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紫月頓時一身雞皮疙瘩。

接着,她又說道:“卿卿,這次項目靠吳少了,所以今天的事我們就當沒有發生吧,不然我十個億萬一泡湯了。”

她內心責怪蕭凡多管閒事。

如果不是蕭凡,就算吳少上了她,只要十個億項目穩定,她也心甘情願。

現在蕭凡得罪了他,萬一怪罪下來,連累到自己,自己就白忙活了。

看來還是要找吳少好好說說話,都怪蕭凡。

蕭凡這時淡淡開口道:“卿卿,我們回去吧,說不定人家見我們在這不好意思進去呢?”

陸卿卿一個頭兩個大,一個是自己的好朋友,一個是自己姐夫,怎麼就不能好好說話。

其實蕭凡已經做的仁至義盡了,剛纔那一針不僅讓她醒了過來,還替她清楚了體內藥物。

所以現在姚紫月一點事也沒有了,不然就**的副作用就夠她難受了。

聽到蕭凡都這樣說了,姚紫月只得硬着頭皮說道:“卿卿,你們走吧,我在這等吳少。”

蕭凡淡淡笑了,拉起陸卿卿就走出了天府之香。

“您好,兩位,這是我們天府之香的活動。”

一位漂亮服務員遞給陸卿卿一張傳單。

廚藝比賽?

Wωω▪ ttκá n▪ ¢Ο

第一名享有食神的美稱,還額外獎勵一千萬現金和終身情侶套餐還有天府旗下的會員卡。

陸卿卿立刻笑的合不攏嘴,“姐夫,快看,廚藝比賽,贏了可是有一千萬現金哦!還有終身情侶套餐。”

不得不說天府之香的飯菜的確很好吃,這次吳億凡請客,蕭凡陸卿卿都吃了不少。

只是蕭凡卻被傳單上的另一則信息吸引了。


天府旗下的會員卡!

而且他看見傳單上,有一張特別熟悉的照片。

照片上正是天府古玩城的紫金卡!

還有一張是天府之香的紫金卡!

而這所謂的天府旗下會員卡竟然是包含了天府古玩城和天府之香。

蕭凡到現在還記得那個叫做沈靜怡的女孩送給他的天府古玩城紫金卡,當時還邀請蕭凡加入他們的團隊,只是蕭凡不感興趣就拒絕了,卡片卻收下了,最後送給了陸正國當生日禮物。

卻沒想到這天府之香竟然和天府古玩城是一起的。

看來天府真的了不起啊!

單單說金陵的天府分店,就讓人望而生畏了,更別說京城的天府總部。

“姐夫,你也報名參加吧,你廚藝那麼好,再說我好久沒吃你做的飯菜了。”陸卿卿慫恿着。

蕭凡沉思了一會,開口道:“好吧,那我也湊個熱鬧。”

其實蕭凡想的是,既然陸正國在天府古玩城,那他在天府之香順便了解一下天府,打聽一下陸正國在天府古玩城的哪個分店。

陸卿卿見蕭凡答應,歡呼雀躍着在手機上給他報了名。

時間是下個禮拜二,也只有三天時間了。

“姐夫,贏了可是有個終身情侶套餐哦,到時候我把我姐也叫來吧。”

蕭凡一愣,“叫她幹嘛?”

“姐夫,你傻啊,這是情侶套餐,你見過有姐夫帶着小姨子一起吃情侶套餐的嗎?”陸卿卿說道。

“再說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和我姐就是鬧彆扭,過段時間就好了。你放心吧,這次我回來了,肯定讓你們和好如初!”

蕭凡鬱悶道:“再說吧…”

這天府之香的東西哪有那麼好拿,恐怕這廚藝比賽不僅人多,肯定又是火熱至極。

這裏面能人異士多的是,光是今天吃的飯菜,蕭凡都不得不膜拜,不得不說這天府之香並非浪得虛名。

不過說起這個,蕭凡突然想起了和陸嫣然離婚時做的辣子雞。

那是陸嫣然最愛吃的,蕭凡那次用心良苦,卻是一場離婚宴。

想想就覺得諷刺。

拋開這些,蕭凡淡淡開口道:“卿卿,你可是說了要回家的對吧?”

陸卿卿一聽要回陸家,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姐夫,你急什麼,我都不急,我都還沒玩夠…”

蕭凡板着臉說道:“再不回去我就給你媽打電話了。”

陸卿卿一聽到蕭凡這樣說,就不開心了,忙說道:“好啦,姐夫,你陪我去面試了就回去。”


“這下可以吧。”

蕭凡拿她沒辦法,只能隨了她的意。

不過蕭凡還是叮囑她,以後不要再去參加什麼酒局飯局。

這兩次如果不是蕭凡在場,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邁巴赫行駛在寬闊的道路上,陸卿卿已經睡着了。

蕭凡把她送到四和診所後,她才醒過來。 在雄獅堡剛剛祭出鬥氣護盾之後,對面的龍炎已然席捲着熱浪咆哮而來,自顧抖動而變得模糊不清的空氣中,一道實質性的法術衝擊砰然打在了鬥氣護盾的中央。

在四階巔峯實力的法術衝擊下,雄獅堡四人和他們的綠色護盾竟然一下子就被推的往後倒退不止,直到滑出了近十米的距離才緩緩止住了。

這樣的狀況在擂臺下的觀衆看來,顯然是夏凱佔了上風,更讓雲靈學院的學員們欣慰的是,夏凱此時是憑一人之力就打敗了鬥氣學院的四人組啊。

一道適時的歡呼從擂臺四周響起了,他們臉上洋溢着發自肺腑的讚歎和笑容,夏宗這個最不被他們看好的勢力,竟是一出手就佔據上風了。

充耳的歡呼之聲讓夏凱很是無奈,他臉上的沉凝並沒有一點贏家的輕鬆色彩,雖然自己的龍炎攻擊力超乎了他的想象,但在雄獅堡不斷後退的過程中,夏凱分明看到自己的法術攻擊,並沒有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甚至連他們祭出的鬥氣護盾都沒有一點破裂的痕跡。

但大多數觀衆都只顧着欣賞這場華麗的法術鬥氣對決而已,赤紅的龍炎抨擊在護盾中央之後,彷彿遇到了堅硬的磐石一般,竟是化作紅流,從護盾的四周蔓延開去,直到越過護盾的邊緣,才繼續朝着前方激射而出。

可是寬度超過五米的鬥氣護盾,已經把身後的雄獅堡四人都牢牢保護在內,越過護盾的龍炎除了讓他們感受一下高溫之外,並不能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

龍炎的衝擊持續了近十秒鐘的時間,在擂臺下的觀衆眼裏,這十秒鐘是非常絢麗而壯觀的,梭形護盾之後如紅色幕布一樣的龍炎,就彷彿是一顆充滿血色的瞳孔,以護盾爲中心點,形成了一個圓弧狀的碩大眼球。

在紅色幕布包圍之下,雄獅堡四人就像被法術吞噬了一般,根本看不到他們的身影,擂臺下的觀衆也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了最熱烈的掌聲。可當龍炎消失之時,墨綠色的護盾卻再次完好的出現在了所有人面前,而來自北斗學院的四名成員已然露出了更加冷厲的神色。

夏凱心中一沉,思緒在腦海中飛速的旋轉着,南越大陸的鬥氣果然名不虛傳,防禦力竟然強悍如斯,自己的龍炎咆哮可以說是目前攻擊力最強的法術了,可仍然沒有絲毫效果,接下來要用什麼跟他們對戰?

重新出現在衆人眼裏的雄獅堡四人,讓所有歡呼的觀衆一下子便沒了聲音,他們好像在這一刻才記得,北斗鬥氣學院可是擁有多次和米奈希爾魔法學院爭奪冠軍的歷史,而云靈學院呢,早就被排除在外了。

夏凱在暗地裏給禹青三人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們小心接下來雄獅堡四人組的攻擊,擁有可以抵擋靈導師巔峯實力的防禦能力,不知道他們的攻擊力又會達到什麼樣的恐怖等級。


雄獅堡的隊長說了一句簡短的命令,夏凱發現在他話音落下之後,其他三人看向夏宗時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這個信號讓夏凱心中一緊,看來雄獅堡要使出他們的殺手鐗了。

在夏宗四人緊張的盯視當中,擂臺對面的四位對手同時把手伸向了後方,他們的背脊之上。那裏有一把並不起眼的重型武器,它的渾身都被一層皮革包裹,看不到裏面的樣子,但形狀上和東方的大刀有些類似。

夏凱眼神一凝,據他所知,在南越大陸由於普遍都是修煉鬥氣,因此鬥氣可攻可守的特性讓南越武士並不需要多餘的武器,但如果一旦使出,那一定是可以大大增加他們的攻擊能力。

難道,背上的大刀就是他們的殺手鐗嗎?夏凱的心緒開始不受控制的緊張起來,以他們都屬於鬥靈的等級,如果再加上一把可以加強攻擊力的武器,那麼夏宗的勝率可以說是微乎其微了。

就在夏凱絞盡腦汁試圖想出應對之策時,雄獅堡四人的舉動再次讓他大出意外。四把被擡起高高舉在手中的大刀,竟然化作四道閃爍的光芒,從他們的手中全部墜落了下去。

“砰!”“砰!”“砰!”“砰!”

幾乎同時響起的四道響聲,引起了所有觀衆的注意,儘管沒有震撼的龍吟之聲,但觀衆臉上的表情卻更加目瞪口呆。

因爲四道砰然巨響,竟是直接砸穿了堅固的擂臺,硬生生地在雄獅堡成員身旁出現了四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飛濺的木塊和底下騰起的黃色塵土,都直觀的表明了四把大刀難以想象的分量,要知道雲靈學院準備的比賽擂臺,可不是普通木塊所能相比的,進入到了真正的三院爭霸賽,整個擂臺的堅固程度比之預選賽又提升了一個檔次,眼下廣場上的兩個擂臺都是在木屬性靈王教授的率領下,配合近十位的靈導師學員才施法完成的。

可就算這樣的程度,也直接就被大刀砸穿了?夏凱盯視的瞳孔瞬間放大了數倍,在他的親眼見證下,可以肯定的是,雄獅堡成員並沒有對大刀施加任何的鬥氣,擂臺上的裂縫完全就是大刀本身的重量造成的。


看臺之上,中村武統領露出了欣賞的神色,自夏凱釋放出龍炎咆哮之後,他還是第一次顯得如此輕鬆,好像只要放下大刀,雄獅堡四人就勝券在握一樣。

夏凱眼神一轉,注意力從擂臺上的裂縫轉移到了四名對手之上,大刀到底是由什麼材質鑄成纔會如此的沉重,夏凱並不想花心思去研究,現在最重要的是,放下大刀之後,雄獅堡四人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化。

“啊——!”擂臺對面,在隊長的一聲大叫中,雄獅堡四人竟是直接邁開腳步就朝夏宗的方向衝了過來,他們身上的鬥氣如一團火焰一般覆蓋了全部的身體,但鬥氣的顏色卻讓夏凱背脊一陣發涼。

在雄獅堡四人前衝的過程中,他們外露的鬥氣顏色居然在不斷地發生着變化,就像當初的鬥氣護盾一樣,從淡綠到深綠再到墨綠之色,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去,竟是達到了鬥靈的巔峯狀態! 這是…放下大刀造成的?!雖然是熟悉的狀況,卻已是全然不同的境地,當初護盾提升到鬥靈巔峯的等級,是集合了雄獅堡四人之力才得以完成的,可如今呢,每一位單獨的成員竟然都達到了鬥靈的巔峯狀態,這就意味着,夏宗的對手已經變成了四名九星靈導師!

但,這還只是一個開始!

實力最強的雄獅堡隊長,他身上的鬥氣顏色達到墨綠之後並沒有停止,在夏凱瞪得如燈籠般巨大的雙眼中,覆蓋他全身的鬥氣再次發生了變化,變成了青色!

是的,儘管這團青色非常淡薄,比起之前濃郁的墨綠要差了不少,但它代表的卻是另外一個等級,鬥王!

也就是說,在夏凱進入靈脩界以來,他在這個擂臺上遇到了從未交戰過的最強對手,一星斗王,在靈脩界代表着一星靈王的強大實力!

從六星斗靈到一星斗王,可不是單單提升了四星而已,那是兩個等級之間的差距,擁有四名鬥靈巔峯的實力或許才能跟一名一星斗王打成平手,而此時的夏宗?最強的存在也只是一星靈導師而已。

短短數十秒鐘的時間,讓擂臺上的局勢出現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剛纔還擁有一些優勢的夏凱,在對方突然變成了一名一星斗王加三名九星斗靈的實力後,已經陷入了必敗的境地。

成旬臉色異樣的看了看南越大陸的中村武統領,剛纔夏凱釋放龍炎咆哮帶來的驚喜已經一掃而光,心中只留下了對中村武的一絲怨念,只不過是幾個孩子的比試而已,有必要搞得這麼誇張嗎…

中村武哪裏會理睬成旬的眼神,他滿臉都是對自己學員由衷的自豪,雄獅堡是北斗學院這次派出的參賽隊伍中,唯一一個沒有鬥王存在的勢力,但誰又會知道,他們真正的實力其實還在其它勢力之上。

雄獅堡成員背上的大刀,是由一種特殊的材質鑄成,當初發現這種材質的先人已經難以考究,但北斗學院唯有的這四把大刀每年都會分配給最具潛力的學員,因爲它有一種非常罕見的特性,抑制鬥氣。

一旦背上這把特殊材質鑄成的大刀,不論是鬥師的行動還是他體內的鬥氣,都會受到極大的抑制作用。

這個看似毫無用處的特性,卻被發現是修煉鬥氣的一大捷徑。因爲揹負着大刀修煉,就像是長跑運動員拖着一個橡膠輪胎跑步一樣,外界帶來的壓力將會讓修煉者從身體和鬥氣上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旦背後的橡膠輪胎釋放開來,長跑運動員將會表現出比極限狀態還更加迅疾的速度。而同樣卸下大刀的雄獅堡成員,體內長期以來被壓制的鬥氣也會瞬間爆發,甚至超過他們本身應有的修爲。

一星斗王的實力,恐怕再過一段時間又要突破了,中村武看着擂臺上那道淡淡的青色鬥氣,雄獅堡成員再次給他帶來的驚喜,儘管這種鬥氣的爆發只能持續短暫的時間,但一名鬥王加三名鬥靈巔峯的組合,足夠秒殺夏宗這樣的存在了。

一道青光加三道墨綠光芒朝夏凱的方向急衝而來,卸下大刀後他們的身體速度也提升了不少,幾乎就像是幾道幻影一般,眨眼間就衝出了一百多米的距離。


時間不容許夏凱再做遲疑,在他的高呼聲中,夏宗四人同時都掐出了各自的法決,低聲而又快速的咒語在四人口中不斷地念動着。

這就是靈師和魔法師在和鬥氣武士對戰中的吃虧之處,鬥師們的鬥氣只需要藉助意念便能夠外放,它們還可以在鬥師的控制中,隨時變化爲攻擊的武器和防禦的護盾。

可不論是靈師還是魔法師,在釋放法術和魔法前都必須念動咒語,這段啓動法術的時間,便成爲了他們最致命的弱點。

好在和夏宗作戰的雄獅堡,此前一直都是遠距離防守,擂臺的長度也接近五百米,他們要衝到夏宗的面前,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夏凱雙眼瞪着越來越接近的四道光芒,心中卻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焦急不安。相當於靈王和靈導師巔峯的攻擊力,別說是夏宗其他人,就算是夏凱自己,也沒有信心可以抵擋。

在防禦方面,靈師和魔法師都是脆弱的,他們身上由靈氣形成的防禦罩遠遠不能跟同樣等級的鬥氣防禦罩相比。因此,如果在雄獅堡四人欺近的時候,夏宗還沒有釋放出法術,這場比試就可以直接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