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範夫人如一個高傲的天鵝般走了過來,昂着頭嘚瑟道:“剛剛你們不是很兇嗎?給我等着!我老公馬上帶人來廢了你。”

寧麗臉上閃過一抹尷尬,畢竟剛剛對人家動手了,她連忙解釋道:“大妹子啊……剛剛肯定是個誤會,我給你道歉,行不行?”

“道歉?”範夫人臉上閃過一抹輕蔑,“你給我道歉?打了老孃,就是一句道歉能解決的?”

範夫人嘴角一抹濃濃的不屑,她咬牙道:“我告訴你,今天的事情,我跟你們沒完。”

“蘇家是吧?你只不過是一個三流小家族,連我們範氏的人都敢打?誰給你的膽子。”

蘇伊兒心中幾分怒火被勾動了起來:“你什麼意思,不讓我們道歉?那你還想怎麼樣?”

她說着便朝前走了幾步,氣勢洶洶的樣子讓範夫人往後不由退了兩步,她吞了唾沫,強裝着鎮定,咬牙問道:“你想怎麼樣?”

“嚇唬我們範家的人?我告訴你,我丈夫馬上就帶着人來了,你再打我一下試試?”

寧麗一下子着急了,連忙拉過蘇伊兒的手臂,賠着笑解釋道:“對不起啊大妹子,這次是我的不對,誤會,這不就是個誤會嗎?”

她從胳膊上卸下來了一個玉鐲:“這玩意,既然範夫人喜歡,就當我送給你的好不好?”

“你就當今天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們年紀也都不小了,跟小姑娘一樣鬥來鬥去的,大家都不好看。”

範夫人冷笑一聲:“你當老孃是三歲小孩嗎?”

“我要玉鐲,我只要我自己買的玉鐲,你送我什麼意思?老孃是乞丐嗎?打了我就想算了?不好看!”

“我倒是想看看,你區區一個三流家族,怎麼讓我們範家不好看!”

寧麗臉上寫着幾分尷尬:“對不起,大妹子。我認錯,這玉鐲我放回去行不行。我真的不敢招惹你們範家,剛剛只是個誤會。”

“伊兒,你現在給我回去好好反思。”寧麗退了一把蘇伊兒道。

蘇伊兒急了,臉上一抹通紅,她道:“憑什麼啊媽,我就看不慣她這麼囂張。”

“你給我閉嘴。”寧麗提高聲音斥責道:“還不給我滾回去?”

蘇伊兒待在這裏只能多生事端。

只不過蘇伊兒明顯沒有退步的打算,她依舊昂着頭道:“我不走,我就要看看她能把我怎麼樣!”

範夫人冷笑一聲:“想走?我告訴你。”

“你們娘倆今天一個都走不了,給我好好待在這裏。”


寧麗苦笑着道:“範夫人,您說想怎麼樣,我都聽您的,今天這個事情我道歉還不行嗎?”


“道歉?整個蘇州市,你出去打聽一下,誰敢打我,老孃在蘇州混了這麼久了,就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情!”

“打了我還想跑?我告訴你沒門!”

範夫人臉上寫着一抹陰冷,不復剛剛的雍容華貴,而是語氣冰冷道:“想解決是吧?很簡單!”

“你們母女兩現在給我跪下,讓我扇你們一人十下耳光,這件事情就過去了,怎麼樣!”

寧麗臉上上過一抹恐懼,她望了望範夫人常年健身的胳膊,還有幾分肌肉,讓她扇十下,豈不是就得毀容了。

她搖了搖頭道:“這怎麼行啊範夫人,我是真想和你和解,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行嗎?大不了我賠點錢。”

“滾蛋!”範夫人揮了揮手臂,尖叫道:“老孃差錢嗎?大庭廣衆之下,你讓我丟面子,不給我面子。”


“我就得讓你把面子丟回來!我讓你知道這蘇州市誰纔是老大,敢在蘇州市打老孃,誰給你的臉面!”

蘇伊兒激動道:“你不要這麼灼灼逼人,你以爲自己是誰啊!”

“我媽不也被你打了嗎?你這人怎麼這樣!”

寧麗嘆了口氣,已經這樣,她攔都攔不住。

範夫人眼神冰冷,她往前走了一步,反手一巴掌甩了過來。

啪! 就在要扇在蘇伊兒臉上的時候,被一個結實的手臂攔住,楚天南不知何時站了出來,也不知道剛剛在什麼地方。

楚天南面無表情,語氣冰冷道:“放開我妹妹。”

範夫人被推開,往後退了兩步,差點摔倒在了地上:“你什麼意思?敢惹我?人多欺負人少是嗎?”

楚天南根本懶得解釋,跟這種人浪費口舌,並不是他的性格。

剛剛蘇玲瓏讓自己出來看看,便將這一幕收入眼底,他不想對一個令人噁心的婦人出手,畢竟這會髒了他的手。

楚天南迴頭對蘇伊兒道:“帶着你媽,先離開這裏吧。”

蘇伊兒心中一股熱流涌過,她不由有些感動,尤其是楚天南出來時候,所說的那一句別動我妹妹。

這是真正親人的感覺。

從小在蘇家長大,她似乎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那羣家人,給她的感覺都像是一羣吸血鬼,只知道壓迫自己,只知道掠奪他們一家人的資源,或者利用他們一家人去做什麼。

可楚天南出現之後,卻給了她一種真正親人的感覺。

會站在自己面前維護者她,上一次是這樣。這一次依舊是這樣。

蘇伊兒點了點頭,她並沒有跟楚天南倔強,嗯了一聲道:“好。”

“走,往哪裏走?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掉!”一箇中年男人的雄厚聲音傳了過來。

楚天南眼神冰冷的扭頭望去,只見一個四十多歲,一身西裝的中年人站在背後。


並不是哪種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形象,反倒顯得很結實,歲月的痕跡在他的臉上輕點幾筆,鬍鬚和膚色都憑空的給他增加了幾分威嚴。

正是範家家主,也是範式珠寶店的真正老闆。範南。

範南這時候背後跟了足足十幾個人,都是一副混混打扮。而當他出現的時候, 掌心獨寵:總裁的心尖寶貝 ,和服務生們,甚至酒店的工作人員,都已經不知不覺的消失了。

範夫人尖叫着委屈道:“你終於來了,你要是再來晚一點,他們一家人都快要把我吃掉了!”


她現在頭髮凌亂,臉上還帶着幾個巴掌印,看起來十分狼狽,倒是容易博取別人的同情。

範南瞥了一眼,面色閃過一抹溫怒:“剛剛誰對我老婆動手的?”

楚天南語氣平靜道:“我,想怎樣?”

範南不語,眼神打量着他。

寧麗在背後說道:“對,就是他動手的,跟我們沒關係,伊兒,咱們先走。”說罷,她就要去拉蘇伊兒的手臂。

蘇伊兒一把甩開,激動道:“媽,你怎麼能這樣呢?”

她實在想不通,寧麗怎麼會這樣,楚天南分明是因爲他們兩才這麼說的,可寧麗居然這樣對楚天南……

範南點了點頭,聲音冰冷道:“很好,很好。”

“你們今天一個都走不了,給我先打斷他們的腿!”範南揮了揮手。

“慢着,不許亂動!”背後,有一個人走了出來,正是楊天。楚兒已經不在他身邊跟着。

“伯母,您沒事吧?”楊天先是露出關切的眼神看着寧麗。

寧麗一臉驚喜,她搖了搖頭:“沒什麼事情。”

楊天這才點了點頭,餘光打量着絕美的蘇伊兒,拍了拍胸口,故作豪邁道:“放心,這裏交給我。”

他扭頭看向範南,昂了昂頭道:“你就是範南啊?”

範南眼神平靜,掃視了一眼楊天,這才淡淡道:“你又是什麼人?”

楊天拍了拍自己胸口,語氣平靜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楊天。記住我的名字,我家裏是魔都一流家族楊家,你應該明白問題的嚴重性。”

範南面色一變。

魔都一流家族?

那可是比他們這些小地方的一流家族,多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含金量。

若說他們這些小地方的一流家族,是小湖泊的話,那麼魔都帝都的一流家族,那就是真正的大江大河。

不可斗量!

該死!這種人怎麼會出現在蘇州市這種小地方?範南緊皺着眉頭,思考了片刻。

隨即。

範南面無表情問道:“你想摻和我這裏的事情?”

“你可知道一句話,強龍不壓地頭蛇?”

楊天皺了皺眉,若是在魔都,區區一個外地一流家族家主,敢這麼對他說話,自己早就一巴掌呼上去了。

可現在。

的確在別人的地盤,楊天即便對自己家族很自信,對自己也很自信。相信範南不敢動他,可也怕這傢伙做什麼魚死網破的算計,讓自己在蘇州市平白無故挨一頓揍,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於是楊天淡淡道:“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我當然懂。”

楊天指了指寧麗,淡淡道:“這可是我丈母孃,你應該懂我意思。如果你動了她們,會是什麼下場!”

範南冷笑一聲:“你在威脅我?”

楊天淡淡道:“你可以這麼理解。”

範南面上不落下風,心中卻是在瘋狂思考。現在有些騎虎難下,一方面是自己的面子。

不能在蘇州市丟臉。

另一方面,卻是在考慮楊天話裏的真實性。肯定是無人敢冒充魔都一流家族的,否則被他範南查到。

只會更慘!

可如果是真的,那一個一流集團的親家,就得讓他不得不掂量一番了。

範南冷笑道:“我可以放過他們,不過這個面子不是給你這小子,而是給你背後的魔都一流家族。”

“而且,你們可以走,但他必須留下!” 我爸是天后

他淡淡道:“這個人,應該不是你親家吧?”

“怎麼可能!”蘇伊兒頓時激動了起來,連忙道:“我們怎麼可能讓姐夫一個人留在這裏!”

寧麗急忙訓斥道:“你閉嘴。”

蘇伊兒咬牙道:“我不要!姐夫留在這裏,我也就不走了!”

“你給我閉嘴!”寧麗怒斥道。

楊天這時候開口道:“這怎麼行。”

嘴上這麼說,他心中卻是已經開始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