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面衝進來十幾個人,每個人身上都充滿着很可怕的氣息。

楊立強大吃一驚喊道,“你們是誰?知不知道這裏是誰的地盤?竟然敢來我的地盤放肆,來人!”

這裏是楊家,外人這麼輕易的闖進來,豈不是太不給楊立強面子了嗎?

凌羽楓慢悠悠的走了進來,揹着雙手,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家一樣。

擡頭看了一眼現場的衆人,淡淡的說道,“我們是冷家的人,我想你應該不陌生吧?”

隨即冷笑一聲說道,“楊家三番五次的挑釁我們冷家,你們現在翅膀是硬了嗎?是不是已經不把我們冷家放在眼裏了?知不知道會有一個什麼樣的下場?”

楊立強臉色大變。 冷家的人這麼快就來了嗎?

楊立強瞪大了眼睛說道,“太狂妄了,實在是太狂妄了。”

隨即大手一揮,頓時就有上百個人突然冒了出來,把凌羽楓他們圍住了。

楊立強冷哼一聲說道,“你真當我眼瞎嗎?冷家有哪些人,我都知道,像你們這樣的,冷家絕對不會有。”

凌羽楓淡淡笑了笑說道,“哦,是嗎?冷家的那些高手你都見過,但不知道你見過東海那塊鐵板裏出來的高手嗎?”

這話一出來,現場所有的人渾身一震。

對方竟然是從東海來的,而東海不就是冷家支持的嗎?

看來對方真的是冷家的人。

只是,他們爲什麼會在半夜突然闖進楊家,目的何在?

凌羽楓從身上拿出了小本子,用筆劃掉了一個名字,淡淡的說道,“你們真的以爲,冷家是隨便一個誰都可以欺負的嗎?今天我們冷家就要殺雞儆猴,先拿你們開刀。”


光頭強那些人迅速啓動,就像是虎狼豺豹一樣。

這些人的戰鬥力可以說超強,就算對方的人數佔有優勢,但在光頭強他們眼中,都跟一些小蝦米一樣。

哪裏有還手之力?

“砰砰”幾聲,現場就有很多的人倒了下來。

楊立強看到這裏,臉色大變,大聲的喊道,“給我把他們抓住,聽到沒有?趕快啊。”

但是在他眼前出現的場景,只有他那邊的人不停的倒在地上。

隨即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慘叫聲。

整個現場似乎變成了煉獄一般。

沒有多久,上百人全部倒在了地上,哼哼唧唧的再也爬不起來。

楊總監“撲通”一聲,突然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說道,“救命,我跟此事無關,我去工廠也是他們逼的,我自己根本不想去。”

凌羽楓一甩手,“啪”的一聲,給了楊總監一巴掌,冷冷的說道,“今天就給你們一個教訓,記住,並不是誰都可以招惹冷家的。”

說完轉身瀟灑的離開了。

整個院子裏躺滿了人,每個人臉色都很猙獰,顯得很痛苦。

他們心中恨透了冷家。

一夜之間,京城幾個二流家族全部遭受了損失。

他們的高手根本毫無還手之力,全部被打成了廢人。

就連產業也遭受了打擊。

這樣的損失,讓他們很難在京城繼續站穩腳跟。

這些人耳中一直在迴盪着凌羽楓臨走時所說的話。

“不要招惹冷家,你們沒有這個資格。”

第2天,整個京城一片譁然。

所有人都沒想到,冷家竟然敢明目張膽的出手,而且手段如此狠辣。

一夜之間,多少個二流家族沒落。

實在是太霸道了。

本來他們還想着對付蘇氏,把冷家逼出來,讓冷家變成公敵。

可是他們萬萬沒想到,冷家竟然會主動動手。

那些沒有被找上門的二流家族,紛紛選擇找靠山。

選擇一流家族,只有這樣,才能夠明哲保身。

而那些一流家族得到消息之後,每個人臉上都是不滿的表情。

他們對於冷家這種行爲和做事風格確實很不滿,這樣一來,冷家就真的成爲了京城的公敵。

冷家大堂!

冷天啓的臉看起來比吃死老鼠還糟。

“不是冷家做的!我告訴過你那不是我的冷家!”

他怒氣衝衝地砸了電話。

冷天啓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這不是第一個打電話的了。

那些人真的認爲,是他毀了六個二等家族!

不是他的冷家不能做,即使冷家是想這麼做,也不敢那麼輕易去做。

坦率地說,京城是利益的集合。

每個人都在尋求最大利益,他與其他三個頂級家族一起,是最強的。

但這並不意味着他們可以橫行!

京城有成百上千的家族,大小不一。

即使他們可以忽略任何人,但一旦這些人團結起來,那是一種可怕的力量!

過去,冷天啓根本不擔心,因爲每個人的利益分散,甚至勾心鬥角,而且每個人都不是朋友。

但現在?

有人讓冷家成爲所有人的公敵,迫使他們眼中的螞蟻家族團結起來!

一兩個螞蟻沒有任何意義,但是螞蟻多起來,這太可怕了!

即使不會殺死,也會讓冷家流血!


然後?

其他三個頂級家庭,他們會看嗎?

絕對不!

冷天啓甚至可以肯定,此時此刻,在冷家外面,有很多人在注視着,始終關注着冷家的變化。

這是嚴重的。

“家主,很多人來詢問冷家是否在統治着京城,他們想避難於京城。”

“有人來請求寬恕,他說他不小心觸犯了冷家,請求原諒他。現在他跪在門口。”

“家主,我們的幾處房產的市值突然飆升,而這……”

冷天啓聽新聞時,臉變得越來越糟。

應該讓他高興的消息,只會使他越來越擔心。

事情似乎無法控制,他無法想象事情發生的速度有多快。

更出乎意料的是,東海那些人,竟然如此堅決與兇悍!

“冷學科呢?”

“他現在在哪裏?”

“在天王集團。”

“讓他立刻回來!”

冷天啓知道事情會麻煩。

如果他們繼續這樣下去,冷家將成爲整個京城的敵人,那麼就會有真正的麻煩。


即使面對同一個大家庭,冷家也不在乎。

冷天啓根本不在乎這些,但是如果引起公衆的憤怒,導致這些家族聯合面對冷家,這種打擊是毀滅性的!

在這一刻。

冷學科在天王集團中處理此事,他也着急,臉色醜陋至極。

“這幾個部門的批准文件中沒有一個獲得批准?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些部門的經理都要求請假。”

冷學科一碰到桌子,他就怒不可遏,說道:“不批准!不同意!”

“這個……”

祕書一臉爲難。

天王集團的情況如何?冷學科不清楚嗎?

現在這些人不想來公司工作,也不想受冷學科的約束。

天王集團的整個部門,將近二十個相關的部門,可以說是獨立而又團結的。

每個部門的負責人都來自不同的家族。他們都是爲了自己的利益,不是爲了冷家,也不是爲了冷學科。

他們不聽冷學科。

“讓他們立刻回來,把這些文件交給我!” 冷學科怎麼不生氣。

在短短的一天之內,天王集團的內部一片混亂,工作無法進行。

如果繼續這種方式,那麼即使是正常的操作,也會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