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快起來看看,我們這是在哪兒。”

聽到小茹焦急的聲音,她慢慢坐起,當看清楚眼前的環境時,大吃一驚,“這兒怎麼不是機場?”

眼前是一間屋子,屋子不大,很簡陋,但還算乾淨。屋內的光線昏暗,窗戶上沒有窗簾,被厚重的木板給釘死了,唯一有光的地方,在她們的頭頂,就算伸手,也觸摸不到的地方。

“這是哪兒?”她站起來,環繞四周,非常迷惑。

要不是徐錦姒在這兒,小茹一定會嚇哭的,“夫人,我們……我們是不是被人給關起來了?”

聽到小茹的猜測,徐錦姒眉頭深皺,“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像。”

“夫人,那現在我們怎麼辦?”小茹靠近徐錦姒,有些恐慌道。

“咚咚咚。”

門外發出響聲,徐錦姒立刻走過去,膽小的小茹也立馬跟上,站在門口,徐錦姒開口問道:“門外的人是誰?爲什麼要把我們關到這兒?”

“吧嗒!”門的下方突然出現一個長方形的孔,有一雙拿着飯盒的手伸進來,把飯盒隨便一扔,手立刻收回。

“好好呆着吧!這是你們的晚飯,好好吃,別餓死了!哈哈!”

說話的是一個人男人的聲音,這個聲音對於徐錦姒來說是陌生的。

聽到走遠的腳步聲,她立刻大力拍打着房門,“你別走!說清楚到底爲什麼把我們關到這兒,別走啊!”

可是,腳步聲漸漸消失不見。

“夫人!”小茹聲淚俱下,“我們被綁架了!”

是啊,她也意識到了。 綁架她的會是誰?

知道她回國的人並不多,苗瑩瑩,不可能,溫晟霆,更不可能,沈清?不可能。知道她回國的人都是她最信任的人,那麼,綁架她的,到底是什麼人。

“夫人,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早前經歷過一次綁架,那時候是徐嬌嬌幫着她把她送到溫晟霆的牀上,那時她有機會看到綁架她的人是誰,現在,沒可能。


小茹沮喪道:“難道,我們就被困在這兒麼?總裁說要去機場接我們的,現在我們在這兒,總裁見不到我們,肯定特別着急。”

“是啊。”徐錦姒抑制不住的心慌,“他肯定很着急,也肯定在找我們。”眸光一亮,她立刻道:“小茹,我們得聰明點,要自救!”

“自救?”

“嗯。”徐錦姒衝着小茹揮揮手,小茹立刻走到她跟前來,她趴在她的耳邊說着自己剛想到的計劃。

溫家別墅。


溫晟霆派人去徐家找徐嬌嬌,特助回來跟他稟報,徐家空無一人,徐父不在,徐嬌嬌也不在。


“繼續找,一定要找到徐嬌嬌。”溫晟霆神情冷冽,定聲道。

“是。”

被盤問的極其不爽的祁郢皓回到自己的住處,想到苗瑩瑩給他打電話時承諾過他,會告訴他徐錦姒的下落。其實他已經在懷疑,徐錦姒已經回到了陽城市,可是他要再次確認一下。因爲,他撥通了苗瑩瑩的手機號碼。

“喂。”

“喂。”苗瑩瑩開口道:“你找我有事?”

“你承諾過我,見面之後要告訴我錦姒的下落,現在是你兌現承諾的時候。”祁郢皓端起桌上的紅酒喝了一口,隨後放下,極其隨意的說道。

苗瑩瑩聽了這話心情不好,“既然當時你選擇離開,那麼也相當於你放棄了得到關於錦姒的消息,祁郢皓,我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喜歡你的人了,你不要得寸進尺。”

“是麼?”他勾脣一笑,邪佞道:“原來你現在不喜歡我了呀!好啊,那我現在剛好對你有了興趣,只要你告訴我關於錦姒的下落,我就讓你當我的女朋友。”

苗瑩瑩吃驚的瞪大了眼睛,“祁郢皓?你玩弄我?”

“怎麼會呢?”他嬉笑着道:“我是認真的。”

苗瑩瑩心跳加速,半天說不出話來。

“怎麼?心動了麼?我可是聽到你的心跳聲了哦?苗瑩瑩,想做我的女朋友,現在就來找我吧!”說完,掛斷電話,把自己家的地址發給了她。

收到祁郢皓髮來的地址,她攥着手機內心掙扎。

最後,她選擇去找祁郢皓。

門鈴響了第一聲,房門就被打開,裹着白色浴巾的祁郢皓露出上半身結實的肌肉,他雙手環胸的看着門口站着的苗瑩瑩,桃花眸底是壞壞的笑。

“你很快嘛!”

苗瑩瑩有點後悔了,轉身想走,卻被祁郢皓抓住了手腕,拽進了屋內,同時跌進他的懷裏。

她的手觸碰上他的身體,渾身一顫,像是觸電了一樣。

“祁郢皓你放開我!”

“不!”他單手挑起她的下巴,魅惑道:“瑩瑩,我突然發現,你其實挺好看的。”

苗瑩瑩毫無招架之力,也可以說,她內心對於他,一直都是有所期待的。

祁郢皓攔腰抱起她,徑直朝着臥室走去,把她放在牀上,單手去解她胸前衣服的扣子。

“祁郢皓,你……”

祁郢皓笑道:“你不想要麼?”


苗瑩瑩捂住胸口的手微微顫抖,一雙大眼睛裏泛着琉璃光,臉色通紅,“我……”

見她欲語還休,祁郢皓的眸反而冷淡了下來,太容易得到的女人都是不值得珍惜的,“苗瑩瑩,告訴我,錦姒現在在哪兒。”

她瞬間睜大了眼睛,心底劃過一抹痛,卻又將臉上的神情散去,淡漠道,“她……已經回來了。”

祁郢皓起身離開。

苗瑩瑩看着他離去的身影,心開始顫抖起來,眼淚忍不住的落了下來。

和從前一樣,他一直都在利用她,一直都是。

祁郢皓立刻給徐錦姒打電話,可是關機了,他不死心的又打了幾遍,仍然是關機的狀態,此時,站在他身後許久了的苗瑩瑩開口道:“你在跟錦姒打電話麼?別打了,你打不通的。”

“爲什麼?”祁郢皓回頭質問她。

“我剛收到溫晟霆的消息,錦姒,失蹤了。”

“什麼?”祁郢皓頓時覺得不可能,“好端端的人怎麼會失蹤的?”

“我還想問你,這有沒有可能是杜美華做的。”

苗瑩瑩的話提醒了祁郢皓,他立刻聯繫杜美華,得知她在溫氏集團,立刻開車過去。

徐錦姒這邊,她一直在想辦法自救。可是她發現,不論她跟小茹弄出多大的動靜,都沒人來管她們,自從有一個男人出現送過一次飯之後,就再也沒有人來看過她們。好像,綁架她們的那個人只是想要把她們給關着似的。

“夫人,沒人搭理我們,怎麼辦?”

徐錦姒跟小茹鬧騰了這麼久,早就氣喘吁吁,又累又餓,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飯盒,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小茹,你餓麼?”

“嗯。”小茹點了點頭,“可是夫人,您有身孕,亂七八糟的東西可千萬不要吃,我們再忍忍,說不定先生就來救我們了。”

小茹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

“好,那就再忍忍。”

溫晟霆運用自己的能力把陽城翻了個遍,卻依然沒有找到徐嬌嬌。他派人查了徐嬌嬌的外出記錄,這兩天,徐嬌嬌並沒有離開陽城,那麼,她就一定還在陽城市內。

“你說,徐家大門緊閉,一個人也沒有?”他忽然回憶起這一點,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因此再次詢問帶領保鏢前去徐家找人的特助。

“對。”特助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你們進去找了麼?”溫晟霆加重語氣。

特助略微猶豫了一下,“我們見大門緊閉,也就沒進去。”

溫晟霆冷冷的注視了他一眼,盛怒,“如果都像你們似的這麼不用心找,夫人恐怕永遠也不可能回來了!”當即,他帶人再次去徐家。 兩名身強力壯的保鏢在前開路,把徐家大門給撞開,溫晟霆擡腳走了進去,站在徐家院子裏,左右看了看,院子確實是空蕩蕩的。冷冽的目光注視着眼前緊閉的一個個的房門,溫晟霆示意,保鏢們立刻上前,將每一扇門給撞開。

“進去搜!”

“是!”

溫晟霆一聲令下,特助包括所有的保鏢,立刻進入房間內尋找徐嬌嬌的身影。

靠在門邊越來越絕望的徐錦姒頹然坐在地上,抱着自己,滿心的失落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周圍的環境太過不好,所以她纔會變得悲觀,可是,如果一直這麼下去的話,她真的會害怕自己會死在這兒。

她死了倒是無所謂,可是她現在肚子裏有她跟溫晟霆的孩子,寶寶是無辜的啊……

“夫人。”小茹察覺到徐錦姒的情緒,立刻走到她身邊蹲下來,淚光閃閃道:“夫人,小茹真是沒用,不能保護夫人,不能救夫人從這兒出去。”

“小茹,這不怪你。”她看着小茹道:“其實,在這個時候,你能陪着我,已經是一種安慰了。”

小茹聞言心酸不已,抱着徐錦姒痛哭起來。

“砰!”

“咚!”

“砰!”

徐錦姒微怔,眉頭輕皺,她感覺自己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立刻搖了搖頭小茹的肩膀,詢問道:“小茹,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嗯?”小茹擦了擦眼淚,“聲音麼?什麼聲音?我沒聽到啊!”

“噔噔噔!”

“你再聽!”她立刻睜大眼睛站起來,把耳朵放在門上,拉着小茹道:“快,你聽,是類似上樓的聲音。”

小茹起身學着徐錦姒的樣子靜心聽着。

“噔噔噔!”

“啊!”她忍不住尖叫起來,興奮道:“夫人,真的!真的是上樓的聲音!”

“快!快!快!小茹,你趕緊裝犯病了,快點!”

“好好好!”小茹立刻躺到地上,裝作癲癇病發作的樣子。

徐錦姒看小茹已經準備好了,立刻大力拍着房門,吼道:“救命啊!救命啊!我的女傭快要死了,快來救救她!救命!救命!”

“啪啪啪!”她用盡全身離去拍打着房門,看了小茹一眼,見她拼盡全力的樣子,心疼的要死,不由得吼得更大聲了,“救命!救命!我的女傭要死了,快點來救救她!”

沉重的腳步聲在門口停住,徐錦姒賣力的在表演,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到底是綁架她們的人,還是來救她們的人。

“砰!”房門在巨大的力量之下被撞開,幸好徐錦姒躲得快,不然就被門給打到了,即便她躲開了,也因爲一個不小心跌倒在地上,幸好跌的不嚴重,她快速的站起來,扶着小茹,大喊道:“快點救她,她要死了!”她想當然的以爲進來的人是綁架她們,她們演戲給他看,這樣就有機會出去,“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傭。”隨意拽住了一個人的褲腳,她仰頭去看那個人,嘴裏的話說了一半,頓時止住了,一剎那間,她淚流滿面,“晟霆,你來了……”

溫晟霆心疼的蹲在地上抱住她,用幾乎把她鑲嵌進自己身體裏的力度,他哽咽道:“錦姒,我來了。”

徐錦姒崩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