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技能雖好,但是技能書可就不好弄了啊,圖騰術,整個遊戲應該還是只有風雲清清學了。

再沒聽過其它人有這個技能。詛咒也是,也許有人會這個技能,反正張山是沒聽說過的。

至少這種技能書是很稀少的,想要花錢買的話,先不說有沒有貨。

就算有,那價格估計也是貴得嚇人吧。

相比起來,道士就差遠了,除了攻擊祝福外,就只能加加血了。

當然,道士的個人能力要強一些,至少是會召喚技能的,帶著召喚物,不管是升級,還是打架,比純輔助要強得多。

精英怪清完后,終於可以一群人圍毆BOSS了。

除了輔助外,四十多個人一起攻擊,BOSS的血量總算是在慢慢下降了。

人多才是王道啊。

張山一個人,輸出能力再強,對付這種大BOSS,也是沒什麼效果和。

砍了十多分鐘,百分之十的血量都沒打下來。

現在打輸出的人一多,效果就明顯了啊。

「神器哥,你的熊貓寶寶真的好強啊,血量一直保持在一半以上,太不給紅色BOSS面子了啊。」

「比小秘書那個水貨強得多,再強的物理BOSS,面對神器大佬的熊貓寶寶,都是渣渣。」

「哈哈,小秘書又躺槍了。」

「你們不要背後說小秘書壞話哦,我會打小報告的,嘿嘿。」

「哼,小人。」

「我要是能馴化一個熊貓寶寶就好了啊。」

公會中除了風雲火炮外,還有一個大佬也是獵人職業,然而運氣不佳,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寵物。

「哥們,別要求太高,搞個像我這隻小野狼一樣的就行了,還想什麼熊貓呢。」

「尼馬,說得輕巧,我上哪再去找一隻小野狼啊。」

「沒事多跑跑地圖啊,說不定就碰到了呢。」

「那我還不如去買彩票呢,可能中獎的機會,都比碰到寵物的機會要大一點。」

對於獵人職業來說,找個好寵物是長久的話題,但是那得看緣分啊。

合適的寵物實在是太難碰到了。

當BOSS的血量被打掉百分之二十的時候,一道魔神虛影緩緩的出現。

眾人的血量快速下降,風雲清清立馬在中間施放圖騰術,輕鬆應對。

大家對這類技能已經應對自如了,完全沒壓力。

「暈哦,帶刀大哥倒了啊。」

張山回頭一看,吳老闆已經撲街。

剛才把他給忘記了啊,魔神意志大家應付起來都不難,但是吳老闆可對付不了。

他才十級,血量還不到五百,面對這個技能直接秒倒,沒有搶救的可能啊。

「回公會駐地復活后再跑過來吧,反正也不遠。」

張山對吳老闆說道。

躺地上肯定是不行的,等下打爆BOSS沒經驗分啊,只有站著的才能分到經驗的。 第282章我,異能者3

「可能,她還不習慣離開了原來的部落吧。」獸人大橋說道。

「你別哭啊,乖,不哭。」大橋想用手去擦拭的眼淚,但是賈燕害怕的後退一步。

獸人無奈的說:「我,我只是想幫你擦眼淚。」

賈燕卻很不適應這樣的觸碰,她也很不喜歡這些獸人。

一個個邋裡邋遢的,臭烘烘的,還穿著獸皮裙,太讓她不喜歡了。

「抱歉,我不習慣。」

賈燕生的嬌小,皮膚也很白,一雙小鹿眼看起來特別的懵懂無辜。

浮光這具身體就不一樣,這具身體看起來就是一個清冷系美人,讓人瞧著就覺得不好親近。

「沒事沒事,我不在乎的。」大橋憨笑著說。

賈燕看向浮光,這是她唯一認識的,還是來自同一個世界的人,可是這人突然就討厭她了。

不知道為什麼,毫無緣由。

也對,她一個清冷系學霸,在學校就不喜歡她,整天高高在上的,本來就是這樣,你不喜歡我,我還不喜歡你呢。

賈燕這樣想著,不停的安慰自己。

浮光走在另外一邊,她想著要不晚上去那邊看看,這大陸橫跨太大了,的確,如果遷徙的話會很不方便。

不能指望這些部落,她得自己去。

一群獸人打了獵回來就聽說賈燕不見了,雌性太珍貴了,他們不想失去這個雌性,於是集體出動出來找賈燕,這一來一回天都黑了。

遠古獸世有這樣一個習慣,無主的雌性一旦被別的獸世找到,那麼就屬於哪個部落,所以他們自認為賈燕和浮光現在是他們部落的雌性。

既然是自己部落的雌性,那麼就應該好好照顧。

部落里多了兩個雌性,這是大喜事,於是白虎部落長虎沙決定今天晚上大吃一頓。

說到吃,賈燕就覺得倒胃口。

他們竟然茹毛飲血,太噁心了。

大橋把一塊細嫩的咕嚕豬肉遞到賈燕面前,頗為討好的說:「燕兒,吃肉。」

賈燕只覺得想吐,她捂住自己的嘴,面色蒼白的說:「我不吃生肉。」

大橋摸著腦袋,不是很明白賈燕的意思。

他說:「你已經一天沒吃肉了,一直吃野果也是不行的。」

賈燕微微蹙眉,問道:「可以烤熟嗎?」

「烤熟?」大橋不明白。

賈燕指指了指距離很遠的火堆,說道:「就是用那個火烤一下。」

她剛剛說,就看見浮光已經把一塊用棍子串好的肉走到火堆旁,用幾根棍子固定好,然後就在那兒烤肉。

大橋立即站了起來,大喊:「危險!」

虎沙也是沒想到他給了浮光一塊肉,她居然直接去火堆那邊了。

「浮光,你過來,那邊危險。」

浮光微笑著說:「沒事,這東西傷害不了我。」

看起來這個時代已經可以用火取暖了,但是根本還沒有用火烤肉。

獸人嘛,就算是吃生肉也不影響,可是原主是人類,根本不可能吃生肉。

賈燕吞了口唾沫,她心裡有一種感覺不太舒服。

似乎不該是這樣,似乎浮光搶了本該是她的榮耀。

她起身朝浮光走過去,大橋見此立即拉住她的手,因為手下沒輕重,賈燕吃痛的叫了一聲。

浮光可不管這些,她拿出一把小刀,把肉劃了幾下,然後拿出一排排調料。

賈燕:??

她調料哪來的?

難道她背包里的?

不對,她根本沒看見她有背包,應該是掉下來的時候背包就不見了吧?

所以她調料哪來的?

賈燕百思不得其解,可是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不能吃生肉,現在浮光付出了行動,那麼她就該趁著這個機會吃烤肉才對。

烤肉的香味很快瀰漫開來,這香味實在是讓人口舌生津。

浮光對虎沙說:「你們這裡有大碗嗎?或者缸子?」

虎沙不明白,他問道:「那是什麼?」

「就是能裝東西的物品。」

虎沙搖搖頭,依舊是不明白。

「你們沒有裝水的東西嗎?」

一提到「水」這件事,所有獸人都目光炯炯的看向浮光。

水,這可是他們的命根子,他們只有快渴死了才喝一口。

「你想喝水嗎?」虎沙問道。

浮光:「……」溝通有點費勁。

本來拿調料就已經很突出了,她不能再拿一個水缸出來吧?

「我需要幾個裝水的東西。」

虎沙明白過來,他看向一個獸人,說道:「你去那幾個過來。」

這些獸人一個個穿著獸皮裙,因為長時間不洗澡,頭髮全部打結,臉上太多的黑灰,也看不出具體面貌。

浮光不是什麼好人,可是這些獸人不喝水她也要喝水啊。

很快,那個獸人拿了好幾個水缸過來。

賈燕總覺得事情很奇怪,總覺得即將發生的事情對她很不利。

她這個同學為什麼分別一次之後變得還這麼古怪?

但是任憑賈燕再聰明也無法改變當下的事情的發展。

水缸全部都是巨石被掏空的,所以很重,這缸子落在地上,浮光只覺得這地面都狠狠震動了一下。

她對虎沙說:「你過來一下。」

不要說大陸上本來對雌性就諸多包容,就說虎沙本來就對浮光有好感,所以浮光的話他是絕對聽的。

虎沙走了過去,浮光小聲的說:「我有水,能給你們把水缸放滿,但是我有要求,這件事沒有我的允許不能流傳出去。」

虎沙虎軀一震,關於水的事情實在是太重要了,他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說道:「你有水?」

因為嗓門大,好傢夥,整個部落的獸人都知道了。

所有獸人都站了起來,無論是雄性還是雌性。

浮光見此,對虎沙很是無語。

她給烤肉轉了個面,然後對這群獸人說:「水,我有,但是我有條件。」

別說有條件,就算是要他們的命都行啊。

「第一,我不想部落裡面有人來打擾我。第二,不干涉我尋找伴侶……也就是雄性,第三,在沒有我的允許情況下,關於水的事情,不能泄露出去。」

一群獸人面面相覷。

這事情很簡單。

浮光低聲念了一句,所有獸人就看見浮光細白的手指冒出一股水流,水流順著水缸溜了進去。

所有獸人一擁而上,目光灼灼的看著那個水缸。

。 洛天神把祈禱文交給了他們后,就是親自監督他們念誦祈禱文了一遍。

這些人念誦祈禱文後,眼中著是充滿了震驚還有難以置信。

「這究竟是何等的存在,實在是太過於強大了。」

「居然真的存在神明嗎!」