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塵恍然。

難怪江映桃敢在羊城開那麼大的酒吧,沒有人敢去招惹她,就連皇甫寂也給她三分面子。

原來江映桃的背後,有永夜。

楚塵想了想,「既然這樣,今晚可得狠狠地宰大戶了,桃姐,附近哪裡最貴吃哪裡吧。」

「沒問題。」江映桃爽快地答應。

這時,身後一人急匆匆走來,正是在永夜負責接待楚塵幾人的女子七七。

「楚先生。」七七走來,眸子帶著幾分尊敬地看了眼楚塵,手中拿著鑰匙,「這是寧少爺讓我拿來給你們的車鑰匙,他說你們都沒有開車過來,回去不方便。」

楚塵接過了鑰匙,「多謝了。」

楚塵等人離開之後,此刻的永夜,卻已經直接炸開了鍋!

「我看見了什麼?我的老天啊!難怪我剛才覺得眼熟,戰神『答案』,竟然就是昔日的天南第一公子,寧家大少,寧子墨!」

「當年寧子墨一夜消失,寧家對外宣稱將寧子墨派出海外歷練,沒想到這其中竟然還隱藏著這麼一個巨大的秘密!」

「寧子墨要歸來了,羊城年輕一輩還記得當初被寧子墨鎮壓的噩夢嗎?」

……

從光明大廈到江映桃請吃飯的酒店約莫十分鐘的路程。

楚塵一上車,立即便說道,「你想通過桃姐來查楊小瑾的資料嗎?」

寧子墨怔了怔,「看來瞞不過你,我確實有這個打算,所以剛才才當面說出了江小姐的身份,讓你更加名正言順地答應她的邀請。」寧子墨深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當年,小瑾也是永夜的一個拳手,永夜肯定有關於她的資料,甚至,最後是誰帶她走等等,總之有一絲可能出現線索的地方,我都不想放過。」

楚塵沉思起來。

「我和桃姐也就只見過一次面,還是她的酒吧開業的時候,小北帶我過去,想讓她幫這個忙,她也不一定會答應。」楚塵道,「等會吃飯的時候,我盡量試一試吧。」

「她主動邀請你吃飯,至少是有跟你交好的心思,你如果開口,我覺得她會答應。」宋顏開著車,淡淡地說道。

寧子墨嘴角輕輕地抽了一下。

空氣中似乎瀰漫著淡淡的酸味。

畢竟,江映桃那樣渾身散發著致命誘惑力的女子會令人很容易產生危機感。

寧子墨急忙看著楚塵。

關鍵時刻,得靠楚塵自己來解決。

楚塵沉吟了一會,猛拍大腿,「老婆說的對!」

寧子墨,「……」

車子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臨江山莊讓楚塵頗為意外的是,江映桃帶他們過來的地方,看起來並不像是豪華五星級的酒店,反倒是像是農莊,當然,這裡的裝飾風格極其具備魅力,地方也夠大,從停車場停著的車輛來看,這個地方也確實不簡單。

江映桃剛下車,臨江山莊的經理就走了過來,還隔著十米遠臉龐就拱起了笑容,「江小姐大駕光臨,今晚最好的包廂給你留著。」

江映桃一邊往裡面走,一邊跟楚塵介紹,「你別看這裡沒有五星級那麼豪華,這裡的菜式,比絕大多數五星級的還要貴,當然,味道也是物超所值,等會你就知道了。」

走進包廂之後,江映桃更加豪氣,「你們想吃什麼,自己看了菜單隨便點。」

楚塵也不客氣,一口氣點了幾個價格不菲的菜后,就停了下來。

等經理離開包廂后,楚塵抬頭看著江映桃,「我有點想知道,桃姐今天怎麼會看好我贏?」楚塵很好奇,江映桃是怎麼分析出,他的實力足以戰勝寧子墨。

江映桃沉吟了會,如實回答,「我也沒想過你能贏。」

楚塵:??? 大隊人馬剛剛離開許家莊堡,喜聯升號掌柜金生的女兒金玲就騎着馬追到蘇超馬旁,對他笑道:「蘇大哥,你的傷勢怎麼樣了?」

金玲現在又是一身的男子打扮,俏臉兒上還特意弄得黑了一些,不像上次蘇超見她時肌膚白嫩。

蘇超看了她一眼,笑道:「傷口已經長好了,線都拆掉了,只要小心一些別掙開,有個一個月就沒事了,多謝少掌柜關心啊。」

金玲一湊到蘇超這裏,喜聯升號的夥計們都很自覺的跟他們兩個人拉開距離,讓他們兩個有一個相對的聊天空間。

「蘇大哥你客氣了。」金玲笑了笑,說道:「原本我還以為蘇大哥你受傷了,就不會跟着進京了,沒想到你還是來了。」

即使她努力的隱藏,但是她語氣里的喜意還是不自覺的顯露出來了。

今天見到蘇超在進京的隊伍里,金玲是真的很高興,小姑娘這些天裏一直都在想着會不會在見到蘇超。

上次遇到馬匪,蘇超的表現在金玲的心裏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一個人斬殺了那麼多馬匪,她從來也沒有見過這個勇猛的人。

特別是蘇超用燒刀子洗傷口,又讓她用針線縫傷口,而且還在那裏談笑風生,她覺得這時間就沒有一個男子跟蘇超這樣有男子氣息了。

就在那個時候,小姑娘已經對蘇超芳心暗許,用後世的話說,就是金玲這個小姑娘暗戀了。

她在大家離開大同城的時候就想上前來跟蘇超聊聊天,但是心裏又是緊張害羞,從大同城到許家莊堡這一路上,她一直在鼓勵自己,讓自己有膽量跟蘇超說說話。

結果這一鼓勵,就鼓勵到這個時候才有勇氣上前跟蘇超寒暄。

即使是這樣,她說話的時候依然是緊張得要命,心跳的速度都快了起來,她感覺自己的心都要從嗓子眼裏跳出來了。

蘇超笑道:「我是要到京城裏辦事的,怎麼能不去呢?我原來以為你們已經提前回京了呢,沒想到你們是跟我們一起走。」

「原本我們是要提前走的,但是徐大人說了,讓我們跟你們一起走,路上也好有個照應,我阿爹就答應下來了。」金玲說着,偷偷瞟了蘇超一眼,小臉兒跟着就是一紅。

蘇超笑道:「這樣也好,人多了膽氣就壯了。金姑娘,我上次見你也是滿身的血跡,想必也是與馬匪廝殺來着,你這是也有武藝在身?」

金玲點了點頭,說道:「是啊,我也會一些武藝的,只是跟蘇大哥你的武藝比起來,實在是不值一提了。

我小時候身子骨弱,後來我阿爹就把我送到白雲觀我師父那裏,跟着師父學習武藝,以強身健體。

只是我的天分不好,學不來高深的武藝,頂多就是能夠防身而已。」

蘇超笑道:「你的武藝也可以了,那些馬匪有多兇悍大家都看到了,你一個姑娘家能夠臨陣不亂,奮勇殺敵,堪稱是大明的花木蘭啊。」

「花木蘭是誰?她也是女子嗎?很厲害嗎?你認識她嗎?」金玲好奇的看着蘇超問道。

小姑娘的心思敏感,第一時間就是想到蘇超說的那個花木蘭是不是蘇超認識的人。

蘇超笑道:「我哪裏認識她?他是千年之前的人了,書上說,她是一個很厲害的女子。」

話題說到這裏,蘇超順便就把花木蘭的事迹給講了一遍,還把木蘭辭給背了一段。

「這花木蘭倒是個奇女子啊,着實讓人敬佩。」金玲聽完蘇超的故事便贊道,接着又問蘇超:「蘇大哥,剛才那個曲詞是你寫的嗎?」

蘇超笑道:「我哪裏有這個水平?這曲詞也是古人寫的,至於是出自誰手,已經無從考證了。」

金玲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嘆道:「我要是能像花木蘭那樣就好了,代父從軍,上陣殺敵,也當一個奇女子。」

蘇超哈哈大笑,說道:「大明的女子要是也有人那樣做的話,可就是男人們丟臉了,這上陣殺敵就是男人應該做的,女人就要在家相夫教子,這才是正理。

說實在的,你阿爹也是很寵你了,能讓你一個女孩子跟着出來行商。」

金玲嘻嘻一笑,說道:「我阿爹原來也是不肯來着,可是架不住我死纏爛打的磨他,他就答應了。

這次還好我跟着阿爹出來了,不然就不會遇……不會長了這麼多的見識。」

話一說完,金玲就偷偷的伸了一下小舌頭,心道:「幸虧姑娘我反應快,不然差點就把實話說出來了。」

蘇超笑道:「還長見識呢,多危險啊,回頭我得跟你阿爹說一下,可不能讓你一個女娃子跟着出來了。」

「你就是不說,我阿爹以後都不會讓我出來了。」金玲嘆了口氣,嘟起嘴來,委屈的說道:「我阿爹說了,這是我最後一次跟着出來,回去之後他就要給我找婆家,讓我嫁人。」

蘇超看了她一眼,笑道:「你也不小了,也該嫁人了,再說了,哪個女子不要嫁人?」

金玲幽怨的看了蘇超一眼,跟着嘆了一口氣,就不在說話了。

「回頭要不要讓阿爹去幫着問一下,看看蘇大哥有沒有娶親,要是沒有娶親的話,人家還是有機會的嘛。」小姑娘在心裏悄悄的琢磨起來。

蘇超等了一會兒,見金玲不說話了,便問道:「金姑娘,怎麼不說話了?」

「沒有啊,人家在想事情。」金玲的臉又是一紅,笑道:「我要找我阿爹問點事情啊,晚點我再來找蘇大哥你聊天啊。」

她說完,一拉馬韁,就調轉馬頭往後面溜去了。

蘇超跟着回頭看了一下她的背影,搖著頭笑了笑。

接下來的日子裏,也算是一路平安,除了在路上遇到了一場風雪以外,也沒什麼大事兒了。

小姑娘金玲每天都會抽出一個時辰的時間跟着蘇超並肩騎馬,說說笑笑的,倒是讓蘇超一點也不寂寞了。

大傢伙也早就看出來了,金玲這個小丫頭是看上蘇超了,不然也不會每天都湊到他身邊。

而且大傢伙也願意看着他們兩個一起說說笑笑的。

。 豐融城,瀾國皇城,從陸路去汩山的唯一大路。

車行三日,夕陽西下,幾人進入豐融城。一路之上,越是接近豐融城越能看出瀾國的富裕,炎國皇城才有的磚鋪路面,在稷城就已出現。豐融城附近的鎮縣,很多主要道路都是石板鋪成,這在炎國她不曾見到。瀾國皇城想必更是別有洞天,只可惜夜幕降臨,又旅途勞頓,已無心觀賞。

幾人就近找了家客棧,要了三間上房,很不巧,上房沒了,只有中房兩間,還是客人在半刻鐘之前退掉的。

慕容書香看看楚凌風和殷千易,很顯然這兩人不會同意擠一個房間,「嗯……你們兩個以後也是要學會相處的,今天就……」

「不行!」

「不行!」

慕容書香話沒說完就被兩人齊齊打斷,「呵呵!你們還挺有默契的嘛!」慕容書香摸摸鼻子笑道。

掌柜看看殷千易,又看看楚凌風,「嘿嘿」笑道:「姑娘好本事!」這兩個男子一看就不簡單,尤其是那個黑衣服的,就這一身氣息絕對是個狠角色,居然是這小丫頭的……嘿嘿!

呃——慕容書香風中凌亂,掌柜好像誤會了什麼。慕容書香扶額,她怎麼忘了,這裏是瀾國,瀾國的女子可都不一般,「那個……我們……」慕容書香發現她無法解釋!算了,有些事情能解釋,有些事情越描越黑,「我們去別家吧!」

「姑娘莫急!」掌柜忙攔住慕容書香,「我家還有雅園!」

「雅園?」

「雅園住的人不多,環境好又安靜,三位住在雅園再合適不過。」

慕容書香有些心動,很多傳聞都會出現在客棧酒樓,花街戲院這一類地方,無論是朝廷武林,還是天下奇聞,說不好會有她想知道的「天機」線索。好吃好住,還有傳奇八卦,一舉兩得!

「好!」

所謂雅園,是一處獨立的院落,院落大小不同,大一些的院中三間房,或是一座二層小樓,可供多人居住。小一些的只有一間房,僅供一人使用。院中綠植清新繁茂,設計擺設也很講究,慕容書香甚是滿意。沒想到隨便找了家客棧,居然這麼有檔次。

這家客棧一共有十幾處雅園,兩處已有人住。慕容書香縴手一揮,「三處雅園,小院落!」他們三人一人一間。

「好……」

「一處!大院落!」殷千易冷冷的打斷掌柜的話,語氣中帶着怒意。說罷,拋給掌柜一錠銀子,拉着慕容書香向一處位置較好的大院落走去。

慕容書香獨居一處殷千易着實不放心,從天音城到稷城,慕容書香着急趕路,錯過了許多消息,殷千易卻是聽到不少,件件與她有關。而楚凌風,每日發作的阿芙蓉,他也方便照顧,免得死了慕容書香不開心。

殷千易的霸道行為,慕容書香並沒有反抗,而是任由殷千易拉着去了大院落。掌柜一時沒反應過來,愣在原地,這幾個人到底誰是主子,莫不是他弄錯了什麼?

進了屋子,殷千易鬆開慕容書香,坐在椅子上氣憤的說道:「掌柜的好沒眼色,是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