

撲通一聲。

姚洪連衣服都沒脫,直接跳進了水中。

有多久沒有接觸過水了,姚洪都要忘了,不過此時卻覺得很是舒爽。

泡了很久,姚洪終於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上了岸,旋即穿好了衣服,重新回到了原先的地方。

讓姚洪沒有想到的是,這四人還沒有走,坐在一旁閒聊,不過眼神有意無意的望着他這邊的方向,好像在等着他。

一見姚洪出現在視野,他們眼神露出着古怪,他們沒有想到面前這高手,竟然如此年輕,和他們也差不了幾歲。

而葉琪則是眼前一亮,姚洪長得不是人見人愛的帥氣,但是也是相貌清秀,加上實力高強,足夠讓葉琪心生愛慕了。

見姚洪走到她們面前,四人當中最憨厚的羅風,他急忙走上前,一臉着急想要開口的樣子。

姚洪見是借給他衣服的那個男子,不由皺眉說道:“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前輩,我就想問一下,你是怎麼進入寶藏裏面的,還有沒有別的通道進入?”聽姚洪如此說,羅風緊張的心情一鬆,急忙問道。

在姚洪去洗澡的時候,他們已經偵查過了,寶藏的入口已經坍塌,就是姚洪出現的地方也是坍塌了,根本沒有入口。

“咦?你們是來尋寶的?”姚洪驚訝的說道。

“是。”羅風狠狠的點頭說道。

“你們怎麼有寶藏的地圖的。”姚洪疑惑道。

他好不容易湊齊的寶藏地圖,天下獨有一份,怎麼可能還有另外一份,可是面前這幾人卻真的找到了寶藏的地點,讓姚洪吃驚。

羅風咬了咬牙說道:“不瞞您說,羅羽是我的祖爺爺,是他留下的地圖,讓他的後輩有能力去尋找的。”

“什麼?你是羅羽的後人?” 面前這男子竟然說自己是羅羽的後代,倒是讓姚洪微微有些吃驚,差點下巴都掉了下來。

羅羽那不是快接近百年的人物,他的家族不是滅亡了嗎?至少姚洪是聽到過這種傳言。

這時,龍開口說道:“他說的應該是真的,我能感覺和羅羽的血脈有一絲聯繫,但是很淡薄,應該是羅羽他哥哥或者弟弟的子孫。”

一聽龍如此說,姚洪立刻就相信了。要知道羅羽還活的時候,龍這老傢伙就在羅羽的身體裏了,在場只有他見過羅羽,而且龍也沒有理由說假話。

而隨着羅風的解釋,姚洪更加確定這個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