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峰,這真的是武尊境上品靈器? 掠愛成婚:霸道總裁太難纏 ?」

尹霜現在關心的就是葉川的輸贏,對於武尊境上品靈器他都是沒有太多的想法。

可是她沒有想到不代表其他人沒有想法,肖凌峰的貪婪是隱藏,其他人的貪婪則是有些*裸的了。

武尊境上品靈器,只要得到了他的話,那就等於是擁有非常龐大的資源了。

即便是現在有人出萬億星元石,恐怕也不可能賣掉的,這就是武尊境靈器的價值,而且這還是一柄武尊境上品的靈器,讓人心悸啊!

滄瀾劍在陽光的照射下,散發著一絲薄弱的光芒,與對面的驚鴻劍相比,滄瀾劍似乎根本沒有任何的顯眼之處。

正是因為它的低調,成就了它的奢華。

武尊境上品靈器,在整個大陸都已經算得上是比較的罕見了,不過雷泊天給葉川的東西能夠差到什麼地方去呢?

雖然葉川知道這滄瀾劍一拿出來,到時候肯定會惹來麻煩,不過現在的他已經顧不上這麼多了,柳劍鋒,他是必須要解決的。

遠處的茶樓之上,雷詩曼原本感覺這一場比賽有些無趣,她來到天武城才兩天的時間,之前也是沒有看到柳劍鋒拿出驚鴻劍。

當柳劍鋒拿出一柄武尊境下品的驚鴻劍之時,她就有些驚異的看了看一旁的青瑤。

一旁的青瑤也是有些驚艷的看了看雷詩曼,不過她們都沒有說話,慢慢的將目光集中在了葉川和柳劍鋒的身上,此刻對於她們來說,是在享受這少有的片刻的寧靜!

「真的是沒有想到啊,竟然在小小的天武宗,出現了滄瀾劍!」雷詩曼的眼神中也是充滿了震驚。

武尊境上品的靈器,即便是在家族中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了。

她沒有想到的是在這樣一個小小的地方竟然會有兩個天武境中級的弟子拿出兩柄武尊境級別的靈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她對整個滄海大陸或者說對整個東勝神州已經不了解了么?

武尊境級別的靈器就跟街邊上的真武境靈器一樣的不值錢了么?

還是這天武宗的人各個都是肥的流油了?

「小姐,什麼滄瀾劍啊?」青瑤對於滄瀾劍可謂是一問三不知,但是她不知道不代表著雷詩曼不知道。

作為整個東勝神州第一大家族的雷家,他們的史料記載是非常的全面的。

其中這滄瀾劍也是有著詳細的記載,滄瀾劍的主人實際上是一名武尊境巔峰強者,此人無意中獲得了這柄劍之後,為它命名,曾經一度也是以武尊境巔峰挑戰過武皇鏡強者。

最終好像還和那位武皇鏡強者打成了平手,從此之後這滄瀾劍就非常的出名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樣的名劍還有著圖譜,這也是為什麼肖凌峰和雷詩曼都能夠一眼認出來的原因。

有些人他們天生對於這些東西就非常的敏感。

雷詩曼大致簡略的講了一遍滄瀾劍的來歷,青瑤的嘴巴長的老大道:「這……這滄瀾劍這麼出名,怎麼會在這無名小輩的身上呢?」

「有些人天生就有奇遇,很多事情你嫉妒也是嫉妒不來的,不過這兩個人的天賦其實都還算是不錯的,即便是在雷家也能夠算得上是一個中上等的天才了。」

地方不一樣,他們的眼光自然也就是不一樣了,在雷詩曼看來葉川和柳劍鋒的天賦雖然說是不錯,可是對於她們來說還是差了不少。

畢竟以不到三十歲的年紀,此刻的雷詩曼已經是天武境十重巔峰的強者。

他們是站在整個東勝神州的佼佼者,算得上是整個東勝神州的天才頂端的人物。

而葉川他們不過是某一個小小的天武宗的天才而已,放眼整個東勝神州類似的天才雖然不是說太多,但是沒有一萬也有八千的。

和雷詩曼他們相比,葉川他們顯然就要略低一個檔次了。

「這個人長的倒也是不錯,天賦倒也是不錯,要是到了東勝神州的話,就憑藉著他有一個如此的武尊境級別的靈器,那也是非常的搶手了呢,呵呵!」青瑤笑了笑道。


「你這個小妮子倒是有些春心蕩漾了,是不是想男人了啊?要不要本小姐給你撮合一下啊?哈哈」雷詩曼說到這男女情事的時候也是有些興奮的說道。

畢竟她也是接近三十歲的人了,如若不是因為家族的壓力,恐怕現在的她早已經是有了人生的伴侶了。

只可惜她現在根本沒有辦法想這個事情,對於她來說想這個事情也是一種奢望。

青瑤笑了笑道:「小姐不嫁人反正我也不嫁人……」

雷詩曼的眼中充滿了一絲的感動,青瑤一直都跟在她的身邊,名義上是奴婢,實則已經是情同姐妹了。

「咱們先看看這些人的比斗吧,有些時候看看還是挺有意思的!」雷詩曼以一種過來人的眼光看著葉川他們的爭鬥。

事實上她的眼光已經是非常的不錯了,雖然是武尊境上品的靈器,可是雷詩曼並沒有巧取豪奪的意思,她只是靜靜的觀看著這一場比賽。

擂台之上,葉川看著柳劍鋒冷笑道:「武尊境級別的靈器?我倒要看看是你的驚鴻劍強,還是我的滄瀾劍更強!」

葉川隨意的揮舞了一下滄瀾劍,此刻一股強大的元力已經是伴隨著空氣的流動漸漸的舞動了起來。

整個周圍空氣中的元力瞬間被抽調一空,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著滄瀾劍緩緩的流入。

剩下的一邊,那驚鴻劍能夠吸收的元力可以說是少之又少了。

柳劍鋒自然是發現了不對勁,可是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葉川的劍氣已經是四散而來,似乎根本就沒有留給柳劍鋒任何的退路。

漫天劍光,劍影重重!

滄瀾劍所揮舞出來的劍氣似乎要把整個柳劍鋒給包裹住。

柳劍鋒抬頭看了看,眼神中出現了一絲的慌亂,他硬著頭皮提劍而行。

兩個人的身影瞬間淹沒在了劍影之中,除了少數高手之外,很難有人看得清楚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陣的劍與劍碰撞的聲音之後,葉川一手執劍,負手而立。

在看看對面的柳劍鋒,此刻頭髮都已經是散落開來,整個人身上至少有十來道傷痕,看上去有些觸目驚心。

滄瀾劍的威力在這一刻徹底的爆發了出來。 笑聲,笑聲中,焱明炎的一張臉刷的一聲漲得通紅又瞬間刷的變白了下去。

“想死,我成全你。”

呼吸之間,鐵生的面前呼的一聲,淺淺的紅色燃起,木芹臉色一變,當即轉身不顧尤其吊在半空中的石鳴,疾速的貼着地面飛奔了過來。

鐵生掙扎着,束縛在他身上的水環忽然一亮,淼重水一張臉沉得可以滴出水來了,卻見他一隻手從袖子當中抽了出來,頓時,眼前數米的地方溫度瞬間降低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程度,令人驚異的是,赫然有數朵小巧的火花包裹在了水晶裏面,居然沒有熄滅,那樣子,似乎只要冰晶一碎,火花依舊可以燃燒一般,凝固着,妖異異常。

“焱明炎,水族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得到火族的人動手了,你打算挑起戰爭麼?”

“挑起就挑起,我又怕什麼,殺光你們,難不成還有人會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麼?哼,門外的陣勢,正好能夠將我們的能量波動掩飾過去,就算是家族中的人感受到了,那又怎麼樣?拜託,你是水族,我是火族,我們,天生就是仇家,共工族,祝融族,似乎,我們兩族之間,根本就不曾存在過和平吧!哼哼,五行世家,說到底,不就是個殼子麼!殺了你,我就是大執事,同代中,似乎,所有人都想知道,大執事,跟二執事,究竟那個比較厲害吧,淼重水,我們,多久沒有較量了?一千年?還是兩千年?似乎,從你跟你家叔父開始閉關開始,我們就沒有什麼機會較量了吧,正好,今天,就讓我見識見識,傳說中的共工族,水族當中,被稱爲‘萬年不見’的第一高手,號稱‘水元至純’的你,有什麼本事吧!”

“鐵生,你沒事吧。”

淼重水緩緩的擡起頭看着天空中因爲激動,一張臉幾乎扭曲了起來的焱明炎,木芹緊張的扶起軟在地上的鐵生,一臉的緊張,鐵生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忽然低聲的湊在她的耳邊說到,

“去看看蘇家的那個小子,如果有辦法的話,帶言天翼跟蘇家的那個小子走,哼,我還沒發出信號,他們兩個就出現了,這也未免太巧了吧!哼,焱明炎,你當你真的可以一手遮天麼?二星笑月,那些閉關的老不死大約也能夠感受到那份能量了,哼,等坐死關的那些傢伙都出來後,人間界,難不成還有比我們五行世家更強大的人存在?芹,我們必須想辦法逃,但是,絕對不能讓他們押回去,否則的話,我們就只能被當成一對逃犯處理,雖然一直以來,我們是奉命行事,但是,卻從來沒有人直接對我們下過命令,也許,我們又被陷害了!”

鐵生苦笑了下,看着言天翼,言天翼不屑的從鼻孔中悶哼出聲,

“姓鐵的,你就算現在給我解開封印也沒有用的,就算現在解開封印,我至少也要吸收十八個時辰的死氣,否則的話,我一樣不是他們兩個的對手,淼重水我是沒有跟他交過手,但是焱明炎那個小不死的修爲是實打實的從一次次廝殺中磨練出來的,前前後後,我的子侄輩的跟他交手不下二十次,六個人聯手都沒能留下他,當年的破滅之戰中,若非被那些老不死的纏住的話,我還真的很想拉下面子來跟他打上一場呢。”

言天翼話語中頗是唏噓,鐵生苦笑了聲,遠處,手忙腳亂的扯開藤條的石鳴擡頭看了眼緩緩的浮起升上天空的淼重水,就把注意力轉了過來,目光死死的盯着木芹。

可惜,他似乎沒有什麼機會過去了,緩緩的,一臉凝重的淼重水浮到跟焱明炎齊平的瞬間,整個空間的壓力陡然增大了起來。

天地變圓了,當然,不是真的圓了,只是以兩人爲中心,空氣的流動慢了下來,兩股肉眼可見顏色的空氣盤旋上升着,涇渭分明的在兩個半圓裏面流溢着,卻小心的沒有互相觸碰到。

一臉陰柔的焱明炎沉默了,一臉剛毅的淼重水的雙手自然的下垂,長袖拖得比他的身子還長,彷彿自然的飄動着,又似乎是被那水色的氣流推動着。

壓力,石鳴的胸口一甜,連忙遠遠的退開來了,剛剛,不過是試圖從地底沒過去對面,地底的深處,一股熾熱的氣息暴躁的‘輕輕’的觸摸了一下他而已,地下,似乎也成了一半,一半冰雪的世界。

兩人的威壓,似乎齊平一般,誰也不肯多浪費一點力氣,石鳴冒出頭來,迅速的躲到了最角落去了,雖然是同輩,但是,似乎衆人之間的差距,或者說,淼跟焱跟他們的差距,早就不在一個檔次上了。

至於木芹他們,不消提醒,蘇晴就一手挽着鐵生,一手拖着蘇晴的身體迅速的逃離的原地,至於言天翼,木芹早已放棄了束縛他的那重重的綠色的控制權了,不過饒是如此,他也手忙腳亂了許久,才慘叫一聲,在兩隻小殭屍的幫助下,一路小跑的跟着蘇晴他們的方向往深處飛奔過去,沒辦法,另一邊的路不通了。

唯一可憐的,大概是言天翼留在原地的那數百隻小殭屍了,除去被他控制着,看起來明顯比其他的小殭屍結實的殭屍之外,其他的殭屍,一半在瞬間灰飛煙滅,至於另一半,看上去命運似乎好點——全部結冰了,成冰雕了,也不知道,這冰化後,還有沒有機會重新活動起來,當然,這個問題,要去讓言天翼研究了。

“發生什麼事了?”

遠遠的離開了兩個對峙着的人,木芹長吐了一口氣,着手準備幫鐵生解下那個束縛着他的水環的時候,她的身後,傳來悠悠的聲音。

大約是在壓力的逼迫下甦醒了,蘇晴默默的坐了起來,斜斜的靠在一塊石頭上面,目光卻落在遠處的一個“太極”的圖案上面。

“小子,要不要我幫你解毒?”蘇晴心頭陡然一跳不知何時,言天翼亂糟糟且白蒼蒼的腦袋冒了出來,木芹也被嚇了一跳,轉過身來警覺的看着言天翼,言天翼擺了擺手,示意她無需擔心,

“丫頭,不用費心思了,這種叫做‘命環’,雖然製作簡單,不過卻跟製作人的功力息息相關,一般很少有人會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玩意的,因爲,一旦命環被破,施法人的功力也會被減去一成!而且命環除了能夠束縛住被施法人的功力之外,一無是處,除非是對自己的實力太自信的人,否則的話,用命環束縛敵人的話,一個不好,被反噬的話,傷的可是自己。”

“不過……”,言天翼沉吟了下,無奈的搖搖頭,“這兩個!他們的自信來自於實力,也是,本源是水/火源的話,又生就一副水元/火元之體,這樣的人,也怪不得五行世家在破滅之戰當中雖然失敗,仍舊可以打橫着走,反觀我們言家!慘勝啊!連老頭子我,居然也被俘了!”

頓了頓,言天翼似乎也有點無奈,“天下人,都是女媧大神造出來的,除了那些先天之民都是純粹的五行共體之外,後天之民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某種元力比其他的四種元力來得旺盛,怎麼比啊?我們言家的術法,有很多時候需要用特有的血脈才能夠發揮出來,否則,爲何要說,我們言家的人,就是跟先天之民同等的存在!可是,如此一來,他們五行世家的那幫傢伙,收徒弟也太輕鬆了點了吧。”

“破滅之戰?後來,到底是誰贏了?”看着嘮嘮叨叨的言天翼,蘇晴忽然出口問到,言天翼頭也不回的大聲的說到,

“廢話,當然是我們贏了,不過,算我倒黴,都快結束了,居然還碰到五行世家那些不出世,閉死關的傢伙,一場戰役下來,所有人都死光了,只留下我一個運氣背,開始就被抓了,唉,怎麼比啊,當年,我不過是堪堪的地鬼的水平,那個時候,他們都已經是地仙了。”

提起這段歷史,言天翼似乎有點鬱悶,身後的蘇晴有點神往的看着天空中的兩人,

“他們?也是從破滅之戰那個時候就存在的人了麼?破滅之戰,究竟,是怎麼回事?”

“東西?不是東西。”言天翼冷冷的哼了一聲,“到現在我還沒弄懂究竟是什麼東西,中原道門,也就是截教碧遊宮,十二洞,天山六門,五行世家,藏傳佛,還有闡教的一些七七八八反正我都說不上的散修,在那個時候的中原道門的領袖——道尊的帶領下,跟鬼門,那個時候的七代鬼谷子,妖盟,東南十大世家之間的一場南北超級大火併,歷時兩百年還是一百年來着了?反正,北方那邊,要把我們這些妖魔邪道都消滅得乾乾淨淨才心滿意足,哼,我呸,要不是截教就只剩下一個碧遊宮了,光憑他們早先的梅山那幫妖怪,也得讓他們面子難堪下,不過,算了,梅山早就成妖盟的總部了,嘿,那些妖怪們,可從來沒有入過截教的大門,更不用說見識過碧遊宮那座傳說漂浮峯的山門了,可憐的蘇天河,一世英名啊!”

————————————————————————————————————————————————

我又遲到了,…… 滄瀾劍,作為武尊境上品的靈器,它的威力自然是要比柳劍鋒手上的驚鴻劍要來的威力無窮,對於葉川來說,現在手持滄瀾劍,幾乎就是出於一個不敗之地了。

看著柳劍鋒那頭髮散落、雙眼猩紅的模樣,葉川也是嘴角掛著一絲的笑意。

葉川知道,現在的他只需要等待即可,等待著時間的流逝,或者等待著柳劍鋒到底還有沒有什麼讓他能夠看得上眼的東西了。

有了武尊境上品靈器的助陣,此刻的葉川戰鬥力也是飆升了一截,滄瀾劍揮舞出來的那種劍氣,其殺傷力已不是之前伽藍劍能夠比擬的了。

作為武尊境上品靈器,至少在今後一段時間內葉川絕對是不愁自己的主力靈器了。


「柳劍鋒,你還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要不然一會可就沒有任何的機會了,呵呵!」葉川笑著看著柳劍鋒,不過柳劍鋒此刻已經是有些癲狂的感覺了。

原本他以為自己能夠佔據主動,甚至他已經是看到了戰勝葉川的希望,可是沒有想到那僅僅是剛剛看到希望而已,現在又一次的失去了希望。

一瞬間的功夫由天堂跌落到了低谷,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過糟糕了。

「葉川,這是你*我的……」

柳劍鋒說話的聲音都已經是有些沙啞了,倒是讓葉川聽著嚇一跳,啥意思?*你的?

這個不就說明了柳劍鋒還有後手么?到底是什麼後手呢?

葉川剛剛放鬆下來之後,又一次繃緊了身體,他在隨時注意觀察著動向,想要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柳劍鋒能不成還有後手?這個是葉川沒有想到的一個事實,畢竟對於葉川來講,柳劍鋒已經是給了他一些驚喜了,天武境五重?還真的是不太好對付。

如若不是震天皇拳的霸道讓柳劍鋒處於一個下風,再加上滄瀾劍的威力可是要比驚鴻劍要大上不少的話,恐怕現在葉川也不可能有如此的自信了。

葉川的自信是來自於他的實力以及他對危險程度的控制力,因為驚鴻劍他早已經是找到了一個解決的辦法,所以他這一次來參加與柳劍鋒的比賽有著太多太多的信心。

柳劍鋒的眼神似乎徹底的冰冷了下來,對於柳劍鋒來說,現在的他根本沒有任何的心思,他就是一門心思的想要將這件事情徹底的解決好,葉川是他必須要戰勝的目標。

強烈的求生**,強烈的渴望,讓柳劍鋒現在已經處於一個比較癲狂的狀態了。


不過葉川就不知道柳劍鋒到底是怎麼想的?他還有什麼自己未知的底牌么?能夠一下子拿出武皇鏡的靈器?這似乎也不太可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