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青蛇的話說出之後,這魔熊憤怒的咆哮起來。

魔熊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掌就向著嵐塵煙拍了下去,在魔熊看來,那弱小的人類和只知道蠕動的爬蟲,根本躲避不過自己這樣爆發的一擊,自己的這頓美味是吃定了。

嵐塵煙望著那拍擊向自己的巨大熊掌,他的身體驟然法力,只見嵐塵煙的身體貼著魔熊拍擊而下的那一掌就斜飛了起來。

下一刻,嵐塵煙就來到了魔熊的頭顱之前,魔熊的頭顱足有嵐塵煙的身體那般巨大,而嵐塵煙,暴起一拳,這拳頭裹挾著獵獵罡風,朝著魔熊的嘴巴就轟擊了過去。

這一刻,嵐塵煙運轉著《納息九訣》的第二訣,他的骨骼正在噼啪作響,那口銘鼎也在嵐塵煙的識海里嗡鳴著。

嵐塵煙自己都沒有注意到,那繞著古樸銘鼎旋轉的銘鼎虛影,在他轟擊出這一拳的時刻,猛然間就轉動的更厲害了。

嵐塵煙的這一拳結結實實的砸在魔熊的嘴巴上,魔熊那巨大的頭顱被嵐塵煙一拳就打歪了。

魔熊踉踉蹌蹌的向後退出去數米,再次望向嵐塵煙時,他的眼神中多出了幾分警覺之色。

它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小小的人族,竟然有著如此巨大的力氣,嵐塵煙那一拳,竟然讓它魔熊都感覺到了疼痛。

嵐塵煙的手臂也在顫抖著,這魔熊的皮毛太厚了,那一拳近乎拼盡了他全部力氣,然而,效果卻是,只打掉了那魔熊的一個牙齒。

那疼痛感令魔熊狂暴起來,它猛地拍了拍胸脯,身上那魔紋漸漸變得清晰。

緊接著,就是一聲大吼傳出,隨著這聲大吼,魔熊身上的魔紋極速閃動起來,那一圈圈的魔紋隨著吼聲蕩漾開來,一圈圈的音波朝著嵐塵煙震蕩而去。

那些樹木被音波震蕩的搖晃起來,帶有強烈腐蝕性的汁液如雨滴一般落下,嵐塵煙的境況一下變得危急。 那一道道音波宛若實質,它們一圈圈的朝嵐塵煙蕩漾而去。

嵐塵煙徒手與那些音波撞擊著,每一次,都會有金石轟鳴之聲發出。

嵐塵煙的胳膊被震得發麻,若非經過《納息九訣》淬體,嵐塵煙手臂上的骨頭恐怕早就被震碎了。

這音波不僅攻擊著嵐塵煙的肉身,即便是它的識海也被震得嗡嗡響,嵐塵煙不斷催動識海中那口古樸銘鼎,進入天魔識海的音波被古樸銘鼎的響聲一點點瓦解掉。

嵐塵煙的身影不斷閃躲,他不僅要應對那一圈圈連續襲來的音波,還要躲避那些從樹葉上落下來的汁液。

一時之間,嵐塵煙疲於奔命,顯得極為狼狽。

憑藉著現在的肉身強度,嵐塵煙可以一拳拳將那些聲波擊碎,棲身到魔熊近前。

可那魔熊的防禦能力太過驚人了,熊掌的力道又是那般巨大,嵐塵煙在對抗著音波的情況下,速度被拉低了許多。

即便是近身而戰,他也不會佔到多少便宜,相反,若是被那巨大的熊掌擊中,定然會骨斷筋折,完全失去戰鬥力。

嵐塵煙一邊躲閃,一邊想著應對這音波的辦法,只要能夠消除這聲波的影響,他就可以憑藉著速度優勢,棲身到魔熊的近前。

也只有近身而戰,他才能傷到魔熊的要害,才能將這頭龐然大物擊倒。

那魔熊一邊大吼一邊朝著嵐塵煙靠近,它覺得自己的聲波已經成功限制了嵐塵煙的速度,這個時候,只要近身而戰,它就可以憑藉著身體優勢將嵐塵煙擊垮。

望著那不斷朝自己靠近的魔熊,嵐塵煙很快就看出了這魔熊的心思,畢竟,這魔熊才入靈道不久,靈智開啟時間很短,論起聰明程度,哪裡及得上嵐塵煙分毫。

嵐塵煙一邊應對著那些聲波,一邊調整著自己的氣息,他需要鎮定下來,尋求突破。

他感受著那道道聲波,突然想到,自己的識海里不是也有兩口銘鼎嗎。

雖然嵐塵煙不清楚這第三訣到底是什麼,可他覺得,既然有兩口銘鼎,就可以碰撞出美妙的聲響,而那聲響,對魔熊的聲波應該可以起到一定的防禦作用。

想到這裡,嵐塵煙當即就將神念探入到天魔識海里。

在之前的閉關中,嵐塵煙利用神念控制那銘鼎圖案達到數萬次,甚至都不惜將神念耗盡,雖然只能使那銘鼎圖案繞著銘鼎轉動,看起來沒有什麼用。

但這一刻,這種努力見到了回報,這種看似微不足道的控制派上了用場。

神念探入天魔識海里,嵐塵煙見到了繞著古樸銘鼎瘋狂旋轉的銘鼎圖案。

他利用神念控制著那急速旋轉的銘鼎圖案,轟的一聲朝著那古樸銘鼎撞擊而去。

「嗡嗡嗡···」

悠遠的震蕩之聲從嵐塵煙的天魔識海里傳了出來,這一刻,以嵐塵煙為中心,那些波紋向著四下飄蕩而去。

魔熊依舊在大吼著,那吼聲還在一次次的撞擊著藍塵煙,而魔熊的身體也已經來到了嵐塵煙的近前。

那巨大的熊掌已經高高舉了起來,魔熊的眼睛里閃爍著寒光,這一次,嵐塵煙已經逃不掉了。


小青蛇這貨已經被那一道道震蕩的聲波激蕩到了遠處,雖然這貨的身體很強橫,並不會被那聲波傷到,可那聲波帶來的力道還是將它推出去很遠。

它望著熊掌下的嵐塵煙大喊起來:「小混蛋還不快跑,你承受不住它一掌的。」

此刻,嵐塵煙正在利用神念控制著那銘鼎的撞擊,他能看到那拍擊向自己的熊掌,可他的身軀卻沒有動。

那些從嵐塵煙天魔識海里飄蕩而出的嗡鳴,真的就如水波一般,魔熊發出的聲音震天響,可它那聲波與嵐塵煙識海中發出的聲波對撞在一起的瞬間,竟然被阻擋了。

就在這一刻,魔熊的聲波失去了對嵐塵煙的制約,嵐塵煙彷彿重獲自由一般,他又具有了那極致的速度。

在熊掌擊落前的那一刻,嵐塵煙猛地動了,伴隨著識海中傳出的陣陣嗡鳴,嵐塵煙一腳就朝著魔熊的肚子踹了過去。

這一刻,嵐塵煙一面控制著銘鼎的撞擊嗡鳴,一面運轉《納息九訣》的第二訣,他的骨骼之上再次有淡金色光芒泛起。

嵐塵煙的這一腳裹挾著陣陣罡風擊,與魔熊的身體接觸的瞬間,魔熊那高高鼓起的肚皮就深深的凹陷下去。

魔熊體表的熊毛如鋼針一般根根倒豎,那魔熊哀吼一聲,向後退出去數米遠。

嵐塵煙的關節處被那強力的碰撞震碎,可運轉著第二訣,他的修復能力很逆天。

運轉著第二訣,加上嵐塵煙對力道的精準控制,在力道上,嵐塵煙倒是可以與魔熊抗衡一二。

只是,這魔熊的防禦能力太過恐怖了,即便是嵐塵煙盡全力的一擊,都會被魔熊厚厚的皮毛防禦下來。

嵐塵煙心裡清楚,魔熊可是蠻獸體質,體內儲存著豐富的靈氣,若是拼消耗,自己不會是它的對手。

憑藉著肢體的靈活,電光火石之間,嵐塵煙又與魔熊對撞上數記,只是每次對撞,嵐塵煙的體力都會消耗許多,可魔熊,只是掉了幾根熊毛而已。

嵐塵煙意識到這樣打下去不是個辦法,這樣消耗下去,最終自己的速度會降下來,到時候,必定成為這魔熊的口食。


這一刻,嵐塵煙的思維一轉,他想到了一個絕對算得上妙的辦法,只是,就要看那貨配不配合了。

嵐塵煙身形急退,三兩步就來到了小青蛇的近前,道:「小傢伙,情況緊急,咱兄弟倆就合作一下吧。」

小青蛇當然知道嵐塵煙的意思,它記得,嵐塵煙在聖獄之外時就說過,缺少一件趁手的兵器,到時候拿它當兵器,可是它沒想到嵐塵煙會真的這樣做啊。

「混蛋小子,你不···」

小青蛇的話還沒說完,嵐塵煙已經握住了它那較為纖細的蛇尾。

嵐塵煙如揮舞鋼鞭一般將小青蛇甩動了起來,朝著魔熊就近身而去。

嵐塵煙一邊揮舞著小青蛇一邊朝它喊道:「小傢伙,我嵐大少爺是不會虧待你的,到時候,整個魔熊都讓你吃,給我留下一顆熊核就可以了。」

小青蛇在空中大喊道:「你個小混蛋,你以為本邪君不清楚,那魔熊靈道修行的精華全在那熊核之中,熊核給你了,本邪君吃著熊肉和豬肉有什麼區別。」

嵐塵煙已經來到了魔熊的近前,他也顧不得再理會小青蛇,揮動手臂就將小青蛇朝那魔熊甩了過去。

嵐塵煙最看中的就是小青蛇頭上那一對龍角,那可是堪比神兵的利刃,切割開這熊皮,根本不在話下。

當然,嵐塵煙也不會使小青蛇冒險,憑藉著對力道的精準掌控,他使小青蛇的身軀完美的避開了魔熊的一擊。

「嗤」

隨著一聲被撕裂的聲響,小青蛇那對龍角從魔熊的皮毛上劃過,兩者之間閃過一陣火光,那看似堅不可摧的魔熊皮毛竟然被割裂出一個駭人的傷口。

鮮血從那傷口之中噴涌而出,小青蛇這貨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它的蛇嘴張開,那滾燙的熊血被它一口就吞了下去。

嵐塵煙可以看到那傷口中蠕動的血肉,魔熊的身體恢復程度極為強悍,它傷口處的肌肉蠕動著,不多時,那狂涌的鮮血就被止住了。

身上的傷口使魔熊變得更加狂躁,一個弱小的人類和一隻爬蟲,竟然傷到了它,竟然讓它魔熊付出了血的代價,對於這種結果,它不能忍。

嵐塵煙對魔熊造成一記傷害后,就閃躲出去數米遠,他冷冷的望著那頭魔熊,他就像一頭很有耐性的野狼一般,等待著下次突襲獵物的機會。 嵐塵煙的眸子犀利,望著那躁動的撲向自己的魔熊,他揮動著手中的小青蛇,小青蛇的身體甩出一個很急的弧度。

又是一聲嗤響,這一次,那鋒利的龍角直接劃破了魔熊的臉頰,一道可怖的傷口瞬間出現在魔熊的臉上。

魔熊用那厚重的熊掌擦了一把熊血,這一次,它完全狂躁了起來。


這個小小的人類對它的挑釁已經讓它忍無可忍。

魔熊身上的熊毛再次如鋼針一般倒豎起來,那原本閃動著的魔紋一下明亮到刺眼。

魔熊身上的魔紋在燃燒,這一刻,它的速度陡然間提升了許多,藉助著狂暴的力量,附近的樹木被那魔熊拍擊的紛紛倒下,不斷有黑色的汁液從斷裂的樹榦上流出。

嵐塵煙深深吸了一口氣,將全部精力都集中了起來,這魔熊開始燃燒魔紋了,這就意味著,它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

一切靈者拼起命來都會變得極為可怕,更不要說這魔熊有著如此優厚的先天條件。

魔熊的速度已經快要趕上嵐塵煙,嵐塵煙的局面再次變得頗為被動。

不得已之下,嵐塵煙也顧不得自身神念的消耗了,天魔識海里那口銘鼎和銘鼎圖案瘋狂的撞擊著,道道音波從嵐塵煙的識海里發出,瞬間就將那魔熊淹沒在聲波里。

同之前魔熊釋放的聲波一般,藍塵煙這聲波也具有攻擊性,只是魔熊的力氣實在是太大,皮毛又厚,銘鼎撞擊發出的聲波根本傷不到它。

那聲波就如同一道道水紋,雖然並不能傷到魔熊,可對它的速度還是造成了一定的阻礙。

魔熊感覺自己就像身處海水裡一般,每一個動作都受到太大的阻力。

藉助著這個時機,嵐塵煙果決的動了,這一次,他不顧自身受傷的危險,直接一躍來到了魔熊的肩膀上。

緊接著就揮出了小青蛇,那鋒利的龍角準確無誤的劃過魔熊的脖子,一片血跡灑落下來。

小青蛇也不放過這個機會,在靠近魔熊脖頸的時候,它也沒忘記在那脖子上咬上一口。

小青蛇的嘴實在是太恐怖了,魔熊的脖子上一下出現一個恐怖的血洞。

魔熊開始哀鳴起來,它用一隻熊掌捂著脖子,另外一隻熊掌胡亂的揮舞著。

嵐塵煙不會放過這絕佳的機會,短短的幾個呼吸之內,他就像那魔熊發起了十多次襲擊。

一時之間,魔熊的身體之上出現了許多道傷口,儘管魔熊的肌肉收縮可以減少血流量,可它身上的傷口實在是太多了,這些傷口加起來,魔熊的失血量依舊很可怕。

在經過一陣狂躁之後,那魔熊漸漸冷靜下來,它已經看不見戰勝嵐塵煙的希望了,過多的失血讓它不得不承認自己不如這弱小的人類。

它,想要逃了。

「小混蛋,不要讓這頭大笨熊逃了啊。」

小青蛇也顧不得自己正身處半空中,它可不願意讓到手的熊肉飛了。


嵐塵煙望著那奪路狂奔的魔熊,他的身影幾個閃動就來到了魔熊近前,隨即,他一躍而起,朝著魔熊脖頸上那個傷口,一拳就轟了過去。

一聲嘶鳴回蕩在這空蕩蕩的樹林里,緊接著,就是一聲重重的倒地聲,魔熊最終還是沒有擺脫死亡的命運,嵐塵煙最後那一拳,結束了它的性命。

嵐塵煙的拳頭從魔熊的脖頸里刺穿過去,他的手指上,正有點點血水在滴下。

嵐塵煙收回了自己的拳頭,可另外一隻手還緊緊的握著那小青蛇。

小青蛇不樂意的道:「喂,小混蛋,快放開本邪君啊,本邪君可是要吃熊掌的。」

嵐塵煙也不說話,他揮動起小青蛇的身體就朝著那魔熊甩了過去,又是一聲嗤嗤的摩擦,魔熊的肚皮瞬間就被割開。

嵐塵煙從魔熊的肚子里掏出一顆足有鵝蛋大小的圓珠,這圓珠就是魔熊的獸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