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金好難聽,叫小金金吧。”原木靈兒開口說到,北靈陽神情認真,頗爲認同,只是苦了一隻吐血哀嚎的金玉爆獅。

等北靈陽和原木靈兒走了進去,剩下的那隊百人戰師纔回過神來,個個對視,都能發現對方眼中的震驚之色。

“孃的,一個小娃娃,居然弄了一頭擁有王獸血脈,淬骨境中期的金玉爆獅來當坐騎,他的實力和天資究竟有多強?”

“麻痹的,他還是難民營的,北靈陽北靈陽,難道來自那個被滅族的北靈部落?這種天才,可以比的上上等部落的了?”

“此子日後必有大作爲,成爲神魄境也不是不可能。”

“我看他的走路方式,就覺得他日後會是一位人傑。”

“靠,上次你幫二狗把過一次尿,說他尿的方式是至尊式,日後必有大作爲,如今呢?呵呵,什麼東西都要毀在你的這張嘴上。”

……

北靈陽被原木靈兒拉進了擂臺周圍的中間,看到拿着何種瓜子花生小板凳的人山人海的圍觀羣衆,北靈陽深感一聲佩服,這圍觀的神技,果然在哪裏都行的通。

原木雪青等人此刻坐在一張長凳上,十來個人都面露憤賁之色,咬牙切齒的。場中金鷹戰打敗原木鋼過後就下臺去了,換上其他的氣血境交戰,不過原木部落這邊,也是敗多勝少,驚人尷尬。

原木靈兒和北靈陽一走進來,之前一起參加捕獵紫火狂牛的幾個俊傑,都噴出了他,紛紛和他打招呼,弄的北靈陽老大不自在的。

原木一等人連忙跟身邊的人介紹北靈陽,這時個個都發出了哦——的一聲,都說道:“原來你就是黃金小戰神啊!”

得,稀裏糊塗,北靈陽又多了一個外號:黃金小戰神!

那邊,金鷹戰低眉彎腰的守在雨花天身邊,北靈陽一來就鬧出了不小動靜,自然引起了他的主意。他眼中突然爆發出一團熾盛的殺意。

“少主,一會兒那小子上了,能不能讓我出戰?我要殺了他。”


雨花天奇怪的哦了一聲,問道二者有什麼生死大仇。

“他曾經羞辱過我,所以我要殺了他!”金鷹戰的回答言簡意賅。卻有一股殺意夾在其中。雨花天也沒太在意,哦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場中拼鬥的雙方都是氣血境大圓滿,一個是北靈陽認識的原木二,使的是一口大槍,大槍如龍,一紮一刺,如同長龍出擊,招招要人性命。

前面的人叫做雨濤,魁梧的一個青年,手中拿的是一對銀錘,舞動之間,狂風亂涌,又好似兩塊巨石在動,一砸一衝,都有着莫大的威力。

“二者都在的力量都在十一象,搏鬥經驗差不多,勝負五五之間而已。”

北靈陽雖小,卻能看出不少的問題,原木二的槍法在原木部落小輩之中,都是一流的,擅長攻伐,有一種捨生取義,爲勝利付出一切的感覺。

所以他的攻勢威猛,把雨濤狠狠地壓制,大槍越舞越快,最後無數的槍影浮現,道道要人性命,槍尖碰在銀錘上,發出刺耳的叮叮聲,雨濤也是把手中的銀錘舞得密不透風,全力抵擋。

“龍出深淵,敗!”

原木二大喝一聲,手中的大槍窮盡各種變化,在無數槍影的掩蓋下,大槍如龍攻出,直接刺在那雨濤的肩膀那裏,大槍一擰,雨濤的手臂頓時被洞穿撕裂下來。

“啊~”雨濤痛苦的哀嚎,捂着手臂退回了雨花天的背後,雙方都殺出了一點點兒火氣,現在場中基本敗的,都沒有誰是完整的。

“這場我上,原木雪青,你也上來吧,氣血境可不夠我殺。”金鷹戰提着他太刀,傲慢的走上了擂臺,而原木二則是快速的退了下去,淬骨境對於他來說,是一個難以跨越的鴻溝。

“居然你想送死,我就成全你。”

原木雪青冷然一笑,就要踏步出去,一道金色的影子忽的閃過。停在擂臺上,直逼金鷹戰。

這是一個二十四五的青年,俊朗無比,有一股淡淡的威嚴流露,劍眉星目,金衣白鞋。一股如威如獄的雄渾氣息,蓋過當場。

“原木皇天!”

雨花天在雙方交戰過後,第一次擡起頭來,陰冷的雙眼看着原木皇天,原木皇天天生重瞳,這類人傳說之中,不是聖人之相,就是武神之相。

“好了,今天我就在這裏,要打的過來,蒼生閉關去了,的確出不來,手癢的儘管過來。”

原木皇天止住了欲要上來的原木雪青,眼神如刀劍一樣,掃過雨之部落的所有人,眼神如電,直接逼入他們的心神之中,造成巨大的心靈風暴。

“金鷹戰,上,跟原木皇天好好過過招。”雨花天看了一眼淬骨境初期巔峯的原木皇天后,又恢復到了之前的模樣,繼續慢慢的摸着自己的長劍,視世界如同萬物。

“這他媽的不是坑我嗎?原木皇天可是小輩中最恐怖的幾個之一阿。”金鷹戰暗道,不過雨花天的話他不能不聽,他只好硬着刀皮衝了上來。

“這金鷹戰晉級也太快了吧?我拼死拼活的,到現在還留在氣血境,他就這樣突破了?”

北靈陽暗暗咂舌,有些吃驚的說到,他這話一出,周圍的人狂汗,你是氣血境沒錯,可是你能用正常的氣血境來看待嗎?氣血境能夠搏殺紫火狂牛?呵呵,你以爲我們沒事兒做會亂給外號?

黃金小戰神!

場中,金鷹戰手中的太刀一揮,一道圓滑的軌跡掠過,一道黑色如鐵的刀氣,冰冷的激發出去,化成一道漆黑的匹練。

看到此刀一出,北靈陽的眼睛突然瞪大了,有些不相信,這刀的軌跡,居然與他腦中,另一個人的刀法重合在了一起。

原木皇天的威嚴臉龐,不驚不躁,眼中有一層淡淡的翠綠色光芒閃過,下一刻,他一步邁出,瞬間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金鷹戰的背後,衆人驚呼,好快的速度。

原木皇天來到金鷹戰的背後,一掌拍出,大量的戰氣奔涌,化成了一隻咆哮的青炎鱷的猙獰頭顱,朝金鷹戰的後背的撕咬過去。

金鷹戰身上冒出了一層密集的細汗,原木皇天,居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若沒有奇遇,自己恐怕無論如何,也無法追趕。

金鷹戰頭也不回,手中的太刀再次斬出,黑色的戰氣如潑墨一樣,瞬間凝聚在一起,成了一輪半月,咻咻的斬擊過來。

看到這裏,北靈陽忽的站起來,雙目圓睜,殺意爆閃。

“這是刀鋒族的刀法,金鷹戰那裏學的!”

北靈陽心中掀起了一陣巨浪,金鷹戰使用的,居然是刀鋒族千錘百煉過後,化成本能的一套刀法,不遜色任何一套神魄級戰技。金鷹戰,究竟從哪裏學來了。

“難不成,他跟異族勾搭在了一起,甚至於,整個雨之部落,都跟異族勾搭在了一?”

北靈陽心中閃過一個膽大的猜測,這事兒他估計懸,說不定真是真的呢。到時候怎麼辦?就在這時,坐在他旁邊的原木靈兒發現了他的異狀,急忙問道:“你怎麼了,那裏不舒服?”

“沒有沒有,我只是很佩服原木皇天的掌法而已。”

北靈陽隨意扯了一個謊言說道,不過心思單純的原木靈兒卻沒有發現什麼,拉着心事重重的北靈陽繼續觀看場中的比賽。

“最煩的就是這種,什麼事情都脫離了自己的掌控,我要快點突破淬骨境,否則小小的彈丸之地,說不定會是我北靈陽的埋骨之地。”

北靈陽心道,隨後繼續看比賽。

ps:3500+,求收藏求花花求頂踩。 場中,原木皇天和金鷹戰甫一交手,就看出了二者實力的差距,原木皇天如今二十五歲,年輕一輩中算是比較大的了,實力和天資都算不錯,同樣也有小奇遇,修爲是淬骨境初期巔峯,半隻腳踏出了中期,實力渾厚,是附近幾個部落能排上號的高手。

金鷹戰是下品體質煌金體,天賦同樣驚人,只是修行時日太短,淬骨境才踏入不久,連小定都沒有領悟,打敗原木鋼,憑藉的只是他的那手刀法而已。所以二者的實力,差距甚大。

原木皇天瞬間移動,如同鬼魅,在金鷹戰還沒有反應過來時,憑空一掌就拍了出去,渾厚青色的戰氣在出手的瞬間就化成了一隻青炎鱷的猙獰頭顱,齜牙咧嘴的,好不血腥。

“據說原木皇天的奇遇得自‘青鱷聖手’的遺藏,青鱷聖手是天境高手,來自擁有一域之地的大部落,一手掌法出神入化,不輸紫山星域擁有第一掌‘稱號的紫山龍王’,他的實力同樣恐怖。”

原木靈兒如數家珍,不停地爲北靈陽解釋,原木皇天的確很厲害,他給北靈陽的危險感覺,更甚原木蒼生與雨花天,那不是來自實力的壓迫,而是冥冥之中,神王體特有的一種感知。

青炎鱷飛來,渾身帶着濃烈的荒古氣息,金鷹戰只得硬着頭皮,回頭斬了一刀,一刀半月形的刀氣切割而去,看上去攻擊力非凡,邊緣帶着的鋒銳波動,更是讓人心駭。

可是當它碰上青炎鱷的巨大猙獰頭顱時,卻被輕易的一口撕碎,顯得十分的暴力野蠻,青炎鱷擁有一種彪悍血氣,衝殺起來簡直無人可擋,似太古遺種帝王鱷復甦一般。


青炎鱷繼續撲殺,金鷹戰舉刀斬下,劈在青炎鱷的頭顱上,打出金鐵之音,閃爍幾縷火星,金鷹戰被青炎鱷頭顱上傳出的一股大力,震的雙臂發麻,血氣浮動。來不及撤退,下一刻就被青炎鱷轟在了身上。

金鷹戰的身體如同脫線的風箏,極速的向後飛去,他的胸口塌陷,骨頭不知斷了多少根,口中的鮮血如稠,傾吐而出,他被轟飛數百米,一落地就就昏迷假死過去。

好強的實力!

衆人眼中都閃過了一道光芒,稱讚道,北靈陽身後的原木族人們,更是高聲呼喊,海浪一樣震天動地的興奮聲,淹沒了一切。

“真是好手段,也罷,就讓我來會會你。”

看到這裏,雨花天停止撫摸愛劍,看着霸氣如同帝王一樣的原木皇天說。言罷,他一步登臺,身法速度不比原木皇天差。

“那就讓皇天領教一下,雨之部落的第一天才的手段。”

原木皇天身上再次爆發出道道絢爛的霞光,霞光青翠如玉,色彩斑斕,同時,一股太古莽荒的氣息,衝擊出來,其中似乎還有帝王鱷在嘶吼。

“《青鱷聖皇訣》嗎?今天,就看看你這頭青鱷,能不能翻出我的大浪海洋了。”

雨花天驅動身上的戰氣,隨後他的身體冒出一陣絢麗的海藍色光芒,海藍色一樣的光芒,是廣闊,是無垠,是雄渾的代表。

海藍色戰氣一出,似乎驚起了滔天的巨浪,轟轟的海浪聲不斷傳出,藍色戰氣除了有海浪那股雄厚的氣勢之外,還有一股隱藏在海浪之中,那逼人的極度鋒利。

“《海浪潮汐訣》,狂浪部落的天級鎮族戰法,他們可真捨得,讓你這個外人學習。”

原木皇天說話有一股天然的帝王範,神情睥睨,高貴不可侵犯。這源於他的重瞳,也有青鱷聖皇訣的原因,二者最終追求的都是“王”道。

“廢話真多,接我十劍,十劍你不敗,我自當退去,不在打擾。”

雨花天陰冷的目光一瞪,無不傲慢的說到,他的眼中藍光閃爍,一股強悍的心靈力量噴吐,威風凜凜。面對強大的原木皇天,他沒有半點的懼怕,而是許諾出十劍之約,這是在**裸的羞辱啊。

“哼,無知小兒,居然敢大放闕詞,說這等狂妄的話。”

“皇天,一會兒把這小子撕了,我家獵矛犬正好需要肉食哩。”

下面的原木族人個個都憤憤說到,火氣沖天,均是不服雨花天。場中的人只有北靈陽一個人暗自皺眉,雨花天敢說這話,顯然是有極大的把握,絕不會有無放矢的。

“原木皇天體內蘊含着一股恐怖的力量,這力量甚至讓我的神王體質生出了防備之心,這力量的來頭恐怕是極大,只不過現在的原木皇天,沒有資格發掘出來而已,否則他可以瞬間立地成佛,心靈突破常定,凝聚道胎,甚至成爲神境高手也並非不可。”

北靈陽心語,越看原木皇天,他就越覺得此人有大福緣傍身,同時,那股可以危險到他的氣機,一直沒有減弱,這片貧瘠之地,可真不簡單阿。

“十劍?好,我接了。”原木皇天沒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行動,甚至沒有氣憤,只是點頭承認了賭約,同時,他身上那璀璨的青光,也越來越盛了。

“好,第一劍,碧浪衝天!”

雨花天也是難得豪爽的一笑,隨後在狂笑中,他猛地拔出自己手中的藍色長劍,這是一把精緻的黑鐵器。只見那波光粼粼如水波一樣的劍身,頃刻間被戰氣填滿,海藍色的戰氣,化成一道十丈長短的海浪。

這戰氣化成的海浪波濤洶涌,翻滾不斷,看上去有如實形,轟轟的海浪聲,也如真實般存在,海浪懸浮在雨花天的頭頂上,不停的涌動。

下一刻,雨花天的身體突然升騰起一道純淨的藍色之光,一股神祕的力量從光芒之中浮出,化成漂亮的星點,融入那海浪之中。


頃刻間,那海浪的聲威暴漲,體積拓寬到二十丈,那海浪聲更是恐怖,振聾發聵。裏面真的如同水世界一樣,蘊含無數的神威

“藍水之體增幅?他的實力,提高了好多!”

北靈陽看着場中那緊張的局面,難免有些爲原木皇天擔心,這雨花天的實力,恐怖到可以比擬小金那種有王獸血脈的兇獸了。

“斬!”

雨花天揮劍,藍色的長劍引動他頭頂上的海浪,海浪一動,一股鹹溼的海風立馬拂來,使人如同置身海岸邊一樣。

二十丈的海浪滾滾蕩蕩,直奔原木皇天,原木皇天兀的長嘯一聲,青光化形,繼而他的右手探出,無數的青光在哪裏聚攏,成了個半截的青色的大鱷,和他的手拼在一起,這大鱷有獨角,面容可怕猙獰,巨嘴開闔,能有十丈多。

原木皇天極力催動手中的青色大鱷,一口沖天撕咬,無數的戰氣吐出,強化牙齒,激烈的撞在那海浪之上。

蓬,無數的戰氣浪花炸開,一個個漩渦形成,海浪繼續沖刷,原木皇天的大鱷,在重若千鈞的海浪中,寸步難行,而且在一步步的磨滅。

“撕咬,破開!”

原木皇天憤怒大吼,手中浸在“海浪”裏的大鱷,忽的爆發出一道霞光,霞光從它的嘴裏吐出,一道筆直的光束在海浪中如同剪刀剪破布,一下衝散了海浪的合圍。

原木皇天對拼一記無果後,後退幾步,雙臂隱隱有些不自然,這雨花天的實力果然不是蓋的,那一擊自己已經用了八九分力道,可是依然奈何不了對方,還被對方逼得這個地步。

“第二劍,海浪滔天。第三劍,波濤洶涌,第四劍,大海無量!”

一邊的雨花天高舉自己手中的長劍,接二連三的出招,一道道恐怖攻擊的威能,比之前不知強大了多少,原木皇天不得不凝神面對。

“龍鱷帝手,毀天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