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車,自己就來敲門,可是無人應答。

恰巧白英倫的想象力又是極爲豐富的,才宛柔一大早就迫不及待的來找一個男人,進了屋子,孤男寡女能幹些什麼?還不開門!

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白英倫怎麼能忍?於是到後來,就不能說是敲門了,簡直就是砸門!

這一砸,小區的保安不樂意了,便要出來管管。

可是當白英倫報出了白家的名頭後,那些保安卻都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婉柔!婉柔!”

“咦!”

白英倫還在砸着門,大門卻毫無徵兆的打開了,因爲慣性的緣故,差點兒讓他摔了個狗啃屎。

“你大爺的!”白英倫也不管來人是誰,張口大罵起來。

戴傑卻不樂意了,他向前大邁了一步,因爲個頭的緣故,居高臨下的看着白英倫,然後慢慢一字一句的回道:”你大爺的!“

“靠!”白英倫終於看清了來人,人口馬大,棱角分明,薄脣劍眉,活脫脫一個散發正宗老爺們的老爺們。

說到這裏,就不能不再提一下白英倫了。雖說這個白英倫是燕京六大家族未來的掌舵人,名字起得也這麼貴族。

可是這個長相嘛,真的就不敢恭維了,而且顏值低就算了,白英倫的海拔也是不敢苟同,二十多歲了,卻不到一米六,這也讓背後很多人叫他一聲白侏儒。

所以嘛,見到比自己高、比自己帥的男人,白英倫果斷不能忍了!

“靠,想死啊!你們給我好好招呼招呼他!別輕饒!”

身後白英倫的狗腿子便一擁而上,準備好好招呼招呼這個年輕人。

白英倫卻是瞅準時機,想往屋裏走去。

沒想到還沒走幾步,又一個全身極黑,看着傻不拉幾的大個子攔住了自己:”我們家主人說了,你不能進去!“

白英倫冷笑,這時他更加堅定了這屋的主人和才宛柔在幹什麼不正當的勾當,他怒極便要上去拉扯巴鬆。

還沒來得及拉扯,只聽身後慘叫聲此起彼伏。

白英倫一回頭,大驚失色!

自己帶來的一干人等,全被剛纔的那個高個子帥哥給撂倒了!而且看着樣子,還全是一招貨!

“你……!你……!”白英倫很是恐懼,他是喜歡才宛柔,但並不代表他是個傻子,相反他很聰明,他知道這次自己碰到高人了。

可是自古衝冠一怒爲紅顏,片刻的害怕後,怒火代替了理智。

“好!很好!你們捅住馬蜂窩了!知道我是誰嗎!?啊!“

姚飛在屋裏看着顯示器,搖了搖頭:“我終於知道你爲什麼看不上這個男的了?長得醜也就罷了,還這麼沒骨氣,只知道拿家裏人的名頭嚇唬外人,真是夠遜。”

才宛柔沒接姚飛的話,只是看着顯示器,默不作聲。

一旁的沈晴雯卻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架勢,在旁邊添油加醋:“飛哥哥,你看那個討厭的白英倫,他不光罵你的手下,還順手罵了你。這要是我,果斷不能忍啊!”

姚飛笑着看着沈晴雯,直到把這小丫頭盯得不好意思才罷休:“我知道你想幹什麼,可是臨走之前,我不想再豎強敵了。”

沈晴雯撅着小嘴,一臉的不高興,不過馬上她卻又陰轉晴,笑眯眯的神情重回她的臉上:“飛哥哥,那我給你說個事情,我相信聽完後你一定會改變你的想法的。”

“哦?”

“那個白英倫的表哥就是白宗清哦。”

姚飛最終還是出了門,不爲別的,誰讓這個白英倫的表哥是白宗清呢。


“哈哈,我告訴你們,你們今天一個都別想走,我讓我家裏人出面搞死你們!“

戴傑聽着白英倫這麼叫囂的言語,沒有吭聲,在國安局幹事那麼久,他自然知道,白家在燕京這個地界上代表着什麼。

“怎麼了?”

剛想去請示姚飛的戴傑停住了腳步,姚飛已經出了門,站在了他的身旁。

“婉柔呢!我的婉柔呢!”白英倫看見姚飛,就知道他就是沈晴雯和戴傑口中所說的那個男人。不禁怒火衝燒,推搡着姚飛就想往裏面闖!

“啪!“

屋外的戴傑愣了!屋裏的沈晴雯愣了!才宛柔愣了!

只有巴鬆覺得是在正常不過了,因爲他根本不知道一個白家在神州這邊意味着什麼。

“哇塞!”屋裏的沈晴雯短暫的失神過後,卻又恢復了唯恐天下不亂的本性:“飛哥哥真是太帥了!以前光聽說他衝冠一怒爲紅顏,斬殺了黑老五,我還不怎麼相信!現在看來,他真有魅力!那可是白英倫啊!就這麼被人呼了巴掌!才姐姐,你以身相許吧,飛哥哥可是爲你惹上的白家人!”

“呸!那是他爲了安意如,可不是我。”

不知爲什麼,才宛柔說這句話的時候底氣很不足,臉上也飄浮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紅。

“你……你……?“白英倫已經被這一巴掌弄的徹底懵了!他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男子到底是傻呢!傻呢!還是傻呢!自己是誰啊,燕京六大家族的白家啊!而且自己還是第一順位繼承人,自己的表哥還是當今最大的黑頭頭白宗清。

可是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就這麼毫無顧慮的給了自己一巴掌。 “你……你……”白英倫後退了幾步,瞪大了雙眼。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忘了報出自己的名頭。

“你什麼你?“姚飛甩了甩有些發酸的雙手,看着面前這個小心眼的男人,有些不以爲然。

白家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存在了,可是對於姚飛來說,目前區區一個白家他還真是沒有放在眼裏。

可笑!姚飛六大家族之首的於家人都敢得罪個遍,更何況一個白家呢。

本來抱着多一敵不如少一敵的原則,姚飛是不想惹是生非的,但是誰讓這個倒黴的白英倫哥哥是白宗清呢。

那就只有一個字:打!

“你他媽的!知道我是誰嗎?”

姚飛怒極反笑:“你他媽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誰,我怎麼知道!?”

“這……”

白英倫腦子顯然沒有繞過來這個彎兒,一時語塞。

而旁邊的巴鬆和戴傑卻是憋着笑,同情着這個白英倫。

房間裏的沈晴雯卻早已忍不住笑意,哈哈大笑起來:“哈哈,飛哥哥實在是太帥了!不行了!我要暈了!要暈了!”沈晴雯一臉花癡樣的做出眩暈的姿勢,順勢就要往才宛柔的懷裏去倒。

才宛柔不着痕跡的躲開了使壞的沈晴雯,她看着顯示器上的姚飛,神情有些複雜。

“才姐姐,你怎麼了?”

“啊!……我沒事兒啊!”

“不對!”沈晴雯站直了身子,古靈精怪的瞅着才宛柔,盯着她的臉蛋左看看、右看看。

愣是把才宛柔盯得很不好意思才罷休。

“喂,你幹嗎啊!?”才宛柔有些不悅。

“不對吧。”沈晴雯搖搖頭,又點了點頭。

“不對什麼?”



沈晴雯突然一把抓住才宛柔那細膩白皙的雙手,看着她,語氣說不出來的幸災樂禍:”喂,才姐姐,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擔心飛哥哥?“

“恩……!?啊!!?沒有,你別胡說!”才宛柔聽見沈晴雯的話,就像觸電一樣,條件反射似地打開了沈晴雯的手,往後退了好幾步,心虛的低下了頭。

“哇塞,不會吧!才姐姐啊,你真我給說中了!”

“死丫頭,在胡說!看我不把你的嘴給撕爛。”

屋裏好一片春光,屋外呢,白英倫在這幾分鐘體驗到了什麼叫做絕望。

自己的名頭在這個年輕男子的面前毫無用處,相反,只要自己一提到這個名頭,眼前的男子還會多給自己幾個嘴巴,等到白英倫兩邊的臉全部浮腫起來,他才閉口不語。

姚飛甩了甩有些發酸的手,看着不在說話的白英倫很是滿意,他拍了拍白英倫的肩膀,語氣非常“友善”的說道:“白兄啊,不好意思啊,我剛纔沒控制住情緒,下手沒輕沒重的,你別往心裏去啊!”

白英倫有些恐懼的擡起了頭,想看看面前這個男人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看着姚飛那人畜無害的笑容,剛剛有些熄滅的小火苗又再一次的燃燒了起來。

“你……“

“啪!”

又是一巴掌,在場的人再一次驚呆了。

媽蛋,你剛纔不是給人家道歉嘛,怎麼二話不說又開打了!

“你……!你……!”白英倫後退了幾步,看着姚飛,眼神當中不知是怒是怕。

“哦,對了,這一巴掌我要給你解釋一下,你表哥是白宗清吧?剛好,我給你哥有些仇怨,恰好呢,我這個人又有點記仇,所以這一巴掌你就替你哥捱了吧。”

白英倫徹底不敢說話了,現在他才知道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根本不怕自己,自己的表哥那是什麼人啊?五四會的幫主,萬人之上的存在,在人家眼裏,也不過是個一巴掌的貨。

“行,我記住了,我會轉告我哥哥的。”

“好了!好了!”姚飛擺了擺手:“我今天也打累了,你也挨夠了,散了吧,散了!”

白英倫感覺着自己有些發燙的臉頰,看着周圍倒地不起的小弟們,再聯想着才宛柔還在裏面,他的臉現在肯定扭曲的很難看。

“敢問兄弟貴姓?”

“哈哈,怎麼?想找我報仇。”姚飛剛纔一直在注意着白英倫,從他的眼神裏姚飛感覺到了仇恨和報復,反正跟白家早晚都要開戰,白英倫如果真的要幹什麼傻事兒,他不介意讓他再也說不出話來。

“我姓姚,回去給你哥哥說,就說我打得你,他自會告訴你是誰。”

“好!山不轉水轉,咱們後會有期!”

白英倫惡狠狠的撂下了這句話,轉身急忙離開了。

”切,膽小鬼。“戴傑笑嘻嘻的走了過來,整個人很是激動:”太爽了!盟主,那可是白英倫啊,白家未來的掌舵人啊,居然就被你這麼給打走了,簡直了!“

姚飛笑眯眯的看着戴傑,沒有說話。

“飛哥哥!飛哥哥!你太帥了!”姚飛一進門,一個青春靚麗的身影就朝自己飛奔而來。

“咳咳,晴雯,你注意兒點,還有外人呢。”

“沒事兒,飛哥哥,我愛死你了!不行!我要跟你結婚!我要跟你結婚!”

“……”

“哦,不對!”沈晴雯突然從姚飛的懷裏掙脫了出來。

“才姐姐也想嫁給你,咱們神州不能一夫多妻,我們倆,你選一個吧,不過我相信你肯定喜歡我!”

“死丫頭!你胡說些什麼!”才宛柔真的是有些生氣了,她看着沈晴雯和姚飛親密的樣子,不知爲何,心中有股說不出的無名火。

沈晴雯一看才宛柔真的生氣了,也不敢吭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