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瓷碗,文物商店看着好看也收了,不過給的價錢都便宜,1塊2塊一個的,只有那種成套的,官窯的,甚至御用的才貴,幾千塊一套。

但是那種人家文物商店沒給她,給她的真的都是各種“庫存”。

不過封華一點不嫌棄,庫存也是文物!也是寶。曾經她就聽人講過一個事,一個老太太賣給文物商店一個碗,就是一塊錢賣的,後來文物商店的領導看見這個碗,發現它很值錢,又給老太太補了錢,最後這個碗拍賣了幾千萬。

封華專門把那一箱子價值不超過3塊錢的碗都扒拉了一遍,有沒有值幾千萬的她不知道,不過用她有些的古玩知識看,起碼有幾個在幾十萬到一百萬以上了。

更不要說其他一些在文物專家眼裏比較值錢的東西,那就是真值錢了。到了八九十年代,去鄉下淘寶的人,淘的東西,很多都是文物商店不收的。此時的文物商店都是有門檻的,而且不低。

“嘿嘿~”封華看着一屋子東西傻笑,5000棵小樹苗,真是太超值了!

“至於嗎?”吳光明也拿出一個青花大碗看着:“就這碗,給我家貓當食碗它都不稀得用。”

封華把碗奪過來,這是個她估價在100萬以上的大青花:“你家貓是可夠奢侈的。咦?你家有貓嗎?”現在養得起貓的人家可不多,而且不好養,出去溜達一圈可能就回不來了,被人下湯鍋了。

繁榮末世大逃殺

“前幾個月在林子裏抓的一隻野貓,剛生了一窩小貓,你沒看見嗎?那肯定是出去抓老鼠了。”吳光明說道。

封華還真沒留意,不過這真是個好事情:“給我兩隻小貓。”她家缺貓,她家好吃的多,要不是有她鎮着,老鼠都得氾濫成災。但是她不在的時候,可就沒人鎮着了。

她每次回蔡家的第一件事,都是精神力掃過一圈,把老鼠都驚走。

正想着,一隻狸花貓領着七隻小貓跳上牆頭,嫋嫋婷婷地從封華眼前路過,消失在天棚裏。

天棚裏安全又溫暖,是它理想的窩。 “真優雅,還剩多少隻?”封華問道。在這種家家缺貓的年代,剛生的小貓肯定都被人定走了。

結果這次她猜錯了。

“還剩下七隻,你要都給你。”吳光明道:“他們倒是想要,可是養不起。”都說貓是奸臣,不給好吃的喂着留不住。他們村也就勉強吃得飽飯,要好吃的沒有。再說就那點吃的,人都捨不得吃,更捨不得給貓吃。他們都想吃貓了…..

“那行,都給我吧。”封華也不嫌多,她比較喜歡貓這種生物,因爲它們非常有原則,不管你有錢沒錢,它都瞧不起你。

封華最後扒拉了一遍屬於她的東西,蓋好箱子,讓人擡到村外去了。

第二天,又有人來上門。這次不是坐車來的,而是騎着自行車,有的甚至是趕着牛車來的。來的也不是各大農場和果園,而是一些不入流又上進的小農場,甚至連農場都不是,隔壁山頭的老王都來了。

“吳老頭啊吳老頭!”王老頭見到吳老頭就是一頓唸叨:“有這麼好的事情你竟然不告訴我,自己偷偷發財!”

王老頭是隔壁大隊的大隊長,當年戰亂的時候,兩個村子一起連過手,兩人也算是過命的交情,熟得很。雖然一個是資本家,一個是貧下中農,平時聊不大來,但是交情就在那裏。

“想要你家一個山頭,你都不給,還得拿糧食換,我有好事纔不告訴你!”吳老頭也不客氣,直接懟道。

“這個…那地不是集體的嗎,哪能我一個人說了算!我要是一個人說了算,早白給你了!”王隊長道。

“這樹苗也是集體的,我一個人說了不算。”吳老頭把話還給他。


“你這就不地道了,你們吳家莊跟我們王家莊能一樣嗎?”吳家莊一個外姓都沒有,就是一個家族,吳老頭說啥是啥。他們王家莊雖然叫王家莊,但是死的死走的走,又陸續遷來好多外姓人,姓王的連四分之一都不到了,他說了真不算。

王老頭心裏各種羨慕。

有人看兩人光說沒用的着急,插言道:“我是長勝大隊的,來買你們這蘋果樹,我要1萬棵!”

“嚯~”吳老頭看着他,胃口不小啊:“100塊錢一棵,你要嗎?”

“什麼?”來人嗓子都喊破音了:“100塊錢一棵?你怎麼不去搶?往年這樹苗也就是幾毛錢一棵!”萬畝啥啥啥的剛過去沒兩年,當年種下去的樹苗很多都在地裏呢,價錢他們自然不會忘,有的甚至是1毛錢一棵。

“往年那些樹苗,能賣美元嗎?”吳老頭問道。

……這個自然是不能的。

“那100塊錢也太貴了!誰能買得起?”王老頭說道,他也沒想到會是這個價,怪不得吳老頭沒通知他,通知他他也買不起。

“用東西換也行,文物商店裏的老物件。”吳老頭說道。

“你這就是不想賣我們啊,文物商店裏的東西我們哪弄得出來!”那是專門賣外賓華僑和專家高幹的。

“你們弄不出來,有人能弄出來啊,你們找找關係。”吳老頭道:“昨天來了個領導,就給其他人弄出來一卡車呢。”

“我們哪認識什麼領導。”有人說道。

“死腦筋。”吳老頭道。對於這種眼裏只有種地的老農民,他是沒辦法了。

不過這裏大部分都是有想法的,不然也不會這麼迅速的就來了。消息這才傳出去3天呢,能來的基本都是頭腦靈活的行動派。

衆人一時都在合計上哪找關係。

“我是不行了。”王老頭說道:“我這窮鄉僻壤的地方,拜不到大菩薩。”他往上扒拉八竿子,也扒拉不到能從文物商店裏倒騰東西出來的關係。關鍵是,人家不會白給他。

他這邊肯定得拿真金白銀去換等價值的東西,說到底,他們村還是沒錢。

“我再給你指條明路。”吳老頭道:“你看我們村這果園,集體的吧?賺錢了大家一起分。”

衆人都點點頭,誰家果園不是這樣的?現在可沒有私人的啥啥啥。

“你們村既然也要辦集體果園,那就集資唄,誰家沒個老物件?拿出來去文物商店估個價,然後拿到我這來,一樣好使。到時候蘋果賣錢了,再把錢還給村民,然後賺得錢大家平分,不是一樣的嗎?”吳老頭道。

衆人眼睛都是一亮,這主要好!吳老頭說得也對,誰家沒個老物件?一家沒有,兩家沒有,一個村子總能聚集出來一些,多多少少的,總能換回去幾十棵樹吧?

“那些書啊,畫啊,瓶瓶罐罐啊,別當不是好東西,凡是祖上傳下來的老物件,都可以拿到文物商店問問價嘛。”吳老頭道。

“行!我走了。”老王第一個轉身,回村翻破爛去了。其他人也迅速消失了。

“都實誠些!別想着給鑑定的人倆錢,就能估個高價!我的眼睛可是雪亮的,讓我發現了,一棵樹不賣他!”吳老頭在衆人身後喊道。

衆人的背影都是一頓,沒敢回頭繼續走了。這老頭就是鬼啊,竟然猜到他們想什麼!

等人都走了,吳老頭找到封華:“按你說的辦了,就是不知道他們能倒騰來多少東西。”

這主意自然是封華出的,她就當提前搶救文物了,省得幾年之後村民們爲了防止引火燒身,把東西都砸了燒了。

“京城之地,富裕着呢。”封華說道:“肯定能弄來不少。”就連她老家一個北大荒,想翻都能翻出不少東西,就別說這天子腳下了,認真數一數,誰家祖上都能搭上一位達官貴人。

當不了達官貴人的庶子,當個小廝總可以的,總有點賞賜留下來。

“倒也是。”吳老頭點點頭:“就那老王,家裏還有個粉彩大花瓶呢,我看着就不錯,值倆錢。可惜當初戰亂的時候碎了一個,如果是一對,更值錢。”

不說別人村,就說他們吳家莊,除了他家,普通村民家也有不少家當,都是家裏的男人當年跟着他們闖蕩,賺下來的。

“那個什麼?我們村的你收不收?”吳老頭問道。

“收啊,凡是老物件都要,不管誰家的。”封華說道。

“不過我們村的人想換點別的。”吳老頭說道。樹苗由他們吳家自己出了,村裏人想換點吃的用的。

封華眼睛一亮,這簡直太好了。 她的那一堆自行車電視機,可有銷路了!還有那一堆雞鴨鵝!當初給故家屯的人分了不少,但是空間裏剩下的那些依然在繁殖,幾個月過去,又是一羣,她這兩天是沒抽出空來殺掉,現在正好,有更好的去處了。

“雞鴨鵝,活的,要不要?”封華問道。

“要要要!”吳老頭一聽,還有這好東西,高興壞了:“100塊錢一隻!”他就替村民們做主了。

“不用不用。”封華擺手,那太黑了,黑給有錢人吃就算了,黑熟人她有些下不去手,她可不是宰熟的那種人。

“10塊錢一隻就行。”封華說道。換個碗啊,瓶啊,罐啊的。將來一個價值10萬的粉彩大花瓶,現在也就值10塊錢。

呃,這麼想想,她也是很黑的…..

“10塊錢1斤吧!”吳老頭道,他也不想佔封華便宜,現在去外面, 我是龍族老祖宗


“不用不用,10塊錢1只就行。”封華拒絕道。如果論斤賣的話,那100塊錢一隻可打不住!她空間裏的雞吃的比人都好,各個膘肥體壯,大公雞都要長到20斤了。

“行吧…”吳老頭看了一眼這個散財童子,轉身通知村民劃拉破爛去了。至於價錢,他估就可以了,文物商店的行情他也是瞭解的,一會肯定給封華報個低價,不能老讓她吃虧不是。

等人走了,封華從包裏拿出幾隻小魚乾,來到主屋的天棚下。

“咪咪~咪咪~”封華試着召喚那一窩小貓。

一大七小一排小腦袋出現在天棚的框架外,八雙眼睛直直地看着封華…手裏的魚乾。

這魚乾不是外面的普通魚了,而是封華專門用空間井水養殖的海魚,那味道,對於貓來說,可能有致命的吸引力。

“來~”封華把小魚乾放到地上,人退到了幾米外。

大貓嗖地一下從天棚裏躥出來,三兩下跳到地上,叼起魚乾,又三兩下跳回天棚,消失之前,還叼着魚乾回頭看了封華一眼。七個小腦袋自然都縮了回去,找媽媽吃飯飯去了。

“你倒是捨得。”吳光明正好從外面進來,看到了大貓嘴裏的魚乾,酸酸道:“比給我的都大!”

封華昨天見到小貓一家,就當着吳光明的面餵了好吃的,結果自然少不了吳光明的。

“給你給你。”封華從兜裏掏出一小包沒吃完的魚乾遞給他。

吳光明笑着接過,邊吃邊道:“村裏人都瘋了,嗚嗷嗚嗷地,幹什麼呢?”現在除了他們家老宅,其他村民都搬遷到新址去了,他離得遠,沒聽清:“昨天分糧食都沒見他們這麼激動。”

“這次分雞鴨鵝。”封華說道。

吳光明的手一頓:“雞鴨鵝?哪來的?”

封華指了指自己。

吳光明瞪着眼睛:“大少爺,你家幹什麼的啊?開廟的嗎?”

“什麼?”封華沒聽懂,開廟?

“家裏全是活菩薩!”吳光明道。

封華……

“不敢當不敢當。”封華連連擺手,幾十年之後,誰家想起來,曾經拿個可以傳家的寶貝換了一隻雞,不知道會把她罵成什麼樣呢。

看來這吳家莊,以後不能來了~

第二天一早,隔壁老王就來了。身後跟着呼呼啦啦一大隊人,兩個人擡着一個扁擔,扁擔上掛着一個大箱子,想必就是他們全村的寶貝了。

“你們村挺有錢啊。”吳老頭看着一隊人說道。他仔細數了數,竟然有22個箱子。每個箱子都是將近1立方米大小的!嘿,比他們村也少不了多少啊。

“我們村出過一個朝廷命官呢,你忘了?”王老頭道。

“噢!我還真忘了。”吳老頭道。王家村200年前出過一個不小的官,現在還有個不大不小的墓,本村的王姓族人往上數10輩還能論上親戚呢。那他們有些積蓄倒真不奇怪。

“去城裏估過價了?”吳老頭問道。

“沒有,這一來一去的,我怕耽誤事。”王老頭道:“我就信得過你,你說值多少錢,就值多少錢了!”

“嘿,你這老傢伙。”吳老頭指着王老頭笑道。既然如此,那他還真不好坑他。

吳老頭叫過吳光明,打開箱子,開始一樣一樣估價記賬。而王家莊來的村民,都被帶走參觀果園去了。人家就是奔着這個來的,他們既然要賣樹苗,就得讓買家看明白,人家花了大價錢,買的到底是什麼。

看到樹上又大又香的蘋果,又嘗過吳家莊人留下來的好蘋果,王家莊的人都放心了,用點瓶瓶罐罐,亂七八糟,換這麼好的果樹回去,太值了。

而他們普通人,是不太瞭解美元的價值的,他們就覺得,2塊錢一斤,已經是天價了。再說就算賣不出去,自己吃也行啊!他們剛纔一人分到一個大蘋果,剛剛吃完,竟然有種飽了的感覺,他們有多久不知道什麼叫飽了?

反正山在那裏荒着也是荒着,如果能種上這種果樹,那簡直是白撿的一樣。

這邊,吳老頭已經清點完東西,也不用較真真假,考究年代,看着給個價就行,反正十塊八塊的,也不貴…..就是一對最好的花瓶,他咬了咬牙,給了200.

如果封華嫌貴的話,他就自己留下。不過他算看出封華的爲人了,豪,超級豪。散財童子般四處撒錢,根本看不上這200來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